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互联网 > WeWork亚洲负责人:全球化公司如何进行本土化创新

WeWork亚洲负责人:全球化公司如何进行本土化创新

科技资讯  2017年11月27日 23:29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新浪科技讯11月27日消息,在TechCrunch国际创新峰会2017上海站的论坛上,孵化器鼻祖WeWork亚洲区董事总经理来到了现场,讲述WeWork作为一家美国公司是如何立足于世界,如何在中国以及亚洲区拓展市场,以及带来本地化体验的?

  新浪科技讯 11月27日消息,在 TechCrunch 国际创新峰会 2017 上海站 的论坛上,孵化器鼻祖 WeWork亚洲区董事总经理来到了现场,讲述WeWork作为一家美国公司是如何立足于世界,如何在中国以及亚洲区拓展市场,以及带来本地化体验的?

  WeWork 亚洲区董事总经理中文名字——李恺先。他出生于德克萨斯,父亲是公务员,后来迁到巴基斯坦工作,他于是便有机会机会去到了亚洲各国。在学生时代来到中国南开大学当了五个月的交换生,他在那时候便开始学习中文,后来又到了清华大学。正是因为跨国界生活的背景,以及在不同行业工作的经验,李恺先成为了 WeWork 在亚洲地区的负责人。

  不但仅是加速器或者孵化器

  李恺先认为在这点上他们想给用户提供一个空间和一个平台性的增长。建立在全球不同的地区会保持与加速器和孵化器进行合作的状态,“在我们的项目当中也会继续帮助他们在中国铺开业务,我们也与很多品牌、实验室进行合作,帮助它们更好地成为生态圈的一部分,帮它们同合作伙伴开展联系。我们以更为系统化的方式开展在中国的业务。我们希望能跟其他人展开合作,成为合作伙伴。”

  在他看来,中国的初创公司发展和扩展得十分快,WeWork 也想成为中国生态系统中的一部分,帮助初创公司完成在全球的扩展,帮助它们扩大在北美和欧洲地区的业务。WeWork 的任务不止是提供空间,还要帮助初创公司更好地融入社会。

  WeWork 在纽约有超过三万的会员。可以帮助中国公司进入这个生态圈,它们也在中国看到了很大的潜力和机会。另外,李恺先觉得能帮助中国的企业在全球进行竞争也是 WeWork 和本地化同类公司竞争的优势——“当然也有很多公司想到中国进行投资,我们也为它们提供平台、提供服务,帮助它们融入到中国社会,包括大公司,也包括小公司。我觉得这是我们核心的战略,帮助国际公司更好地进入国内市场。”

  与大公司之间合作的生意经

  李恺先还分享了 WeWork 作为一个共享办公空间的“来者不拒”之理论——“不论你是三十个人、五十个人的公司也好,还是三百人的公司也好,我们能帮助你们在中国实现发展,所以大的公司来到中国的时候,它们可能会说,我需要更多的一些空间。(例如)有个公司,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要进入那个市场,所以我们现在在做的:利用技术,包括服务和社区,打造成一个独一无二的平台,(就能够)帮助它们发展。你们有长期租赁协议的话,办公空间(未来可能)要再增长,例如增长三十平、五十平、一百平,或者是更大的空间,我们将提供我们开发的业务,帮助这些公司实现更好的发展。”

  有关本地化特色

  注重社区与服务:“如果回头看的话,WeWork 有一个理念就是将创业公司聚集在一起,让它们互相帮助。很多人都会找到相关的概念,说(那些公司)跟我们做的事情十分相似,但是实际上它们并没有将(相关理念)展现在他们公司的 DNA 当中,也没有展现在它们培训员工的方式之上。所以我觉得很多事情都在发生,这使得我们公司有别于其他公司。”

  研发设计团队:“除了有这么大的一个封闭空间之外,实际上我们还关心软件的方面,例如怎么样把它们更好地集合在社区中。”

