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互联网 > 漩涡中的趣店:回应后的沉默 追捧后的大跌

漩涡中的趣店:回应后的沉默 追捧后的大跌

科技资讯  2017年10月29日 16:47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带着现金贷争议赴美上市的趣店最近遭受了一波舆论质疑,特别是在CEO罗敏的争议回应后,舆论漩涡越陷越深,为此,趣店不得不选择沉默。而巨大的舆论风波引发了股价的暴跌,截至北京时间10月24日凌晨4时美股收盘,趣店大跌19.64%,报收26.52美元,而此前上市首日其盘中股价曾一度超过35美元。在分析人士看来,上市后的趣店仍...

  带着现金贷争议赴美上市的趣店最近遭受了一波舆论质疑,特别是在CEO罗敏的争议回应后,舆论漩涡越陷越深,为此,趣店不得不选择沉默。而巨大的舆论风波引发了股价的暴跌,截至北京时间10月24日凌晨4时美股收盘,趣店大跌19.64%,报收26.52美元,而此前上市首日其盘中股价曾一度超过35美元。在分析人士看来,上市后的趣店仍面临持续盈利能力质疑以及现金贷后遗症等困境。

  回应后的沉默

  10月18日,金融科技公司趣店正式登陆纽交所,开盘价为34.35美元,较之24美元的IPO价格大涨43.1%。趣店在此次IPO中发行了3750万股股票,融资约9亿美元,是美国今年以来第四大规模的IPO,同时也是中国企业今年以来在美上市的最大规模交易。当日趣店的收盘价为29.18美元,市值达到96.25亿美元。

  然而高调上市后,趣店遭受了持续盈利能力、现金贷争议等质疑。为此,趣店CEO罗敏选择通过自媒体的方式来回应所有质疑,然而却越抹越黑。

  罗敏在回应市场质疑时表示,平台坏账率低于0.5%,并且不做催收。他指出,“凡是过期不还的,我们这里就是坏账,我们的坏账,一律不会催促他们来还钱。电话都不会给他们打。你不还钱,就算了,当做福利送你了”。罗敏的回应引来行业人士的质疑。网贷之家研究院院长于百程认为,如果数据真实,那么趣店的0.5%坏账率低得离谱,甚至比传统银行还低得多。从行业看,较好的公司坏账率在4%-8%,差的公司要超过10%。

  易观金融行业分析师田杰认为,网贷行业的坏账率普遍是比较高的,平均水平应该在10%左右,有的平台高于20%,而且,市场中一直没有规范坏账率的统计手段,导致差异较大,且坏账率这个数字的操作手法比较多,市场普遍存在以贷还贷、债权ABS、坏账担保等操作手段,让坏账率这个数字显得不那么真实。

  之后,趣店不得不选择沉默,对外称目前仍是静默期,拒绝一切媒体的采访。

  追捧后的大跌

  不过,在罗敏接受媒体采访发表引发巨大争议的言论之后,趣店美股股价受到拖累,当天开盘即大跌超过10%,盘中继续扩大跌幅,一度超过20%,终盘收于26.59美元,单日下跌19.42%,市值缩减至87.76亿美元,较上周四市值高位的115亿美元蒸发了近28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趣店上市前夕曾遭股东出售股权。10月18日中午,北京昆仑万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昆仑万维”)公告显示,根据趣店2017年10月17日(纽约时间)的发行结果,昆仑万维已转让趣店股份588225股,价格为每股24美元,交易金额为1411.74万美元。此外,因趣店IPO超额配售,公司拟再增加出售趣店股份 176.4676万股,价格为每股24美元,交易金额为4235.2224万美元,获得收益人民币2.588亿元。

  对于出售原因,昆仑万维方面表示,本次交易有益于公司的现金流动性,有利于公司盘活资金,提升了公司的运营能力,提高公司综合竞争力,为公司增加新的利润增长点。据悉,通过本次股权出售,昆仑万维持股比例从上市之前的19.7%下降至16.86%,共套现投资收益约3.45亿元。

  无独有偶,10月18日晚间,趣店另一股东国盛金控公告称,公司下属企业已转让所持趣店股份23.22万股,价格为发行价24美元,交易金额557.28万美元;另拟在趣店IPO超额配售中出售不超过69.66万股,能否成功实施取决于其上市后30天内股票市场价是否高于发行价。

  据趣店招股书显示,股权结构较为分散。具体来看,公司创始人、董事局主席、CEO罗敏持股21.6%,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凤凰祥瑞和国盛金控旗下华声投资持有5807万股C-5优先股,持股比例为19.7%;昆仑万维持有约3849万股B-1优先股和1947万股C-2优先股,持股比例为19.7%。

  对于上市前夕遭股东出售,田杰认为,股东急于变现一是因为已经获得了较高的投资收益,二是监管风险较大,这些股东选择落袋为安。 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表示,上市前夕遭两大股东出售股权,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两大股东对趣店的业务信心不足,毕竟这是一个风险度较高的新兴行业。

  在于百程看来,股东抛售部分股权,先落袋为安,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股东认为目前估值不低,值得出售。

