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互联网 > 共享单车史上第一次:千人排队讨要押金

共享单车史上第一次:千人排队讨要押金

科技资讯  2017年9月28日 22:05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这个以黄金单车闻名的企业,如今走到“黄”了的边缘,上千名用户上门讨要押金。而押金挤兑的行业隐忧终于浮出水面,共享单车的冬天,真的来了吗?

  这个以黄金单车闻名的企业,如今走到“黄”了的边缘,上千名用户上门讨要押金。而押金挤兑的行业隐忧终于浮出水面,共享单车的冬天,真的来了吗?

  AI财经社

  文 | AI财经社 韩佩 周路平

  编辑 | 王晓

  排队4小时后,王先生终于在下午四点半成功拿到了酷骑单车的押金退款。9月28日中午,他在同事群里看到消息,便匆匆从公司赶过来排队,终于拿回298元押金。而在此之前,酷骑单车已经无法通过APP退款。

  从一个多月前开始,酷骑单车无法完成“7天内押金退款”的消息陆续通过各种渠道传出。这家公司的负面消息,更加重了用户的担心。据媒体报道,酷骑团队在全国各地的分公司先后出现了人去楼空的情况,北京总部也仅剩几名工作人员。

  问题在昨天爆发。位于北京通州区的酷骑单车总部门口排起长队,直接上门讨要押金。今天上午,针对多日用户退款需求爆发性增长和舆论压力,酷骑团队对外发布公开信称,公司管理层已经罢免了原CEO高唯伟的职务,新的管理层也在紧急筹备组建。

  今日,更多人一大早就来到酷骑总部楼下。王先生早在去年就下载了酷骑单车APP,他有多个共享单车APP,“门口有哪个,哪个方便就用哪个”。他说,回家后要赶紧把其他的押金也统统退掉,除了有腾讯背书的摩拜。

万达广场楼下的队伍绵延数百米。图/AI财经社 韩佩万达广场楼下的队伍绵延数百米。图/AI财经社 韩佩

  由于公司经营不善导致用户恐慌,形成押金挤兑,这是如今ofo和摩拜之外的许多共享单车的共同问题。8月以来,酷骑、小鸣、小蓝单车等有一定规模共享单车运营公司,相继出现押金挤兑风波,用户点击退款却迟迟等不来返还的资金,成了社交媒体上,iOS应用商店里吐槽最多的声音。

  9月28日下午,聚集在酷骑北京总部的人尚未散去。AI财经社询问其中多位排队的用户,不少人都是路过或者听到朋友之间的互相警告才赶来的,他们当中有学生、有上班族、也有家庭主妇,有新用户,也有老用户。

  早在共享单车兴起之初,押金问题就备受关注。据此前媒体报道,酷骑单车曾与中国民生银行签署了押金监管合作协议。但今天民生银行回复AI财经社称,该协议并非以押金存管为目的的监管协议,民生银行并未与该公司开展任何实质业务合作。

  上千人排队,一次却只放20人进去

  9月28日上午,当AI财经社上午十点到达酷骑北京总部所位于的通州万达广场B座写字楼时,门口已经挤满了要求退押金的酷骑用户。

  由于人数过多,现场有十几位保安拉起了隔离带维持排队秩序,队伍绵延几百米,据一位保安称排队人数过千人。B座写字楼仅留下两侧的小门来允许人员通过,想要从这里进入大厦,只有两种办法,排队或向民警出示大厦里的工牌。

  一位用户告诉AI财经社,从早上七点就已经有人来排队了,每隔10-20分钟放进去20人左右。也就是说现场的一千多人,即使排到晚上也不一定能够顺利拿到退款。

  上午有人发现了捷径,从万达商场的地下车库,有货梯可以直达酷骑所在的30层。但下午时,包括货梯在内的入口都被警察、保安牢牢守住。一位民警拿着A4纸,对门外前来申请退款的人群喊道,“微信在这里登记,电话、微信号、姓名、身份证号,支付宝的去楼下排队”。当即遭到支付宝充值用户的抗议,有些人和警察争吵起来。

