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互联网 > 摩拜、ofo挥师三四线市场 第二梯队面临“团灭”危机

摩拜、ofo挥师三四线市场 第二梯队面临“团灭”危机

科技资讯  2017年9月4日 09:57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共享单车领域,在一二线主要城市的大规模扩张时期结束,行业内头部企业目标向三四线市场的转移挤压了当地共享单车企业的生存空间,第二梯队的创业公司正面临被“杀死”的危机。

  来源:IT时报

  ■IT时报记者 吴雨欣

  共享单车领域,在一二线主要城市的大规模扩张时期结束,行业内头部企业目标向三四线市场的转移挤压了当地共享单车企业的生存空间,第二梯队的创业公司正面临被“杀死”的危机。

  念起“紧箍咒”

  上海有多少辆共享单车?答案是150万辆,这个数字是半年前的3倍、去年底的6倍。上海需要多少辆共享单车?答案是50万辆。

  “按照上海2500万的人口规模。每50人配备一辆共享单车,只需要50万辆就能基本满足上海市民的需求。”上海自行车行业协会秘书长郭建荣告诉《IT时报》记者,根据此前上海道路研究院的估算,上海可容纳共享单车约在60万辆,无论怎么看,上海现有的共享单车都是过度投放的。

  赤橙黄绿青蓝紫,共享单车发展初期,人们用颜色形容这一领域的疯狂,但在经过一年多的快速发展后,共享单车领域步入下半场。最近几天,上海暂停共享单车公司新增投放车辆,并要求各企业加强对违规停放车辆的清理,而禁止新增投放共享单车的不止上海一个,深圳、广州、杭州、南京、福州、郑州等地也纷纷提出了禁止企业新增投放车辆的规定。

  惊人的单车数量源于共享单车企业为抢占市场份额,激进投放。这些共享单车出现了挤占公共出入口、人行道、盲道、非机动车道、破损故障车辆多等问题,上海市交通委不得不对共享单车按下“暂停键”,一旦发现有企业持续投放车辆,将作为严重失信行为并纳入企业征信档案。

  “上海有12家共享单车企业,按照行业协会的测算,每家企业的运维人员配比要达到千分之五,单车完好率在95%,但这样的要求企业基本达不到,运维人员配比在千分之三就不错了。”郭建荣透露,接下来,上海市的共享单车数量会持续下降,直到数量保持在一个合理的范围。上海各区也开始对共享单车念“紧箍咒”,静安区建管委就在约谈共享单车企业负责人时,要求企业上报在静安区的车辆总量数据、推进建立违法用户“黑名单”机制和电子围栏建设等。

  第二梯队“无处谋生”

  “从8月16日申请退还199元的押金,到8月31日也没拿到押金。”一位小鸣单车的用户告诉记者,微博上,声讨小鸣单车要求退押金的用户不计其数。小鸣单车CEO陈宇莹将退款难归咎于技术原因,因为小鸣单车从5月起,开始将一二线城市的车转移到了三四线城市。

  小鸣单车转移市场的根本原因是在一线城市已经难以和摩拜、ofo这样的头部企业竞争,悟空单车、3Vbike相继倒下,町町单车成为行业内第一个“跑路”的公司,在未退还用户押金的情况下人去楼空。其中,3Vbike倒闭两个月后复活,计划进入五六线城市。事实上,更多的企业正在谋求转型,他们把目光放到摩拜、 ofo看不到的地方,而当摩拜、 ofo转过神来轻而易举便投放上万辆车抢占市场时,这些初创公司仍然没有招架之力。

  “免费骑是摩拜和ofo的杀手锏,疯狂的铺车几乎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骑点单车创始人钱学明告诉《IT时报》记者。2016年底,钱学明选择沈阳作为首发城市投放了2000辆骑点单车,与政府合作的他们更像是城市公共自行车。按照发展初期的想法,骑点单车要投放5至10万辆,下一座城市的选择以中小型的三四线城镇为主。和现在正要转移市场的行业伙伴相比,骑点单车是先行一步的。

  骑点单车的蜜月期来得很快,因为没有竞争对手,用户量从零飙升到几万人,但很快摩拜、ofo、酷骑进入沈阳。“摩拜和ofo投放数量粗略估计在10万辆,烧钱的背后是资本的支撑,骑点只能收缩规模甚至是重新规划企业发展的方向。”钱学明表示。而另一家同在沈阳投放的酷骑单车正深陷无法退还押金的舆论风波。

  对于行业内的创业公司纷纷将目光转向三四五线城市,钱学明无奈地说,三四五线城市是目前小型单车企业唯一的选择,这不是战略导向,而是市场所迫。在几线城市境遇都一样,只是一种活下去的机会,但胜算不大,摩拜和ofo不会放弃百万级人口的城市,第二梯队的创业者想要从摩拜和ofo嘴里分一杯羹,概率很小。

  缺乏核心价值

  “行业发展到现在有些变态,融资速度、铺车速递、行业发展速度都十分惊人,但要怎么实现盈利大家都不知道。”一位不愿具名的共享单车内部人士告诉《IT时报》记者,表面上看当地市场的垄断、押金利息、现金流、车身广告、停车位广告收益都可以盈利,但实际运营下来会发现,这些都无法成为盈利模式,“几乎所有的入局者都不知道该如何盈利,大家都没有自我造血能力,只能靠资本。”

  “哪有打仗时候赚钱的,要等到天下太平才能休养生息。共享单车用户基数大,这就意味着盈利模式的多样性,只是不是现在。”钱学明说,但对于没有融资的初创企业而言,这就是一场没有尽头的自我消耗,耗不下去只有出局。

  风投们希望这一行业像网约车一样出现独角兽,也恰因为这个原因给了没有资本人脉的创业者最严重的打击。“不是创业团队做得不够好,而是不在投资圈子里。”上述内部人士分析,共享单车行业不是网约车,要抢车子抢司机,做不大还可以被收购,“行业拼到最后,可能出现的情况是摩拜和ofo互相并购,其他中小单车企业没有收购的价值,大家都有车子,你做不下去用户自然会流到摩拜和ofo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