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互联网 > 谁动了你的押金? 共享单车“资金池”监管当趋严

谁动了你的押金? 共享单车“资金池”监管当趋严

科技资讯  2017年10月11日 06:30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共享单车作为一种新兴业态,有关部门早已注意到用户资金保障问题。部分地区出现的押金退费难现象显示,共享单车靠收取押金这种金融性盈利模式的巨大风险。目前主要城市出台或正在征求意见的管理办法都对此予以了规制,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有关部门内部亦在对如何进行资金监管征求意见。
 

  本报记者 王峰 北京报道

  导读

  共享单车作为一种新兴业态,有关部门早已注意到用户资金保障问题。部分地区出现的押金退费难现象显示,共享单车靠收取押金这种金融性盈利模式的巨大风险。目前主要城市出台或正在征求意见的管理办法都对此予以了规制,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有关部门内部亦在对如何进行资金监管征求意见。

  你的共享单车押金安全吗?

  10月9日,国庆假期后第一个工作日,酷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在办公室前立了一块告示,称“因最近出现冒用他人账号退费情况,即日起仅限办理本人账号退费”。

  今年9月底,酷骑单车押金退费难的问题演至高潮,以至于该公司北京总部楼下排起长队,网络方面还有大量未退费外地用户在找人排队。总部位于广州的小鸣单车、总部位于南京的町町单车也出现押金退费难现象。

  作为一种新兴业态,有关部门早已注意到用户资金保障问题。“交通部等10部门出台的指导意见中已明确了用户资金监管规则,但意见的落地需要一个过程,这些风险暴露在了制度施行之前。”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业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俊慧说。

  退费难显示出共享单车靠收取押金这种金融性盈利模式的巨大风险,目前主要城市出台或正在征求意见的管理办法都对此予以了规制,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有关部门内部亦在对如何进行资金监管征求意见。

  押金退费难现象频发

  酷骑单车被罢免的CEO高唯伟10月9日接受采访时介绍:“现在的押金由公司保管,只是有一部分(约3亿人民币)用于了公司运营,购买车辆了。”对于押金是否有第三方存管,高唯伟称:“当时和民生银行签署押金存管的协议,但是并没有实际的对接。”

  高唯伟透露,酷骑单车目前账上加在一块总共还有五六千万元,欠款则约五六亿元,包括3亿多元的用户押金退款和2亿多元的供应商欠款。

  押金退费难事件集中爆发,广东省消委会9月20日表示,已向小鸣单车发出调查函,该委员会8月共接收消费者对小鸣单车“押金无法退还”的投诉96宗。

  9月28日,南京市停车设施管理中心发出通知,要求清理街面上所有乱停乱放、无人管理的町町单车、酷骑单车,通知提到,两家企业负责人及运维人员已无法取得联系。

  町町单车是一家南京市本土共享单车企业,其创始人为“90后”江苏人丁伟。此前有报道称,町町单车法定代表人、丁伟之父丁万青由于在其他事件中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已被警方刑事拘留。多份司法文书显示,丁伟为大股东的一家电子商务公司同样因涉嫌非法吸存被立案。

  “资金池”监管当趋严

  南京市政府网站于今年8月3日至9月3日在全市范围内就共享单车的使用及管理现状情况进行了问卷调查。调查结果显示,44.73%的用户向1家单车公司交付了押金,27.85%的用户向2家公司交付了押金,16.03%的用户向3家公司交付了押金,交付押金3家以上的用户占比4.64%。

  有55.70%的被调查者认为,共享单车企业必须设立押金专项账户,接受第三方监管,保证专款专用。

  一名业内人士认为,共享单车从一开始就有十分清晰的盈利模式,就是利用押金:共享单车通过收取押金来回收资金,实现现金流并进行扩张,最终实现盈利。

  他还推算认为,如果一个共享单车平台拥有1000万个用户,每人押金200元,用户退回押金的平均周期是6个月,那么该平台半年内就有20亿元的现金储备。如果用于投资理财产品,年化利率是5%,那么该平台一年有1亿元的收益。

  “企业不应该动广泛收押金成为商业模式的念头。”在线法律咨询平台“法先生”创始人吴飞告诉记者。

  吴飞认为,“共享单车的资金池容易涉嫌三宗罪,经营者需要高度审慎管理,避免经营的刑事风险。其一,共享单车企业吸纳大量的押金容易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其二,如果企业出现经营风险,经营者没有积极退还押金,卷款跑路,则可能被认为以诈骗为目的,涉嫌诈骗犯罪;其三,如果企业将押金挪做他用,则可能涉嫌挪用资金罪。”

  如何保证用户资金安全

  今年8月1日,交通部等10部门出台了《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提出加强用户资金安全监管。

  “其中规定,在企业注册地开立用户押金、预付资金专用账户,实施专款专用,接受交通、金融等主管部门监管,防控用户资金风险。目前,北上广深等主要城市已经或正在依据《指导意见》制定当地的管理细则。”李俊慧说。

  各地细则推出了一些创新性的举措,例如上海市要求共享单车企业定期公开用户押金使用信息,主动接受社会公众监督;广州市则明确要求,市商务委会同市金融局负责研究制订企业收取用户押金和预付充值金的安全监管措施。

  小鸣单车9月15日回函广东省消委会时称,小鸣用户押金是专款专用,委托第三方银行监管,不存在资金安全风险。一个月前,华夏银行广州分行相关负责人曾介绍,小鸣单车在华夏银行广州分行开立的结算账户为一般存款账户,该行无须履行三方监管义务。

  “关键在于,共享单车企业收取了多少押金,用于何处。有的企业宣称与银行达成了资金托管协议,但具体执行如何,用户并不知情,甚至监管部门也不了解。”李俊慧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金华日报》9月14日报道,当地相关部门表示,由于存在共享单车企业注册地不在该市的问题,市民只能在网上通过手机APP注册,这就导致了押金流向没有明确信息,这也给管理带来了难题。

  针对共享单车的“资金池”风险,有业内人士建议可以参考对P2P市场的监管模式,将共享单车资金池正式纳入金融监管部门之中,规定必要的信息披露,设置强制资金托管、资金管理投资范围限定、定时管理绩效披露及准备金的备余等资金管理红线。

  “共享单车押金的性质是保证金,而不是投资行为。所以,套用信披等监管模式并不合适,但建立‘隔离墙’是必须的,要分清楚用户的钱和企业的钱。”吴飞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