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科普 > 扒一扒诺贝尔奖史上“夫妻档”:除居里夫妇还有4对

扒一扒诺贝尔奖史上“夫妻档”:除居里夫妇还有4对

科技资讯  2018年10月1日 14:54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1903年,玛丽·居里和丈夫皮埃尔·居里因证实镭的存在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一百多年来,这段伉俪情缘一直为人们津津乐道。

  原标题:扒一扒诺奖史上的“夫妻档”丨诺奖八卦

  来源:科技日报 杨雪

  要说夫妻二人一起得诺奖,很多人会首先想到居里夫妇。

  1903年,玛丽·居里和丈夫皮埃尔·居里因证实镭的存在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一百多年来,这段伉俪情缘一直为人们津津乐道。

  开挂的人生不足为奇,但夫妻俩同时开挂还是挺稀罕。谁知扒一扒诺奖史,除了居里夫妇,居然还有4对CP一起得过诺奖!

  快来一起看看这4对夫妇都是谁吧!

  “小居里”夫妇

  在居里夫妇得奖32年后,“小居里”夫妇得继衣钵。1935年,居里夫人的长女伊雷娜·约里奥-居里和丈夫弗雷德里克·约里奥-居里一起,因对人工放射性的研究获诺贝尔化学奖。

小居里夫妇小居里夫妇

  伊雷娜·居里(1897—1956)9岁就失去了亲爱的父亲,从小懂得体贴安慰母亲,常伴居里夫人身边。这些经历使伊蕾娜在受到科学教育熏陶的同时,还练就了独立、果敢、坚韧的品格。

  弗雷德里克·约里奥(1900—1958)毕业于巴黎理化学院,1925年成为居里夫人的助理。在镭研究所,弗雷德里克和伊雷娜成为好朋友,他欣赏她丰富的学识和独立、自信的性格,她喜欢他热情的谈吐和科研上的冲劲。

小居里夫妇小居里夫妇

  1926年,伊雷娜·居里和弗雷德里克·约里奥结婚后,为纪念居里这一伟大姓氏,夫妻决定把姓氏合并,改成约里奥-居里。像当年的居里夫妇那样,约里奥-居里夫妇在实验室里并肩作战,形影相随,继承了父母所开创的放射性研究工作。而伊雷娜更是跟母亲一样,兼顾家庭、孩子和工作。

  1934年,他们用钋的α射线轰击铝箔,发现当α源移去后,铝箔有放射性;其强度也随时间按指数规律下降。他们还发现了其他一些由α粒子所引起的核反应生成的人工放射性同位素。这是20世纪最重要的发现之一,为同位素和原子能的利用提供了可能。约里奥-居里夫妇因此在1935年获得诺贝尔化学奖。

  二战期间,这对夫妇也是著名的反法西斯战士,勇敢地与法国地下组织密切配合,抗击德国侵略者。由于长期接触放射性制剂,夫妻二人都没到60岁就相继离世,伊雷娜1956年病逝于白血病,弗雷德里克1958年病逝于肝病。

  这是不是一种冥冥中的生死相随呢?

  科里夫妇

  1947年,卡尔·科里和妻子格蒂·科里因一起发现糖代谢中的酶促反应,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科里夫妇科里夫妇

  格蒂·科里(1896—1957)生于布拉格的一个犹太家庭。卡尔·科里(1896—1984)出生在布拉格一个罕见的教授世家。1914年,18岁的卡尔和格蒂同时考入布拉格的卡洛斯·弗尔杰南德大学医学系,成为同班同学。时值一战刚刚爆发还未进入白热化,两人在还算安静的环境里学习生物学、化学、物理学、生理学、解剖学、药理学……他们互相激励、形影不离,憧憬着毕业后成家立业。

