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科普 > 临床研究表明3D钼靶能比常规筛查多发现34%的乳腺癌

临床研究表明3D钼靶能比常规筛查多发现34%的乳腺癌

科技资讯  2018年10月20日 09:19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对于癌症,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的重要性不用多说了。据统计,在2012年,美国乳腺癌造成的死亡,相比根据以往数据的估计值,减少了49%,而其中乳腺癌筛查的贡献超过了三分之一[1]。

  来源:奇点网微信公众号

  对于癌症,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的重要性不用多说了。据统计,在2012年,美国乳腺癌造成的死亡,相比根据以往数据的估计值,减少了49%,而其中乳腺癌筛查的贡献超过了三分之一[1]。

  筛查技术哪家强?长期以来,乳房X线摄影,也就是通常所说的“钼靶”,一直是乳腺癌筛查的首选。但是最近,这一名头可能要易主了。

  隆德大学的Sophia Zackrisson和Ingvar Andersson等的研究证明,数字乳腺断层摄影(DBT),也就是通常所说的3D钼靶,特异性与传统方法相似,而灵敏性足足高了20个百分点。这一结果发表在《柳叶刀肿瘤学》上[2]。

不同密度的乳腺,从左往右密度依次增加不同密度的乳腺,从左往右密度依次增加

  其中C会遮挡小的肿块,D会严重影响钼靶筛查的准确性

  乳腺X线摄影,作为乳腺癌筛查的扛把子,为女性的健康做了不少贡献。但是,乳腺X线摄影的准确性却不是很好,特别是对于那些乳腺密度本来就比较高的人[3]。这一方面漏掉了不少乳腺癌患者,延误了早期治疗的时机,另外也给不少本来没患乳腺癌的人带来了不必要的心理压力。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数字乳腺断层摄影应运而生。DBT中,X射线管在乳房上沿圆弧运动,获得多张不同角度的低剂量投影图像。之后,计算机根据这些图像,重建出乳腺的3维立体图像。[4]。

  理论上,DBT可以减少乳房X线摄影中,组织重叠遮挡造成的假阴性和假阳性结果,提高筛查的灵敏性和特异性。在2014年的一项研究也显示,DBT联合乳房X线摄影,相比单纯的乳房X线摄影,可以增加乳腺癌的检出率,减少不必要的复查[5]。

  不过,2014年的研究还不能说DBT就一定比传统方法好。要想证明DBT的优势,那还是得跟乳腺X线摄影一对一的比一场。这也就有了Sophia Zackrisson和Ingvar Andersson等的研究。

隆德大学隆德大学

  研究人员总共招募了14848名志愿者,对她们分别使用两种方法进行了乳腺癌筛查。在传统的乳房X线摄影中,每个乳房照了不同角度两张照片,比如一张轴位一张斜侧位。DBT则用斜侧位拍摄。拍摄后,对每名志愿者进行1.5到2年的随访,直到她们的下一次筛查。

  影响筛查效果的除了拍照方式,读片医生的经验也不能忽视。总共有7名放射科医生参与了读片,他们都有2年以上的乳房放射学经验。DBT和传统乳腺X线摄影的图像被随机分配给这些医生,同一个志愿者的两组图像不会分给同一个医生。

  在14848名志愿者中,DBT发现了535名可疑患者(3.6%),而乳房X发现了370名(2.5%)。这些可疑患者被召回,在当地医院进行进一步的诊断,通常是经临床评估和进一步的影响学诊断后,靠细针穿刺活检确诊。

  最终,试验中共发现了137个乳腺癌患者(其中2个是双侧乳腺癌),其中88人两种方法都发现了(包括1个双侧乳癌)。但是有41人只在DBT中发现了乳癌(包括1个双侧乳癌),乳房X线摄影没有发现。另外有8人只被传统的乳房X线摄影发现了。DBT发现的乳腺癌患者比传统方法多了34%。

  值得关注的是,在仅由DBT检测到的乳腺癌中,90%是侵袭性的,如果只使用传统方法,漏掉这些患者,后果可以说是很严重的。特别是在传统方法最难检出的小叶癌上,DBT检出了24例,其中11例没被传统方法检出。

  在筛查后1.5-2年的随访中,又有22人被诊断为乳腺癌,占总试验人数的0.148%。

Skne大学Malm医院Skne大学Malm医院

  根据这些数据,研究人员计算了2种筛查方法的特异性和灵敏性。DBT的特异性和灵敏性分别是97.2%和81.1%,而传统方法的特异性也有98.1%,但灵敏性却只有60.4%。

  “对很多妇女来说,乳腺癌筛查的方法有必要改进,数字乳腺断层摄影会是最合适的方法。”Sophia Zackrisson表示,“数字乳腺断层摄影将会用于乳癌筛查,剩下的只是时间和适用范围问题。”

  在一些地方,例如 Skne大学Malm医院,DBT已经开始用于乳腺癌筛查。但是,任何筛查方法都有过度诊断的风险。为此,研究小组正在进行一项meta分析,以进一步评估DBT的成本和效益。

  参考文献:

  1。 Plevritis S K, Munoz D, Kurian A W, et al。 Association of screening and treatment with breast cancer mortality by molecular subtype in US women, 2000-2012[J]。 Jama, 2018, 319(2): 154-164。

  2。 Zackrisson S, Lng K, Rosso A, et al。 One-view breast tomosynthesis versus two-view mammography in the Malm Breast Tomosynthesis Screening Trial (MBTST): a prospective, population-based, diagnostic accuracy study[J]。 The Lancet Oncology, 2018。

  3。 Wengert G J, Helbich T H, Kapetas P, et al。 Density and tailored breast cancer screening: practice and prediction–an overview[J]。 Acta radiologica open, 2018, 7(9): 2058460118791212。

  4。 Niklason L T, Christian B T, Niklason L E, et al。 Digital tomosynthesis in breast imaging[J]。 Radiology, 1997, 205(2): 399-406。

  5。 Friedewald S M, Rafferty E A, Rose S L, et al。 Breast cancer screening using tomosynthesis in combination with digital mammography[J]。 Jama, 2014, 311(24): 2499-2507。

  本文作者  |  孔劭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