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互联网 > 光速中国宓群与融360叶大清谈互金行业:未来仍有机会

光速中国宓群与融360叶大清谈互金行业:未来仍有机会

科技资讯  2017年11月28日 14:22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新浪科技讯11月28日上午消息,在TechCrunch国际创新峰会2017上海站的论坛上,光速中国联合创始人兼创始合伙人宓群对话融360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叶大清。两个人共同谈了对互联网金融行业以及对人工智能领域的看法。
融360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叶大清融360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叶大清

  新浪科技讯 11月28日上午消息,在TechCrunch 国际创新峰会 2017上海站的论坛上,光速中国联合创始人兼创始合伙人宓群对话融360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叶大清。两个人共同谈了对互联网金融行业以及对人工智能领域的看法。

  叶大清谈上市感受及未来目标

  叶大清曾服务PayPal、American Express(美国运通)、AOL(美国在线),Capital One(美国第一资本金融公司),他认为自己在PayPal那段经历,对融360团队过去六年的定位、战略、成长,以及解决问题有启发和帮助。

  谈及上市的感受,叶大清指出,第一点觉得很幸运;第二点觉得也很感恩。

  对于未来5-10年的目标,叶大清说,“我们有6700万的注册用户,我觉得如果有一天我们能够服务2亿或者3亿、4亿,中国的老百姓当他有金融需求,需要了解金融知识,使用金融工具,来到我们移动App,来到我们的平台我觉得那个才是真正取得更大的成绩”。

  如何看待互联网金融?

  最近上市了的拍拍贷和融360都是光速中国的投资项目。对于互联网金融行业,在宓群看来,在互联网金融这个行业实际上有很多的机会,但是需要有选择性的去看、去投。“包括未来我们觉得也是有机会的,我们也在看,也在布局”。

  对于为什么在这个节点这么多互联网金融企业上市?宓群认为,互联网金融这个行业是得有一批公司出来了,而且通过互联网,特别是现在也有人工智能,中国通过弯道超车的机会是远大于美国的,所以这些公司的收入、利润、体量已经完全到了一个上市公司的门槛了,而且我们觉得作为一个上市公司每一个季度都能够有一个十分好的业绩,我觉得这是一个更大的因素。

  叶大清指出,互联网金融公司是到了一个收获的季节。数据显示,中国金融在线化的比率现在远远低于电商的,因为电商的零售的在线化比率是14%,电商行业花了十几年是14%,金融行业到今日为止还不到5%,但是我觉得有一天可能四五年,可能是三年,可能更长一点,金融在线化,例如说贷款、买车、信用卡买保险的比例等等有一天会超过零售的。看未来今后五年、十年这个方面需求还是很大的。

光速中国联合创始人兼创始合伙人宓群光速中国联合创始人兼创始合伙人宓群

  关于光速中国的投资赛道

  光速中国不但投资了一些互联网金融公司,还投资了途家、e代驾、房多多、青云、大众点评网等。

  宓群指出,光速中国投早期,我们做了三个选择:

  一个是移动互联网,我们重点有投两个地方,一个是移动电商,例如光速投的拼多多,另外一个是移动社交方面,像脸萌,光速是其天使投资人。

  光速中国最大的布局的一个是互联网+,因为我觉得这个机会是中国VC投的超过美国的一个机会。什么概念呢?通过技术、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改造各个大的传统行业,融360和拍拍贷实际上是金融行业的互联网+,这些大的行业实际上真正实体是十分相关的,我们在旅游行业最早A轮投的是途家,在长途货运方面我们A轮最早投的是运满满。

  再就是企业级的和技术驱动的公司。

  如何看待人工智能?

  身处金融行业,叶大清指出,我们关注的重点实际上是深度学习、人工智能,在金融行业领域的应用解决的一些问题。AI跟汽车跟其他医疗方面有很多的应用,其实金融行业本来就是一个数据行业,金融完全是依赖数据去做风险的决定。

  宓群认为,人工智能对整个社会的影响可能不亚于互联网,但是这是有一个过程的。在很多的行业,实际上你看搜索通过大数据做了很多的最初期的人工智能的一些变化,但现在有深度学习,很多的突破,包括GPU的应用,运算能力和结果已经到了一个数量级的改变了,所以这方面我们现在是十分积极的在布局。最重要的你不但要有很好的算法,你要有十分好的数据,这个实际上对人工智能的应用是十分核心的。(王上)

  以下为对话实录:

  主持人: 让我们欢迎光速中国联合创始人兼创始合伙人宓群,融360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叶大清以及我们的主持人动点科技的创始人卢刚,欢迎他们。

  卢刚:大家早上好,抱歉,我们延误了一段时间。首先我还是十分要隆重感谢两位,因为两位实际上刚刚从美国回来,也特别恭喜戴维(叶大清的英文名)刚刚上市,应该算是上市之后第一次亮相吗?

