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科普 > 两百年前的一场官司,让鲸鱼成了“鱼”

两百年前的一场官司,让鲸鱼成了“鱼”

科技资讯  2018年10月24日 10:24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鲸到底是鱼还是兽?它具备哺乳动物的一切特征,但还有人根深蒂固地认为它是“鱼”。二百多年前的一场官司,更是把鲸判成了“鱼”。

  来源:北京科技报

  鲸到底是鱼还是兽?它具备哺乳动物的一切特征,但还有人根深蒂固地认为它是“鱼”。二百多年前的一场官司,更是把鲸判成了“鱼”。

  在人类漫长的历史中,如何给生物分类困扰了科学家很多年。尤其对于现在来看是明星物种的动物——鲸,作为海洋中最大的生物,它在历史上被理所当然的认为是鱼类,以至于到18世纪,大量的博物著作出版后,对鲸和海豚的定义和分类依然纠缠不清。到了19世纪,科学家终于在这个问题上苦苦挣扎后得到共识:鲸是哺乳动物的。然而,根深蒂固的常识仍令人质疑:鲸鱼是鱼吗?

  鲸鱼不是鱼,所以不交检查费

  故事要从1818年最后一天的一场官司讲起。

  William Sampson走进纽约法庭,他满怀自信,做好了面对陪审团精英的准备。今日,他要为一个鱼油检查员辩护,对手则是一位鱼油商人。Sampson是美国历史上的著名律师,他因捍卫宗教自由而闻名。他本是爱尔兰人,因当地叛乱而流亡欧洲,最后来到美国。监禁、暴力……他的个人经历让他的律师生涯更充满传奇色彩。

  双方因为鲸鱼油算不算鱼油的问题产生了分歧。因为所有的鱼油都需要经过检查,并缴纳检查费。当时,纽约立法对销售的鱼油进行检查,之后会给鱼油贴上标签,以保护公众能用上优质的鱼油。

  最新一批鲸鱼油到货后,鱼油商人买了三桶,打算把这些鲸油制成蜡烛出售。鱼油检查员James Maurice声称这些鲸鱼油根本没经过检查,根据鱼油法案,商人需缴纳罚款75美元。这在美式的语境中会说,他欠了这座城市75块钱。

  然而,鱼油商人断言鲸鱼不是鱼,所以不必支付罚款——拒绝付款,也就被告上了法庭。法庭上,Sampson的搭档进行了开案陈述,“幸运的是,……这个法令并不是按照博物学家精炼且学术的观点来解释的,而接受了更常见而且流行的解释。”

▲从爱尔兰工厂发现的鲸油 (图片来源:museum.ie)▲从爱尔兰工厂发现的鲸油 (图片来源:museum.ie)

  所谓更常见和更流行,也就是除了极少部分的科学家,生活在18世纪的人仍然会得出鲸鱼是鱼类的结论。当科学家们用术语、特征和定义进行反驳时,门外汉们并不理会。他们也有共识:鲸鱼当然是一种鱼。面对海洋中最大的生物,整个案子也就只取决于一个“简单”的问题,让法官断定——鲸鱼是鱼吗?

  根据流程,双方都在陪审团前念出一长串名字,让他们作为证人。其实,这个问题对于专家证人Samuel Mithcell博士来说非常简单。这位医生、自然历史学家给出一个很简洁的评论:“作为一名从事科学研究的人,我能肯定地说鲸鱼不是鱼。没有人会持反对意见,除了律师和政客。”

  “先知”亚里士多德

  无论是英语whale,还是汉语中的鲸,最初的都是水中大鱼的意思,而且人类很早就注意到了这种水中巨兽,并从观察中了解了不少基本信息。

  鲸和海豚与大部分鱼类外形相似,也有厚大的鳍,光滑的皮肤。从运动特点上看,鲸鱼一样能潜入水底、跳跃、在水中迅速穿梭,和鱼没什么不同。只不过,它们会在浮出水面的瞬间将水流射向空中。

  伟大的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是有记载第一位研究生物系统的人,他用了两年的时间观察莱博斯岛和周围海域的生物,最终把生物分成了13大类,其中记录了80到130种海洋生物。令人震惊的是,亚里士多德当时就注意到了鲸鱼和海豚是温血动物,有肺无鳃,而且均是胎生的,这些特点与鱼完全不同,所以他把鲸鱼和海豚与一般的鱼类分开,并没有归于一类。

  亚里士多德把鲸放在了胎生四足动物和卵生四足动物之下,在鲸类下面才是鱼类、昆虫等,显然他认为鲸类比鱼更“高级”。数百年后,达尔文在了解亚里士多德的工作后,十分敬佩,甚至私下评价“与亚里士多德相比,当今的知识分子不过是学童。”