酷骑办公室内正在处理退款的工作人员。图/AI财经社 韩佩酷骑办公室内正在处理退款的工作人员。图/AI财经社 韩佩

  在酷骑所在的30层,办公室早已人去楼空,只剩几个客服人员帮忙处理退款。据一位用户说,早上曾有一位欠款300多万的供应商,并无人员接待,很快被赶了出去。

  上午11时,在AI财经社在酷骑公司门外等待期间,有两位年轻人拿到了退款。其中一位表示,自己是早上七点排队第一批进来的,工作人员在电脑上完成操作。

  另外,由于微信接口关闭,微信充值的用户只能进行登记不能在现场拿到退款。今天午间,微信团队发布声明,“经过紧急沟通协调,目前,我们已开通酷骑的安全结算通道,商户可以对用户订单进行退款,用户也可尽快联系酷骑处理。”

  但在现场负责登记微信账号的工作人员称,暂时还未收到任何通知。下午三点,长达数小时的等待熬走了一些人,还催生了“跑腿”业务,一位跑腿人员向AI财经社展示了他手机上的订单,美团众包上有人加价10块到50块不等。

  AI财经社进入酷骑办公室,这里确实如此前报道所描述的已经空置,只有两个会议室开放,分别用来处理支付宝和微信退款,处理支付宝的那个办公室内会议室内并排放着八台电脑。在报出两个手机号之后,3分钟内,有一个账号已经成功收到了退还的押金,另一个账号则因账号异常暂时无法退款。一位负责退款的工作人员解释道,这是因为该账号充值已经超过6个月,资金被支付宝方面冻结,需要通过技术人员发起请求才可以实现退款。

  “你们放心,肯定会帮你退的,我们也没跑。”在大厦一层负责登记微信账号的工作人员对AI财经社表示,“是你们自己心里慌了。”

  至于办公室空无一人,他说,“天天这么吵,谁想在这个环境里上班?”

  危机从“黄金单车”开始

  酷骑单车的公开表态与此类似。根据今天早间公布的声明,截止目前,酷骑累计投入9亿多资金,尚有近150万用户没有选择退押金,市面上也有近140万辆单车在运营。“酷骑并不是一家没有任何价值的公司,我们也没有放弃。”其团队在声明中说道。

  公开资料显示,酷骑单车成立于2016年11月,一度位列共享单车的第二梯队,今年3月还闯入了行业第四的排名,不少人通过街上的小绿车或者“黄金单车”认识了酷骑公司。

  特别是“黄金单车”的推出让酷骑名声大噪。今年6月,酷骑单车联合海尔无线推出土豪金版本,除了颜色抢眼外,还采用了充电设施,造成了朋友圈一度被刷屏的现象。

  说起酷骑的问题,一位分公司负责人李力(化名)认为,黄金单车正是转折点。他对AI财经社表示,这种过分营销为酷骑埋下了隐患。在他看来,公司在服务体系尚未准备好的时候,就过快的通过这种营销和过度宣传扩大了知名度。

  李力表示,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实际的服务必须跟得上宣传,不然引起挤兑是迟早的事情。在他看来,危机公关不到位引起了用户的恐慌。从今年5月初,酷骑就开始出现退款需求,但公司糟糕的公开信和处理措施,没有给用户信心,反而引来了后续的挤兑。

  而酷骑9月28日的公开信将矛头指向公司的管理层和CEO个人能力。资料显示,酷骑单车创始人高唯伟从初中毕业就开始了职业生涯。2006年,他代理和销售手机卡,2007年创办生活信息门户网站及在线客服系统,2010年试水电商创办悦购伟业,2014年创办诚信贷,2016年成立梦想家国际创投,并于去年下半年进入共享单车领域。

  “他之前的经历太顺了,赚到过大钱,2014年的P2P,后来做投资,每次都能踩准点。”李力说道,正是因为此,高唯伟在共享经济的风口上又一头扎进共享单车,显然低估了这个行业的运营难度,导致整个团队在管理上都有很大的问题。

  李力向AI财经社回忆,在公司的内部管理层会议上,各城市的分公司负责人水平不一,许多人对行业和共享单车的运维一无所知,“这些人,都是高唯伟亲自招进来的。”

  而且,由于拥有多次创业经历,高唯伟和他背后的公司关系成谜。酷骑单车最先引起外界注意的是“诚信贷免费请您骑十次”这句宣传语,诚信贷正是高唯伟创办的一个P2P公司,和酷骑单车共用办公地址。

酷骑单车创始人高唯。@视觉中国酷骑单车创始人高唯。@视觉中国

  公开资料显示,酷骑单车没有融资纪录,高唯伟此前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曾透露,酷骑单车已投入近10亿元,均来自他个人的创业积累。据媒体报道,高唯伟曾投资的某家游戏公司被一家上市公司收购,使他获得500倍的收益。

