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互联网 > 暴利现金贷公司背后:银行信托等源源不断提供资金

暴利现金贷公司背后:银行信托等源源不断提供资金

科技资讯  2017年10月29日 16:47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我们的资金来源是银行,因为我们做助贷,此外我们ABS的认购方也主要是城商行,”一家位于上海的现金贷公司对澎湃新闻表示。这家公司的股东是一家知名中资跨国金融集团的产业基金。所谓助贷是指由银行提供资金由小额贷款公司作为助贷机构负责发放贷款、贷后管理和清收的贷款模式,一般为无抵押无担保的小额贷款。ABS即资产...

  澎湃新闻记者 周炎炎

  也许现金贷粗放的业务模式并不被传统银行看好,但是这并不影响银行从里面分一杯羹。

  “我们的资金来源是银行,因为我们做助贷,此外我们ABS的认购方也主要是城商行,”一家位于上海的现金贷公司对澎湃新闻表示。这家公司的股东是一家知名中资跨国金融集团的产业基金。所谓助贷是指由银行提供资金由小额贷款公司作为助贷机构负责发放贷款、贷后管理和清收的贷款模式,一般为无抵押无担保的小额贷款。ABS即资产支持证券,是以特定资产池(例如小额贷款资产包)所产生的可预期的稳定现金流为支撑而发行的债务工具。

  对现金贷“又爱又恨”的银行

  最近舆论风口浪尖的趣店等现金贷公司,“捡”的是很多传统银行不屑于放贷的人群业务,例如趣店的招股书披露,其借款的用户群体是那些“在传统银行没有信用数据的人”,“活跃用户有90.8%在18岁到35岁之间”。这些现金贷公司的“高利贷”行为被不少银行人士嗤之以鼻,但吊诡的是,趣店使用的资金不少就是来自银行的,在趣店这里主要是通过助贷实现的,趣店也在招股书中表示,其机构资金来源主要包括银行、一家消费金融公司以及其他机构。

  根据招股书,2017年上半年,趣店促成的借款中有55.4%的资金来自于机构。早期,P2P曾是趣店重要的资金来源,但随着交易规模的迅速扩大,P2P作为资金提供方的角色已经弱化。

  在助贷模式下,银行挣的钱与现金贷公司相比还是少数,但是不用担风险。

  根据网贷之家报告,趣店现金贷的实际放贷主体包括赣州快乐生活网络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新网银行、渤海信托和四川信托等,其借利率在年化8.5%~15%。虽然不同机构的借款利率不同,但趣店的现金贷产品“来分期”都通过收取不同的服务费来统一借款人的借款成本。

  网贷之家报告以新网银行为例,其借款利率为年化8.5%,来分期就收取年化27.5%的服务费率;渤海信托的出借利率在12%,来分期就收取年化24%的服务费率。也就是说,无论新借款人申请的金额是多少、放贷主体是哪家机构,其借款的APR(annual percent rate)都为36%,即民间借贷利率约定上限。

  银行乐见的是这部分业务的低风险,根据趣店招股书,如果遇到坏账,趣店被要求偿还相关银行所有的用户逾期费用。

  城商行偏好现金贷ABS

  而上文所提到的那家上海的现金贷公司对澎湃新闻表示,资金来源主要是助贷、ABS和P2P三个方面。

  在现金贷的领域,部分低价资金是由ABS实现的,而不少消费金融ABS的认购方正是银行。

  反过来说,ABS也成为了不少中小银行拓展业务、提高理财利润的一个利器。

  一位券商资管部门资深业务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当下对现金贷ABS最感兴趣的是城商行和农商行:“这种ABS真正的出资方还是银行,银行又分好几类,国有大行、股份制、城商行、农商行,这种消费金融ABS城商行、农商行会感兴趣,大行一般厌恶风险,而且大行好的大的项目多,不大会参与。此外,信托、金融租赁公司、保险资金追求高风险高收益的资金会参与。”

  这位券商人士还表示,银行、信托关注现金贷很可能只是个短暂的“窗口期”,“关键看价格合不合适,目前属于暴利时期,参与的意愿会强一些,后期风险逐渐暴露、监管趋严,收益率也会下降。”

  在资金成本方面,上述人士举例,ABS从信托融资总成本一般会在年化8%以上,信托公司一般会有1-3%的收益,例如他手里的一单生意就是一家信托公司给自己的客户年化7.5%的收益,信托公司自己收1个点的管理费,银行价格也大致如此。

  由于风险和还款能力的考量,很多银行对于现金贷关照到的无征信记录、青年消费者并没有很大放贷热情,那为什么会对打包的这些债权的ABS感兴趣呢,在银行眼中,这不是次贷吗?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对澎湃新闻表示,这是因为ABS产品背后加了很多风险缓释措施,风险大大降低了。

  “ABS在产品设计过程中,会引入很多中介机构,对于底层资产做尽调,在这过程中会剔除掉一些高风险资产,这是第一层缓释;同时一些产品会引入第三方担保机构,又加了一层缓释手段;优先级和劣后级的区分也是一种缓释;不良资产的预警机制也算一种缓释。所以,操作下来,风险便比较低了,”薛洪言对澎湃新闻表示。

  场内小贷ABS已是互联网巨头天下

  以现金贷为组成部分的消费金融ABS发行火热,在场内ABS(在交易所发行的ABS)部分,在监管方面的严密注视下,互联网金融债权只有几家大机构的ABS才能发的出来,例如蚂蚁花呗借呗和京东白条等,而其他互联网金融选择了场外ABS融资,也有互金机构从场内转向场外。

  从场内ABS来看,澎湃新闻根据Wind资讯终端统计发现,消费性贷款ABS在2016全年发行总额为92亿元,而今年截至10月26日为432亿元,这部分的发行主体是银行和消费金融公司;小额贷款ABS去年全年发行总额为681亿元,而今年截至目前为2136亿元,这部分发行主体有蚂蚁金服、百度小额小贷、平安普惠、中腾信、海尔小贷、分期乐、小米小贷和京东金融等。

  场内ABS中,阿里和京东是绝对的领跑者。

  根据澎湃新闻不完全统计,今年1月至今,重庆市蚂蚁商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发行37个ABS项目,融资总额为1006.4亿元,这部分主要是给蚂蚁借呗“供血”;重庆市蚂蚁小微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今年至今发行38个ABS项目,发行总额为997亿元,这部分“输血”的对象是蚂蚁花呗。相对于蚂蚁金服的绝对统治地位,京东白条今年以来发行了8个ABS,总额为100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