  在股东层面,同样受到关注的是蚂蚁金服的动向。资料显示,2015年8月,趣店获得蚂蚁金服和老股东的2亿美元E轮融资,数月后,趣店集团旗下产品接入蚂蚁金服旗下独立的第三方征信机构芝麻信用,同时,获得支付宝提供的流量入口。据悉,双方今年8月重新签订了合作协议,支付宝开始向趣店收费。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趣店与蚂蚁金服还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QuCampus,北京快乐时光、蚂蚁金服和赣州幸福股份分别持有约45.9%、44.1%、10%的股份。据招股书披露,趣店正在与蚂蚁金服进行磋商,以探索其他协作机会。

  趣店在招股书“风险因素”中也提到,未来需要维护和加强与蚂蚁财务的关系和业务合作。趣店招股书显示,目前大多数的活跃借款人来自支付宝的入口。如果来自该入口的用户变得不那么活跃,如果公司无法继续使用该入口,如果该入口获客不那么有效,同时公司无法通过新渠道获取用户,会对公司业务有很大的影响。蚂蚁金服曾战略投资趣店,因此支付宝也就为后者提供了流量入口,用户进入名为来分期的服务窗口,可以获得现金贷款(最高额度1万元)与分期购物服务(来分期商城)。

  在田杰看来,蚂蚁金服对趣店的影响是绝对性的,一是导流,二是降低获客成本,三是风控。招股书显示,趣店2015-2017年的活跃用户为123万、612万、702万,趣分期移动端月活为100多万,可见,有相当大的部分是在支付宝和PC端交易。从招股书的数据也能看出来,支付宝为趣店带来大量客源。第二就是降低成本,2015年获客成本为169元/人,蚂蚁入驻之后就变成了33.48元/人,可以说,蚂蚁金服对趣店的财务状况有决定性的影响。还有就是风控,在互联网机构中,蚂蚁金服拥有最多的用户数据,也拥有最顶尖的风控团队,从各个方面来说它们的风控都应该是做得最好的,趣店借助它们的风控能力能降低大多数的欺诈风险。

  现金贷后遗症

  事实上,趣店是一家成立仅三年的公司,做校园贷起家。 一家成立三年的公司为何会创出百亿美元的市值?于百程认为,美国市场看中趣店的高利润、高用户数量、快速的增长性以及互联网金融市场未来的空间。

  从财务数据来看,转型现金贷使得趣店营收猛增。招股书显示,趣店2014年、2015年的营收分别为0.24亿元、2.3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14亿元、-2.33亿元。而到了2016年,营收达到14.34亿元,比上年增长514%,净利润也达到5.77亿元。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数据,趣店集团提供两款产品,即现金贷(来分期)和消费贷(趣分期),2017年上半年,83.3%的收入来源于向客户收取的金融服务费。截至2017年上半年末,实现营收18.33亿元,净利润为9.74亿元,与上年同期1.22亿元相比增长698%。其中,研发费用达0.63亿元,较去年同期的0.13亿元增长385%。

  此外,来自蚂蚁金服的流量支持使得趣店的获客成本降低。田杰表示,仅从财务报表来看,趣店一直是超速发展,投资者普遍预期趣店的高增速能持续,且它的获客成本极低,2015年是169元/人,2016年是33.48元/人,2017年上半年是44.59元/人,获客成本低于传统电商。从投资的角度来讲一定会投资这样的公司。并且未来会有很多网贷机构在美国上市,因为它们的财务报表都十分漂亮,而在中国需要排队,它们等不了那么久。

  不过,在业务层面,趣店也面临着较大的政策风险,从而会影响其盈利能力。趣店业务由校园贷转为现金贷和消费分期。互联网金融校园贷业务已遭监管禁止,但趣店18-35周岁的客户群体,仍被市场质疑对学生用户审查不严,此外,现金贷业务的风险也不断暴露,并受到监管关注。监管在4月就发文令各省市开展现金贷清理整顿,但半年后该领域的合规化势头依旧不明朗。业界对现金贷暴利吸血进行反思和批判,最近几天随着多家互联网金融平台赴美上市,现金贷业务风险引发关注。

  田杰认为,影响趣店盈利能力的首先就是监管风险,趣店大学生借贷的问题尚未完全解决,像有的平台为了防止大学生借贷,直接限制22岁以下的人不能借贷,趣店现在明显不能做到这个,利率问题也是一个风险,网贷机构普遍弱风控、强场景,用高利率覆盖高坏账,网贷机构的利率标准也是没有统一的,有的是复合利率,有的是名义利率,有的用滞纳金代替,就是没人提实际年利率,这些都是等待规范的。其次就是经营风险,强风控、低利率才是健康的发展状况,也是持续提高经营护城河的重要方式。

  此外,对于蚂蚁金服的依赖也是趣店面临的问题。中信证券研究部研究员肖斐斐表示,趣店依托蚂蚁金服的强大支持——支付宝带来的巨大流量以及芝麻信用输出风险管理,目前形成了收益丰厚、风险可控的优质商业模型。但是未来也存在挑战和不确定性。在于百程看来,现金贷政策、获客成本及坏账率的变化,都将对趣店盈利能力产生影响,其中最大的因素是政策。王德怡表示,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必须符合国内法律的监管要求,所以,一度饱受争议的高利息模式,将不能再持续,这会在很大程度上削减趣店的盈利能力。北京商报记者 刘双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