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互联网 > 从竞争到抱团 资本角逐短租平台独角兽

从竞争到抱团 资本角逐短租平台独角兽

科技资讯  2017年10月22日 06:53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10月1日,国家旅游局公布的《旅游民宿基本要求与评价》正式实施。在市场准入方面,民宿国家标准强调经营者必须依法取得当地政府要求的相关证照,并满足公安机关治安消防相关要求;民宿单幢建筑客房数量应不超过14间。

  2017年10月,国内分享住宿领域再起波澜。

  10月1日,国家旅游局公布的《旅游民宿基本要求与评价》正式实施。在市场准入方面,民宿国家标准强调经营者必须依法取得当地政府要求的相关证照,并满足公安机关治安消防相关要求;民宿单幢建筑客房数量应不超过14间。

  政策对民宿标准化的要求并没有影响资本的追捧。最近几天,途家网联合创始人兼CEO罗军通过内部邮件宣布,途家网线上平台完成E轮融资。“此次线上平台融资3亿美元,估值超15亿美元。此轮投资由携程与全明星投资基金领投,华兴新经济基金、Glade Brook Capital资本、高街资本跟投。”罗军称。

  在去年木鸟、小猪短租获得千万美元融资后,国外分享住宿领域巨头-Airbnb按耐不住,于今年完成F轮10亿美金融资后,改名“爱彼迎”高调宣布将加码扩张国内市场。另外,国内的OTA巨头也不甘寂寞,携程,美团等也纷纷推出了自己的民宿项目。

  目前,途家、蚂蚁短租、爱彼迎、小猪短租都是国内民宿市场当中的主要玩家。加上各大OTA都在试水自营民宿平台,短租平台目前并没有出现真正的独角兽。

  洗牌提速

  据艾瑞咨询的预测,2017年中国在线短租市场的交易规模将会达到125.2亿元,比2016年的87.8亿增长42.6%,将保持高速增长的态势。但高速增长的交易量,难掩体亏损的窘境,

  国内房源最多的是途家网,2017年六月收入同比增长6.5倍,仍然无法实现全面盈利。体量相对小的公司更是难逃烧钱旧路,住百家2016年上半年实现营收4926.86万元,增长了8倍以上,而2016年上半年仍然亏损了4973万元。

  Airbnb的情况要好一些,虽然该公司在2015年亏损1.5亿美元,但2016年下半年宣布开始盈利,目前市值已超300亿美金。然而,相对于海外市场的风生水起,爱彼迎的本土化之路却有点水土不服,截止到2016年底,Airbnb在全球范围内的房源总数超200万个,而在中国仅拥有约7.5万套房源,远逊于途家等国内竞争对手。

  除携程外,此次投途家网的Glade Brook Capital资本,也是Airbnb的股东之一。外界也在猜测Airbnb将与途家“强强联合”共拓国内外市场。然而,罗军并未向记者提出与Airbnb有合作关系,并表示“只想做好自己”。

  市场的整体长期亏损,短租平台之间开始寻求合作的可能性。

  2016年10月20日,途家宣布并购携程、去哪儿旗下的公寓民宿业务,其公寓民宿频道入口、团队和整体业务将并入途家,成为途家的一部分。此次途家融资,领投的就是曾自营民宿项目的携程,此前途家还并购了蚂蚁短租、去哪儿的民宿业务,并打通了途家、蚂蚁短租、携程、艺龙、去哪儿等八个平台入口。多方的抱团取暖,让房源+流量产生规模效应。罗军向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分享住宿领域很快将迎来爆发期。

  合作正在成为主流。小猪和美团,木鸟和蚂蚁金服,也曾“抱团取暖”,其分工为短租平台负责运营和开发房源,OTA等大流量平台提供客源和快捷的预定方式。罗军表示,分享住宿领域形成规模化的公司很少,对于流量和运营同样重要的短租领域,深度和广度一家公司很难同时兼顾,OTA和短租平台的合作成为一种趋势。

  非标之困

  今年3月,在“抢救”洱海的大背景下,大理发布史上最严洱海治理令,政策波及商家达1900多家。直到9月中旬,大理首批符合条件的28家民宿客栈重新开业。

  10月1日,国家旅游局正式开始实施《旅游经营者处理投诉规范》《文化主题旅游饭店基本要求与评价》《旅游民宿基本要求与评价》《精品旅游饭店》等4项行业标准。其中的准入标准,评价机制将淘汰部分“房源”。

  对此,木鸟短租创始人黄越向经济观察报记者提出,靴子落地将推动行业规范化发展,并带来更好的客户信任感。从日本、台湾发展民宿的历程来看,标准化的实施是一种趋势,有效的维护了消费者的利益。

  罗军也表示,所有民宿进一步扩张客源,都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信用机制不健全。短期来看,政策出台带来了成本上升,似乎给本就亏损的企业雪上加爽,但长期来看,优质的客户体验和出众的口碑,更有利于行业健康发展,淘汰落后产能,实现长期盈利。

  标准化不意味着差异化无法生存,这是互不矛盾的。罗军指出,民宿的标准化体现在四个核心问题,即安全、卫生、所见既所得、方便到达。这是消费者满意的基础,而让其眼前一亮的则是民宿的差异化和个性化,两者互不矛盾。为此,罗军特别在内部公开信中提出,要坚持“规范化”运营。

  信任危机

  民宿的规范化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而需求侧却又添新危机。据了解,2017年7月期间,一对浙大的双硕士夫妻,在蚂蚁短租APP上将新装修的婚房出租,却被未实名注册的用户将房内物品“搬家式”运走。

  蚂蚁短租很快发表申明,对自己平台的实名认证系统的漏洞做出了修正,并承诺增添人脸识别功能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但纯C2C的模式,依然无法让人放心,在国外民宿大多为经营者的家庭副业,在出众的信用机制体系下,租客和住户之间共同生活、相处融洽。但在国内的很多房源大多闲置,无人照看,再加上中国人不太愿意将“闺房”分享给别人住的固有观念,Airbnb等老牌共享经济的鼻祖一度难以适应国内市场。

  除了C2C的运营模式外,B2C的路相对好走的多,相比租户自己照看房源,他们更喜欢交付给第三方进行托管。途家网就是靠B2C的方式,成为分享住宿领域的独角兽。但随着信用机制的建立和政策出台,C2C的模式也逐渐被市场接受。罗军表示,客观说,中国的社会安全还是比其他的国家高很多,C2C的模式并非不适合中国。只不过当前政策和管理赶不上市场发展,另外,市场的发展也会倒逼改革,就像上海共享单车乱停放倒逼罚款政策出台一样,民宿产业也会在法制规范下获得消费者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