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互联网 > 共享单车进入淘汰赛:二线企业抱团 退出多于合并

共享单车进入淘汰赛:二线企业抱团 退出多于合并

科技资讯  2017年10月29日 16:47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一年前就被预言将出现合并的共享单车企业迎来首例合并案。10月24日晚间,永安行宣布,全资子公司江苏永安行低碳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安行低碳”)与哈罗单车合并,新公司将在共享单车、共享电单车、共享汽车领域布局。业界认为,禁投令后,共享单车进入存量市场比拼,合并可为资源整合带来机会。但是,这也意味着该行...

  一年前就被预言将出现合并的共享单车企业迎来首例合并案。10月24日晚间,永安行宣布,全资子公司江苏永安行低碳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安行低碳”)与哈罗单车合并,新公司将在共享单车、共享电单车、共享汽车领域布局。业界认为,禁投令后,共享单车进入存量市场比拼,合并可为资源整合带来机会。但是,这也意味着该行业进入淘汰赛,企业出局的焦虑加剧。

  二线企业抱团

  根据永安行和哈罗单车通告,永安行参股公司永安行低碳受让哈罗单车运营方上海钧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未来永安行低碳科技与哈罗单车双方业务将进行合并,新公司实际业务将由哈罗单车团队负责,由哈罗单车CEO杨磊出任新公司CEO。合并后哈罗单车将在共享单车、共享电单车、共享汽车等业务领域,推动和蚂蚁金服、永安行以及众多合作方的合作。

  根据哈罗单车最近几天披露的数据,该公司业务包括共享单车及共享电单车,目前共享单车业务已经进驻100多个城市,日均订单达到900万单,注册用户数量接近4000万,共享电单车拥有量为5000辆。目前哈罗单车已完成4轮融资,分别为2016年11月由GGV纪源资本等投资的A轮融资;2017年1月由GGV纪源资本领投,磐谷创投跟投的A+轮融资;2017年4月由成为资本领投,老股东跟投的数亿元B轮融资;2017年6月由威马汽车等投资的数亿元B+轮融资。

  而永安行低碳原为永安行全资子公司,在今年9月引入上海云鑫、深创投、上海龄稷等8家投资方,融资金额8.1亿元,其中上海云鑫由蚂蚁金服100%持股。根据永安行公告,交易完成后,永安行对永安行低碳的持股比例将由100%下降至38.17%,上海云鑫持股永安行低碳5%以上股份,为后者关联法人。

  退出多于合并

  其实,共享单车出现合并并不意外,但是与互联网此前的合并先例不同的是,这次合并的企业并非行业第一、二名,而是二线梯队代表。除了月活跃用户量同属于行业第二梯队,哈罗单车与永安行的运营区域也都主要集中在二三线城市。公开信息显示,哈罗单车先后进驻杭州、宁波、福州、厦门、天津、哈尔滨等城市。而永安行则主要覆盖三线及以下城市及周边县、镇、区等,主要业务以政府付费投资的有桩公共自行车为主。

  有观点认为,目前共享单车行业已经到了洗牌中期,除了类似悟空单车和3Vbike这样未具规模的企业会直接被淘汰外,具有一定规模的企业也开始进入淘汰赛,禁投令的发布证明了共享单车的需求量已到天花板,二线企业的生存空间很有限,它们面临的不是合并就是淘汰。

  易观分析师王晨曦也认为,未来合并的案例可能还会出现,但是像永安行、哈罗单车这样的优秀标的基本没有了,合并的意义不大,根据互联网市场规律,更多的企业可能会直接退出该市场。在她看来,永安行的优势在于资金和业务运营经验。“目前永安行已获得来自蚂蚁金服等的8.1亿元融资,这对于抗衡摩拜和ofo这样有资金实力的企业来说是硬实力,同时永安行在公共自行车业务上已有多年的积累,可以与哈罗单车的共享单车形成协同。”

  蚂蚁金服也用实际行动佐证了自己的态度,至于蚂蚁金服选择永安行的原因,业内人士表示,“由于摩拜和ofo已经被腾讯和滴滴投资,蚂蚁金服就算投资两者,也已经没有话语权,它只能选择第二梯队公司,此外投资永安行还可以拓展支付场景,毕竟通过支付宝接入共享单车服务是间接的,不如直接投资一个共享单车企业的控制权大”。

  转型或遇困境

  合并并不意味着成功,共享经济的战争还远未结束。对于未来,永安行和哈罗单车把共享电单车和共享汽车置于重要战略地位。

  据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在合并之前,哈罗单车已在上述市场进行布局。9月下旬,哈罗单车和山东东营签订智慧交通战略合作协议,主导东营城市智慧交通建设,同时和B+轮投资方威马汽车宣布启动4+2(四轮+两轮)合作,借此哈罗单车宣布转型城市智慧交通运营商。杨磊透露,目前哈罗单车已经和40多个城市达成智慧交通层面的合作,哈罗单车将主导或参与这些城市的智慧交通建设和运营。永安行则在回复投资者时称,共享电动汽车业务正在推进中。

  事实上,共享电动车和共享汽车业务不乏行业大佬。据报道,永久已在上海投放电助力自行车,滴滴则在数月前入局共享汽车市场。罗兰贝格公布的《2018中国汽车共享出行市场分析预测报告》显示,汽车共享出行的潜在需求在2018年有望达到1.6亿次/天,对应潜在市场容量有望达到1.8万亿元。

  “从哈罗单车和永安行的介绍来看,目前有关共享电单车和共享汽车的业务还仅在战略层面,并未见具体产品落地,我并不看好共享电单车”,王晨曦如是说。在她看来,政策的不支持是共享电单车发展的主要阻碍。

  今年5月至今,上海、郑州、杭州陆续叫停共享电单车,杭州运管部门还曾对云骑天下、云马出行、小良出行、GOGO出行、骑电单车进行了约谈。最近几天小鹿电单车更是发布通知称由于政策要求停运,此前,云骑天下也为配合政策实施在杭州暂停运营。而针对在政策限制下如何运营共享电单车,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哈罗单车方面未予置评。

  王晨曦则认为,在未来两三年共享汽车会有一个爆发期,现有的企业已经做成了一定规模,永安行和哈罗单车的业务虽然也属于共享经济,但共享单车与汽车在运营方式上存在很大差别,永安行和哈罗单车在共享汽车上能走多远还未可知,但是永安行在公共自行车运营时积累的政府资源将对公司推进共享汽车有帮助。

  北京商报记者 魏蔚/文 王飞/制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