  叶大清:理论上我们周六在北京有一个会,这是第一次回到上海,因为实际上我是2009年回到上海,也是跟你认识很多年了,应该算是回到发源地第一次亮相。

  卢刚:我们先请你做一个自我介绍吧。

  宓群:大家好,我叫宓群,我是光速中国的合伙人,今日十分高兴,以前我在Google,最早的时候Google中国开始建设,我们主要做早期的风险投资,十分有幸成为融360最早的机构投资人,看到十分优秀的团队,大清这里等于这六年的时间,我想今日有很多的故事跟大家分享的。

  卢刚:要不然戴维您也讲一下自己的经历吧,您做一下自我的简单介绍,实际上您的经历也很丰富。

  叶大清:融360是2011年10月成立的,我们在北京中关村三居室的居民楼成立的,在那以前我是在上海,在上海待了两年多一点。以前我在美国也是生活、工作了十四年,我可以说是从基层做起,第一个工作是风险数据分析师,在美国一个信用卡公司,后来个人喜欢互联网,当时去了美国前三大互联网公司,叫做美国在线,其实1.0时代AOL也算是很成功的公司,2007、2009年在纽约美国运通,然后回国。其实过去二十年一直在做互联网,实际上我是学金融的,也是做消费金融,做零售金融。

  卢刚:第一个问题当年听说您要去创业的时候,当时我是有一点诧异,因为PayPal很多都是高大上的,都是很知名的公司,你自己创业,当时应该是CMO,从这个职位上去创业,让我觉得从一个高大上的职业突然变成一个草根创业者,当时什么驱动你做融360这个事情?

  叶大清:卢刚是老朋友,你的确也看到了外企或者是PayPal所谓的高大上的一面,我是湖南人,我从湖南的一个三线城市出来去美国,我觉得在我个性或者基因里面还是有湖南人的一种闯劲、不服输,包括去做一些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我觉得这个实际上随着我过去二十多年一直是这样的,实际上不为人所知的在2004、2005年,其实我跟我太太在美国也做过算是一个小的创业项目,我跟我太太做了一个跨境电商网站,我当时在AOL的网站,我自己还到百度里面投关键字,实际上那个项目不算成功,当然也有一些教训。当时教训是我没有怎么做,我觉得那个项目比兰亭集势,比中国的一些跨境电商今日做的时间还早,所以那个时候还是想着我有一个好的工作,不太想去做创业。

  当然在PayPal这两年,我觉得PayPal其实创业的意识、创业者的文化,文化是很鼓动创业的,PayPal中国几十个人,业务规模做的很大,像在监管不确定的情况下如何去高速增长,如何给中国的商户创造价值等等,我觉得PayPal当时的经历是挑战,其实跟中国Fintech行业今日是很类似的,我的职业生涯过去不管是PayPal,包括AOL这些都是一个互联网平台,或者美国运通更值钱不是放贷的生意,实际上PayPal那段经历,包括我们团队过去六年的定位、战略、成长,包括解决问题还是挺有启发和帮助的。

  卢刚:您从一个三线城市到现在变成美国上市公司老总,我不知道你上市敲完钟之后那天的感觉是什么?

  叶大清:其实那天11月16号,上市的过程,上市前的9天我们一直都在路演的路上,一共是六个城市,几乎每天或者每两天一个城市,每天很多的会,头一天晚上我们开会开到晚上两三点,实际上上市前每天就睡两三个小时。最后上市那一天,我记得我们出酒店的时候那时候还下着雨,还有一点担心,坐车到了纽交所,发现雨已经停了,我们觉得是一个蛮好的兆头,一天敲钟结束,我们上市早餐、仪式,后来有十多个采访结束了,我出来的时候一片艳阳天,当时觉得还是挺高兴的。整个过程最后还是觉得我们很幸运吧,我们团队执行力,我们上市5月26号才启动的,8月11号是招股书,10月20号公开递交,每一天我们都的事完美吧,我们的中介机构、律师、投资人团队也十分的配合,第一点觉得我们很幸运。