  本土资金和关系网络:“WeWork 有很多中国客户与中国成员。我们有一个领导团队,专门针对中国的研发团队和设计团队,我们还有总经理,这些能真正在这些基础之上推进和加速我们的发展。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中国有相应的资本投入。我们把自己当成一个年轻的学生,例如星巴克在中国十分成功,它们是一个成功的零售企业。当然我们也会看一看,这些领导者,它们有很多好的策略和战略,能在全球平台当中得到更好的收益。我们能帮助更多的公司在北美取得成功,帮助它们在东亚地区取得成功——这也是一种全球的关系,借助这种关系网,帮它们在中国开展业务。”

  我们还希望能跟一些全球领先的公司进行合作,不管是 JRM,还是全球销售公司,例如迪斯尼或者是苹果。其实我们有各种各样的专家,能够帮助人们了解不同的方式,我们也在这些方式当中尝试。基于一系列的尝试,我们希望尽可能快地把大家带到这个平台上。

  有关融入国内市场的限制

  李恺先承认中外文化差异会导致公司在不同区域发展产生差异,“中国大部分的公司有各种各样寻求人才的方式,可能在美国,这些公司的运转方式相对而言比较慢,而在中国就会转变为疯狂增长的模式。可是在欧洲,例如西欧的公司来到中国的时候,大家都感到(这里)十分疯狂。所以我们要成为一个目标驱动的公司,如果人们真正认可我们的目标,想要进入我们的公司,并希望帮助中国公司不断成长的话,唯有提供这样的价值观,才能在全球范围内寻找到合适的人才。”

  以下为对话实录:

  对话主题:美国公司的中国征途

  嘉宾:WeWork亚洲区董事总经理,李恺先

  主持人:TechCrunch资深记者 Matthew Lynley

  Matthew Lynley:你为什么会被选到中国工作呢?

  李恺先:这是十分好的问题。我是在德克萨斯出生的,我父亲是公务员,他后来迁到巴基斯坦工作,所以我去到了各地的亚洲国家,我去过泰国。我还住在过明尼苏达州,我还来过中国,在南开大学学习了五个月的时间,我看到中国有巨大的潜力,我开始学习中文,后来又到了清华大学。所以我实际上在世界各地都生活过,后来在美国工作,还在不同的行业工作,银行、投资机构,帮助我的朋友们进行投资。以及在东南亚也会进行对于公司的投资,但是几年之前,我担任了CFO,我在印度开展了很多的业务,跟中国的银行有个合作,所以我个人而言,很高兴能再次回到中国,因为我们在中国看到了巨大的机会和潜力。十分高兴能再次回到中国。

  Matthew Lynley:所以你是自愿来的。你中文说得怎么样?

  李恺先:我中文说得不是很好,这是个巨大的问题。我们业务遍布全球。

  Matthew Lynley:为什么回到中国呢?

  李恺先:大家聚在一起,成为创新的枢纽,我们帮助这种初创公司,提升效益,能够更好的获得成功,更好的合作,这是我们所做的工作,这个定义上而已,在中国上有很多创新,世界上很多伟大的创新是在中国开发的。这是中国的现状,以及对于我们而言,如果看看中国的初创公司,可以看到发展得十分快,扩展十分快。大家想一想,这些公司,例如腾讯、阿里巴巴、微信,他们十分快成为全球性的公司。当然我们也想要成为中国生态系统中的一部分,帮助他们在全球的扩展,帮助他们扩大在北美、欧洲、美国的业务。这里不止是空间,还有如何更好的融入社会。我们在纽约就有超过三万的会员。可以帮助你进入到我们生态圈当中,进入到我们的金融领域当中。我们在中国看到了很大的潜力和机会。另外,我觉得能帮助中国的企业,能够在全球进行竞争。当然也有很多公司想要到中国进行投资,我们也为他们提供平台。提供一些服务。帮助他们融入到中国的社会。包括大公司,也包括小公司。我觉得这是我们核心的战略,帮助国际的公司更好的进入中国的市场。

  Matthew Lynley:你们的公司,像一种加速器或者是孵化器,你们也做这方面的工作吗?

