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互联网 > 小蓝单车拖欠200多万物业费人去楼空 稍后将发声明

小蓝单车拖欠200多万物业费人去楼空 稍后将发声明

科技资讯  2017年11月15日 20:53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猎云君:今天有媒体报道,小蓝单车已经宣布解散,猎云网也在第一时间联系了小蓝单车创始人并探访了小蓝单车位于北京的办公地点。曾经做出最好骑共享单车的小蓝单车,如今已是拖欠200多万物业费人去楼空。

  原标题:现场 | 小蓝单车拖欠200多万物业费人去楼空,李刚称稍后将发声明

  来源:猎云网

  作者:西龙、亚楠

  猎云君:今天有媒体报道,小蓝单车已经宣布解散,猎云网也在第一时间联系了小蓝单车创始人并探访了小蓝单车位于北京的办公地点。曾经做出最好骑共享单车的小蓝单车,如今已是拖欠200多万物业费人去楼空。

  在现场猎云网发现,小蓝单车位于北京的公司总部,整个楼层仅有20几名员工,这些员工在匆匆收拾完东西后,便很快离开。

  对于猎云网的询问,大多数员工保持沉默。

  “李刚已经好长时间没有来过公司了。”有个别员工向猎云网透露。同时这位员工表示,自己已经被拖欠了2个多月的工资还未发放。

  “我们上个月的工资好不容易才开出来,是足额发放的,但这个月的工资还没发。”一位技术负责人告诉猎云网,该员工是最早入职小蓝的员工之一,小蓝单车的技术架构、数据库开发基本都是由他完成的。

  “我昨天还来上班了,今日有人给我打电话,告诉我说来公司拿一下自己的东西,然后在家等消息。”这位负责人告诉猎云网。

  据员工透露,最近不断有供应链厂家围堵小蓝单车公司,昨日公司告知员工,让员工今天来收拾自己的物品,是为了防止供应链厂家和用户前来公司讨要款项。

  据猎云网在现场观察,小蓝单车公司门口和公司所在的大厦附近,聚集了十几个前来讨要退款的用户。其中,也有供应商听到倒闭的消息,派工作人员调查小蓝单车公司的情况。

  对于公司面临的境况,这位负责人表示,“之前是有一些感觉的,因为公司的融资不是很顺利,资金比较紧张,这个行业实在是太烧钱了,而且主要是竞争对手比较有钱。”

  “我们的技术和产品都还可以,就是资金链的问题,公司这样,我们其实挺不甘心的。”但是这位员工表示,我们不会彻底死,有其他公司和我们谈合作,只不过是换了个牌。

  而到了下午的时候,已经没有员工在小蓝的办公室,而是几位物业的工作人员坐在前台。据悉,小蓝公司的租金为一天2万,目前加上物业费已经拖欠了200多万。物业安排工作人员小蓝单车办公室,也是为了防止员工私自拿走公司内的电脑、自行车等财务。

  由于已经有近2个月的工资未发放,有小蓝的员工向猎云网透露,想拿走公司的办公用品作为抵押,但物业不允许,电脑、自行车等大件根本带不出去。

  “除非证明是员工自己的,有自己的单据,如果物业费交齐了,否则不行。”一位物业人员告诉猎云网。

  “说是李刚跑美国去了,谁知道啊?”这位物业人员表示。

  而据BiaNews的报道,小蓝单车HR昨天开始已在朋友圈卖办公家具,“95成新办公家具,时尚简约,出手转让。”

  对此,猎云网联系了小蓝单车创始人李刚,李刚并未做出正面回应,只是回复称:“稍晚点我发一个我们的声明,帮我们传播一下吧”。

  “主要还是车太少了,很多想骑都找不到。”谈及原因,小蓝单车一位运维人员胡师傅说道。

  他告诉猎云网,自己并不是与小蓝单车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而是与一家名为“北京仁瑞科技有限公司”的第三方劳务派遣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

  “我是10月17日离职,目前还有12天的工资未发放。小蓝单车早就解散了,员工早都走了。”胡师傅表示。

  据他介绍,9月初,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武汉等12个城市相继宣布暂停共享单车的新增投放。而小蓝是最早跟政府签订不再新增投放的企业。

  无车可骑,已经成了二线共享单车共同面临的尴尬。

  曾被周鸿祎臭骂

  与小蓝单车一起办公的还有野兽骑行,野兽骑行是一家专注打造顶级智能运动自行?的科技公司,也是李刚的第一个创业项目,此前曾获得真格基金、创新工场的投资,估值达到4亿人民币。但据媒体报道,野兽骑行目前除了高管外,其余员工也已经全部遣散。

  在创立野兽骑行之前,李刚曾在360工作,他曾经在周鸿祎的带领下一年卖了400万枚产品,成为当年销量最大的智能硬件产品。

  李刚表示,从360离职创业是“不得已”和“想要自己做事”。据其透露,成立“野兽骑行”前与合伙人同在360工作,在很多次挨老周(周鸿祎)骂之后,也是因为“每次开会只能在会议室门口”而选择离开360。

  “我曾经骑车环游过海南和台湾,在海边的公路上骑行,感受风声、花鼓声和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可以说骑车满足了我们对热爱的全部幻想,为什么不为我们的热爱做些事儿呢?”

