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科普 > 不要害怕和陌生人说话:开放的心态是好运的关键

不要害怕和陌生人说话:开放的心态是好运的关键

科技资讯  2018年9月23日 09:02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克里斯亭卡特是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至善科学中心的社会学家兼高级研究员,她一直将揭开“好运技能”的神秘面纱作为自己的个人项目。
克里斯汀·卡特是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至善科学中心的社会学家兼高级研究员,她一直将揭开“好运技能”的神秘面纱作为自己的个人项目。  克里斯汀·卡特是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至善科学中心的社会学家兼高级研究员,她一直将揭开“好运技能”的神秘面纱作为自己的个人项目。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9月23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运气或许可以视为随机性的同义词。称呼某人为“幸运儿”通常有否认其努力或天分的嫌疑。正如英国赫特福德大学心理学公共认知教授理查德·怀斯曼(Richard Wiseman)所说,幸运的人“似乎有着不可思议的能力,能够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点,享受比公平份额更多的幸运时刻”。

  这些人有什么东西是我们所没有的?事实证明,关键的一点就在于“能力”。除了特权等级或生长环境,这些最幸运的人可能具有一套特别的技能,为他们的人生道路带来许多机会。不知为什么,他们已经学会了将生活推向有利于自己的方向。

  克里斯汀·卡特(Christine Carter)是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至善科学中心(Greater Good Science Center)的社会学家兼高级研究员,她一直将揭开“好运技能”的神秘面纱作为自己的个人项目。几年前,她推出了一个线上课程,为许多家庭讲述如何培养出更快乐的孩子。她将关于感恩、专注和幸福等品质的研究成果转化为可量化、可教授的技能。在工作中,她偶然发现了一个似乎与所有这一切纠缠在一起的小概念——运气。“在学术方面,我总是对任何与运气有关的概念持怀疑态度,”卡特说,“因为作为社会学家,这就像在说,所有生活在达尔富尔的孩子都不幸运?我们知道这其中还存在一些别的东西。”

  接着,卡特偶然间发现了怀斯曼对运气的研究,后者在2004年出版了一本名为《幸运的配方》(The Luck Factor)的书。怀斯曼最初是一位魔术师,后来他将职业生涯投入到更为不同寻常的心理学领域。2002年,他在《超心理学杂志》(The Journal of Parapsychology)上发表了一篇论文,题名是“对所谓汉普敦宫灵异事件的调查:心理学变量和磁场”(An Investigation into the Alleged Haunting of Hampton Court Palace: Psychological Variables and Magnetic Fields)。20世纪90年代时,他开展了一项非传统的项目,在自称幸运和不幸的人身上进行实验,试图量化他们之间的差异。“他的研究非常滑稽,”卡特说,“他找来那些自称幸运和没有认为自己幸运的人,然后他在街上放了一张20美元的钞票,自称幸运的人会注意到钞票并捡起来,而自称倒霉的人则不会这么做。”

  这个实验的设计看起来可能有点愚蠢,只是一种很表面的区分幸运者和倒霉者的方式。但是,怀斯曼在10年(1993年到2003年)中进行了多次相关实验,结果都是如此。在一次这样的研究中,怀斯曼为一组志愿者提供了一份报纸,并指示他们对报纸上的图片数量进行统计。在这份报纸第二页中间,有一行大字号的文字:“停止计数——这张报纸上有43张图片。”报纸中间还夹着一张纸条,上面写道:“停止计数,告诉实验者你已经看到了这张,然后就可以赢250美元。”总的来说,只有那些自我定义为倒霉的参与者才留下来继续统计图片的数量。这个实验表明,运气可能与发现机会有关,即使机会是意想不到的。

  怀斯曼并没有停下来。他将这些发现变成了一所“运气学校”,人们可以根据运气的4个主要原则来学习如何引来好运。这4个原则是:最大化可能的机会、倾听你的直觉、期待好运,以及把坏运气变好。你可以采用的策略包括:通过冥想来增强直觉、放松、把好运视觉化,以及每星期至少与一个新认识的人交谈。一个月后,怀斯曼对参与者进行了跟进,发现有80%的人表示他们变得更幸福,更幸运。

  “我觉得,如果怀斯曼可以训练人们获得好运,那肯定也可以将这些技能教给我们的孩子,这也会带来其他出众的副作用,”卡特说道。例如,孩子们可以学到更好的社交技能,并且更会感恩。她为家长提供了几个教导孩子的基本策略,包括接受新的体验、学会放松、维持社交联系,以及与陌生人交谈等。所有这些技巧都有一个共同主题——对你所处的环境持更加开放的态度,无论是身体上还是情绪上。

  这很有道理。当你对周围的观察越多,你就越可能捕捉到有价值的资源,或者避开悲剧。幸运的人并不是靠魔力来吸引机会和好运。他们睁大眼睛,四处观察,全身心地参与当下(对许多眼睛一直盯着手机屏幕的人来说这是个严重的问题)。这也意味着,任何影响我们在环境中的身体和情感能力的事物——例如焦虑——也会影响我们所谓的“好运”。焦虑在身体上和情感上都让我们远离了可能的机会。

  “如果你很担心自己找不到停车位,那实际上你的视野就会缩小,”卡特说,“你越是焦虑,就会失去边缘视觉,因为你的‘战斗或逃跑反应’会促使你产生双目视觉。”焦虑的人会把注意力放在潜在的威胁上,与陌生人交流的可能性更小。卡特说:“我们教导孩子不要与陌生人说话,我们教他们害怕他人,而这会使他们无法接触到人们可能带来的机会,同时也产生了焦虑。”

  “陌生人危险”观点的支持者可能会犹豫不决,但卡特的想法其实很直接:减少孩子对遇见陌生人的恐惧和焦虑,从而令他们获得陌生人可能带来的有利联系。

  卡特发现,只要父母能以这种方式打开自己的思想,接受幸运可以习得的观念,就会带来很大的不同。卡特自己承认,她的家族中有许多焦虑的女性,学习这些“幸运技能”并不容易。但是,一旦学会,你就能开始看到不幸情况中好的一面,而这会改善你对逆境的反应。

  卡特在《赫芬顿邮报》中写道:“我的孩子们和我都喜欢阅读乔恩·穆斯(Jon Muth)的《禅的故事》(Zen Shorts),这本书中有一则古代寓言,讲述了一个农民的儿子摔断了腿,他的邻居说,‘真是不幸啊!’这位农民只回答说,‘可能吧。’结果,他的儿子正是因为摔断腿才免除了参加战争的命运……”(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