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互联网 > 现金贷大限将至地下超利贷上场 年利率高达2200%

现金贷大限将至地下超利贷上场 年利率高达2200%

科技资讯  2017年11月30日 09:46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我是麦芽贷的老用户了,借过5次,每次把钱换上,就可以马上借出来”,90后的借款用户陈晓羡称,这几天还回去的钱,却再也借不出来。
文丨零和戈森

  来源:一本财经

  文丨零和戈森 

  最近,现金贷行业风声鹤唳,前日传“一刀切”,昨日又“辟谣”。

  行业调侃其为“一天挨一刀”。

  虽然风声未定,但大家都知道,大限将至,监管在即。

  众平台担心逾期爆发,纷纷缩量、全力催收,甚至提前从用户卡中扣款。

  面对行业急刹车,用户猝不及防,债务危机集中爆发。

  而此时,地下高利贷蠢蠢欲动,用“年利息2200%”的超利贷,来收割现金贷用户,让其陷入更深的深渊。

  这最终,是一个多输的棋局……

  01“被套路”

  这两天的现金贷论坛,炸锅了。

  借款用户纷纷反映,他们被平台“套路”。

  “我是麦芽贷的老用户了,借过5次,每次把钱换上,就可以马上借出来”,90后的借款用户陈晓羡称,这几天还回去的钱,却再也借不出来。

  陈晓羡绝对算得上借贷圈的“老哥”,一年时间,他已借贷128个平台(不算已还款的),负债28万多。

  他过着“借新还旧,以贷养贷”的生活,“如上瘾般,难以戒掉”。

  现金贷监管突然而至,让他“丰沛”的现金流,被突然斩断。

  “麦芽贷、小伍钱包等平台,还款后就再也贷不出来了”,陈晓羡称。

  后面的套路更深。

  “好几家现金贷给我打电话,说只要我提前还款,就可以提额”,陈晓羡知道,这些都是平台撒下的“诱饵”,一旦还款,就再也取不出来了。

  而论坛中,借款用户称,很多平台开始“提前扣款”。

  大量用户声称遇到同样情况,“昨天借的,今日就从银行卡自动扣走了钱”。

  在监管的大闸之下,行业人人自危,迅速缩量,想尽办法收款——大家都如生死时速般,拼抢最后的果实。

  头部平台的不稳定,更是加剧了这种恐慌。

  有平台在APP上公告称,产品优化调整,暂时无法申请。

  行业的急刹车,让已培养起消费习惯的用户猝不及防。

  “我被三四个平台套路后,就一分钱都没有了,吃饭都成困难,怎么还其他平台?” 陈晓羡开始全面逾期,这两天他的电话被打爆。

  而通讯录的亲朋好友也被“骚扰”,他就一个个打电话去道歉。

  “我现在不吃饭,工资全部拿来还钱,也不够还一半的”,面对全面债务危机的爆发,陈晓羡决定“强行上岸”。

  “我和催收商量,利息和滞纳金不还了,但我会还本金”,陈晓羡列出了128个负债平台,准备一个一个还。

△陈晓羡的债务表,共借款128个平台,总欠款282995.1元△陈晓羡的债务表,共借款128个平台,总欠款282995.1元

  “我和妈妈也坦白了,准备斩断过去,工作还款,重新开始”,陈晓羡称。

  而大部分的用户,并不像陈晓羡一样理性了。

  各大口子群里,中介正在煽动大家,不要再还款。

  论坛里也充斥着各种“坚决不还款”的声音。

  “行业急刹车之后,逾期集中爆发,这将是不可回避的结果”,多位从业者都如此预测。

  “我们加大催收的压力,但效果并不好”,某资深催收员称,很多用户并不是不还钱,而是真的“无钱可还”。

  第一张多米诺骨牌一旦倒下,就会引发一连串效应——监管大闸还没落下,行业暴雨已然开始。

  现金贷无疑是这轮监管之后的,第一大输家。

  02两次轮回

  故事还远远没有结束。

  现金贷一一退场之后,借款用户就上岸了吗?