  乱世的爱情难免有离合。1916年一战进入高潮,正在读大三的卡尔被征兵入伍,战后辗转来到布拉迪斯拉发给森特·焦尔季(曾因为发现维生素C的提纯方法而获得1937年的诺贝尔医学生理学奖)做实习医生。1920年8月,历经磨难的卡尔·科里和格蒂终于团聚,在维也纳举行了婚礼。

  第二年,这对年轻人如愿应聘到美国布法罗州立大学肿瘤研究所,从此摆脱捷克斯洛伐克这个贫困的战后欧洲小国。在布法罗,他们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广阔天地。

  1936年,科里夫妇将青蛙肉裁成细片,用冷水冲洗后加入无机磷酸并保温,来测出其中磷酸六碳糖的量,但结果并没有预期的增加值。在一次无意中加入了一点从波兰奥斯坦带来的腺苷酸(AMP)后,他们发现无机磷酸减少,磷酸六碳糖的还原能力消失了;如果再加入肌肉提取液,又变成了难以水解的磷酸六碳糖。

科里夫妇科里夫妇

  就这样,科里夫妇发现了当时不为人知的新化合物——葡萄糖-1-磷酸,后人常常将其叫做科里氏酯。随后,他们又发现了能将糖原分解为葡萄糖-1-磷酸和磷酸盐的酶——磷酸化酶,彻底弄清了糖原分解的最初步骤。科里夫妇也因在糖原分解方面的贡献,与阿根廷科学家伯纳德·何塞(1887-1971)共同分享1947年的诺贝尔医学生理学奖。

  1957年,格蒂因患恶性贫血去世。1960年,卡尔再婚,直到1984年衰老而卒。据说,卡尔临终前,还对他和格蒂发现磷酸化酶时的情节记忆犹新,不停地喃喃自语:Gerty,my previous wife(格蒂,我的前妻)。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就是这样吧!

  莫泽夫妇

  2014年,挪威科技大学教授梅·布里特·莫泽和丈夫爱德华·莫泽因发现“大脑中的GPS”——组成大脑定位系统的细胞,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莫泽夫妇莫泽夫妇

  梅·布里特·莫泽,1963年出生,比丈夫爱德华·莫泽小一岁。二人在挪威不同的小岛上长大,在奥斯陆大学读书时相识,共同对神经科学和大脑感兴趣而互生情愫,成为科研伴侣。

  生活上,他们有共同爱好,例如户外活动,梅·布里特平时有跑步的习惯,爱德华则喜欢周末来一场徒步旅行。他们还对火山非常感兴趣,并肩看过世界上很多火山的美景。

  工作中,他们有分工。爱德华主要参与计算和理论,梅·布里特负责管理实验室和员工,主攻实验。

  基于奥基夫1971年的发现:大脑的海马体里有一种特殊的神经细胞,每当老鼠身处屋子的特定位置时,这种细胞的一部分就会被激活;当老鼠到了房间的其他位置时,另外一些细胞则被激活,这些“位置细胞”构成了房间位置的一幅地图——莫泽夫妇在34年后,即2005年发现了大脑定位机制的另一项关键组成部分。

  他们确认了另一种神经细胞,称之为“网格细胞”。这种细胞能产生一种坐标系统,使精确定位与路径搜寻成为可能。之后,二人又揭示出位置和网格细胞如何令定位和导航成为可能。由此,莫泽夫妇与奥基夫分享了2014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然而,莫泽夫妇得诺奖两年后的2016年,媒体曝出二人已经分居,但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仍将是研究工作中的合作伙伴,仍然是好同事、好朋友。

  默达尔夫妇

  还有一对夫妇应该算是非典型诺奖夫妻档,默达尔夫妇不是同行,分别获得诺奖的不同奖项。

  丈夫贡纳尔·默达尔(1898—1987)是瑞典经济学家、社会学家,1974年与哈耶克一同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妻子阿尔瓦·米达尔(1902—1986)是瑞典女政治家,因她在世界核裁军运动中所做出的贡献获1982年诺贝尔和平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