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互联网 > 跨境电商告别野蛮生长 洋码头进入结构性盈利

跨境电商告别野蛮生长 洋码头进入结构性盈利

科技资讯  2017年10月29日 16:47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10月26日,在第四届中国(杭州)国际电子商务博览会上,原商务部副部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魏建国表示,跨境电子商务发展非常迅速,预计到2020年,中国的跨境电商规模将达到12万亿,每年以35%到40%之间的速度在增长。

  本报记者 陶力 实 习 生 韦静 上海报道

  低调潜行的跨境电商正在进入下半场竞争。

  10月26日,在第四届中国(杭州)国际电子商务博览会上,原商务部副部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魏建国表示,跨境电子商务发展非常迅速,预计到2020年,中国的跨境电商规模将达到12万亿,每年以35%到40%之间的速度在增长。

  对于各大跨境电商平台来说,上半场是政策的红利期,免税的政策让境外商品不需要任何关税,市场也随之引爆。然而,随着税改调整期政策红利的消失,行业资本进入冬天,各家平台不再高举高打补贴战,而是进入了低调运行的阶段。如何靠自身的造血能力活下去,成为跨境电商下半场的考验。

  洋码头CEO曾碧波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也认为,不能再用上半场野蛮出招的方法野蛮成长。未来,砸广告、打价格战、引流量、明星代言的方式都不会是主流。“未来就是要讲究效率,这对企业本身的运营和管理能力要求十分高。只有效率提升了,企业才有可能活下来。”

  在他看来,下半场的优势在于消费红利,40%的用户都用跨境购物了,平台要有足够好的商品和体验,才能具备一定的流量和转换能力。目前,洋码头已经告别亏损,进入了结构性盈利阶段。

  中场较量

  2014年到2016年这三年是不折不扣的政策红利期。2014年初,海关监管方式增列跨境贸易电子商务,跨境电商第一次被赋予合法身份。小红书、聚美优品、洋码头、网易考拉等一批电商迎风而起。

  不过,在2016年4月初实施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税收政策后,各类商品加上税费之后消失了价格福利,税改迫使企业做出调整。9月2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新建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并将跨境电商零售进口监管过渡期政策再延长一年至2018年底。

  政策的调整和其他不确定的因素促使跨境电商进入中场。无论是网易考拉还是小红书,均降低了补贴,高举高打的价格战不复存在。

  “中场的考验有两个方面,一是商品多样性是否足够。上半场的特点都是标品类的商品,商品的选择比较有限;中场对整合要求会比较高。二是商品在产业链上游的整合难度。过去跨境电商是电商的战争,上游的品牌商、制造商、代理商跟国内市场没什么关系,接下来全世界中小企业、代理运营商、营销服务、运营和物流品牌商、小众品牌等企业服务者都会参与进来。”曾碧波进一步解释。

  他坦言,平台上现在80万SKU还是太少,要再增加一大批。除了母婴、美妆、保健三大品类,还会增加居家、饰品和运动系列。

  无独有偶,网易考拉近一年也将重点转移到了品类的扩充上。该平台上除了母婴与美妆两大主营品类外,已经陆续覆盖了服装鞋帽、数码家电、家具个护、水果生鲜、运动户外等多个大的类目。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认为,政策的延期代表了对跨境电商的支持和认可,对行业发展是利好。但是,跨境进口电商平台并不能因此放松,在过渡期内调整自己的经营策略,练好内功是长远发展之道。“政策利好在双十一等大促前释出,将进一步刺激海淘势头,并推动消费升级和供给侧改革。”

  寻求规模

  市场的机会其实一直都在。第三方机构艾媒咨询数据显示,中国海淘用户数量已从2014年的0.15亿增长到2016年的0.41亿,并且在2016年增速达到78.3%。

  对于天猫国际、网易考拉等大平台来说,其自身有较强大的流量体系,获客成本并不高。而洋码头、小红书等平台则需要靠自身的运营获取流量,这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曾碧波坦言,洋码头虽然在今年9月实现盈利,但他对于洋码头平台的用户体验还不是很满意,公司在退换货、物流、上游卖家质量、商品种类等方面还存在很多问题,这需要上游产业更加高效的整合,以及内部足够高的运营效率。“不能完全依赖资本,才有可能把这两件事做扎实。同时,我们会启动城市下沉战略,加速渗透二三线城市,解决偏长尾和多元化需求。”

  从线下渠道寻找流量,是曾碧波获取新用户的方式,也是实现规模化盈利的必经之路。他计划在武汉、成都、杭州等城市建立一些体验中心,最终会在全国建成约300-500家体验中心。

  目前,洋码头正在计划下一轮的融资。对于详细的情况,曾碧波不愿意透露更多,“我们其实是业界的奇葩,2年多没融资还能活得好的。”2015年1月,洋码头获得赛领国际基金领投的1亿美金B轮融资。这笔资金帮助洋码头度过了资本寒冬。

  他相信,经过行业上半场的洗牌,现阶段整个跨境电商行业的心态已经不再浮躁了,中场也是很好的调整期。“行业格局已经比较清晰了,如果说还有些机会,就是做供应链服务和B2B。”他指出,主流零售端的空间已经比较小了,就是分为巨头和独立创业平台,前者背靠流量优势,整合效率高,后者没有流量红利,需要创新的玩法获取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