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科普 > 世上最令人恶心的味道是什么?吃蟑螂的味道怎么样

世上最令人恶心的味道是什么?吃蟑螂的味道怎么样

科技资讯  2017年10月31日 08:11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新浪科技讯北京时间10月31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就在不太久远的过去,有一段时期,数百万美国人会在黄金时间调到一档电视节目——《谁敢来挑战》(FearFactor),观看一群人(不是演员)为了现金吃下各种恶心的虫子。看陌生人折磨自己的胃,而不必亲身体验蟑螂在嘴巴里的味道,似乎很猎奇,也很有趣味。
有没有哪一种味道让你无法忍受?有没有哪一种味道让你无法忍受?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0月31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就在不太久远的过去,有一段时期,数百万美国人会在黄金时间调到一档电视节目——《谁敢来挑战》(Fear Factor),观看一群人(不是演员)为了现金吃下各种恶心的虫子。看陌生人折磨自己的胃,而不必亲身体验蟑螂在嘴巴里的味道,似乎很猎奇,也很有趣味。

  另外,这个节目的吸引力可能还在于某种“怀旧”情结。作为一个富有好奇心的物种,最初的人类或许经过了无数次的反复试错,才懂得要避免吃下霉菌、粪便等东西。但是,这种试错的过程是怎样的?我们又是以什么为根据进行试错?换句话说,在演化的最初阶段,哪一种味道会让我们感到最为恶心?

  “恶心”是相对的概念,但大部分人都会很乐意吃下水果沙拉或帕尼尼三明治,而对死老鼠的尸体感到十分不适。这其中的原理是什么?最近几天,Gizmodo网站请来了一群专业人士,对这一问题做出了解答。

  理查德·多蒂(Richard Doty),宾夕法尼亚大学气味与味觉中心主任。

  就味觉而言,恶心是一个复杂的问题。首先,味道其实大部分来源于嗅觉。味蕾只能感受到甜、酸、苦、咸和鲜这五种味道。我们对苦味的感觉受体要比甜味和其他味道的受体都多,这可能是因为毒药往往是由苦味的生物碱组成。但是,当把一种“恶心”的物质放到嘴里时,物质分子会到达鼻咽部的嗅觉受体,产生所谓的鼻后嗅觉。这也是为什么当你把鼻子捏起来时,咖啡或巧克力会没有味道的原因——从口腔到嗅觉受体的气流被堵住了。

  味道也常常与浓度相关,许多物质在低浓度时闻起来或尝起来很好,但在高浓度时就会令人不适。相关的背景也有关系(臭鼬所喷出液体中含有的硫醇在高浓度时就很让人厌恶,但在低浓度时可以很好闻,特别是在不知道它是臭鼬屁味的情况下)。一些狗的肛门腺分泌物闻起来就像林堡干酪。如果有人没有告诉你实情,而是跟你说那就是林堡干酪的味道,你就会觉得没那么恶心。在我们实验室里,有一位受试者曾经把吡啶的气味形容为“狂欢节便池里的呕吐物”。或许吡啶不是所有气味中最令人恶心的,但我觉得大部分人应该都会觉得有些受不了。但是,在我的经验中,人们心理上对狗肛门腺分泌物的反应要超过吡啶。

  阿西法·马吉德(Asifa Majid),荷兰奈梅亨拉德堡德大学语言研究中心,语言、沟通和文化认知教授

  尝试他人的呕吐物或粪便可能是最普遍令人恶心的。然而,一个人厌恶的东西通常是另一个人的美味。法国人和荷兰人吃马肉;但对大多数美国人来说,把马肉放到嘴里实在是很恶心。但是再想想,一个美国人平均一年要吃掉超过50磅(约合22.7公斤)牛肉。你为什么要吃这种能提供高营养牛奶的神圣动物?这种想法会吓坏印度教教徒。许多欧洲人传统上会吃猪肉,但对于全世界15亿穆斯林来说,这样的举动简直不可思议。同样的例子还有很多。从凝固的动物血液到毛毛虫,从羊脑到金枪鱼眼睛或狒狒的手掌,很多东西在此地是美味,在彼地就会让人反胃。

  或许我们可以对那些尚未受到文化影响的人进行测试,从而找出最令人恶心的味道。研究对婴儿的喜好提供了一些有趣的结论。婴儿喜欢甜味、咸味和鲜味更甚于苦味;当出现鱼、大蒜或腐烂气味时,他们会把头转开,同时皱起鼻子。然而,如果婴儿的母亲很喜欢吃大蒜,那他们就不会排斥大蒜味。在怀孕期间,母亲所吸收的味道会通过羊水传递给胎儿。所以,早在吃到固体食物之前,婴儿就已经开始培养味道偏好了。早期暴露如此重要,甚至可以使人对腐烂食物的味道甘之如饴。例如传统上生活在俄罗斯白令海峡地区和阿拉斯加的楚科奇人和尤皮克人,他们的食物气味可能会熏得你眼睛流泪。他们会将整条鱼,或者紧紧扎起来的海象肉和脂肪埋起来,让其发酵数个月之后再取出来吃。在苏联未解体之前,小型的原住民社区融合到了更大的、文化更多元的社区中,这些传统的食物在这段时期被禁止。苏联解体之后,一些人尝试回归传统的生活方式,但从前“好吃的腐烂食物”已经不再是一种美味。由于没有从小暴露在刺激性的气味中,人们发现这些食物变得很难下咽。

