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科普 > 为什么觉得问题层出不穷?都怪大脑喜欢“没事找事”

为什么觉得问题层出不穷?都怪大脑喜欢“没事找事”

科技资讯  2018年8月2日 10:57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在生活中,无论人们如何努力去解决问题,许多问题依然固执地存在,这是为什么?事实上,人类大脑在处理信息的方式上存在一个怪癖——有时当某些事物变得罕见时,我们会比此前在更多地方看到它。

  来源:科研圈

  大脑喜欢给自己没事儿找事儿,如果旧的威胁消除,它会开始创造新的威胁。

  在生活中,无论人们如何努力去解决问题,许多问题依然固执地存在,这是为什么?事实上,人类大脑在处理信息的方式上存在一个怪癖——有时当某些事物变得罕见时,我们会比此前在更多地方看到它。

  想象一下由志愿者组成的“邻里监督组织”,当他们看到任何可疑情况时就会报警。想象一名新的志愿者加入了该组织,以帮助降低该地区的犯罪率。他们在一开始的志愿活动中看到了严重的犯罪行为,例如袭击或者入室盗窃,这时他们会发出警报。

  让我们假设这些志愿者的努力发挥了作用,随着时间的推移,袭击和入室行窃在附近变得越来越少了。那么志愿者接下来会做什么?一种可能是他们会放松下来,不再报警。毕竟,他们曾经常常担心的严重犯罪行为已成为过去。

  但是还有另一种可能——你的直觉也许和我们研究小组一样——许多志愿者在这种情况下不会因为犯罪率下降而放松。相反,他们会开始声称其他事情“可疑”,例如在晚上乱穿马路或闲逛;而当犯罪率高时,他们根本不会在意这些事情。

  你可能会想到许多类似的情况,问题似乎永远不会消失,因为人们不断改变他们定义问题的标准。这有时被称为“概念蠕变”或“挪动球门柱”,这种经历可能令人沮丧。当你不断重新定义解决问题的标准时,你还能知道自己是否在解决问题上取得了进展吗?我和我的同事想知道这种行为何时会发生,为什么会发生,以及是否可以预防。

在暴力犯罪开始下降之后,游手好闲者和乱穿马路的人可能开始显得更加危险  图片来源:Marc Bruxelle/Shutterstock.com  在暴力犯罪开始下降之后,游手好闲者和乱穿马路的人可能开始显得更加危险  图片来源:Marc Bruxelle/Shutterstock.com

  寻找麻烦

  为了研究当概念不那么常见时它们是如何变化的,我们邀请志愿者来到实验室,要求他们完成一个简单的任务——看一系列由计算机生成的面孔,并决定哪些看起来“具有威胁性” 。研究人员仔细设计了这些面孔,从非常具有威胁性到非常没有威胁性。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向志愿者展示越来越少的威胁性面孔,发现他们扩大了对“威胁”的定义,更多的面孔被包含在威胁性面孔中。换句话说,当他们找不到威胁性面孔时,他们开始将过去认为没有威胁性的面孔归为威胁性面孔。所谓的“威胁”不是一个一致的范畴,而是取决于他们最近看到“威胁”的数量。

  这种不一致并不局限于对威胁的判断。在另一个实验中,我们要求志愿者们做出一个更简单的决定: 屏幕上的彩点是蓝色还是紫色。

随着环境的变化,你的分类标准也会发生变化 图片来源:David Levari, CC BY-ND随着环境的变化,你的分类标准也会发生变化 图片来源:David Levari, CC BY-ND

  随着蓝点变得稀少,志愿者们开始把略呈紫色的点称为蓝点。甚至在被告知蓝点将会变少,或者被告知如果对颜色的观察前后一致会得到现金奖励时,也是如此。这些结果表明,这种行为并不完全处于有意识的控制之下——否则,志愿者们就能够保持一致以获得现金奖励。

  扩大不道德的范畴

  在看了关于威胁性面孔和颜色判断的实验结果后,我们研究小组想知道这是否只是视觉系统一个有趣的特性。这种概念的改变也会发生在非视觉的判断上吗?

  为了验证这一点,我们做了最后一个实验,让志愿者们阅读不同的科学研究,并决定哪些是道德的,哪些是不道德的。我们猜测在这个实验中会得到与之前相矛盾的结果。

  为什么?因为我们猜测道德判断会比其他类型的判断更加一致。毕竟,如果你今日认为暴力行为是错误的,那么明天应该依然认为它是错误的,不管你那天看到的暴力行为有多少。

  但令人惊讶的是,我们发现了同样的行为模式。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向志愿者们展示越来越少的不道德的研究,他们开始扩大不道德的范畴。换句话说,仅仅因为读到的关于不道德的研究减少,他们就变成了对道德更严厉的法官。

  大脑喜欢做比较

  为什么人们不能忍受威胁减少,而是扩大其概念范畴呢?认知心理学和神经科学的研究表明,这种行为缘于我们大脑处理信息的基本方式——我们不断地将面前的信息与它最近的环境进行比较。

  与其仔细判断一张面孔与其他所有面孔相比有多大的威胁,大脑只把它与最近看到的其他面孔相比,或者将它与最近看到的面孔的平均值或者最大值和最小值进行比较。这种比较可能直接导致我们研究小组的实验结果,因为威胁性面孔减少时,新面孔会与非常不具有威胁性的面孔相比。在一大堆温和的面孔中,即使是有一点威胁的面孔也可能显得很可怕。

  事实证明,对于大脑来说,相对比较比绝对测量消耗能量要少。要弄清楚这是为什么不妨想想看,与记住每个表亲的身高相比,记住哪一个最高更容易。人类的大脑可能已经进化到在许多情况下使用相对比较的程度,因为这些比较通常提供了足够的信息来安全地指导我们适应环境和做出决定,同时尽可能少地花费精力。

  在重要的时候保持一致

  有时候,相对的判断是正确的。如果你正在寻找一家高档餐厅,德克萨斯州巴黎的“高档”应该和法国巴黎的不同。

在一个新的背景下,曾经看似普通的事物可以被重新定义为威胁。图片来源:louis amal on Unsplash, CC BY  在一个新的背景下,曾经看似普通的事物可以被重新定义为威胁。图片来源:louis amal on Unsplash, CC BY

  但是,一个邻里监督组织的成员做出的相对判断将会继续扩大他们对“犯罪”定义标准,包括较温和、更轻微的违法行为。所以,他们可能永远不会充分意识到他们在帮助解决问题方面所取得的成功。从医学诊断到金融投资,现代人不得不做出许多复杂的判断,而保持一致是很重要的。

  人们如何才能在必要的时候做出更一致的决定?我们研究小组目前正在实验室进行后续研究,以开发更有效的干预措施,帮助抵消相对比较判断得出的奇怪结果。

  一个可能的策略是:在你做一致性很重要的决定时,尽可能清晰地界定你的标准。如果你真的加入了一个邻里监督组织,那么当你开始工作时,可以考虑列一个需要警惕的违规行为的清单。否则,在你意识到这一点之前,你可能会发现自己已经给警察打电话报告有人遛狗却没有给狗栓安全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