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科普 > 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似乎遗漏了一位华人科学家

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似乎遗漏了一位华人科学家

科技资讯  2018年10月2日 01:07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北京时间10月1日下午5点30分,2018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正式揭晓。70岁的美国免疫学家詹姆斯·艾利森(JamesP。Allison)以及76岁的日本免疫学家本庶佑(TasukuHonjo)共享了这份殊荣。他们被授奖的理由是‘发现负性免疫调节治疗癌症的疗法’,同时,他们将获得900万瑞典克朗的奖金(约合人民币695万元)。

  来源:驱动之家

  北京时间 10 月 1 日下午 5 点 30 分,2018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正式揭晓。70 岁的美国免疫学家詹姆斯·艾利森(James P。 Allison)以及 76 岁的日本免疫学家本庶佑(Tasuku Honjo)共享了这份殊荣。他们被授奖的理由是‘发现负性免疫调节治疗癌症的疗法’,同时,他们将获得 900 万瑞典克朗的奖金(约合人民币 695 万元)。

  其中,詹姆斯·艾利森是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作为癌症免疫疗法先驱,艾利森博士已经把生理和医学相关的奖项几乎拿遍,唯一缺的就是诺贝尔奖。他 2014 年获生命科学突破奖等大奖。2015 年,他因‘发现并发展了一种单克隆抗体疗法,促进免疫系统对抗癌症’获得拉斯克临床医学奖。据悉,他对免疫抑制分子的发现一方面拓展对免疫调控的理解,另外也极大革新了肿瘤免疫治疗。

  而本庶佑是美国国家科学院外籍院士,日本学士院会员。本庶佑教授于 1992 年发现 T 细胞抑制受体 PD-1,2013 年依此开创了‘癌症免疫疗法’。也因活化诱导胞苷脱氨酶的有关研究举世闻名,曾获得首届唐奖生技医药奖等重要荣誉。

  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公布后,学界欢腾,但也有媒体和学者质疑该奖项遗漏了‘在该领域作出同样杰出贡献的华人免疫学家’陈列平。

  ——诺奖看重‘发现’而非‘改良’

  每年诺贝尔奖揭晓前夕,一份被认为有可能在各自领域获得诺贝尔奖的候选人名单也会发布。这份全球唯一使用量化数据进行预测的‘引文桂冠奖’名单来自分析机构 Clarivate Analytics,分析师基于研究者所发表研究成果被全球同行引用的频次和引文影响力,遴选诺贝尔奖奖项所涉及的生理学或医学、物理学、化学及经济学领域中全球最具影响力的顶尖研究人员。

  2018 年的候选人名单在昨天发布,被选中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候选人共有三位科学家。分别是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 Napoleone Ferrara、日本京都大学金久实(Minoru Kanehisa)和来自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 Solomon H。 Snyder。

  Ferrara 教授被选中的理由是发现了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他的工作促进了癌症和其他疾病中用于抑制血管生长的药物的研发。金久实教授主要因为对生物信息学的贡献,特别是对《京都基因与基因组百科全书》一书的完善与发展。而 Snyder 教授鉴定了许多神经递质和精神药物的受体,包括与鸦片制剂相关的脑感受器。他的见解已应用于许多常见处方药的开发,比如用于控制疼痛的化合物。

  自 2002 年开始,已经有 46 位‘引文桂冠奖’得主获得诺贝尔奖,而这一次,这份名单却少见地无一命中。北京大学医学人文研究院院长周程认为,引文数量多的确可以说明研究结果的重要性,但还要考虑到研究的‘原创性’。一般来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更强调‘发现’、‘发明’,而非在原本的基础研究上‘改良’。比方说,金久实教授对《京都基因与基因组百科全书》一书的完善与发展就属于‘改良’。

  原创性研究是创新而空前的。在‘发现负性免疫调节治疗癌症的疗法’这条原创研究之路上,还有一枚遗珠。

  ——遗漏的名字

  在 2018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结果出来后,有媒体和学者质疑该奖项遗漏了‘在该领域作出同样杰出贡献的’华人免疫学家、耶鲁大学肿瘤免疫中心主任陈列平。

  
陈列平教授 

  艾利森博士在接受 21 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目前许多医药公司都在临床进行了大量的病患治疗和研究,例如 BMS 和默沙东都有自己的计划,不管是 CTLA-4 还是 PD-1 都是我们值得关注的点位。’PD-1 受体则是由另一位获奖者本庶佑教授于 1992 年发现,而 PD-L1 配体则由陈列平教授于 1999 年发现。

  艾利森博士是癌症免疫疗法的先驱者,被认为是‘免疫检查点阻断’概念的提出者。在上世纪 80 年代,艾利森博士在免疫 T 细胞上发现了一种被称为 CTLA-4 的蛋白,它会帮助肿瘤细胞‘逃离’T 细胞的攻击。

  PD-1 是 CTLA-4 的‘后起之秀’,由本庶佑教授在 1992 年发现。但最初,这一发现并没有为肿瘤免疫带来波澜,PD-1 这种程序性死亡受体在长达 7 年时间里没有被引起重视。直到 1999 年,本庶佑教授意外发现,敲除 PD-1 的小鼠都出现了明显的关节炎。

  同年,在美国梅奥医学中心工作的陈列平教授独立发现了 B7-H1(也就是现在为人所熟知的 PD-L1)可以抑制免疫反应。那个时候陈列平教授还不知道自己发现的 B7-H1 和本庶佑教授发现的 PD-1 是配体和受体的关系。后来本庶佑教授和来自哈佛大学医学院的 Gordon Freeman 证实了 PD-L1(即 B7-H1)能和 PD-1 结合,从而抑制 T 细胞的繁殖和细胞因子的分泌。

  2002 年,陈列平教授将 B7-H1 应用在肿瘤免疫方向。他发现 B7-H1 充当了肿瘤细胞的‘盾牌’,可以免于 T 细胞的攻击。2006 年,陈列平教授组织开展了 anti-PD1/PD-L1 抗体途径的首次临床试验。所以,学术界逐渐认同,本庶佑教授发现的是 PD-1,陈列平教授发现的是 PD-L1(即 B7-H7),两人是独立发现的。

  陈列平教授在癌症治疗中发现 PD-1/PD-L1 信号通路,2013 年被《科学》杂志评为当年最为重要的科学突破。  

  据悉,‘癌症免疫疗法’是通过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消灭癌细胞。而抑制 PD-1 则能够活化 T 细胞,刺激生物体内免疫功能,从而达到治疗癌症的目的。目前,抗 PD-1 癌症免疫治疗已在美国,欧盟和日本获得批准。这种治疗革新了传统的癌症治疗,并被喻为感染性疾病中的青霉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