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互联网 > ICO“末日”:数字代币断崖式下跌 投资人出海避险

ICO“末日”:数字代币断崖式下跌 投资人出海避险

科技资讯  2017年9月11日 10:30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9月4日下午3点,中国人民银行领衔网信办、工信部、工商总局、银监会、证监会和保监会等七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以下简称公告),《公告》指出代币发行融资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要求自公告发布之日起,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立即停止,同时,已完成代币发行融资的组织和个人做出...

  原标题:ICO“末日”

  数字代币价格断崖式下跌 投资人“出海”避险

  ■IT时报 汪建君 许恋恋

  监管之剑最终从天而降,ICO的“末日”来得如此猝不及防。

  9月4日下午3点,中国人民银行领衔网信办、工信部、工商总局、银监会、证监会和保监会等七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以下简称公告),《公告》指出代币发行融资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要求自公告发布之日起,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立即停止,同时,已完成代币发行融资的组织和个人做出清退等安排。

  此前,“监管将至”的声音甚嚣尘上,9月1日,《IT时报》也曾报道《ICO监管之剑将落,政策之风吹皱“一池泡沫”》,“政策市”呼之欲出。然而,让币圈内外意想不到的是,此前最觉得不可行的“一刀切”监管方式成为现实,国内ICO被完全斩断,币圈上下哀嚎遍野、一片狼藉:代币价格严重下挫,ICO平台集体关闭,退币也在清理之中。喧嚣了数月的财富之梦,此刻让无数人幡然醒悟,仅仅只是一枕黄粱。

  代币暴跌,集体下架退市

  2017年9月4日下午对玩家李明(化名)来说恐怕是一个此生难忘的日子,随着七部委《公告》的发出,他所投资的ICO项目唯链(VeChain)应声下跌8.5倍,由原来的2.8元跌到了0.33元,跌幅高达88%。

  “2.5元买入,一共买了20万个,50万元现在只剩下几万元。”面对财富的大幅缩水,李明此前的乐观荡然无存。和他情况类似,当天下午在一些ICO微信群里,记者发现许多投资者都表达了亏损的状态。

  “我亏了2万”“我暂时亏了15万”“我这波也亏了十几万”,仿佛在玩“比亏”接龙游戏,群里的投资者纷纷贴出亏损的金额,偶尔还带一句谩骂的脏话。

  张勇(化名)也是一名资深币圈玩家,他投了国内外好几十个ICO项目,一共投入了七八十万,此前小蚁币等代币呈现了几十倍增长,他赚到不少,“现在很多代币下跌得很厉害,但总体还在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张勇表示按照成本来算,到目前他依旧没有亏损,只是比起最高峰,收益大大减少了。

  在币久网上,玄链(XNC)下跌32%,UG Token(UGT)跌了33%,基本币(BAC)跌了33%, 而比原链、印链等代币跌幅一度多达50%,在火币网平台,比特币人民币报价曾在30分钟内跳水近1700元,跌幅扩大至4.79%,跌破27000元/枚关口,最低甚至到了26000元,但截至发稿前,火币网上比特币价格又回涨至29000多元。

  9月6日起,交易平台纷纷发出停止交易公告,币久网暂停部分ICO类代币的充币,并开通自助退币登记,表示正在内测国际版币交易平台;聚币网则停止了“创新试验区”品种交易,并表示各币种发行方正在出台聚币停止交易后的处理方案。记者梳理发现,仅9月6日一天,聚币网就停止了包括量子链、爱科币等10种代币的交易。

  平台团灭,ICO未来或转向海外

  “没想到真的这么快一刀切,但是ICO是全球性的投融资行为,即使中国不能玩了,还可以投资国外项目,”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币圈玩家表示,虽然此前监管的政策风向不断趋严,但是他没想到“断头日”来得如此迅猛。

  提供ICO项目上线服务的平台也纷纷做出回应:停止业务并且开始清退事宜,即将上线的项目也统统消失无踪。记者梳理ICOAGE、ICOINFO、ICO365、17ICO、ICO17等平台发现,各平台均在显要位置公布了停止业务的相关公告,虽然表述各有不同,但意思大致包含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停止一切新的ICO项目;二是对已经完成ICO同时完成发币的项目,将协商开展代币退换工作;三是停止接受充币;四是平台依旧提供提币服务。

  那么,这些ICO平台将何去何从呢? ICO17在公告中表示,在完成所有清退事宜后,或将停止运营。业内人士则表示一批平台会关停,而留下来的平台则会发展海外业务,“有的平台本来就是从全球招项目,例如ICOINFO。”