  第二点我觉得也很感恩,因为刚好那一天是周四是美国感恩节的头一周,我们那天到纽交所的时候前面旗子飘扬,一个是融360,我们公司大的有我们的使命,成为每个人的金融伙伴。我们的吉祥物是牛,牛是代表中国的老百姓和小微企业用户,五星红旗是飘扬在纽交所,三面旗子,中间是五星红旗,美国国旗是在左边,我们公司的旗在右边,我觉得还是蛮不错的,我们的团队、投资人,感谢我们的合作伙伴、用户,我觉得第二点还是蛮感恩的。

  卢刚:六年你有想到过放弃的时候吗?还是觉得一帆风顺,到这个时候觉得差不多,有没有坎坷,有没有最困难的时候?还是说都在你的掌握当中?

  叶大清:有一些方面我觉得还是想的蛮清楚的,例如说商业模式、战略、方向、执行,过去六年,我们大部分是超出预期的,当然中间也有一些小的坎坷,例如说人才方面以及战略方向,第三、第四年的时候实际上内部还是有蛮多争议的,到底要不要做P2P,因为那时候亏损挺厉害的,我们前年亏损将近两个亿人民币,去年其实也是亏损的,到今日也还是有亏损,当然亏损的比率已经大幅度的收窄了,到上个季度我们基本上接近零亏损了,内部还是有争议的。我觉得坚持这一点体现在我们的确融360,我们做一个搜索引擎推荐平台,做一个科技大数据的平台,做一个人工智能的平台,我们让金融更简单和普惠,回到我们的初心和使命,这点我觉得六年的坚持还是很重要的。我们投资人一如既往的给我们支持,A轮当时的愿景和梦想到今日其实跟很多方面还是蛮相似的。

  卢刚:话题转到宓群这里,更应该恭喜您,差不多一个月您投的两家公司都上市了,我想问第一个问题是什么呢?Fintech很多公司,而且在一定程度上还是有一定争议的,因为出了一些不太好的公司,所以把整个市场声誉带的不是很好,但是您投的这两家最近都上市了,您有什么感受吗?您的眼光为什么这么准?能够看到这两家公司上市?

  宓群:实际上我们光速主要是做早期风险投资,我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往往我们一个投资思路看今后三到五年的未来趋势,所以在六年前我们投的融360,那个时候大清三个创始人在一个小公寓里面开始做,什么东西都没有的时候,实际上我们当时的判断整个中国的经济要改革,金融改革一定要跟上的,因为从基本建设、投资、驱动到消费驱动,金融服务一定要跟上去,一旦有不同的金融服务,他就有互联网平台的机会可以做搜索、推荐。我在十几年前就投了赶集,那时候是10个人的时候,我在大众点评一分钱收入都没有的时候投的,所以我们知道这种平台的业务是有十分大的潜力的,所以我们那个时候有这么一个判断,在金融行业,那时候没有人说互联网金融这个概念,我们判断有这个机会,我们希望找到最好的机会,我觉得大清是十分难得的人才,又有互联网,又有金融,特别是金融这方面是十分不容易的,所以我们最早投了。

  通过投了融360以后,我们对整个金融行业有一个从最顶端的有一个视角,可以看到整个行业各个布局,我们对P2P实际上我们开始是很谨慎的一个观点,后来我们觉得最后把所有的公司都看过以后,我们最后还是选了拍拍贷,因为他的这种方式真正意义上做线上撮合的,没有线下的销售,这个对社会是有贡献,我们通过融360风控的专家帮我们做尽职调查,十分有帮助,最后我们投了拍拍贷。我觉得在互联网金融这个行业实际上有很多的机会,但是十分有选择性的去看、去投。包括未来我们觉得也是有机会的,我们也在看,也在布局。

  卢刚:有一个问题问一下你们两位,为什么在最近一段时间咱们纷纷都在美国上市?因为我算是一个外行,两位怎么看?为什么在这个时间段咱们中国的公司在美国上市?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兆头?还是预示着什么?两位怎么看这个市场?

