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互联网 > 网络小贷仅是小贷公司互联网化 网贷平台借此转型难走通

网络小贷仅是小贷公司互联网化 网贷平台借此转型难走通

科技资讯  2017年1月14日 08:27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去年银监会等四部委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网贷行业自此进入监管时代。网贷平台则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合规平台可以进一步在监管指导下继续开疆拓土;而未达到监管要求的平台,则面临着整改或转型。尤其是对借款金额的限制,令不少网贷平台为大标寻找新出路。

  数据显示,全国有78家公司获网络小贷牌照

  本报记者 刘 琪

  去年银监会等四部委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网贷行业自此进入监管时代。网贷平台则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合规平台可以进一步在监管指导下继续开疆拓土;而未达到监管要求的平台,则面临着整改或转型。尤其是对借款金额的限制,令不少网贷平台为大标寻找新出路。

  在众多路径中,网络小贷被认为是捷径之一。据盈灿咨询不完全统计,截至2016年12月26日,全国网络小贷分布在10个省市,共设立78家网络小额贷款公司(含已获地方金融办批复未开业的公司)。但是,网贷平台借力网络小贷躲避限额规定的捷径未来恐怕难以践行。“目前看,网络小贷相比网贷平台,在借款限额、业务范围等方面还存在一定的监管套利空间”,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薛洪言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最近上海金融办出台的《上海市小额贷款公司互联网小额贷款业务专项监管指引(试行)》(以下简称《监管指引》)来看,这种套利空间已经出现了逐步消失的趋势。

  另有业内人士对本报记者分析道,“从两类机构的定位来看,网络小贷只是小贷公司的互联网化,不允许机构在互联网渠道募集资金,做不了理财平台,这与网贷平台天然是理财平台的定位是相左的。因此除非有意砍掉理财端,否则网络小贷很难成为网贷平台的主流转型路径。”

  网络小贷不受地域限制

  引企业积极布局

  在互联网金融崛起前,小贷公司一直是民间借贷的主力军。2005年部分省市进行民间小贷公司试点,2008年银监会和央行发布《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全国开展小贷公司试点。据央行公布的小额贷款数据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9月末,全国共有小贷公司8741家。

  在数额如此庞大的小贷公司阵营中,不得不提到的网络小贷的诞生和发展。由于互联网属性,网络小贷因突破了传统小贷的地域限制,吸引各大企业积极布局,尤其对很多想要进军供应链金融或消费金融领域的大型企业尤其是互联网企业而言,网络小贷牌照成了“香饽饽”。

  据盈灿咨询不完全统计,截至2016年12月26日,全国网络小贷分布在10个省市,共设立78家网络小额贷款公司(含已获地方金融办批复未开业的公司)。其中广东地区最多,有28家,主要集中在广州;其次是重庆,有17家;江苏有11家网络小贷公司排在第三;浙江和江西并列第四,均有5家。

  从已获网络小贷牌照的公司背景来看,以强背景企业为主,这些公司往往拥有大量的客户和交易数据,主要服务的客户群体也是其产业链的客户。从贷款产品来看,期限和金额差异较大,类型多样,与传统小贷业务性质上并无不同,但因其互联网属性,审批放款速度较传统小贷快。

  一边是网络小贷,一边是网贷,字面上的相似令许多人对二者“傻傻分不清楚”。此前公布的《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对网络小贷进行了定义,是指互联网企业通过其控制的小额贷款公司,利用互联网向客户提供的小额贷款。前述业内人士对《证券日报》表示,网络小贷与网贷最核心的区别是定位不同:网络小贷定位为放贷机构,具有放贷资质,自担风险、自负盈亏;而网贷平台定位为信息中介平台,只是信息撮合机构,不具有放贷资质。

  网络小贷套利空间逐步消失

  网贷平台借道恐难走通

  正是因为二者截然不同的本质属性,在《暂行办法》对贷款余额的规定下,许多大标网贷平台开始琢磨借道网络小贷开展业务。据盈灿咨询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共有8家网贷平台或其关联企业获得网络小贷牌照。

  但是,借道其实并不容易,障碍之一便是牌照的申请。在注册资本方面,银监会和央行要求有限责任公司的注册资本不得低于500万元,股份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不得低于1000万元,且注册资本来源应真实合法,全部为实收货币资本,由出资人或发起人一次足额缴纳。而一些地方要求则更高,如广州要求注册资本不得低于1亿元,江苏和江西均要求注册资本不低于2亿元,并且对股东及持股比例都有着严格的高要求。

  “由于网络小贷受地方金融办监管,各地的监管要求仍有较大的差异,而网贷平台的监管规则已经实现了全国统一。所以,目前看,网络小贷相比网贷平台,在借款限额、业务范围等方面还存在一定的监管套利空间”,薛洪言对《证券日报》记者指出,但是从最近上海金融办出台的《监管指引》来看,这种套利空间已经出现了逐步消失的趋势。

  据了解,《监管指引》明确,开展互联网小额贷款业务的小贷公司应严格贯彻“小额、分散”理念,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其互联网小额贷款业务的借款人为自然人的,上限原则上不超过20万元;借款人为法人或其他组织的,上限原则上不超过100万元。

  事实上,除了机构属性相悖致使网络小贷难以成为网贷平台的主流转型路径外,网络小贷行业本身面临的风险也不容忽视。薛洪言认为,网络小贷行业主要面临两大风险,一个是机构快速增加导致的市场竞争风险,另一个则是资金来源受限导致的发展空间受限风险。

  他进一步说道,在可选的具有放贷资质的金融牌照范围内,网络小贷依然是性价比较高的选择之一。可以预见,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大企业会通过申请网络小贷牌照的方式进军金融业,也会有更多的小贷公司转型为互联网小贷企业,机构数量会保持快速增长的态势,市场竞争风险越来越高;另外,在资金来源上,互联网小贷仍与小贷行业面临同样的问题,由于不能吸收公众资金,且同业借款(含发债)受到严格的杠杆比例限制(50%或100%,视地方金融办具体政策而定),放贷能力有限,在不解决资金来源限制之前,这个行业难有大的发展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