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互联网 > 融360叶大清:上市只能算上小学 未来要服务4亿用户

融360叶大清:上市只能算上小学 未来要服务4亿用户

科技资讯  2017年11月30日 10:35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摘要:上市后首度公开露面,叶大清称,“如果有一天我们能够服务2亿或者3亿、4亿的用户,我觉得那才是真正的成绩。
叶大清叶大清

  摘要: 上市后首度公开露面,叶大清称,“如果有一天我们能够服务2亿或者3亿、4亿的用户,我觉得那才是真正的成绩。

  “上市前的9天我们一直都在路演的路上,每天开很多的会,连续好几天一天就睡两三个小时。”在融360登陆纽交所后的首次公开亮相中,创始人叶大清这样回忆公司的上市历程。

  从5月26日启动上市计划,8月11日完成招股书,10月20日公开递交,到11月16日正式挂牌交易,成立满6年的融360从金融产品搜索开始逐渐构筑起了护城河,成为了这个市场当之无愧的巨头。

  今年上半年,超过2000家金融服务商在融360平台上发售超过10万个金融产品,其产品月活跃用户为6360万人。叶大清则在公开信中表示,融360最新的月活跃用户接近9000万,相当于国内网民规模的1/7。

  “上市只能算上小学”

  “ 11月16号算是刚入学,我们离我们家长的期望成为一个好的高中生、或者好的大学生还很早。”叶大清把上市当作融360一段新的征程的开始,就在上市前两天,叶大清在朋友圈分享了两张图片,并配文“在路上”。

  创办融360前,叶大清在Capital One做过风险战略数据分析师,也去过AOL(美国在线)和PayPal,还在线上小贷的鼻祖Prosper上投资过几笔钱。

  2009年,拿到PayPal中国区市场总经理职位的叶大清回到中国,在PayPal的两年让叶大清意识到中国金融业与美国的差距——他相信在中国,借贷是一种严重被压抑的刚需。

  “六年前光速投融360,当时的判断是整个中国的经济要改革,金融服务一定要跟上去,一旦有不同的金融服务,就会有互联网平台能够抓住机会。”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宓群称。

  作为最早向融360注资的机构之一,宓群曾主导过赶集与大众点评的投资,并把这些逻辑套用在了融360身上。“平台的业务是有十分大的潜力的,在金融行业,我们判断有这个机会。”

  “金融这个行业注定要比其他的行业晚一点,美国的互联网改变金融,也要比其他行业稍微晚一点。”叶大清说,“从现在来看,中国金融在线化的比率远远低于电商,电商的零售的在线化比率是14%,金融行业到今日为止还不到5%。”

  在融360的业务体系里,占比达到80%的贷款推荐也是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而信用卡推荐和理财信息则分别占比15%与5%。

  2015年、2016年、2017年上半年平均每笔贷款申请费用分别为22.27元、12.21元、10.76元。对于这一费用下降的原因,招股说明书称,这是由于平均贷款规模和期限有所下降,但贷款频次变得更高。信用卡推荐的平均费用则相对更稳定,2015年、2016、2017年上半年分别为73.93元、74.17元、74.82元。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5年、2016年及2017年上半年,融360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68亿元、3.56亿元、3.93亿元。亏损则在三年间逐步收窄,分别为1.96亿元、1.82亿元和4900万元。

  美国资本市场也给了融360另一种估值模式,相比趣店和拍拍贷这样的金融公司,融360更像是一个互联网公司。较之盈利,规模和增速更被看重。

  按照发行价计算,融360的市值达到13.19亿美元,这已经超过了他们曾经的对标公司Bankrate——这家公司曾以银率网的身份在中国运营,但在2016年8月因为一些原因突然关闭。

  普惠金融还任重道远

  “普惠金融目前的发展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就是任重道远。”叶大清告诉全天候科技。过去几年里,这家公司一直以普惠金融的推动者自居。