  李恺先:实际上孵化器不是给这些企业提供资金,我们想给他们提供一个空间,提供一个平台增长。我们给他们提供一个空间,很大的会员。我们会建立在全球不同的地区,我们也会跟加速器和孵化器来进行合作,在我们的项目当中,我们也会继续的帮助他们在中国进行铺开业务,我们也跟一些很多的品牌很多的实验室进行合作,能够帮助他们更好的,他们如果想要成为生态圈的一部分,我们可以帮助,可以帮他们跟合作伙伴开展联系。我们以更为系统化的方式开展在中国的业务。我们希望能跟其他的人能够进行开展合作,能够的成为合作伙伴。

  Matthew Lynley:你讲了很多初创公司的业务。我觉得很酷的一个业务,协同工作。这实际上就像我们在网上看到的一些商业的模型,当然提供服务,把办公的空间座位一种服务。对于大的公司而言是这样。你们在中国有没有做这样的一些事情呢?给一些大的公司提供空间呢?

  李恺先:实际上这也是同样一个版本,对于国际上的公司,想要进入中国,他们想要进入中国的市场。他们不知道是签订一个三到五年的合同还是怎么样。我说没有问题,就是不论你是三十个人也好,还是五十个人的公司也好,还是三百人的公司也好,我们能帮助你在中国实现发展,所以大的公司来到中国的时候,他们可能会说,我需要更多的一些空间。我们有个公司,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要进入那个市场。所以我们现在在做的,利用技术,包括服务,以及社区,打造成一个独一无二的平台,帮助公司发展。你们有长期的租赁协议的话,你的办公空间要再增长,例如增长三十平、五十平一百平,或者是更大的空间的话,我们会帮你们,我们开发的业务提供给你们,能够帮助这些公司能够实现更好的发展,实现更好的理顺。我想要成为推动他们增长的主要因素。我看到中国在建起了很多的建筑,很多大的空间拔地而起,在中国有很多的模式。

  Matthew Lynley:你们在中国的特点是什么呢?你们跟其他的类似的公司有什么区别呢?

  李恺先:首先第一个,大的区别就是我们注重于社区与服务。如果回头看的话I(音),在以色列有个公司,他们生活在一起,生活在社区当中,他们会彼此提供帮助。在中国还有一个比较陌生的概念,他们的孩子也是生长在一起,作为一个集体的形式,这是发生在俄亥刚州(音)的,打造成一个社区,我们有相似理念的。就是有个相似的理念,创业公司聚集在一起,能够帮助他们互相帮助。很多的人都会找到相关的概念,说跟我们做的事情十分相似,但是实际上并没有展现在他们公司的DNA当中,也没有展现在他们培训员工的方式之上。所以我觉得很多事情都在发生,使得我们公司有区别于其他公司独一无二的特点。

  第二个,我们的研发,我们有研发设计团队,我们有这么大的一个封闭的空间,或者是最小的一个空间,我们的人会对他们监控,看到他们在做什么,到底做哪一些事情,会让他们产生能量,其他的人只是说,我只是给你提供空间,只是给你把这些家具、工作的设备准备好,实际上我们还关心软性的方面,怎么样提高他们的,把他们更好的集合在社区当中,能够更好的帮助。所以我们也有一个研发的团队,设计的团队,能够帮助大家在全球有两百个写字楼,我们使得大家在这些写字楼大众展开更好的合作。

  Matthew Lynley:你提供这样一个平台,实际上十分有趣。我想知道你的运营方式是怎么样的?但是还要看一看,有很多全球性的公司到中国来开展业务,他们有很大的愿景,最后的时候,他们可能在中国的业务开展得并不是特别的好。他们可能有一些,例如他们的主管,他们的总裁可能面临着很大的压力,你看看这别失败的案例的话,你们吸取到了哪一些教训?你们跟这些全球性的大公司有什么不同?

  李恺先:实际上我并不是专家,为什么有些人在中国成功,有些人在中国不成功。我跟大家讲讲我们是怎么做的。我们刚刚来中国,其实我们进展是比较慢的。现在我们在中国是十个建筑,我们开放这些建筑之后,更好的方式是什么呢?我觉得需求是很大的,比我们的预想更大。可能现在有95%他的旅行是爆满的,所以我们有很多中国客户中国成员。现在我们要相信我们做的一些事情,我说这真的比我们想到的要更加成功。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中国有相应的一些资本的投入,我们要有一个领导的团队,专门针对于中国的研发团队设计的团队,我们还有总经理,实际上真正的能在这些基础之上推进和加速我们的发展。我们根据客户的需求,确保我们的用户或者是会员的需求。我们把自己当成一个年轻的学生,我们要从本地的伙伴身上学到更多,我们可以做到更好的本地化。我在中国也看到一些成功的商业,例如星巴克在中国十分成功,他们是一个成功的零售企业。当然我们也会看一看,这些领导者,他们有很多好的策略,他们有战略,使得能在全球平台当中得到更好的收益。我们能帮助更多的公司在北美成功,帮助他在东亚成功。这也是一种全球的关系,借助这种关系网,帮他在中国开展这种业务。到现在为止,我们尝试着开展更好的合作。

