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互联网 > 李一男的华为往事:被指对员工脾气大 动不动喊开除

李一男的华为往事:被指对员工脾气大 动不动喊开除

科技资讯  2017年9月29日 08:30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有些人终其一生都未必能够完成的梦想,却被李一男轻松收入囊中,曾经被称华为神话,转战投资人后重新创业,在“内幕交易案”未发生前,李一男的事业算是走得相当顺利。

  李一男的 华为往事

  李娜

  有些人终其一生都未必能够完成的梦想,却被李一男轻松收入囊中,曾经被称华为神话,转战投资人后重新创业,在“内幕交易案”未发生前,李一男的事业算是走得相当顺利。

  2017年1月22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李一男内幕交易华中数控股票案件做出一审判决,李一男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没收违法所得700余万元,并处罚金700余万元。而随着最近二审判决的出炉,关于此案更多的交易细节也开始流出。例如,时任华中数控总裁李晓涛与李一男是华中科技大学的校友,同在华为共事,并曾先后担任华为副总裁,算得上内幕交易中常见的“熟人关系”。

  据媒体报道,经证监会深圳专员办调查组调查发现,2014年2月中旬,华中数控正与一家标的公司商谈重大资产重组事宜,5月末,公司股票停牌。但其间深交所的大数据监控平台发现,“刘某”、“苏某”等多个账户交易异常,在短期内集中、大量地买入华中数控股票,而这两个账户的实际掌控人就是李一男。

  对于获取内幕信息一事,李一男一开始是拒绝配合,但当稽查人员通过调查,最终获取了大量客观证据后,李一男开始后悔,并主动前往证监会案件调查部门,向稽查人员递交申诉材料并向稽查人员出示他与李晓涛的微信聊天记录等资料,意图证明聊天内容未涉及内幕信息,然而证据确凿、于事无补。

  “李一男虽然是高智商、高学历,但守法意识淡薄。为了赚快钱,选择了内幕交易这种违法的方式。”证监会负责查办此案的调查组长这样评价李一男。

  事实上,在华为前同事的眼里,李一男虽然工作能力出色,但也并不是一个情商足够高的领导。

  “(外表看上去)小不点,灰头土脸一个。见了客户不知道说什么,而且对员工脾气很大,动不动就喊要开除。”华为原财务高管高军(化名)这样向第一财经描述他对十年前的李一男的印象,这种印象也使他对李的能力评价大打折扣,“虽然现在华为的高管有时候处理事情也有脾气,但是处理事情能力远远超过他”。

  但脾气不好丝毫没有影响其在华为以及百度的工作中担当要职。

  在华为不到十年的时间里,李一男全方位主导了从技术层面到管理层面的多项重大决策,拍板了程控交换机、几十个G的波分传输、代表未来的数据通信、通信技术的皇冠GSM、CDMA、数千人的招聘计划、盛大的市场策划、全球性的市场扩张战略等一系列重要事项。

  在公司,任正非亲昵地称李一男为“干儿子”,因为李一男身上有一股湖南人的“闯劲”,这让已过不惑之年但依然坚持创业的任正非颇为欣赏。

  但随后李一男的创业却让华为损失惨重。

  对于当时的情况,任正非曾这样描述:“2001至2002年华为处在内外交困、濒于崩溃的边缘。你们走的时候,华为是非常虚弱的,面临着很大的压力。包括内部许多人,仿效你们推动公司的分裂,偷盗技术及商业秘密。华为那时弥漫着一片歪风邪气,都高喊‘资本的早期是肮脏的’口号,成群结队地在风险投机的推动下,合手偷走公司的技术机密与商业机密,像很光荣一样,真是风起云涌使华为摇摇欲坠。”

  迫于形势,任正非对港湾下手围追堵截。过去,华为并不在意中低端市场,而为了堵死港湾的路,在2003年华为和3Com成立了合资公司专门从事中低端的数据市场,跟港湾争夺几百万的生意。

  2004年华为专门成立“打港办”进行策略性打击;2005年华为成功狙击西门子对港湾的收购。最后,这场战役以2006年华为17亿元人民币将穷途末路的港湾网络收入囊中告终。

  而在华为对港湾的收购协议里,任正非要求李一男回华为工作2年,所以,李一男再度回到华为,继续出任首席科学家兼副总裁。但在华为的日子,李一男不再如鱼得水。重返华为那天,他的办公室外聚集了很多前来探看的员工,同事的议论和异样的眼光成了之后一年与之为伴的生活。顶不住这种压力的他将办公室的玻璃换成不透明的。

  这段经历也成了埋在李一男心中的一根刺,“他和华为这个圈子的人很少联系。”一位已经离职的华为人告诉记者。在很多华友会的人看来,他并不是一个太愿意和大家亲近的人。

  忍受不住煎熬的李一男在两年之后,再一次决定离开华为。至此,他与华为的故事正式告一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