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互联网 > 新模式新技术打破文化差异:科技巨头出海 模式受追捧

新模式新技术打破文化差异:科技巨头出海 模式受追捧

科技资讯  2017年10月29日 16:46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随着国家多项“走出去”政策的推动以及中国科技企业的逐渐崛起,中国互联网企业和手机企业已经成为“走出去”的实践者和受益者。

  新模式、新技术打破文化差异

  科技巨头出海 中国模式受追捧

  陈佳岚,李静

  随着国家多项“走出去”政策的推动以及中国科技企业的逐渐崛起,中国互联网企业和手机企业已经成为“走出去”的实践者和受益者。

  最近几天,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关于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中提到,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十九大报告指出,要以“一带一路”建设为重点,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遵循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加强创新能力开放合作,形成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格局。在中国人口红利逐渐消失,中国市场竞争激烈的情况下,越来越多的企业将增长寄托于海外。

  如今,中国企业出海的模式逐渐多样化,既有像中兴、华为这样的企业选择通过自身业务扩大国际版图,也有如滴滴出行、昆仑万维则通过投资收购渠道向产业链上下游布局。昆仑游戏CEO陈芳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假设把出海的方式分为产品市场扩张和资本战略出海这两种方式,产品型的公司更容易选择前者,而平台型的公司则更倾向于选择后者。”

  完美世界CEO萧泓则认为,我国推出“一带一路”倡议,对全球化发展进行政策支持、资金补助。企业无论通过何种方式进行全球化发展,无疑都能赢得更多资源,促进社会发展。

  手机掘金新兴市场

  中国手机厂家出海由来已久,早先,中兴和华为的通信设备业务遍布全球,手机产品也随着通信设备和运营商优势走向了全球市场。TCL、联想等老牌企业则分别通过收购阿尔卡特、摩托罗拉在海外的移动业务进行国际化。

  随着手机市场的竞争迭代,市场不断迎来洗牌,2014年以后,中国智能手机市场进入存量市场,不少手机企业开始寻求海外市场,规模化进入印度和东南亚等新兴智能手机市场,这次手机企业出海浪潮是继2004年后的第二次出海浪潮。

  业内人士指出,本次出海,国产手机品牌在产品、技术、供应链、渠道操盘和品牌营销等方面都有了长足进步。

  据海关公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13.14万亿元人民币,比2016年同期增长19.6%。其中,手机出口增长13.5%。

  另据市场调研机构IDC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中国手机品牌已经占领了印度过半的市场份额。二季度,一加手机在印度高端手机的市场份额达到近六成,超越三星和苹果。今年4月份举办的小米6发布会上,小米CEO雷军就曾表示小米在印度的市场份额已经跃居第二位。

  OPPO的海外市场主要聚焦在印度市场和东南亚,vivo主要是印度市场,OV(OPPO、vivo)同样也将广告轰炸、请名人代言、线下渠道“掠夺”的策略复制到海外。

  而在非洲,传音手机的市场份额近40%,超过苹果、三星、华为。传音以本土化、差异化策略投放了能使非洲人拍照变美的“美黑”、研发了具有多个SIM卡槽的手机。在东北欧和西欧,华为的市场份额分别突破15%和10%。

  共享出行受热捧

  实际上,互联网公司出海是继通讯设施、智能手机出海之后的又一波出海浪潮,移动出行无疑是近两年来的出海热词。

  国内共享单车ofo小黄车和摩拜单车是近两年成长起来的企业,市场扩张从国内比拼延伸到国外。目前,二者出海的方式主要以市场投放为主,ofo小黄车于2016年底登陆新加坡,目前已经扩张到了16个国家;今年3月,摩拜也开始在新加坡市场投放,目前也已经扩张到了9个国家,180多个城市。摩拜单车副总裁克里斯·马丁向记者表示:“移动出行、共享出行在倡导绿色出行、节能减排等方面具有重要作用,也能够有效解决城市出行和道路拥堵现象。所以,受到世界各地用户和政府的欢迎。”

  ofo小黄车COO张严琪向本报记者表示:“出海之前,我们会做全球市场的调研,很多指标将作为我们出海选择城市的指导。对我们业务影响比较重要的因素包括,城市的人口密度、城市的自行车拥有量、当地的公共交通情况、当地居民的人均收入以及每个月愿意在出行上花的钱,还有结合当地城市规划和公共交通情况是否存在短途出行的痛点等等。根据这一系列的指标我们会将全球适合打开的城市做一个排序,按照最需要去的程度来排序,排序好了之后就是跟着排序走。”ofo小黄车副总裁杨义妍在进军东盟市场时也曾表示:“我们希望给当地作出贡献,融入东盟国家和城市,更好地成为当地出行服务甚至交通业的发展部分。