  宓群:我感觉互联网金融这个行业是得有一批公司出来了,例如说融360从六年前开始做的,我们判断互联网金融的市场机会在中国是远超过美国的,原因很简单,美国的金融行业已经这么多年了,已经有一多百年的历史了,中国的改革开放,整个金融服务相比欧美市场来讲还是落后的。我们通过互联网,特别是现在也有人工智能,融360实际上是一个十分好的大数据的人工智能真正用到的落地场景,弯道超车中国的机会是远大于美国的,所以你可以看到这些公司就像他的收入、利润、体量已经完全到了一个上市公司的门槛了,而且我们觉得作为一个上市公司每一个季度都能够有一个十分好的业绩,我觉得这是一个更大的因素。

  叶大清:很赞成宓群的观点,我觉得最近这一波或者金融科技公司的上市也可以说是多年的努力,春天播种,恰巧到了秋天收获的时代,我们看中国的互联网改变中国的这些行业或者传统行业,无论是电商、旅游,以及其他的生活类行业,可以说是过去二十年。

  其实金融这个行业注定要比其他的行业稍微要晚一波,实际上我们看美国互联网改变金融比其他行业是稍微晚一点,恰恰像拍拍贷创办了十一年等等,我们是中国互联网金融科技行业创业也算最早的一批,六年以前,当然更多的公司在过去三年、四年过去几年参与,我觉得自然这个行业这么多投入和投资,老百姓的需求也在增长,我觉得需求拉动、投资拉动创业企业也在不断的创新,自然就碰到这个节点了。

  六年以前我们创始人绝对没有想到有这么快上市,但是实际上这是很自然的,我觉得很多时候天时地利人和,完全是一个很自然到了秋天,到了收获的季节,当然冬天来临可能会有一些变化,但是我想经历过这个冬天能够成长壮大,能够生存下来的公司只会越来越强吧。我觉得这个行业今后五年、十年,其实之前就我讲过中国迎来了消费金融和小微金融的黄金十年、黄金二十年。有一个数字中国金融在线化的比率现在远远低于电商的,因为电商的零售的在线化比率是14%,电商行业花了十几年是14%,金融行业到今日为止还不到5%,但是我觉得有一天可能四五年,可能是三年,可能更长一点,金融在线化,例如说贷款、买车、信用卡买保险的比例等等有一天会超过零售的。看未来今后五年、十年这个方面需求还是很大的。

  卢刚:对,上市那天我当时还特别看了您发的朋友圈,最后一句话是说新的开始。上市之后未来的五年或者是十年,我不知道您对公司新的计划打算是什么样的?

  叶大清:融360成立六年,我其实有一个比喻,刚才进门前还跟宓群说,就像我们的小孩一样六岁了,六岁自然该读小学了,所以融360作为一个创业公司刚上市,实际上我觉得11月16号刚入学,我们离我们家长的期望成为一个好的高中生或者好的大学生或者对社会有用的人才还很早,我们融360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是作为一个成功的公司或者成为一个伟大的公司我觉得距离还很远,我觉得我们的路还挺长的。我们有6700万的注册用户,我觉得如果有一天我们能够服务2亿或者3亿、4亿,中国的老百姓当他有金融需求,需要了解金融知识,使用金融工具,来到我们移动App,来到我们的平台我觉得那个才是真正取得更大的成绩,我个人是一个跑马拉松的,其实路演期间在10月份试水路演,我们在芝加哥顺便完成了一个全马。如果以跑马拉松做一个比喻的话,其实马拉松是42.195公里,英里是26英里多一点点,我觉得我们今日就像跑一个全马,我们刚跑完了6英里,我们前面还有20多英里的路往前走,实际上我们的使命成为每一个人的金融伙伴。如果我们能够帮上亿几亿中国老百姓小微企业更好的做他的金融决定,贷款更便宜、更简单、更方便,让理财更安全,你买保险也希望是更好的优惠和折扣,这点我觉得离我们的梦想和初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恰恰是我们团队,我们几个创始人跟我们老干部们,跟我们的团队说融360离一个成功伟大的公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卢刚:刚才您提到几点,一点应该你算是技术出身?

  宓群:最早整个战略、产品都是负责,我原来也是学技术出身的。

  卢刚:我昨天也在看光速中国,我在看投的面十分宽,我们融360,包括房多多、易代驾,还有脸萌、足迹,领域十分宽。您怎么去看这么大呢?因为大家都在说VC应该专注投互联网金融,专注投人工智能,您从光速中国的角度怎么看赛道,怎么选择赛道做投资?

