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互联网 > 小蓝单车成都办公室已人去楼空 目前押金难退

小蓝单车成都办公室已人去楼空 目前押金难退

科技资讯  2017年10月31日 13:46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小蓝单车押金难退,位于成都航天科技大厦共享办公室工位已经很多天无人上班,3个维修点2个撤走,一个无人上班,撤走的维修点留下数以百计的单车零部件。小蓝单车这是怎么了?
成都天府三街地铁口,众多共享单车中小蓝单车形单影只 摄影记者 郭广宇成都天府三街地铁口,众多共享单车中小蓝单车形单影只 摄影记者 郭广宇
小蓝单车遗弃的残骸小蓝单车遗弃的残骸

  小蓝单车押金难退,位于成都航天科技大厦共享办公室工位已经很多天无人上班,3个维修点2个撤走,一个无人上班,撤走的维修点留下数以百计的单车零部件。小蓝单车这是怎么了?

  随着国内多个城市宣布暂停共享单车停放,日益趋紧的政策使得这场原本依赖数量抢夺市场的角逐进入了洗牌阶段。

  疑问

  押金难退 成为普遍性问题

  10月29日,成都市民刘先生再次查看自己的支付宝账户,9月28日申请小小蓝单车押金至今未退,整整一个月了。

  “如果退不到能怎么办呢?客服联系不上,只能这样了。”刘先生说,三个月前他缴纳了99元押金和199元半年特权卡押金费用,成为了小蓝单车的客户,可以免费骑半年,他的固定骑行路线是草堂北路和高升桥,几个月后发现,小蓝单车难觅踪影,给骑行带来不便,打算退款,可是意外发现,小蓝单车在未告知用户的情况下,私自将半年的199元特权卡延期为一年。

  刘先生说,9月28日,他先后提交了特权卡和押金的退款申请,按照小兰单车的退款规则7个工作日可以完成退款,然而,7个工作日过后退款没有到账,他致电小蓝单车客服,只有语音提示无法转入人工客服。

  10月20日,刘先生看到小蓝单车在官方微博公布的公告,公告声明,在10月30日之前申请退款的用户将会在11月10日之前完成退款。10月25日,刘先生收到199元的特权卡押金退款,但是99元押金退款至今未收到。

  一家名为聚投诉的公益性网络媒体消费投诉服务平台公布的数据显示,截止10月30日下午3点,小蓝单车因为押金难退的全国投诉量达到2810件,位列投诉排行榜第一,解决量576件,解决率为20.5%。

  目击

  办公室无人上班3个维修点2个被撤

  几番周折,成都商报记者找到小蓝单车位于航天科技大厦侠客岛共享办公航天岛的办公室,侠客岛共享办公前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小蓝单车于几个月前入驻在共享办公室的32层,后来因为小蓝单车人员调整,办公工位进行了调整,该企业目前没有固定的工位,目前和另外企业一起拼工位,但是,小蓝单车的人员已经很多天没有上班。“现在这个公司欠了我们的房租。”

  根据小蓝单车的APP提示,记者找到了位于蚂蚁物流园、红瓦华阳春天和双华路三段的3个维修点。蚂蚁物流园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今年6月,不知道什么原因小蓝单车维修点从物流园撤走;红瓦华阳春天小区背后的维修点也已撤走;位于双流区双华路三段的小蓝单车维修点,这个仓库堆放了有逾2000辆的小蓝单车,单车铺满灰尘,无人上班。

  “小蓝单车的维修师傅因为几个月没有发工资,早就没有来上班了。”与小蓝单车共同租用一个仓库一名师傅说,听小蓝单车的维修工人说,小蓝单车在成都投放了5万辆单车,但只找回了2万辆,其余3万辆不知去向,公司损失惨重,但是丢车这个数据,因为小蓝单车没有回应而无法确认。

  该仓库房东钟老板说,小蓝单车没有签订租赁合同,最先租用了3个月,每个月租金7000元,眼看房租即将到期,租赁场地的小蓝单车尚没有缴纳房租。“反正还在租期内,如果到期没有缴房租,肯定要他们搬出去。”钟老板说。