  至于之前外界质疑的互联网金融平台老板的身份,高唯伟并不讳言,他强调两家公司本无业务关联,“是两个不同的领域和行业,未来的发展,都是不同的。”

  此外,有报道称,诚信贷平台中的借款项目额度大都超过《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中规定的,个人最多借款20万元,企业法人最多借款100万元。对此,高唯伟表示,诚信贷80%的标的都有实物抵押,坏账率在行业内都属于十分低的水平,“P2P这个行业是新鲜事物,去年国家已经在出相应的法律法规,在正确引导行业发展,关于个人最多借款20万元,企业法人最多借款100万元,暂行办法发布后有一年的整改期,我们也在努力整改中。”

  而据AI财经社查询工商信息得知,高唯伟以高大伟之名注册或者参与投资的公司,多达9家,其中还包括一家共享雨伞的公司。

  挤兑可能成为行业隐患

  押金不是酷骑一家的问题,在知乎或者百度上搜索“共享单车退押金”,能看到许多支招的经验帖。押金挤兑,很可能进一步演化为行业共有问题。实际上,小蓝单车此前已经陷入风波。

  据新京报报道,号称“最好骑”的小蓝单车新一轮融资受阻,公司内部的情况不容乐观。该消息传闻已久,受此影响,在微博和贴吧上引起不少用户对押金的忧虑。

  一位来自天津王庆坨镇的自行车供应商告诉AI财经社,目前二线的共享单车都十分危险,一家小蓝的铝合金车架供应商积压了不少库存无法处理,正在向小蓝单车追要欠款。

  美邦车业是小蓝单车的供应商之一,其工厂也已经停工,据美邦员工介绍,因小蓝方面的问题,该公司已于两个月前中断了合作。

  在供应商们看来,二线共享单车正在陷入一个恶性循环:公司经营不善导致资金链紧张,是押金挤兑风波的开始,而挤兑又将进而影响公司运转。也有人猜测,押金退还慢的另一个因素,很可能是由于押金被挪用。

  这一点得到了出行领域的独立分析师张旭的认同,他向AI财经社透露,挪用押金是行业普遍现象,长尾的二三线单车企业身上更容易发生这样的情况,在共享单车出现双寡头领先的情况下,中小企业缺乏融资能力,又没有足够的造血能力,因此挪用押金成了最现实的选择。

  小蓝单车副总裁胡宇沸此前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证实了这一说法,他表示,小蓝单车的用户押金一部分留存,用户客户退款需求,一部分则被挪用于继续生产车辆上。

  据此前媒体报道,今年4月酷骑单车和中国民生银行签署了押金监管合作。AI财经社就此致电民生银行北京分行,北京分行工作人员随后书面回复,双方确实有签署《中国民生银行北京分行战略合作协议》,但该协议并非以押金存管为目的的监管协议。并且,截至目前,民生银行并未与该公司开展任何实质业务合作。

  另外,上述工作人员还在书面回复中对AI财经社表示,2017年6月13日酷骑在民生开立了一般存款账户,但截至目前,该公司在民生的账户从未有资金往来记录,民生银行已决定正式中止与该公司的合作。

酷骑单车推出的土豪金版共享单车现身北京。@视觉中国酷骑单车推出的土豪金版共享单车现身北京。@视觉中国

  事实上,在共享单车兴起伊始,就有人质疑过这个问题,多家单车企业分别表示自己会和第三方银行监管合作,实现资金专用。今年4月,北京市出台《北京市鼓励规范发展共享自行车的指导意见》(实行),其中明确规定:收取押金的,企业须在本市开立资金专用账户;公示押金退还时限,及时退还承租人资金;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加强对企业资金专用账户管理,防控承租人自己风险。

  但遗憾的是,行业在前法规在后。直至今年8月,全国性的单车新规才正式出台。专注消费者维权的律师张宏雷对AI财经社表示,虽然交通委做了一定的规定,但这只是行业法规,从法律和金融上来说,均没有任何强制性的政策和意义。严格来说,不但押金,共享单车这一行业都是打法律的擦边球。

  至于已经交了押金却无法正常退款的受害用户,则只能通过消费者协会和工商局投诉的方式来进行处理。“当然,如果公司倒闭了,不管是欠你100块还是299,都可以发起民事诉讼。”张宏雷对AI财经社说道,但恐怕更多的人只能自认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