  实际上,一部分用户却沉入了更深的深渊。

  南方区的大中介罗夏义,最近正在转型。

  “网贷突然就撸不出来了,生意全断了”,罗夏义以前靠帮用户包装资料,去“撸”现金贷,提成贷款金额的10%。

  而来找中介的,通常资质比较差,属于现金贷最底层用户。

  “基本每个用户都共债几十个平台,现金贷一停,他们生活都成困难了”,罗夏义知道,行业又将开始一个轮回。

  罗夏义经历过校园贷一个完整的周期。

  他是校园贷中介大军的一员,挣得人生第一桶金,买下一辆宝马。

  随着校园贷玩家越来越多,行业一度失控,监管如期而至,行业被“一刀切”。

  罗夏义本来以为一切归零,回到起点,却发现,一切才是刚刚开始。

  大量的学生群体,在校园贷的刺激下,已形成“超前消费”或“过度消费”的习惯——他们已不能“回头是岸”了。

  这波被激发的消费需求,就如潘多拉的魔盒,一旦打开,就难在转圜,欲望得不到正面释放,就会往更黑暗的角落涌动。

  新一轮的疯狂开始,大量学生群体,转到了地下高利贷,讽刺的是,他们为此要付出比校园贷高几倍的利率。

  余波未了,紧接着,现金贷来了。

  “这两年,消费环境崛起,但大家收入还没跟上,地下民间借贷的需求变得十分旺盛”,罗夏义观察到,从2016年开始,现金贷崛起,这波信贷需求从线下,被转移到线上。

  现金贷基本覆盖了底层用户的消费需求,民间借贷的用户被掠夺——他们干着急了一会,但很快就顿悟,也纷纷转战线上。

  大量的土豪团、炒房团、甚至实业的民间资金,都进入到现金贷领域。

  行业一如校园贷,陷入万团大战,但狂欢只持续了一年,趣店上市的“高调”宣传后,监管雷霆而至。

  “从地下到线上,再重回线下,这就是一个轮回”,罗夏义称。

  而现金贷,正在重复着“校园贷”的命运和轨迹。

  地下高利贷再次觉醒了。

  03地下狂欢

  各大口子群里,地下高利贷的中介,又开始出来活动。

  “最近的生意好得不像话,都是一些网贷撸不出来的人找过来”,中介“大熊”(网名)称。

  “操作的模式,就是你们在借贷宝、今借到、无忧借条等平台上发布借条,我们来接单,给你打款”,大熊称,而中介提成,仍然是10%。

  这些出借者,都是地下高利贷玩家,他们逮住一个用户,就会“往死里掠夺”,利息高得惊人。

  “借1000,砍头息700,7天还”,大熊称,如此算下来,年利率高达2200%多。

  “这在业内,根本不叫高利贷了,叫超利贷”,大熊称,即便利息惊人,大家仍然趋之若鹜。

  超利贷正在收割现金贷的果实,底层用户继续沉沦。

  “我连饭都吃不上了,我不借怎么活下去?”94年的女孩莫桑歌称,现金贷的钱已彻底贷不出来,她此前养成“衣食无忧”的生活难以维系,只能找新的出路。

  她和大熊达成了两笔“超利贷”的交易,借款2000元。

  而莫桑歌身边有一大把和她情况相似的朋友,她准备将他们都拉给“大熊”,“他的提成和我对半分,我可以做他的下线”,莫桑歌也开始干起了中介生意。

  一个拉一个,成片地跌入地下超利贷的漩涡。

  “中介的狂欢才刚刚开始”,罗夏义还不准备马上进入这个市场,他在等。

  等这批借款用户沉淀,坏的彻底坏掉,掉进黑名单里,而好的用户从原来债务危机中走出来之后,他再将其引渡到“地下高利贷”中。

  “如果现在直接接过来,可能成为接盘侠”,罗夏义称。

  可“大熊”并不这么认为:地下市场有地下市场的黑暗规则。

  “很多借钱的女孩,没钱就以身还债,本周还不上,就陪睡,但下周还是没钱还啊,我们就把她们的借条卖出去,让她陪别人睡,就这样睡无止境”,大熊称,他们就是如此处置“坏账”的。

  罗夏义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曾经的裸条事件,就是如此爆发——这就是地下江湖的规矩。

  “回归地下,才是催收的黄金时代”,曾经是地下催收员的敬叶新称,自从他成为现金贷公司的催收员后,极为憋屈,“一骂就被录音,还会被投诉,严重的还要交罚款,一个月挣的钱,还不够罚款的”。

  他以前积累的“催收法宝”,一概不许使用。

  “地下的催收,见简单粗暴得多”,敬叶新对于现金贷的倾覆,表现得还颇为兴奋。

  对于他们来说,重回地下,就意味着,重回了他们的荣光时代。

△中介们都在预估,行业即将重回地下△中介们都在预估,行业即将重回地下

  沉沦到“超利贷”,才是最可怕的后果,这里处于监管的盲点,在黑暗的地下,所有的交易,将变得肮脏而不可控。

  不可否认,现金贷因为没有进入门槛,导致很多劣币闯入,一度让行业乌烟瘴气。

  但也要承认,这个行业从地下,走到了线上,在风控、催收等方面,都慢慢从草莽中,摸索出了一条路径,并渐渐正规化。

  最关键是,经过一年沉淀,行业积累大量“底层用户”信贷数据——这些都有可能成为中国征信体系的一部分。

  他们其实离阳光化,只有一步之遥。

  而如今,行业又重回地下,甚至用变本加厉的方式,振兴了地下“超利贷”链条:曾经涌入现金贷的线下玩家,摩拳擦掌,准备重回线下;而中介,分分钟变换了位置,开始为地下超利贷导流;最底层的用户,向地下渗透,往更深处沉沦。

  这无疑是一个多输的结局……

  底层的消费信贷被激活了,这已是一个难以回避的事实。

  没有阳光的引导,潘多拉释放的欲望,只会往黑暗处沉沦……

  (应受访者要求,本文部分人名为化名 | 图片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