  Matthew Lynley:这里讲到上海的空间的话,你们也会开放纽约的空间。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区别呢?

  李恺先:是也不是,但是有很多不同小的方面是我们在做的。对于我来说很多有趣的,让我感到兴奋的是,中国有很多机会,亚洲有很多机遇。你进入一个小的方面,可以看到很多不同的机遇。例如能源,这些在中国是十分强大的。有的人说,我进入到一个建筑物,进入到美国或者是伦敦或者是墨西哥的时候,会说我感觉到这个建筑当中人身上的氛围是不一样的。人们开展 十分好的协同的工作。我觉得在中国跟其他地方不一样的地方,合作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我们来的时候,会感觉到不同。当你进入到一栋建筑物的时候,你会感觉到人跟人之间的能通,所以我感觉在不同的市场是不一样的。在美国我们有一些小的办公室,美国或者是欧洲很多会是比较小的,有时候只有四个人,跟中国不一样的。所以它对于空间的分布,它一个大的空间,可以拆分成小的空间,可以开一些小的会议。有的大的空间,可以容纳五十人。但是每个人有不同的喜好清香,有的人喜欢咖啡,有的人喜欢茶,我们会满足每一个人。有的人就需要这个空间开展培训。有的人会用这个空间做培训。开展沙龙。所以我们要了解中国的企业会做什么。我们要更好的服务国内市场。这是十分有趣的。

  Matthew Lynley:我们不认为全球协同工作的理念,你觉得这样的一个概念,你有什么样的看法?以及你们在竞争当中做得怎么样呢?

  李恺先:实际上我们是关注创造不同类型的工作场所和工作氛围。有的人会说,我进入工作的时候,要了解工作的意义是什么。我这里不会深入的讲。有时候中国的总裁等等,他们都遇到了这样一个问题,所以有一些小的公司,你每周七天,每天24小时,都要让客户找到你,你每时每刻都保证这种工作状态。所以你要有这样的能力,有时候还要参加瑜珈,跟同事跟朋友会面,所以要对工作随时能响应,我们要创造这样一个社区。很有趣的,我们在中国开展的一个研究,中国大部分的这种工作人员,他们都是来自于只有一个孩子的家庭,他们是家里唯一的孩子。他们有时候把工作的场所当成自己的第二家庭。有一些他们在家庭上没有获得的成长,是在工作当中所获得的。现在讲到关系的发展,我们如何帮助中国的企业更加的成功,帮助他们成为国际性的大企业。我们想一想其他的人,他们在做协同工作的时候,我们花一些时间想一想这些概念,我们怎么产生出一个更好的社群,更好的合作的关系。如何帮助中国的公司,在东南亚在东亚的公司扩展到全球,所以现在实际上我每一天都在思考这些问题。

  我们会跟本地的合作伙伴,跟本地的经理人进行合作,我们要了解他们需要什么。我自己一个十分强有力的想法就是在企业。我们这个企业会定义工作是什么。我们会把这个工作能够人格化,能够知道工作意义是什么。帮助他们能获得更好的成功。这是我们的设想。

  Matthew Lynley:十分感谢您。你们这个机构的架构是怎么样的呢?这个组合?

