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科普 > 好奇号在火星沙尘暴之后的自拍:360度全景看火星

好奇号在火星沙尘暴之后的自拍:360度全景看火星

科技资讯  2018年9月11日 08:15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8月9日,当这场沙尘暴正式开始消退的两周后,好奇号捡起了一块岩石样品,并在其所在的薇拉·鲁宾岭(VeraRubinRidge)拍摄了一张360度的全景“自拍”。
8月9日,当这场沙尘暴正式开始消退的两周后,好奇号捡起了一块岩石样品,并在其所在的薇拉·鲁宾岭(Vera Rubin Ridge)拍摄了一张360度的全景“自拍”。  8月9日,当这场沙尘暴正式开始消退的两周后,好奇号捡起了一块岩石样品,并在其所在的薇拉·鲁宾岭(Vera Rubin Ridge)拍摄了一张360度的全景“自拍”。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9月11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在一场大规模的火星沙尘暴之后,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的好奇号火星车又重新投入了工作,继续采集火星表面的样品。

  8月9日,当这场沙尘暴正式开始消退的两周后,好奇号捡起了一块岩石样品,并在其所在的薇拉·鲁宾岭(Vera Rubin Ridge)拍摄了一张360度的全景“自拍”,揭示空气中仍然飘浮着一层薄薄的尘埃。

  这张令人惊叹的全景图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褐色的天空、远处的夏普山(伊奥利亚山)、古老的湖床痕迹,以及好奇号火星车的自拍。与此同时,NASA的另一台火星车机遇号(Opportunity)仍然处于静默状态,距离它在沙尘暴中失联时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

  好奇号使用主照相机Mast Camera拍摄了这张全景自拍。NASA介绍称,好奇号此前的钻探尝试受到意想不到的坚硬岩石阻碍,因此最近这次采集十分令人惊喜。目前好奇号所调查的薇拉·鲁宾岭自从被发现以来,就一直令科学家感到困惑。该地区呈现出来的颜色和纹理变化很大,在此前的调查中从未出现过。

好奇号使用主照相机Mast Camera拍摄了这张全景自拍。好奇号使用主照相机Mast Camera拍摄了这张全景自拍。

  “这个山岭并不是某种整体的东西,它具有两个截然不同的部分,每个部分又有十分多样的颜色,”NASA喷气动力实验室好奇号项目科学家瓦萨瓦达(Ashwin Vasavada)说,“有些颜色肉眼可见,当我们用近红外光线观察时,又有更多颜色呈现出来,这是我们肉眼看不到的。一些颜色似乎与岩石的坚硬程度存在关联。”

  为了找到适合钻探的地点,好奇号团队必须做出有根据的猜测。NASA称,目前的进展看起来很顺利。科学家推测,薇拉·鲁宾岭的凸出部分可能具有较为坚硬的岩石,其下方位置的岩石可能会相对软一些。

  有了新采集的样品,好奇号就可以在其内部实验室对粉碎的岩石进行分析,了解是哪些物质使山岭承受住了风力的侵蚀。

  在好奇号运行出众的同时,机遇号火星车的状态仍然不明朗。今年6月,机遇号与地球上的任务团队失去了联系,原因可能是尘埃的遮挡使太阳能电池无法充电。任务工程师一开始希望机遇号能够在沙尘暴减弱时苏醒过来,但是,在两个多月杳无音信之后,他们承认希望已经越来越小。

  为了鼓舞士气并激励机遇号火星车醒来,任务团队甚至制作了一个主题播放列表,用一首新歌开始控制室的每一个火星日。截至目前,该列表已经收录了18首歌。

  机遇号从6月10日开始就一直没有发回信号,它什么时候能够醒来仍然是个未知数——如果能够醒来的话。就在8月底,NASA表示,能联系上机遇号的时间只剩下45天。如果超过这一时间,这台火星车就“很可能永远不会恢复”。

  “阳光正在穿透毅力谷(Perseverance Valley)的阴霾,很快就会有充足的阳光,机遇号应该可以充电,”喷气动力实验室的机遇号项目主管约翰·卡拉斯(John Callas)在8月底说,“当大气光深度水平(火星天空中颗粒物含量的测量值)低于1.5时,我们将开始在一段时间内,通过NASA深空网络的天线发送命令,尝试主动与火星车通讯。假如我们收到了来自机遇号的回复,我们就将开始状态识别过程,恢复它的通讯状态。”

2017年6月7日到19日,机遇号火星车的全景相机(Pancam)在"努力撞击坑"(Endeavour crater)拍摄了这张图片。  2017年6月7日到19日,机遇号火星车的全景相机(Pancam)在"努力撞击坑"(Endeavour crater)拍摄了这张图片。

  火星沙尘暴及如何观察火星

  沙尘暴在火星十分频繁,但肆虐整个行星的全球性事件大概每6到8地球年才发生一次,相当于3到4火星年。英国皇家天文学会的副执行主任罗伯特·玛茜(Robert Massey)说:“对火星的观察始终具有挑战性,因为它很小,大约是地球一半大小,而且离地球的最近距离也在5500公里之外。”

  “用肉眼很容易在天空中找到这个明亮的红色天体,但如果想看到任何细节,就需要一个合适的望远镜,双筒望远镜无法看到太多,”玛茜补充道,“即使如此,细节也会转瞬即逝,我们需要依赖稳定的地面大气层,否则扰动会使视野变得模糊。这也正是为什么早期火星观察者要花费大量时间描绘草图,尝试绘制火星表面的地图。”

  火星大冲是观察火星的良好时机,此时火星与太阳在地球天空中的位置正好相对(三者排成一条直线),火星与地球的距离也最短。2018年的火星大冲是在7月27日,而火星与地球在7月30日距离最短。

  “当夜幕降临,你可以在东南天空寻找一个亮红色的天体,”玛茜说,“借助一台不错的望远镜,观察者能看到火星极冠的增长和消退,以及前面提到的沙尘暴。这些沙尘暴可以从局部特征迅速转变为全球性事件。”(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