  成立于2012年的滴滴出行,目前已是全球最大的多元化出行企业。其国际化扩张始于2015年对东南亚打车应用Grabtaxi的投资,到如今已经投资了南非的Taxify、印度的Ola、巴西99、中东的Careem、东南亚的Grab、Uber和Lyft等七大出行企业。与ofo小黄车和摩拜的出海策略不同,目前滴滴在国际化进程中,更多是通过合作或入股的方式对该地区优秀的企业进行技术输出、经验输出以及资本支持,帮助其企业发展,达到互赢的结果。

  滴滴出行CEO程维此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介绍了滴滴在投资巴西最大本地移动出行服务商99的情况,他介绍,滴滴不但为巴西99提供资金,还将提供技术、产品、运营经验、业务规划等战略输出助力其市场扩张。业内甚至认为,这种将商业模式、产品及大数据技术输出到新兴市场,将对当地人们的生活带来改变。目前,巴西99的业务也已经覆盖了550个城市,拥有12万注册司机,服务着近一千万注册用户。

  游戏异军突起

  此前,《参考消息》一篇《中国又一产业异军突起,逆袭韩国走向世界》的文章,指出“中国游戏正在逆袭韩国,韩国游戏风光不再”,引来了大家对于中国游戏走出国门的关注。实际上中国网游,不但在韩国市场非常火爆,在东南亚、印度等市场也获得了大量“粉丝团”。

  对于游戏行业而言,出海并不是一个新话题。自2008年以来,海外游戏市场就出现了如完美世界、昆仑万维这样的中国企业的身影。与过去通过代理或被代理运营国内优质游戏产品打开海外版图不同,这几年来中国游戏厂家的出海方式更倾向直接到海外做运营,用“全球化”的眼光来开拓海外,随之带来的是中国游戏品牌的“世界化”色彩更加明显。

  而这背后是中国企业势力的崛起。萧泓向记者介绍,由于早期出海限制多,完美世界主要通过产品授权,选择海外代理商发售自己的产品。然而,通过授权带来的利润并不能满足完美世界规模的日益增长,他们通过海外授权了解了海外市场后开始在北美建立子公司进行自主运营,随后扩展到日本、韩国和马来西亚等国家。甚至通过投资、购买的方式在当地设立研发团队,结合当地的文化元素和人文资源进行本土化,开发适应当地的产品,进而进行全球性的资源整合,开发出适应全球需要的产品。

  猎豹移动的轻游戏在海外市场也取得了很不错的成绩,其中在全世界最难打榜的三个国家——美国、日本、韩国,《钢琴块2》都曾达到了总榜第一,《滚动的天空》在118个国家的榜单进入前五。《弓箭手大作战》在15个市场App Store手游下载榜进入前十,而《跳舞的线》也在54个市场进入前十。在猎豹移动CEO傅盛看来:“不同国家、不同民族固然有不同的文化和习惯,但年轻人之间的共性要远远大于他们之间的不同。”对于海外市场存在的差异,猎豹移动依托大数据分析能力对用户需求进行精准定位,然后为用户提供更个性化的游戏。

  昆仑万维成立于2008年,自建立之初就开始开辟国际市场,前期的发展主要以代理输出游戏及出海游戏产品为主,2015年以来,昆仑万维通过一系列资本动作,入股或者并购了美国社交网站Grindr、挪威浏览器开发商Opera等平台型公司。在陈芳看来,有了平台基础,游戏产品的市场推进便能和平台联动起来了,更有助于游戏产品的全球化运作。

  不但如此,收购依旧是企业寻求进一步扩张的快速通道。今年以来,腾讯以86亿美元收购制作《部落战争》等现象级游戏的芬兰手游公司Supercell84.3%的股权。此后,巨人网络、云峰基金等在内的中国财团,又宣布以44亿美元的交易价收购以色列游戏公司Playtika。收购金额庞大和不断扩大的市场版图足以证明中国游戏产业在海外市场势力越来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