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科普 > 日本太空公司要在月球打造一个永久人类居住地

日本太空公司要在月球打造一个永久人类居住地

科技资讯  2018年5月19日 13:50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今年1月份因没有公司能够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既定目标,Google发起的登月计划XPrize最终取消。然而,最有希望的日本太空公司ispace并未停止前进的步伐,其目标是在月球表面打造一个永久性的人类居住地“月亮谷”。

  今年1月份因没有公司能够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既定目标,Google发起的登月计划X Prize最终取消。然而,最有希望的日本太空公司ispace并未停止前进的步伐,其目标是在月球表面打造一个永久性的人类居住地“月亮谷”。

  时间回到2011年3月11日,日本东北大学教授吉田·卡祖亚(Kazuya Yoshida)的实验室开始摇晃起来。东西从天花板上掉下来,书架也倒了。在日本仙台市外的大洋上,海底板块断裂引发了九级地震和海啸,淹没了内陆地区。虽然只持续了几分钟,但造成近16,000人死亡。对于许多人来说,没有水,没有电,没有手机信号。人们所熟知的环境突然变得危险又陌生。

  在吉田的实验室里,研究团队刚刚完成了一款月球探测原型车的制造,已经准备好要进行现场测试。将要成为现场测试准备好的月球探测器的第一个原型。作为2000万美元GoogleLunar X Prize太空探索奖项的角逐者,这款名为漫游号的月球探测原型车就像一个金属材质的甲壳,只有区区22磅。但不知何故,在地震中它毫发未损地保存了下来。

  曾在吉田实验室工作的加拿大实习生、前铁路工程师约翰?沃克(John Walker)也很担心原型车的安危。尽管震后大学处于封闭状态,但他必须把原型车弄出来。他和一位同事仔细查看了这座建筑物,发现了一扇开着的窗户并爬了进去。最终他们将“漫游号”带了出来。

  现在经过数年的研究,这款机器人已经准备就绪,而研究团队也成立了一家名为ispace的公司。其获得了9000万美元的融资,这比历史上几乎所有的太空创业公司获得的都要多(相比之下,SpaceX在初始阶段获得了6100万美元)。这种投资体现了人们对其成功的期望:该公司的目标是将其机器人送到月球,并最终帮助人类建造一个永久性的月球定居地,而地球和月球将共同成为一个单一的文明系统。

  对于以地球为基础的日本来说,ispace是太空探索的前兆。目前该公司研发的“漫游号:是一部重量仅为8.3磅的机器,看起来像一个甲壳虫外壳的小型坦克。它有着碳纤维车身,类似水磨的车轮和四台摄像机,可以360度全方位观察周围环境。另一台摄像机探测并让“漫游号”远离危险。未来,ispace公司希望客户能够将他们的工具整合进这些月球车。公司想象这些机器人的后代——通过就地取材获得的原材料——打造它所谓的“月亮谷”:一个人类可以在月球上工作生活的地方。这是对月球的混合开发模式,其在经济和社会方面与地球相连。

  “月亮谷”可能会成为许多创业领域实现梦想的途径。但ispace的优势在于其拥有一个实用的“漫游号”月球车,一个打造太空城市的具体任务计划,强有力的资金支持。

  虽然ispace目前是独立的,但其前身是一个名为White Label Space的欧洲组织的附属机构。 22008年,White Label Space开始角逐Google月球Lunar X Prize奖项,成为第一个将航天器发射到月球表面的初创企业,从而获得高达2000万美元的奖金。White Label Space的计划是将漫游车发射到月球表面,前进500米,并将高质量的照片和视频发回地球。

  White Label Space与吉田机器人实验室合作进行研究,并于2010年组建成立了特设机构White Label Space Japan,LLC。包括ispace首席执行官袴田健(Takeshi Hakamada)在内的四名日本成员都有自己的日常工作。 “例如说我是提供咨询服务,” 袴田健表示。但是他相应缩短了工作时间,每周为日常工作花费三天,并为ispace工作两天。

  欧洲的White Label Space任务是建造月球登陆设备,而日本特设机构将打造月球漫游车,他们很快将其命名为Sorato。在日本的民间传说中白兔更加温和: “月球上的人”是一只兔子。

  尽管如此,要想打造一个能够在月球表面自由活动的“兔子”非常困难。太空探索本身就困难重重,而运营一家太空探索公司来说更加困难。在公司成立初期,员工都是志愿者的身份,袴田健常常自掏腰包。而曾经大热的GoogleLunar X Prize以32支队伍开始,坚持到最后的只有5支团队。当人结束,让许多阵亡的士兵感到悲痛,其中包括欧洲的White Label Space。当White Label Space在2013年退出时,其日本特设机构继续这项工作。他们将团队重新命名为“Hakuto”,并重组了其母公司ispace。