  宓群: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因为光速我们投早期嘛,我们做了三个选择,一个是移动互联网,这个大家看的比较多,我们重点有投两个地方,一个是移动电商,有一家公司在上海做的十分不错,叫做拼多多,也是我们投的,他们做的十分有创新的。另外一个是移动社交方面,像脸萌,因为我们在美国投了最早的天使投资人,我们觉得在社交中国实际上更难,但是年轻人总希望他自己有一个社交的社群,所以这个机会都是有的,所以我们会投一些年轻的,有潜力的。

  我们最大的布局的一个是互联网+,因为我觉得这个机会是中国VC投的超过美国的一个机会。什么概念呢?通过技术、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改造各个大的传统行业,融360和拍拍贷实际上是金融行业的互联网+,这是一个很有代表性的,因为这些大的行业实际上真正实体是十分相关的,我们在旅游行业最早A轮投的是途家,这个实际也是一个很大的互联网+的一个领域,在长途货运方面我们A轮最早投的是运满满,主导了市场的领先地位,所以我们在互联网+方面是做了很多的布局。

  另外一块大家说的不多的,我们觉得还是十分有优势的是什么?我们是企业级的和技术驱动的公司,我们今年看到融360和拍拍贷上市,就在前两三个月,我们另外一家公司是做硬件的,叫做旭创科技,我们在国内上市的,现在市值也有200多亿,这个公司他是做云计算整个数据中心领域的核心光电转换设备的技术公司,他已经做到全世界第一了,他70%以上的收入都是美国市场,最大的客户是Google,还有亚马逊,整个基本上全球的云计算的公司都是用他的,所以这个没有曝光那么多,但是我们觉得中国有越来越多有科技含量的公司,以前大家都觉得中国不可能,我们觉得现在完全有这个可能,而且已经做到了十分大的规模,这也是我们投资的一个重点。

  卢刚:再回到Fintech这个领域,现在有两个公司上市了,您在这个赛道上会有一些新的考虑吗?会涌现出新的一些公司出来吗?

  宓群:我们觉得会有,例如说比较看好中国消费者,实际上资产管理上面我们觉得这个是有一个很大机会的,包括在国内的资产,甚至在境外的资产投资配备,我们投了一家公司叫做易代理,最近发展也十分快,实际上解决了中产阶级的崛起,他们的各种需求,金融方面我们觉得沿着这条路下去,实际上有很多的投资机会的。

  卢刚:再看一个热点,刚才戴维提到了,就是人工智能,现在不管哪一个行业都在提人工智能,两位怎么去看呢?一个从投资人的角度,一个从行业的角度,好象戴维您也提到了,您的互联网金融跟人工智能之间后面的结合到底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或者人工智能这个技术加起来以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改变?

  宓群:我们觉得人工智能对整个社会的影响可能不亚于互联网,但是这是有一个过程的。在很多的行业,实际上你看搜索通过大数据做了很多的最初期的人工智能的一些变化,但现在有深度学习,很多的突破,包括GPU的应用,运算能力和结果已经到了一个数量级的改变了,所以这方面我们现在是十分积极的在布局。最重要的你不但要有很好的算法,你要有十分好的数据,这个实际上对人工智能的应用是十分核心的,在中国我们觉得中国的创业公司有一个优势,他如果能够在行业领先获取到一些大数据,实际上这个优势是很大的,所以我想融360在这方面还是有十分大的优势的。

  叶大清:我们关注的重点实际上是深度学习、人工智能,在金融行业领域的应用解决的一些问题。AI跟汽车跟其他医疗方面有很多的应用,其实金融行业本来就是一个数据行业,金融完全是依赖数据去做风险的决定,去做客户的服务和营销,而且金融行业跟钱相关,而且金融是一个老百姓的事情,大众的事情,所以实际上AI的几个重要基础需要有大量的数据,用户是亿级的用户,加上金融产品本来就很复杂,非标的。像我们平台将近7000万的注册用户,我们平台跟2500多家金融机构合作,产品有17万种,而且每个产品的背后都是非标的产品,用户数据的各种行为是很多种的。实际上算法也好,我们看到算法解决问题,无论是身份的识别,实际上无论是放贷款或者是批信用卡、买理财,其实从监管、风控的角度,你要确保你的对家是你,所以这个其实像一些图片处理、图像人脸识别技术,实际上在身份识别方面降低了成本,提高了准确率,提高了效率。还有一些像我们的推荐引擎,其实智能推荐引擎也要用大量的深度学习的算法、人工智能的算法,实际上申请欺诈尤其是交易欺诈,这在中国的金融行业比美国的金融行业更普遍的问题。骗子实际上也很聪明,也很勤奋,实际上AI在防骗方面,融360我们申请欺诈方面也是做了大量的工作。数据的积累,算法不断的优化,不断的去学习,做了很多事情。

  卢刚:融360后面也是有十分重要的一件事情。

  叶大清:对。

  卢刚:特别想问一下宓群,我们看最近一两年大家都在谈共享经济,也出来了很多共享经济,但我看你的好象这类的公司不是很多,例如说摩拜类似这样的,你怎么没有投类似这样的公司?