  当然,正如亚里士多德研究物理现象一样,他对生物的研究也是为了解释他的哲学思想,而不是现代意义上的生物分类。他认为自然是固定的,并没有进化的思想,这一思路一直持续到了达尔文时代。而对生物分类的工作,直到18世纪才完全超越了亚里士多德的工作。

  曾是“怪兽”

  科学家并不总对自然界的分类那么有自信,甚至是退步的。罗马博物学家老普林尼根据动物生存的环境,把动物主要分成了三大类:陆生、水生和昆虫,并认为在深海中有神秘生物。甚至把鲸等大型生物归为了“怪物”。在他的理论中,海洋中的生物也是吸收了自然界中的元素而成,“绝大多数形式怪异。”

▲一份包含17种鱼的木雕拓印,里面就包括鲸鱼。(来源:Wellcome Collection)▲一份包含17种鱼的木雕拓印,里面就包括鲸鱼。(来源:Wellcome Collection)

  他的笔下记录了鲸、海豚、虎鲸等用肺呼吸的海洋动物,在《自然史》(或称《博物志》Naturalis Historia,涉及天文、地理、动植物、医学等)中描述了鲸鱼用额头上的“嘴”喷水的场景,从而猜测了鲸鱼是有肺的,“因为没有肺的话,大部分人认为动物不能呼吸。”

  包括鲸在内的大型海洋生活在古代学者笔下仍是神秘的鱼类。除了复述了亚里士多德的发现,老普林尼还记录了一些人与鲸鱼的故事。虽然老普林尼没能推进生物分类,但《自然史》作为最古老的百科全书却影响十分深远,长达1700年直接影响了文艺复兴时代的学者,直至近代分类学的出现。

  众所周知,中世纪科学几乎没有发展,随着文艺复兴时代的到来,印刷术的引入,西方学者把大量亚里士多德和老普林尼的著作翻译成了拉丁文,同时加入了译者所了解的知识和理解批注,这才让欧洲的学者了解到了古代的工作。

  文艺复兴时期,自然学者受老普林尼用环境给生物分类的影响——鲸生活在水中,所以鲸是鱼——即使这个时代的学者发现了更多的鲸鱼和海豚的种类,甚至有个别学者发现鲸的内部结构更接近“水生哺乳动物”,也没能把鲸从鱼中剔除出去。有意思的是,不少著作中大量引用了道听途说的故事,把鲸描述成巨大的海怪,这让鲸这种海洋之王更充满了神秘感。

 ▲瑞士博物学家康拉德·格斯纳(Gonrad Gessner 1516-1565)的巨著《动物史》(Historiae animalium)被认为是动物学研究的起源制之作,但书中也有对大型海洋哺乳动物不靠谱的描述。(来源:nlm.nih.gov) ▲瑞士博物学家康拉德·格斯纳(Gonrad Gessner 1516-1565)的巨著《动物史》(Historiae animalium)被认为是动物学研究的起源制之作,但书中也有对大型海洋哺乳动物不靠谱的描述。(来源:nlm.nih.gov)

  鲸鱼难住了现代分类之父林奈

  直到18世纪,科学家才开始真正系统地研究如何对动物王国进行分类。科学家通过器官的结构和作用进行分类,外形变得不那么重要了。瑞典科学家,现代分类之父卡尔·冯·林奈出版《自然系统》(System of Nature)奠定了这一了转变。虽然在当时很多人不接受,林奈说,“我已经带着耐心向那些无知和充满恶意的人屈服了,他们要么蔑视我的艰苦追求,要么嫉妒我的成功。”

 ▲林奈(Carolus Linnaeus),瑞典植物学家和动物学家,被誉为现代分类学之父,他推广双名命名系统沿用至今。(来源:icr.org) ▲林奈(Carolus Linnaeus),瑞典植物学家和动物学家,被誉为现代分类学之父,他推广双名命名系统沿用至今。(来源:icr.org)

  林奈在1735年首次发表了它对生物的分类方法,并且解释了他的方法需要命名——为某种东西命名是为了研究它的本质。他说,“分类的制定者开始对细节的调查研究。” 为了完成这一过程,林奈斯会把一只动物当成一台机器来检查。动物身体各个部分可以被划分成各种系统,每个组成部分都由其功能决定,也就是生物命名法中的器官。

  那么,细节到底是什么?林奈在参观了瑞典各地陈列室里和大量的私人藏品,他一个一个的研究标本,把动物分成了六大类:哺乳动物;鸟类;两栖动物;鱼类;昆虫,以及蠕虫。哺乳动物和鸟类放在一起,因为它们都有四腔心脏和温暖的血液。接下来,两栖动物和鱼类放在一起,因为它们都是冷血动物,它们由一心房一心室组成了心脏。昆虫和蠕虫组成最后一类,因为它们只有一心房一心室,并且也是冷血动物。

