位置:科技资讯 > 科普 > 遭恐吓科学家彭承志独家回应:确保公开信每个字真实

遭恐吓科学家彭承志独家回应:确保公开信每个字真实

科技资讯  2017年9月30日 06:38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新浪科技讯9月29日消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研究员,“墨子号”科学应用系统总师彭承志昨日深夜发表公开信《科学家遇上流氓怎么办?我没什么办法,但我可以说出来》称,遭到浙江九州量子IT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郑某等人的侮辱、恐吓,被威胁要锤杀其子女,并精准报出彭承志的家庭住址和小孩信息,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和损...

  相关新闻:量子通信专家遭企业董事长恐吓:发公开信提醒投资者

彭承志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官网上的个人介绍彭承志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官网上的个人介绍

  新浪科技讯 9月29日消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研究员,“墨子号”科学应用系统总师彭承志昨日深夜发表公开信《科学家遇上流氓怎么办?我没什么办法,但我可以说出来》称,遭到浙江九州量子IT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郑某等人的侮辱、恐吓,被威胁要锤杀其子女,并精准报出彭承志的家庭住址和小孩信息,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和损害,导致其团队人人自危、无心工作,严重影响了团队承担的国家重大战略任务,现实名写出公开信,提醒广大投资者慎重判断。

  新浪科技独家联系到彭承志老师,彭老师表示:十分感谢支持,感谢大家支持量子科技行业的健康发展,身处这个漩涡中心,每一份支持都对我分外重要。我愿意重申,我确保我的公开信每一个字都是真实的,对我自己发的公开信负全部责任。

  公开信中称2017年7月初,多个网站上出现了以“九州量子成行业探路者 揭开量子通信产业化帷幕”为题的新闻报道文章。2017年7月10日,郑某实际控制并担任董事长的浙江九州量子IT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在微信公众号“九州量子”中发布文章,宣称“‘沪杭干线’利用已有的光纤管道资源,铺设量子光纤,中间设置彭埠、桐乡、嘉兴、大港、漕河泾、中科大上海研究院等六个中继站,上海端的接入位于国家量子保密通信京沪干线上海枢纽点”。2017年7月18日,为避免误导和以正视听,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上海研究院发布声明进行了澄清:“从未设置所谓‘沪杭干线’的中继站”,从未与所谓“沪杭干线”发生业务往来与合作, 对此郑某等人将矛头指向彭承志及其所在的研究团队。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合肥微尺度物质科学国家实验室声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合肥微尺度物质科学国家实验室声明

  公开信忠,彭承志提醒广大投资者在投资量子通信产业过程中,要选择真正拥有核心技术、守法诚信的企业,谨防陷入“庞氏骗局”,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损失。(郭祎)

  以下为公开信原文:

  我的一封公开信

  致启者:

  2017年8月至2017年9月期间,浙江九州量子IT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郑某伙同他人通过拨打电话、发送短信等方式,多次对我及所在团队进行侮辱、恐吓。郑某等人威胁要锤杀我的子女,并精准报出我家庭住址和小孩信息,对本人和家人形成了巨大的精神压力和损害,导致团队成员人人自危、无心工作,严重影响了团队承担的国家重大战略任务,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

  现为维护本人合法权利,揭露郑某等人的不法行为,特致此公开信,并向广大投资者发出善意提醒。

  2017年7月初,多个网站上出现了以“九州量子成行业探路者 揭开量子通信产业化帷幕”为题的新闻报道文章。2017年7月10日,郑某实际控制并担任董事长的浙江九州量子IT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在微信公众号“九州量子”中发布文章,宣称“‘沪杭干线’利用已有的光纤管道资源,铺设量子光纤,中间设置彭埠、桐乡、嘉兴、大港、漕河泾、中科大上海研究院等六个中继站,上海端的接入位于国家量子保密通信京沪干线上海枢纽点”。2017年7月18日,为避免误导和以正视听,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上海研究院发布声明进行了澄清:“从未设置所谓‘沪杭干线’的中继站”,从未与所谓“沪杭干线”发生业务往来与合作。