  “中国的人均信用卡的数量不到0.4张,是美国非常之一。金融服务应该是一种权利,但是中国目前有70%的用户得不到银行提供的金融服务。”叶大清说,“过去几年政府推动的利率市场化提供了很多创新空间,很多人可以借到钱了,但还是不够,金融的可获得性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按照叶大清的说法,腾讯连接人和人,百度连接人和信息,阿里连接人和商品,那么融360则是连接人和钱。

  根据融360官方披露的数据,目前,公司已经与超过2500家金融机构达成合作,其中包括257家银行、21家信用卡发卡行、10个消费金融公司、310个小贷公司、746个新兴科技渠道及地区性的金融服务商,覆盖全国350多个城市。

  “普的下一步就是惠,参与竞争的主体多了,获取金融服务的成本就能降下来。”叶大清告诉全天候科技,“拿房贷来说,和美国、香港去对比,中国的房贷利率还是贵了很多。”

  按照他的说法,在中国,利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管理金融生活的用户不到中国总人口的10%,只有美国水平的三分之一,无论是普还是惠,离真正的理想状态都相去较远。

  “普惠金融的理想状态应该是可获得性、安全系数和成本的平衡,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监管层看中的是安全系数,不能出现社会问题。”叶大清说。

  同一时期,高强度的监管正在整个行业开始蔓延,网络小贷牌照被暂停发放,北京和广州也相继出台了相关办法,重申现金贷利率不得超过36%。在上市招股书中,融360也表明了对监管不确定性的担忧,一旦他们的创新业务被视为征信服务,有可能会对财务状况和运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监管也只能是边走边看,打击金融服务可获得性的政策,尤其是弱势群体的可获得性,我觉得都不太合适。”叶大清说。

  目标是服务2亿、甚至4亿的用户

  “融360有6700万的注册用户,如果有一天我们能够服务2亿或者3亿、4亿的用户,当他们有金融需求就会使用融360的App的时候,我觉得那个才是真正的成绩。”叶大清说。

  在他看来,2016年是金融在线化爆发的元年,越来越多的金融机构依赖移动互联网来获客、做决策。以银用卡发卡为例,叶大清称融360已经成为一家大型银行最大的在线获客渠道,今年二三季度,他们又分别与两家国有大行签约,开展信用卡线上发卡的合作。

  更大的市场则在他一直押注的在线借贷,根据第三方调研的数据,到2020年,中国线上借贷市场的复合增长率将达到60%,市场规模超40万亿,前景巨大。

  “我们很容易高估了短期的成绩、低估了长期的发展,我觉得消费金融的爆发才刚刚开始,未来的金融产品一定是越来越多、成本越来越低。”叶大清说。

  叶大清认为,互联网金融行业从2012年前后开始发展,已经经历了5年左右的成长期,如今相关公司陆续登陆资本市场,也算是合情合理——不过融360是唯一一家还在亏损的上市公司,过去3年,融360分别亏损1.96亿元、1.82亿元和4900万元。在招股书中,他们也提到公司目前“亏损比较严重,未来可能会继续亏损”。2014年,融360一度尝试过线下的布局,但收效不甚理想。

  也许是出于盈利考虑,手握流量的融360在去年开始涉足小额信用贷款,推出了几款额度从500到4万元不等的信贷产品,包括原子贷、月光足等。但这些业务在上市时被一一剥离,以保证自己的“独立、第三方”。

  在IPO招股书里,融360把自己定义为一家带着人工智能元素的科技公司,数据服务将成为他们未来重要的利润增长点。2015年5月,融360发布了“天机”大数据风控系统,开始介入到风控与数据解决方案的输出。

  今年8月,融360又发布了一款名为“融八牛”的金融AI机器人,能够通过语音识别访客的问题,通过人脸识别进行身份验证,联网后台的智能风控系统可快速做出贷款额度预估,最终由融360合作的放贷机构作出放款决策。

  最新的财报显示,2017年第三季度,融360净亏损250.7万美元,占总收入的3.6%,同比2016年第三季度净亏损占总收入的35.6%大幅下降。按照这一增速,融360距盈利仅一步之遥。(李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