  分类的另一些标准是基于特征。例如,哺乳动物均能胎生,会产奶哺育它们的幼崽。而鸟类则是卵生,孵蛋。林奈还总结了其他一些哺乳动物的特点,可到了“鲸”把他困住了。

  林奈写道:“当考察这一类动物里的内部结构时,更让人联想到四足动物。肺,呼吸,胸部,脚,附属器,活产等等,这一些都表明了这一点。我们也能通过习性,例如游泳,还有环境而把它们归在鱼类。但这就像把它们从卡律布狄斯的手中夺走而陷入斯库拉的漩涡中。”(两位都是希腊神话中的女海妖,守护在墨西拿海峡两侧,她们各自的漩涡会吞噬经过的一切,指两难问题。)

▲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收藏的第10版《自然系统》,林奈的第一版只有11页,到12版时已经多达2400页。来源:amnh.org▲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收藏的第10版《自然系统》,林奈的第一版只有11页,到12版时已经多达2400页。来源:amnh.org

  事实上,早在林奈之前,17世纪最优良的博物学家约翰·雷(John Ray)就通过解剖发现了鲸鱼与胎生四足动物有密不可分的关系,扩展了亚里士多德的分类方法,并提出了“物种”一词的生物学定义。纵然雷知道鲸跟鱼不一样,但他还是把鲸称之为“鱼”。他的著作Historia Piscium 1686年出版,至少五十年后,林奈也没能纠正这个错误——常识迫使他用鱼来给鲸归类。

  鲸终于成为哺乳动物

  与林奈同时代的,法国博物学家马蒂兰·雅克·布里松(Mathurin-Jacques Brisson)不并相信林奈的理论,他用自己的方法给动物王国进行了分类——用类比的方法,把动物身体部分与人体关联比对,相当于和最高级的生物比较器官数量的多少,最终分成了九大类。鲸作为单独一类出现。

▲法国动物学家布里松(Mathurin Jacques Brisson)对鸟类颇有研究。(来源:wiki)▲法国动物学家布里松(Mathurin Jacques Brisson)对鸟类颇有研究。(来源:wiki)

  作为博物收藏先驱,布里松在“珍奇屋”的暗室中研究自然历史标本,自豪地说,“每天在我眼前的就是各式各样的自然界中的藏品。” 解剖学帮助布里松区分了相似的动物。比如,布里松没有将所有海洋生物都归于鱼类,而在将鱼类各自对比后,他把鲨鱼和其他鱼类区分开来,鲸和海豚被单独抛了出来。

  “就像四足动物一样,鲸类的心脏有两个心室;用肺呼吸;一对配偶,胎生,给它们的孩子哺育”,他写道,“它们的结构和内脏器官的功能也类似于四足动物。”

  那么为什么它们没有与其他哺乳动物归于一类呢?原因还是在于环境。“这类动物都生活在水里,它们从不离开,不会去冒任何危险离开那里,”布里松写道。

 ▲荷兰画家Esaias van de Velde1617年作品,画着游客参观搁浅的鲸鱼,说明了鲸对人类的吸引以及人类对鲸的不解。(来源:wiki) ▲荷兰画家Esaias van de Velde1617年作品,画着游客参观搁浅的鲸鱼,说明了鲸对人类的吸引以及人类对鲸的不解。(来源:wiki)

  林奈阅读布里松的著作后获得了启发,也从他的学生那里获得了更多鱼类和海豚的知识。他更进一步,在《自然系统》(1756)的第九版中,写下了这样一段话:“包括鲸鱼和海豚在内的‘鲸’类……已经被归于鱼类,但是……哺育幼崽是很多动物的特征,利用这一特征标记,(我把它们)归为一类。”

  而第十版(1758)中,林奈的工作彻底改变了生物分类系统。他引入了真正今日讲的哺乳动物(Mammalia),下面涵盖鲸类(cetacea)。林奈因此成为了第一个声称鲸是哺乳动物的人。

▲在西方的神话传说中,鲸鱼也与鱼联系在一起。此图约画于1661年。(来源:wikimedia.org)▲在西方的神话传说中,鲸鱼也与鱼联系在一起。此图约画于1661年。(来源:wikimedia.org)

  “给我带份鲸鱼肉”

  今日人们很容易从林奈的著作中认定出鲸是哺乳动物,但在当时鲸是哺乳动物的观点一直在挑战科学家的认知。环境一定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才让鲸鱼和鱼类以及其他的海洋生物一样生活在水里。它们怎么能是不哺乳动物呢?