  所以,恶心的味道更多的是与我们的文化、背景和后天的抚养有关。

  蕾切尔·赫茨(Rachel Herz),美国布朗大学和波士顿学院的认知神经学家。她主要研究与食物偏好有关的感觉和情绪,著有《欲望的气息》(The Scent of Desire)、《那太恶心了》(That’s Disgusting)和《为什么你会这么吃》(Why You Eat What You Eat)。

  最令人恶心的味道就是苦味。从生态学和生物演化的角度来说,对苦味的排斥有助于我们的生存,因为苦味物质往往具有很高含量的生物碱(pH高于7),而生物碱往往是有毒的。

  所有人都会觉得柠檬皮很苦,但吃下去的难度取决于你的遗传特征,即你所拥有的味蕾数量。超级味觉者具有比味盲者更多的味蕾,并且品尝到的各种味道都更为强烈,尤其是苦味。如果你无法忍受苦苣或抱子甘蓝,那你很可能就是一位超级味觉者;而如果你往往把它们作为配菜,那你很可能就是个味盲。有趣的是,对苦味的敏感程度还会影响你的情绪反应。超级味觉者对疼痛的忍耐程度更低,而且比味盲者更易怒,更容易产生厌恶情绪;但味盲者在与精神病态人格有关的特征上得分较高。一个令人玩味的结论是,精神病态罪犯在识别厌恶的面部表情时会表现得非常糟糕,不但比不上识别其他情绪的能力,而且不如其他非精神病态的暴力罪犯。好了,划重点(假设情况)——如果你想去看一场血腥的恐怖电影,最好找那个能生吃苦苣的朋友一块去;但如果你需要有人送你去医院,你可能得打电话给一位从不吃甘蓝的朋友。

  蒂姆·雅各布(Tim Jacob),英国卡迪夫大学荣誉教授

  通常而言,有些东西尝起来令人恶心主要是因为它们有害或有毒。但是,“恶心”也有很个人化的一面,与特定的条件有关。如果在某种十分负面的体验之前或之中品尝某种食物,那这种食物就可会变得令人厌恶。比如,做手术或化疗的人常常在程序开始之前食用代餐。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会把疼痛、不适或疾病与这最后一餐联系起来,因此最好不要在此时食用你最喜欢的菜肴。

  在我小的时候,曾经有一次在吃了油炸午餐肉之后就得了感冒。虽然没有必然的联系,但我的大脑就一直把二者联系起来,并且自此之后我就很讨厌午餐肉。

  唐纳德·卡茨(Donald Katz),美国布兰代斯大学心理学教授,主要从事行为神经科学的教学,研究内容包括食物味道好坏由哪些因素决定

  在神经科学家中有一个共识,即只存在5种味道,而其中真正令人恶心的只有苦味。因此可以很合理地推出,把具有最苦涩味道的东西(无意地)放到嘴里,将会令你感到最为恶心。

  我本来有一些特别的推荐……但如果有读者真的去尝试,那Gizmodo网站或许会陷入麻烦的法律事务之中。我们知道,苦味尤其会让人感到恶心,因为许多天然的毒素就是苦的。感谢生命演化,那些对苦味物质最感到恶心的动物都存活下来了。所以,最恶心的味道应该是让你品尝一次就死掉的味道。

  当然,虽然科学家这么说,但是在5种味道之外,还是存在着许许多多的味道。大部分人可以列出5种令人恶心,却又不是苦味的食物,以及一些尝起来苦涩,却又被我们视为美味的东西;许多人就十分热爱苦咖啡,他们甚至会对那些用糖减轻苦味的人恶语相向。那么,我们要到哪里去寻找最令人恶心的味道呢?

  味道的复杂性反映了在任何食物中各种成分的混合,并且在感知味道时涉及到其他的感官(如果你觉得嗅觉和视觉对味道而言并不重要,请试着在不用这两感官的情况下说出不同口味彩虹糖的区别)。事实上,一个人的饮食习惯可能会在其他人眼中显得很恶心,这些习惯也反映了人们在味道上对经验的依赖。大部分动物都具有一种机制——放纵的大学新生对此比较熟悉——即如果某种非苦味物质已经被证实有毒,那它的味道就会被视为不可尝试。我一生对椰子的厌恶来源于5岁时的一次糟糕的生日蛋糕呕吐体验。

  这一过程反过来也成立——能引起舒适感觉的食物即使味道苦涩,也会受到许多人的青睐。青少年尝试啤酒和咖啡,主要是因为看起来很酷,或者具有性吸引力的同龄人喜欢啤酒和咖啡。有苦味的绿色蔬菜有助于改善健康。荷兰人喜爱甘草糖,澳大利亚人喜爱维吉麦(vegemite),日本人喜爱纳豆;这些食物对其他大部分人来说都难以接受,但通过文化上的认同,它们也变得好吃起来。

  那么什么食物会“胜出”呢?当你把所有这些因素都考虑进来的时候,什么是世界上味道最为糟糕的食物?椰子,相信我,它太恶心了。(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