  宓群:共享经济我们是十分看好的,我们投的途家实际上是一个共享经济。运满满解决的是中国在所有高速公路上跑的卡车司机,大多数的卡车都是司机拥有的,你可以理解为长途货运的滴滴以及长途货运的滴滴。我觉得后面共享出来的很多都是租赁模式,我觉得OFO是十分有价值的,当然他有他的挑战,在很多资本进入以后他造了很多车,城市里面现在碰到的问题很多车子怎么停放?甚至在做国际扩展的时候需要跟当地的国外政府要去沟通、交流,在中国这方面我们觉得还有很多地方可以改进,不管怎么样的确是解决了最后几公里的运力很好的解决办法,所以我们当时也是有机会在B轮的时候投这两家公司,还是有一些遗憾,我们这方面还是十分看好的。

  还有一些可能说是有共享的概念,但是实际上真正是一个租赁,有一些领域是十分狭窄的,单体经济模型并不能支撑的,这方面我们实际上并不特别看好。

  叶大清:大家可能没有意识到,像拍拍贷这个模式也是共享金融的模式,投资人余钱你去投给贷款,这是一个撮合的平台,金融本来是一个共享,理财端和资金端恰恰银行作为一个中介,所以这一点拍拍贷是一个金融共享的模式。

  宓群:我们的核心理念通过技术提高效率,把社会的资源更好的利用,我们也投过易代驾这样的模式,未来自动驾驶以后连车都不用买了。这是另外一种共享,所以未来以后保险行业会有十分大的改变,随着不是一个独有的拥有,而是共享的拥有,我觉得未来还是有十分多的潜在的机会。

  卢刚:我们最后一个问题分别问两位,先问一下宓群,因为投资人怎么看方向的?你现在最最看好的方向是什么?最最看好或者最最想去看的企业是什么样的企业?

  宓群:我现在看了这么当公司,刚才我们讲的机会都有。有一个我觉得很好,我觉得中国已经到了跟美国硅谷竞争的时刻了,因为整个世界的政治体系,包括美国的移民政策现在都缩紧,十分多的人才,美国最核心的是因为有创新人才可以去美国留下来,在硅谷或者创业,但是这些机会越来越小了。中国是倒过来的,中国现在整个市场就比美国大,我觉得现在是十分多的优秀人才,而且愿意考虑去创业。加上我们有很好的资本市场,可以在美国上市、香港上市、国内上市,所以我觉得到了一个时间点,真正有科技含量的公司,硅谷最最大的这些公司的创新以前中国没有,我觉得现在越来越多,技术驱动的,我觉得这是令我十分兴奋的。

  卢刚:叶大清问您一个个人问题,如果抛开Fintech有没有您想去做的?不管是商业的还是其他的,但是目前不会去做的?

  叶大清:其实坦诚来讲,过去一周多,包括在今后我们团队,包括我个人的专注点还是跟金融相关的,跟消费金融、小微金融相关的,如何利用数据,利用人工智能,利用技术提高整个行业的效率。实际上这个市场太大了,几亿中国人更好的改善生活,更好的去理财,更好的去消费,更好的管理他的金融生活,这个市场梦想太大了,我觉得不会有其他的行业至少我个人层面暂时会去关注吧。从另外一个角度,我们的叫做简谱科技,这个名字也是我想出来的,我们实际上是科技或者是人工智能让金融更简单和更普惠吧,我觉得这个理念,当然其他的行业,医疗行业我们也是希望如此。实际上我个人以前不锻炼,过去一年多开始跑步了,我觉得很多这方面简单的运动,大众的对老百姓有帮助,我觉得简单普惠简朴这个东西,很多行业我觉得无论是工艺公益、医疗、体育可以考虑一下,我也在思考,但是没有思考这么深,有时间我们可以互相交流一下。

  卢刚:我们再次用热烈的掌声感谢两位嘉宾,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