  热爱成为了李刚创业的动力与源泉。

  最好骑的共享单车

  小蓝单车曾被誉为最好骑的共享单车。

  在很多人看来,小蓝单车在用户体验上绝不输摩拜合OfO,尤其是小蓝的变速车,获得了很多骑行爱好者的青睐。

  相反,摩拜和ofo最初的体验都不是最好,摩拜太重、定位也不精准,而ofo则是没有定位、并且质量差、损坏严重。

  据公开资料显示,小蓝单车成立于2016年10月,今年1月,小蓝单车完成4亿元A轮融资,由黑洞资本领投,智明星通跟投,估值达到10亿元。今年上半年,小蓝单车曾一度占据了行业第三的位置,当时的小蓝投放速度很快。

  “不过还是慢了,包括生产速度、融资速度。中国互联网的竞争十分充分,基本就是一家独大,第二、第三都很难有位置,用户一般装一两个APP就差不多了,不会装太多。”一位共享单车内部人士告诉猎云网。

  但此后,小蓝单车就再未宣布过融资消息,曾有消息称小蓝在3月份的B轮融已接近谈成,但是后来也没了音讯。

  而与此同时,摩拜和ofo则分别在六七月份,完成超6亿美元和超7亿美元的融资。

  在投资人看来,ofo和摩拜已经占据了大部份市场份额,海外市场又抢得先机,在中国市场新增用户逐步放缓的情况下,其他品牌很难有赶超和错位竞争的机会,投资盈利的可能性无限缩小。因此对于其他,投资人显然不愿再投钱。

  而在拿到巨额融资后,摩拜和ofo已经不但仅专注于跑马圈地了,而是玩起了免费。摩拜和ofo相继推出了“1元包月”这种近乎免费的优惠活动。至此,整个行业开始陷入“免费大战”。

  在这场倒贴钱的大战里,再好的体验,也比不上免费。

  最近几天,朱啸虎在某论坛上表示,目前共享单场行业的格局已经确定,前两家占据了95%的市场份额,其他品牌仅占5%。

  显然,不论是资金实力,还是市场占有率,两大巨头已经将其他共享单车远远甩在身后。

  第二梯队分崩瓦解

  在这场本就需要消耗大量资金的战争中,二线单车一方面拿不到新的融资,一方面又不得不跟上免费的节奏,失去了基本的骑行收入,导致资金压力越来越大,可谓典型的釜底抽薪。

  而断了资金的二线共享单车,不得不打起押金的主意。小蓝单车副总裁胡宇沸今年2月在接受采访时也承认,小蓝单车的押金一大部分是留存用于客户的退款需求,而其他一部分则用于生产车辆。

  这并不是个例,据一位内部员工透露,酷骑前后挪用了大约4亿元押金用来造车。但据今日媒体报道的最新消息,胡宇沸表示自己已经离职数月。

  8月初,交通运输部等10部门联合出台的《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要求,共享单车企业应严格区分自有资金和用户押金、预付资金,在企业注册地开立用户押金、预付资金专用账户,实施专款专用。虽然如此,但真正落实的企业却很少。

  失去资金支持的二线共享单车,压力是空前的,不得不挪用押金投入市场竞争。但这样又带来了巨大的风险,因为很容易就出现押金挤兑。

  不但小蓝,酷骑、小鸣单车、熊猫单车均相继出现了大面积押金难退的情况。

  今年3月,小蓝单车推出199元的半年特权卡,只要在有效期内6天有骑行记录且未退押金,180天后即可全额返现。9月末,特权卡进入返现期,但用户却发现,小蓝单车突然强制将半年特权卡升至全年特权卡,用户的提现时间推迟了半年。

  10月20日,小蓝单车曾发布公告称,用户于2017年10月30日之前申请的退款,将于2017年11月10日前退还完毕。

  11月初,有多家媒体报道称小蓝单车成都办公室已人去楼空,对此小蓝单车创始人李刚回应称是“搞笑的谣传”。

  据媒体报道,到了11月中旬,小蓝单车承诺的退款期限已过,不少网友反映并未收到退款。小蓝单车APP中的退款信息无故消失,“押金”一栏直接从“退款中”变成“未交押金”状态,但用户并未得到押金返还。

  “共享单车现在太冷了。”一位业内人士如此说。

  今年6月,悟空单车宣布停止运营,成为第一家倒下的共享单车。随后3Vbike、町町单车也相继倒下。町町单车虽然只在南京投放了5000辆,却造成了近20万的押金无法退还。

  但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同样的事情会很快的发生在二线共享单车身上。

  此前曾有消息称永安行将收购小蓝单车,并打款1000万元用于解决小蓝单车资金短缺问题。

  但10月25日,永安行突然宣布,与哈罗单车签署了业务合并协议,买下后者100%股权。哈罗单车创始人杨磊将出任新公司CEO。这也成为共享单车第一起并购案。

  而随着永安行收购哈罗单车,小蓝单车的希望也彻底破灭了。

  第一梯队摩拜与ofo激战还未停止,第二梯队却已分崩瓦解。“不存在第一梯队和第二梯队,交易成功后前面只有三个玩家,摩拜、ofo和我们”,在永安行与哈罗单车并购案后,哈罗单车联合创始人李开逐对媒体表示。

  据悉,小蓝此前曾向ofo、摩拜提出被收购意向,但遭到了拒绝。

  其实在摩拜内部,很早就已经明确,不会收购中小玩家。

  “我们不希望给其他单车平台一种幻想和希望,例如有的本来不想做了,或者做不下去了,投资人说再投点钱,到时候等来收购。”摩拜一位内部人士此前向猎云网透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