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科普 > 拿过菲尔兹奖的数学家,也曾怕数学

拿过菲尔兹奖的数学家,也曾怕数学

科技资讯  2018年8月2日 13:46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巴西时间8月1日上午10时,2018年菲尔兹奖获奖名单正式公布,4位数学家摘得了代表着数学界最高荣誉的菲尔兹奖金牌(FieldsMedals):40岁的剑桥大学教授CaucherBirkar、34岁的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教授AlessioFigalli、30岁的波恩大学教授PeterScholze和37岁的斯坦福大学教授AkshayVenkatesh。CaucherBirkar现年40岁,英国剑桥...
图片来源:Times Higher Education图片来源:Times Higher Education

  来源:科研圈

  巴西时间 8 月 1 日上午 10 时,2018 年菲尔兹奖获奖名单正式公布,4 位数学家摘得了代表着数学界最高荣誉的菲尔兹奖金牌(Fields Medals):40 岁的剑桥大学教授 Caucher Birkar、34 岁的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教授 Alessio Figalli 、30 岁的波恩大学教授 Peter Scholze 和 37 岁的斯坦福大学教授 Akshay Venkatesh。

  Caucher Birkar 现年40岁,英国剑桥大学数学家,现代双向几何的主要贡献者。他证明了 Fano 簇的有限性,以及对极小模型纲领有所贡献。  Caucher Birkar 现年40岁,英国剑桥大学数学家,现代双向几何的主要贡献者。他证明了 Fano 簇的有限性,以及对极小模型纲领有所贡献。
  Alessio Figalli 现年34岁,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教授,在最优运输理论及该理论在偏微分方程、度量几何和概率方面的应用做出的重要贡献。  Alessio Figalli 现年34岁,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教授,在最优运输理论及该理论在偏微分方程、度量几何和概率方面的应用做出的重要贡献。
  Peter Scholze 现年30岁,波恩大学教授,在代数几何学中发起了革命,成为最年轻的菲尔兹奖得主之一。  Peter Scholze 现年30岁,波恩大学教授,在代数几何学中发起了革命,成为最年轻的菲尔兹奖得主之一。
Akshay Venkatesh 现年37岁,斯坦福大学教授,主要从事数论和相关领域的研究工作,对数学广泛的学科做出了深远贡献。  Akshay Venkatesh 现年37岁,斯坦福大学教授,主要从事数论和相关领域的研究工作,对数学广泛的学科做出了深远贡献。

  菲尔兹奖在数学家眼中拥有极高的地位,被视为数学界诺奖。这一奖项 1936 年首次颁发,目前每四年评选一次,在国际数学联盟(IMU)四年一度的国际数学家大会(International Congress of Mathematicians,ICM)上举行颁奖仪式。每次只有 2-4 名未满四十周岁、做出卓越贡献的年轻数学家能够获奖。

  这次的四位获奖者中,不乏少年时代即在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IMO)中崭露头角的天才。最引人注目的当属 1987 年出生的波恩大学教授 Peter Scholze,他曾连续 4 年参加 IMO,斩获三金一银。而来自澳大利亚的斯坦福大学教授 Akshay Venkatesh 也不逞多让:他 12 岁时就手握国际奥林匹克数学和物理两大竞赛的奖牌,成为了澳大利亚的第一人。

  不过,菲尔兹奖并不是奥数冠军们的“特供”——有些拿下了学界最高荣誉的数学家在中学时代跟很多孩子一样,一见数学就害怕。

  患有“数学焦虑症”的数学家

  第二届菲尔兹奖获得者、法国数学家 Laurent Schwartz 曾在自传中说,自己高中时是班里数学这门学科反应最慢的人,这让他认为自己智力不够,非常愚蠢。

Laurent SchwartzLaurent Schwartz

  2014 年获奖者 Maryam Mirzakhani 也说过,自己在中学时代学习数学表现不佳,一度对数学感到灰心绝望,她的高中数学老师甚至认为她没有数学的天赋。

Maryam MirzakhaniMaryam Mirzakhani

  要知道,Schwartz 在广义函数(Generalized function)论的研究上做出了重要贡献,是第一位拿到菲尔兹奖的法国数学家;而 Mirzakhani 在黎曼曲面(Riemann surfaces)动力学和几何学极其模量空间(moduli spaces)方面有着极为优秀的工作,是第一位获菲尔兹奖的女性数学家和伊朗数学家。

  看来就算是他们,少年时也逃不开“数学焦虑症”。

  有数学焦虑症的人在做数学题,或者参加数学考试的时候会心跳加速、手心发汗、脑袋一片空白、无法专心。

  这并不是一个罕见现象,实际上,研究者估计 20% 的人都有数学焦虑症。

  不过,有数学焦虑症并不意味着你的数学就会很差。很多情况下,不是数学差导致了数学焦虑,而是数学焦虑导致你在数学上的发挥变差。

  一些心理学家认为,这是因为当你焦虑的时候,一种重要的认知资源——工作记忆被大量占用了。

  工作记忆属于短时记忆,就像电脑的内存条一样,帮助你进行思考和计算。

  当你焦虑时,就好比电脑开着一个叫做“焦虑”的占用内存的软件,导致其他软件运行缓慢一样。

  对于数学焦虑的人来说,即使是很基本的加减乘除运算也会让他们觉得无比艰难。

  数学焦虑从哪儿来?

  一些研究者认为,数学焦虑可以由大人传递给小孩子。有数学焦虑症的父母更容易养出有数学焦虑的孩子,特别在是他们还想亲自辅导孩子数学的情况下。

  如果在家长口中,数学是一门高深晦涩,很难掌握的学科,那么孩子就会习得父母对数学的态度,在充分了解和发挥自己的数学能力前,就对数学产生了偏见。

  当然了,老师也同样可以把自己的数学焦虑传递给学生。这就是为什么对数学焦虑的体育老师最好别带数学课的一个科学解释。

  另外,限时测试也会增加孩子的数学焦虑。特别是在一些国家,例如我国,数学好就等同于聪明,聪明就是数学好。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学生就对数学更加焦虑了。

  如何面对?

  首先,多做一些放松活动,例如深呼吸、冥想都可以减少数学焦虑。

  其次,把自己的焦虑写下来,也可以清空被占用的工作记忆,让你不再想着“我好焦虑啊”这件事。

  第三,出去稍微散个步,也能减少焦虑的状况。

  最后,用脑科学的知识来改变自己的思维定势、赶跑焦虑。人的大脑具有可塑性,特别是对于年轻人来说。一个人的数学能力并不是一成不变的,随着你的练习和经验的增长,数学能力也会发展。

  如果你是老师,记住不要传递数学焦虑,多用游戏和有创造力的方式让学生接触数学,可以避免让他们形成对数学的恐惧。

  最重要的是,给学生足够的时间让他们解决数学问题,不要经常设置限时训练,也不要散布“男生的数学比女生好”的性别偏见。

  最最最重要的是,不要把数学焦虑和数学能力混为一谈。正如 Schwartz 在自传中提到的:对数学的反应速度与智力没有确切的关系,重要的是要深刻理解事物和彼此之间的关系。认清自己的数学焦虑,把它和你的数学能力区分开来,才是打败它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