  尽管这是一个新的开始,但对于团队来说是一个糟糕的时刻。 “在2013年的时候,我的银行账户几乎是零,”袴田健说。

  但接下来GoogleLunar X Prix就像疯了一样,宣布了一系列临时目标和奖励计划,这将为参赛公司带来激励。袴田健甚至向他的父母借钱以保证公司的正常运转,然后Hakuto赢得了Mobility Milestone,获得50万美元的奖金。沃克说:“这是我们第一次在获得公众的认可。国内外的人都注意到了ispace。”

  “日本人喜欢太空,”Global Brain Corporation风险投资家青木河(Hidetaka Aoki)说,他负责公司的太空和机器人业务。在日本,太空创业投资者的数量仅次于美国。但业内的大部分资金都投向了日本以外的创业公司。比如,日本航空公司在美国科罗拉多州投资成立了一家超音速飞机制造公司Boom Technology。位于东京的伊藤忠商事株式会社向卫星分析公司Orbital Insight提供资金。

  相反在日本国内,尚未那么多太空创业公司获得投资。这也是青木河努力的地方,部分是通过与政府的合作完成的。今年3月份,政府宣布将成立一个价值9亿40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基金用于扶持太空产业。青木河还共同创办了日本首个私人太空行业会议Spacetide。然后是S-Matching计划,这个平台撮合太空公司与卫星轨道投资者,目前S-Matching计划内有46家上市公司,其中包括日本航空公司和尼康等知名企业。青木河说,日本的大型科技公司拥有如此多的现金,“他们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不妨将它投入一些有前途的太空公司,对吧?”

  总的来说,这些公司本身和政府所承担的创业风险要比日本传统行业更高。在日本,老牌科技公司往往占据主导地位,而对失败的担忧则居高不下。但这种情况正在改变,就像其他地方一样。

  一切似乎有助于ispace的发展。比如,Hakuto有一个官方粉丝俱乐部。当漫游车被命名为Sorato,一个流行的电子摇滚乐队Sakanaction还为此撰写了一首官方主题曲。 “你刚刚抓住了天空,”歌词里如是指出。

  但是这个机器人不再被称为Sorato了。由于Sorato是GoogleX Prize的角逐者,而也不再有现金形式奖励的X Prize奖项。X Prize基金会首先将截止日期从2014年底延长到2015年底,然后延长到2016年底,然后又推到2017年。最后的期限是2018年3月31日。

  到这个时间点,ispace的Hakuto似乎有望登月。该公司已与印度的TeamIndus合作,后者已经制造出一个月球登陆器并签订了发射合同。ispace完全可以和印度公司一起登月。该团队驾驶“漫游者”号在日本鸟取沙地进行了最终的现场测试,这里的地形和组成与月球地无异。随着2017年年底临近,ispace公布了第一轮融资的数据,其中9000万美元来自投资者,他们坚信公司对未来太空的看法——也许他们将从Google那里获得数百万美元的额外资金。

  但是在1月份,袴田健和他的团队发现和印度公司的合作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乐观。他们通过网上的一篇报道了解到TeamIndus公司的既定计划存在问题。“我们联系了TeamIndus,”袴田健, “在进行深入交谈之后,我们了解到这次发射遇到了麻烦。”TeamIndus没有筹集足够的资金来完成月球登陆器,他们的发射合同被取消了。

  他们接下来的沟通主要面向所有那些给予公司融资的人,以及通过情感支持他们的公众。 “这是困难的时机,”袴田健表示。

  X Prize在1月23日也消失了。当时X Prize基金会认为剩下的五支队伍中没有一支能够在截止日期前完成目标,而Google拒绝延期。(截止到4月份,比赛重新开始,但没有现金,只有荣誉)。

  但ispace的存在从来都不是关于X Prize奖项的,也不是要让漫游车在月球表面行驶500米。这是关于“月亮谷”的想法。

  如果想要打造“月亮谷”,ispace的太空业务就不能仅仅限于日本国内。这就是为什么该公司雇佣了该公司聘请加拿大人凯尔?阿西诺(Kyle Acierno)担任其全球业务开发经理的原因。阿西诺曾设法在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艾姆斯成立了一个办公室,探索将仪器放入小型漫游车的可能性。与此同时,卢森堡启动了SpaceResources.lu计划,该计划承诺为在卢森堡设立办事处的太空矿业公司提供资金和优惠政策。这也是阿西诺现在所处的地方。卢森堡相信“空间资源”将成为未来的重要组成部分,其目标是吸引那些将在未来发挥重要作用的公司前来入驻。或许这就是ispace的未来。

  失去X Prize是次要的。但ispace似乎已经习惯了改变。无论如何,其目标依然是月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