  郑某等人不但不终止侵权行为,反而恼羞成怒,将矛头指向我和所在的研究团队。2017年9月,我多次接到电话和短信,对我本人及近亲属进行骚扰、侮辱、威胁。因郑某等人的行为不但涉嫌刑事犯罪,也严重侵害了我的人身权,我不得不拿起法律武器维权。目前,我已正式委托律师向郑某等人发送律师函,要求停止侵权行为、赔礼道歉。

  作为工作在世界量子科技领域前沿的科研工作者,我深知量子通信产业的发展需要各方面的支持,但更加需要警惕打着量子旗号、在资本市场上恶意炒作和欺诈的行为。在这里,我提醒广大投资者在投资量子通信产业过程中,要选择真正拥有核心技术、守法诚信的企业,谨防陷入“庞氏骗局”,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损失。

  在这里,我也愿意用一些数据提醒广大投资者。世界上最先进、范围最大、用户数最多的量子通信网络是在我们中国——“量子保密通信京沪干线”,总投资5.6个亿。京沪干线是2012年国家发改委批复立项,目的是广域量子通信技术的技术验证和应用示范,总长度2000多公里,连通了北京、济南、合肥、南京、上海多个大城市,服务于各地政务网和银行客户。在某些吸引投资者的宣传里面,动不动就要投资数亿来建一个小镇或一个区的量子通信网络,可信度有多高,在这样的小范围内,保密通信的用户需求有多大,具不具备应用价值,建网的目的是为了实用还是资本运作,请广大投资者慎重判断。

  最后,我要阐述下我对量子通信产业的理解。量子通信的核心功能是保密通信,服务的目标是信息安全,它是在国家支持下发展起来并领先于全世界,未来最重要的用途也将是服务于国家重大战略需求。近二十年来,量子通信这个行业的科研人员是通过踏踏实实的工作,从无到有把量子通信做到了国际上最好,把量子通信带到了产业化的门槛前。未来量子通信能不能够真的形成一个产业,关键还在于要踏踏实实地满足好国家战略需求、服务好用户,要踏踏实实地改进技术和产品,发展跟信息行业的融合应用,让信息的传递、数据的存储更安全更好用。浮夸的概念炒作、业绩包装下的资本运作、各种侵权、甚至是黑社会般的人身威胁,都只会破坏量子通信产业的发展,最终受损的将不但仅是投资者,还有国家的战略需求。

  衷心祝愿中国的量子科技,不但仅能在科研上做到最好,也能在产业上做到最有用,服务于国家服务于社会,有益于我们每一个人。衷心感谢所有真正关心和支持量子科技发展的人!

  彭承志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

  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获得者

  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

  量子科学实验卫星科学应用系统总师

  2017年9月28日

  个人简介

  彭承志,男,1976年10月生于湖南。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合肥微尺度物质科学国家实验室教授,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首席科学家。1998年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应用物理专业,2005年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获博士学位。

  彭承志长期从事量子通信实验研究,致力于发展实用化的量子密钥分发和基于纠缠的量子通信技术。参与推动了中科院空间科学先导专项“量子科学实验卫星”的立项,并担任了该项目科学应用系统总师和卫星系统副总师,主持研制了量子科学实验卫星有效载荷和地面科学应用系统,实现了“千公里级星地双向量子纠缠分发”、“从卫星到地面的量子密钥分发”和“从地面到卫星的量子隐形传态”三大科学目标。经学校同意,自2009年起彭承志兼职担任了科大国盾量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不领取薪酬),从事量子通信科研成果转化工作。

  因在远距离量子通信研究方面做出的系统性工作,推动了量子通信向实用化方向发展, 2012年获首届陈嘉庚青年科学奖,2013年获第十三届中国青年科技奖,2015年获“全国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与团队一起获2015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和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