  回应

  小蓝单车: 日均使用频率为5次

  10月24日,成都商报记者联系了此前对接媒体的小蓝单车成都负责公关人员,对方表示上周从小蓝单车辞职。

  “押金的事情我们正在加速退款,如果没有收到押金估计是延迟。”小蓝单车总部媒体公关人员孙丹印说,对于记者提出的其他问题,她表示,小蓝单车成都城市经理因为职位调整,需要确认后再告知。10月30日,记者联系到了小蓝单车原有的城市负责人林洁,她表示她目前已经不再负责成都项目,小蓝单车在成都投放超过30万辆,每辆车目前日均使用频率为5次。

  “我们现在的运营工作还在正常开展中,项目没有停运,我们的维修点每天都有在维修更新,只是有时候在等零部件所以没有每天投放。”林洁通过短信回复,否认了成都项目停运和车辆丢失的事情。

  现象

  维修点撤走了 车辆零部件乱丢

  10月29日,成都商报记者看到,红瓦华阳春天小区外面的垃圾场,堆放了许多小蓝单车零部件,数量无法点数,预计有上百辆车。“这里以前是小蓝单车的一个维修点,一个月前他们撤走了,就把这些烂车丢在这里了。”红瓦华阳春天居民钟大爷指着附近的一个坝子说。

  除了维修点,在天河路鑫光洗车美容停车场里面、三江悦府以及宏达世纪丽景小区的草丛中都堆放了许多小品牌的共享单车,今年7月,这些区域因为有共享单车被弃而为周边居民所诟病,本报曾经有过报道。

  天河路鑫光洗车美容馆停车场原来停放了约800辆共享单车,因为无人领长期占用停车场。10月22日,记者再次前往回访停车场,草丛里堆了30辆共享单车,其中小蓝单车12辆。

  智聪单车成都运营总监许大海介绍,多个单车企业第一代产品不具有GPS定位功能,企业丢车是一种必然现象。“许多电子锁的定位就是伪定位,加上找车成本太高了,很少企业专门派两个人去找一两辆单车。”许大海说。

  声音

  共享单车进入洗牌敏感期

  企业观望闭口不谈

  据悉,目前在成都的共享单车企业有十几家,车辆较多的有7家,OFO,摩拜、永安行、小蓝单车、一步单车、智聪单车,黑拜单车。据企业介绍,黑拜投放单车1万多辆,智聪单车投放2万辆。根据此前公布数据,永安行在成都投放了车辆10万辆。

  多家共享单车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共享单车行业领头羊局面已定,OFO和摩拜正在做最后角逐,除了小蓝单车,成都其他品牌选择观望。

  “收取了押金的企业采取的是押金滚动发展的模式,本身资金有限,采取押金购买单车投放,一旦用户出现退押金资金链断裂,这种反映是连锁性的,除非有人接盘,否则垮是不可避免的。”许大海说,智聪单车采取的无押金骑车模式,没有退押金压力,目前正在持观望态度。

  “钱已经砸进去了,要退出市场也退不了,要不等着被收购,要不和景区合作,把这些单车投放到小点位中。” 许大海说,只有等待OFO和摩拜竞争结束,明确收费模式才能确定下一步怎么办。“或许有一天,你用一个APP可以扫开所有的单车,小品牌单车就有了机会。”

  黑拜单车运营部门负责人谢宗杉说,目前成都市场已经处于饱和状态,不能再新增车辆。“现在我们在回收我们的车辆做升级,升级完了再投放,市面上车辆只有3000辆左右。” 谢宗杉说,黑拜单车的运维成本是每年300元,坏车率目前在10%以内,公司运维人员有30名,黑白单车日均使用率为3次到5次,虽然不能再新增车辆但是要对客户负责,继续维持运营。“在偏僻角落的单车是日常运维遗漏的,我们会根据定位和巡检对闲置车辆进行有效调度的。”永安行成都单车运营负责人唐池则拒绝回答任何问题。“在这样的敏感时期,任何一家企业都不可能出来说什么。”

  成都商报记者 钟美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