  原第一财经评论员、经济学者张晓峰认为,从ICO的角度看,这些平台基本就算废掉了, 在目前的属性认定下,短期内这些平台不可能重启。

  至于ICO项目本身,张晓峰进一步解释:“一大批项目肯定走向死亡,少数特别优质的,真正具备区块链技术和应用场景的项目应该会走向国际市场,因为ICO本身就是一项全球性的活动,它也是一个舶来品。”张勇则认为,寻找机构融资或走私募道路或许是很多项目的选择,他表示不少项目都宣传自己会继续经营,但是具体项目他并未透露。

  一名ICO项目负责人则谨慎地向记者表示,项目相关动态目前不便公开透露,“但我们积极拥护国家的监管政策。”

  退币也难 亏损近九成

  退币大戏正在各大平台上演,根据ICOINFO官网公示,截至9月5日晚20:30,LLToken、UIP、CCC、HMS、VeChain、BEX、Atmatrix已经完成退币,相应数字币原路退回至用户的ICOINFO账户,Motion、Bodhi、Decentraland 等项目后续也将开启退币。

  但退币与否也让一些投资者感到“难下决定”,一名投资者告诉记者,之前众筹一个ICO项目,单价为8元,现在要按1.38元退,直接下滑83%,金额损失会高达十几万,但不退未来走向如何更不清楚。

  这是一个悖论,张勇告诉记者,投资代币的有两类人:一类是资深玩家,他们在成本较低的时候大量买进,投资品类往往也很多;第二类是更多的新入者,他们在二级市场购买各种代币,此时价格已经抬高,所以单项投入成本较大,但购买的品类也会相对较少。

  “亏的还是大量的后入者,最初的那批人只不过是少赚了,”张勇说:“政策出台之后感叹亏损几十万的人,可能之前已经赚了一百万。”

  对于平台清理退币的具体情况,平台方也表现出谨慎的态度,记者就相关话题采访ICOAGE创始人、资深币圈人士龚鸣,他没有过多表态,仅仅回复“无法评论”;而17ICO截至记者发稿前并未回复。

  记者注意到,ICOAGE官网公告中显示,对于那些不愿退币的项目团队,ICOAGE开放了绿色通道,称即使项目方不接受退币,ICOAGE会先行垫付相关数字货币,这也是目前众多ICO平台中的唯一一家如此表态的平台。

  知情人士透露,ICOAGE之所以在所有平台中表现得最为配合监管,是因为自身的交易量较大,是监管部门的重点关注对象。数据显示,该平台于2017年3月上线,融资额已超过1.7亿美元,上线项目数量30多个,参与人次达6万多人,资产的市值增幅达678%。

  张勇则表示,除了政府希望平台表态兜底,给投资者信心之外,很重要的一点是ICOAGE上面的项目前景较好,优质币较多,退币的压力或许也不那么大。

  国际化也将面临全球性监管

  “平台不让经营,可以考虑全球市场”“项目强行终止,可以转向海外发展”……在此次《公告》出台之前,业界普遍没有料到会是现在的监管力度,但面对现状,很多人寄望海外。

  张晓峰表示,ICO本身没有原罪,只不过由于前有P2P这类金融教训,后有大量和区块链无关的项目涌现给行业造成了冲击,才导致此次严苛的监管。

  他坦言:“此前确实低估了国家对待此事的重视程度和事态的严重性,如今来看,直接停止ICO,认定其涉嫌非法集资是国家站在维护金融市场稳定,确保央行发币中心化地位的核心考量出发的,因为发行数字货币并进行市场交易,这种行为具备了宪法所说的发币权,触犯了国家监管的底线。”

  资深比特币玩家祝越(化名)告诉记者,这次监管的铡刀落下他并不意外,“监管部门怕ICO发展得太过火,酿成群体性事件,所以才这么快下手。”但祝越同时认为,ICO在中国被禁并不会过多影响全球ICO格局,“很多投资人都投了海外项目,但以后对于中国投资人来说,ICO的门槛会高很多。”

  上述知情人士则表示,监管针对的仍然是非法集资,在实际查处过程中,手段并不是一刀切,对于早期的项目比较宽容,主要打击空气项目。

  互金法律专家、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肖飒表示,监管已成既定事实,希望投资人配合清退,各家发行方还在积极响应表态阶段,此时,抓住时机与之友好协商,完璧归赵的可能性最大。

  肖飒认为,全球金融监管机构在经历了2008年之后的“反监管思潮”之后,正在加强保护投资人和强化市场诚实信用的举措,“SEC也好,金管局也罢,监管失位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即便是国际化ICO也将面临全球性的严格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