  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获得更多关于鲸鱼的信息,更多的标本。布里松收藏了不少鲸目动物的样本,可“珍奇屋”能为科学家提供的研究样品也就不过如此了。即使当时解剖已经成了常规手段,要想获得鲸鱼的标本可不容易。

  直到1787年,捕鲸业开始腾飞,科学家才有更多关于鲸鱼的直接信息。因为获取难度,对海洋哺乳动物的研究,自然比陆地上的落后了很多。

  在煤油和石油发现之前,鲸油点燃了世界,鲸油也可以说是工业化发展的发动机。尽管狩猎鲸鱼是一项非常危险的工作,但捕鲸所产生巨额利润让人们趋之若鹜。

▲英国探险家William Scoresby书中描写“危险的捕鲸业” (来源:photolib.noaa.gov)▲英国探险家William Scoresby书中描写“危险的捕鲸业” (来源:photolib.noaa.gov)

  以苏格兰外科医生约翰·亨特(John Hunter)为首的一批科学家就不得不求助于具备“科学思想”的人来帮他们收集标本,以进一步的解剖研究。亨特花钱委托一名在捕鲸船上的外科医生,帮他取回一份标本,因为他们即将前往格陵兰岛捕鲸。

  这位外科医生费了很大劲给他带回来了一小块,亨特写道:“支付后的唯一回报就是一块鲸鱼的皮肤,还有其他生物黏在上面。”后来他又获得了一块,来自他的学生,彼时还未成为疫苗之父的爱德华·詹纳(Edward Jenner),给他寄来了一份来自英格兰海岸的样本。

  亨特能证明林奈的观点——鲸和它的近源都是哺乳动物。他从世界各地收集来鲸鱼标本,进行了12次解剖。这里甚至有罕见的白色弓头鲸和白色抹香鲸的标本。当然,他也并没有机会去完整的解剖一条鲸鱼。这些样本大部分只是获取鲸油的副产品,有些被“仔细检查”了,有些只能做做“表面文章”。

 ▲苏格兰外科医生亨特(John Hunter)是18世纪最杰出的科学家之一,对解剖学和医学有非常多的贡献。(来源:wiki) ▲苏格兰外科医生亨特(John Hunter)是18世纪最杰出的科学家之一,对解剖学和医学有非常多的贡献。(来源:wiki)

  尽管如此,亨特还是得出结论,“这类动物除了跟鱼类一样生活在水里,它们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跟那些能够高速运动的鱼类一样被赋予了向前运动的能力。……虽然它们在水中生活,但应该属于四足动物,它们有肺,呼吸空气,以及该类动物中所特有的部分,而且也是温血的。”

  到了19世纪,其他的研究陆续出来,给予了鲸鱼是哺乳动物的新证据,这时科学界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达成了共识,鲸不是鱼类,而属于哺乳动物。然而,这个问题还总被提出来,因为对于那些不关心科学研究的人来说,答案并不那么直观。

▲1936年的蓝鲸胚胎标本,收藏于史密森尼学会 (来源:ocean.si.edu)▲1936年的蓝鲸胚胎标本,收藏于史密森尼学会 (来源:ocean.si.edu)

  回到法庭

  回到法庭,看看最后发生了什么?辩护律师召唤了博物学家Mitchell博士作为专家证人。Mitchell来到法庭后,解释了商人对鱼油和鲸油的处理方式的不同,工匠和制造商会根据油的不同性质或特点来区分它们,“但从科学的角度来说,研究已经证明鲸鱼不是鱼,这已经在动物学中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接着,辩方律师干脆地说:“法官大人,没有其他问题了。”

  然而,陪审团面对的是一个法律问题,而不是一个科学问题。其他证人则指出应该活用“鱼”一词,有人就说:“鱼油意味着各种海洋油类……我已经了解了关于鲸油的欺骗和欺诈行为。我认为需要检查才能制止这些行为。”

  另一位皮革商人说,“我认为鱼油这个词表示海洋中的各种油类,如果没有鱼肝油,我们就会用其他动物的,例如把鲸鱼的肝混进去。鱼油其实是过滤油,当然鳕鱼肝油和其他鱼油也有区别,但一般来说,都包含在鱼油之内。”

  William Sampson和他所代表的鱼油检查员都承认,从科学上讲鲸鱼是哺乳动物而不是鱼。但是,它们认为,“这样构建法规将与习惯法的既定规则相对立。”律师们解释说,“要是把(鲸鱼不是鱼)这一简单的规则适用于此案中,那所有精炼的法律都会崩溃,‘鱼油’一词必须包括鲸鱼油,还有其他鱼类的油。”

  最后陈述之后,陪审团退出开始审议。15分钟后,他们做出了支持原告的决定,要求被告支付罚金。“常识”最终赢得了胜利——这说明,在法律上,鲸鱼仍是一种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