  李恺先:实际上我并不是让大家,我觉得我们公司的一个竞争优势是跟其他公司是不一样的。没有人提供这种国际的平台,例如IBM或者是微软或者是阿里巴巴,他们在全球都有很多的员工,数万人的员工,但是没有人可以说是,像IBM,有数千的工作人员,他们位于不同的城市,但是没有人会有我们这种层级的对话的程度,为你提供空间为你提供服务。文化是一种服务。我不止是帮助你满足全球的需求,我能帮助你,让企业的员工融入到工作当中,让员工更加开心。对于企业总部而言,我们能从一个技术,融入到工作场所或者是建筑当中。我并不是说人们做的不是有趣的工作。但是全球层面来说,我们有个十分好的平台,有个十分好的技术个人力资源的团队。这帮我们开展了目前规模的对话交流。

  Matthew Lynley:所以现在,你们得到了融资和投资,他们就像是,也是像在做蛋糕一样,你们也是他们蛋糕当中的一员。如果你们想要改变你们工作方式的话,尤其得到了一大笔资金的注入,是不是有压力呢?想要在中国获得更好的成功呢?

  李恺先:我也赞同您,当你筹集了越来越大的资金之后,你有一种责任感,希望成为资本的更好的运用者,希望把资金运用在正确的地方。并且能创造出更好的业务。当你有资本之后,你就觉得有责任要把自己打造成为一个世界级的好的公司。抓住每一天的机会。

  所以我们每天的工作当,希望进入更多的城市当中,希望帮助企业获得更好的成长,这也推动我们从第一栋楼增长到第两百栋楼,我们还在增长当中,我们有更多的责任,帮助大家成长,做令大家兴奋得商业。你的侧重点依然是在会员制上,能够给他们提供十分好的客户体验。帮助他们成功。

  Matthew Lynley:你将如何使用这笔钱?当你进入国内市场之后?中国公司可能会缓缓的适应自己的公司。用各种各样不同的方式了解国内用户的使用习惯,您如何跟中国公司竞争呢?

  李恺先:我们现在正在使用各种各样的一些不同的方式。希望能进一步增强本地的布局。其实我们有人民币的一些团队和其他的一些团队。希望能进一步了解国内市场,我们看到一个特别好的项目的时候,我们还是希望能很快的进行投资。一方面是数字化的识别,另外我们希望本地化,例如跟微信支付、阿里支付进行合作。我们还希望能跟一些全球引领的公司进行合作,不管是JRM,还是全球销售公司,这些人是本地专家,他们也跟全球性的一些公司进行合作,例如迪斯尼或者是苹果。其实我们有各种各样的专家,能够帮助人们了解不同的方式。我们也在这些方式当中尝试。我们基于一系列的尝试,希望尽可能快把大家找到这个平台上。

  Matthew Lynley:你如何找到这些资源呢?例如优步,他们进入了国内市场,后来他们离开了国内市场,因为他们无法融入当地的市场。您觉得融入国内市场,有哪一些限制吗?

  李恺先:中国大部分的公司,都是十分具有底气的,他有各种各样的寻找人才的一些方式,如果在美国,欧洲的话,大家都会发现,这些公司相对而言运转方式比较慢。在中国,一个优势就是人们都十分习惯于这种疯狂增长的模式,可能对于欧洲或者是西欧的公司来到中国的时候,大家都感到十分的疯狂,当然中国有各种各样不同的公司,大家希望能寻找到一些专业的合作伙伴。当然我们的人才都是十分迅速的增长的。

  相反而言,这也是目前为止我们一个十分成功的商业模式。如果我们跟中国的一些人才合作,我们就能了解大家的需求。但是实际上我们是一个驱动目标的公司。我们要知道如何让我们的人才有效的工作。所以如果人们真正的认可我们的目标的话,人们真正想要进入我们的公司,希望帮助中国公司不断成长的话,唯有提供这样的生态体系。这也是目前为止我们的核心。

  大家可以看到全球范围内的这种规模的不断增长的话,这也是对于公司总体而言一个十分重要的目标。他们是不是觉得公司是有这样的目标呢?我们是不是能让公司成为整个生态当中的一部分呢?

  Matthew Lynley:最后一个问题,我们雇佣的时候,是不是希望要有双语的跨文化的人呢?是不是很难找到这种人呢?

  李恺先:双语跨文化的人才,很多人都在找这种人才。你必须要跟人不停的讨论,找到这样的人才。你要跟各种各样的人对话,你要有成功的人力资源体系,这样才能找到合适的人。

  Matthew Lynley: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