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互联网 > 小蓝单车第三方供应商:连夜赴天津寻人

小蓝单车第三方供应商:连夜赴天津寻人

科技资讯  2017年11月15日 22:52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晚7点,望京金辉大厦外,两辆金杯车停靠在路边,七八名男子坐在车内。有人抽着闷烟,有人玩着手机,相互没有言语,争论已经结束了。
小蓝单车办公室已无人办公小蓝单车办公室已无人办公

  新浪科技 韩大鹏

  “至少得有个喘气的人吧”。

  晚7点,望京金辉大厦外,两辆金杯车停靠在路边,七八名男子坐在车内。有人抽着闷烟,有人玩着手机,相互没有言语,争论已经结束了。

  他们是小蓝单车的第三方供应商,从京城周边聚到此处索要债务。他们集体证实:此前与其对接的小蓝单车运营人员“消失”了,或者说:小蓝的所有人员都“消失”了。

  他们通过不同渠道,打听到了天津鹿鼎科技相关人员在天津的地址,“派人去找了,必须得有人站出来给我们个说法”。

  拖欠物业费达200余万

  几小时前,他们试图进入金辉大厦8层的小蓝办公区,却遭到物业方拒绝。

  物业理由明确,警方已经介入,8楼暂不让任何人进出。

  不久后,几名用户前来退还押金,大家有着相同的疑问:小蓝办公室真的没人了?我们不信!我们要亲眼所见。

  眼见人数增多,物业方一名负责人急忙赶来,“小蓝的人真的已经不在了”。双方理论起来:用户和供应商要求实地探访,物业则坚守禁止陌生人出入大楼。

  寡不敌众,物业方还是妥协了。该男子带着十余人前往8楼一睹究竟。

  自小蓝单车在今年1月份得到4亿元A轮融资后,CEO李刚改善了工作环境。野兽骑行从1公里外的望京SOHO搬至此处,并租下了整整一层楼,用于设计、研发、推广等。

  让大家失望的是,8楼东西两侧,小蓝和野兽骑行的大门紧锁,除一名保安外、不见任何员工的身影。偌大的办公区内,几辆小蓝车摆在角落里,桌上不见电脑,也无任何文字材料。

  “他们是4月份搬来的,一天租金2万”,物业人员表示,小蓝单车已拖欠物业费达200余万,前些天虽有员工搬走小件物品,但没人私拿电脑等财务,“我们现在也不能确定它(小蓝)跑了,只是今日没人来上班”。

仅剩一名保安坐在屋内看管财务仅剩一名保安坐在屋内看管财务

  有供应商被欠600万

  “欠了我一百多万,我能不着急吗”,老刘是此次索要债务的第三方供应商之一,今年春节过后,他的公司与小蓝单车签署协议,他提供厢式货车拉运服务,帮助投放单车,每投放一辆车收费10元。

  自今年6月起,小蓝单车就出现过延期付款情况,“只能催款,对方也给,就是拖拖拉拉”,老刘说,近三个月,小蓝已拖欠他一百余万元,原定的结算日,他却只收到了5万多元,与实际欠款相差二十余倍。

  “我还不算多的,有供应商欠了600万”,老刘说,他最后一次见到CEO李刚是在两个月前,他曾提出过资金延期情况,询问是不是资金链有问题,李刚未正面作答。

  与老刘同在金杯车中的,还有蚂蚁物流的员工。该员工说,今年3月初,公司与小蓝签订协议,承接8万辆车的投放任务,收费也为每辆10元,“5月份就开始拖欠,之前每月还6万,10月份就不还了”,截至目前,小蓝单车已拖欠蚂蚁物流近20万元。

  老刘强调,此次来讨债的多是一级供应商,他们中很多将业务分发给二三级供应商,“小蓝不还我钱,我没法跟下面的供应商交代”。

  称已派人赴天津寻人

  面对如此局面,供应商们不知所措。对于处理方式,他们存在分歧,甚至一度争吵。

  他们大体分为三种意见。有人用手机查询了小蓝单车背后的天津鹿鼎科技有限公司,发现李刚股比仅5%,李文生股比占95%。

  其中一方打听到了这家公司相关人员的地址,“正派人去找,无论是谁都得给个说法”。另一方认为,寻人很可能无果,有媒体称李刚在国外,此时应该召集所有供应商前来声讨。老刘则认为,应该再尝试与小蓝一方沟通,试图寻求理性解决方式。

  但几乎所有供应商,都认可一点:小蓝单车的质量较好,若不是融资失败,资金链断裂,不至于走到今日的地步。

  “管理者的处理方式有问题,不接电话玩失踪,这能解决问题吗?”老刘再次感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