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互联网 > 朱啸虎:投资人要有准则 校园贷很火但不应去赚这个钱

朱啸虎:投资人要有准则 校园贷很火但不应去赚这个钱

科技资讯  2017年12月1日 15:50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新浪科技讯12月1日下午消息,在“2017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微软雅黑','sans-serif';color:black;">·天津峰会”上,金沙江创投朱啸虎探讨了投资人的准则,讲述了投资饿了么和滴滴的过程,预测了独角兽会出现的领域等。在谈及创业公司如何超过BAT,朱啸虎指出,创业公司必须发展速度足够快,才不怕BAT等巨头在后面追赶。

  新浪科技讯 12月1日下午消息,在“2017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微软雅黑','sans-serif'; color: black;">·天津峰会”上,金沙江创投朱啸虎探讨了投资人的准则,讲述了投资饿了么和滴滴的过程,预测了独角兽会出现的领域等。在谈及创业公司如何超过BAT,朱啸虎指出,创业公司必须发展速度足够快,才不怕BAT等巨头在后面追赶。

  朱啸虎在论坛开场就指出,作为投资人在赚取回报的同时要考虑到一些准则,例如,“最近很火的校园贷等等,这些公司可能都能上市,这些钱是不是应该去赚,这些都是投资应该思考的问题。”

  在谈及在投资饿了么的过程时,朱啸虎指出,早期投资像毛主席讲的一样,是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例如,“饿了么一开始就投100万美金,开始给30万美金”。

  而投资滴滴的过程也经过了验证,金沙江创投先看易到用车,并给了TS(TermSheet投资条款协议),但是觉得易到用车商业模式完全不行,后来才投滴滴。

  映客是很早就给了金沙江创投商业计划书,但是朱啸虎最初觉得映客没有做起来,后来发现直播的十几个公司中,映客是最强的才投,那时候是10%,但是打钱手抖了抖。

  对于下一个独角兽会出现在哪个领域,朱啸虎指出,中国的消费互联网每个点都不一样,明年肯定会有新的热点,具体预测是十分难的,最多比这个行业一两个月看,大趋势人工智能肯定是大趋势,中国互联网过去20年基本上两个大趋势,一个是PC互联网10年,一个是智能手机10年。而未来,朱啸虎认为,以人工智能芯片赋能的智能终端肯定会带来很多很多改变。

  朱啸虎指出,中国的互联网公司依附于巨头的比例远远高于美国,中国的BAT公司超过中国所有的互联网公司超过90%以上,都是站队的,没有站队独立成长的可能性很小。而如果要摆脱BAT,创业公司必须发展速度足够快,才不怕巨头在后面追你,必须发展速度足够快,必须有传播效应、病毒效应,才能活下去。(王上)

  以下为对话内容精彩部分(新浪科技整理):

  朱啸虎:我来自金沙江,我们专注于早期投资。我们的想法就是金沙江是长江源头,希望早期陪伴公司成长,我们一般都是每个公司的第一个期的机构投资人,包括滴滴、饿了么等等都是前期投资人。其实前两天讨论一个很好的问题,为投资人赚取回报的时候,还有一些准则,例如最近很火的校园贷等等,这些公司可能都能上市,这些钱是不是应该去赚,这些都是投资应该思考的问题。

  主持人(田溯宁):我想代表大家,大家都很好奇啸虎独具慧眼,怎么很早发现的去哪儿、滴滴打车、饿了么、映客,我问丁健两次,我说你们怎么找到这些优秀的企业?他说我也不知道,不知道他是不愿意讲还是不知道,你给我们讲一下,怎么样很早期发现了现在看来独角兽或者接近独角兽的企业,未来你看哪些领域会再有这些?

  朱啸虎:我觉得我们早期投资像毛主席讲的一样,是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早期的时候我们也不知道这个东西到底能不能行,先放点去试试看,跑起来再投,像饿了么一开始就投100万美金,开始给30万美金。

  主持人(田溯宁):当时你看到这个人有什么独特性没有?

  朱啸虎:当时他刚从交大毕业,没有任何的工作经验,但是他商业思维确实十分清晰,我问很简单的问题,你是不是做提成,怎么赚钱?他说现在不能做提成,一提成肯定飞单就飞了吧,老板会跟顾客说,你下次不要下单饿了么,单独叫我们,我给你送一个鸡蛋。他说我接订单,收年费,那个老板肯定会愿意的,而且很难飞单。他很年轻,分两笔,先给30万美金,上海校园全做了,之后再给70万美金,做到北京去,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他一开始有商业天赋,他商业模式的素质确实十分好,获客成本几乎是零,复购率、粘性都十分高,本身从模式上是没有问题的,能不能做起来,先给笔小钱投资一下。

  滴滴也一样,我们第一笔投资是200万美金,也是分两笔,第一笔100美金过桥,运气比较好,我们先给100亿美金过桥以后正好是北京冬天,冬天三场雪,每下一场雪翻一番,VIE结构搭三个月时间春天来了,碰见北京开“两会”,直接照程维吃饭去了,所以我们后面100万美金跟腾讯基本上差一天。早期互联网很多还可以参考美国的商业模式,把美国的商业模式拿到中国来稍微改一改也能用,今日确实很多模式在中国都是新的,中国比美国更早。这个时候一个确实需要尝试一下,验证一下,看行的话我们再加大投资。

  主持人(田溯宁):像这两个项目,你是见创始人几次决定投资的?

  朱啸虎:滴滴是因为我们跟一个机构十分好,我们知道他在美国投资一个公司十分好优步,所以我们始终看国内游没有类似比较好的模式,那时候比较早,比易到早两年时间,我们先看易到给了TS,之后发现完全不行,商业模式不行,做了三个星期,他每个星期实际达到业绩,只能做到给我们销售预测的20%,发现这个数字要么这个团队销售预测能力太差了,那时候他们已经早了阿里十分强的销售团队,发现他的销售能力还是可行的,我发现可能是市场太早,他需要教育这个市场,创业公司千万不要想教育市场,你的能力、资源、团队是没有这样强大可以教育市场的,而且那时候他需要给司机送智能手机,这个成本太高了。后来发现北京有一个公司摇摇,我们知道他CEO和CTO是比较有矛盾的,CTO一直是兼职状态,公司也在摇摆是专车还是出租车,那时候优步在美国是做专车的,觉得在中国要做专车,但是中国没有人知道专车,教育市场十分难的。最后我们看到滴滴,他们出租车做到市场份额90%以上才做到专车,我们决策很快。饿了么金额十分小,我们见了一次就定下来了,那时候程的哥哥做一个类似的公司,也是外卖,做中央厨房的,这个模式十分重,后来做了饿了么。

  映客很早就发给我们商业计划书,那时候也觉得为什么一直没有起来,在PC上直播,我们也过了,没有仔细看,后来2015年国庆节后一下子到中国排行榜第一名,我们就看为什么一天之内火起来,看凌晨2点钟还有年轻人在看,发现这个确实是痛点,很多人有很多的闲暇时间,我们就在群里说必须把移动这个公司全部见一遍,我们花了两个星期把所有公司见了一遍,那时候十几家公司,很明显映客在里面是最强的。但是很遗憾,那时候是10%,但是打钱手抖了抖,因为那时候不知道腾讯怎么看,那是我们人民币第一个期,稍微安全一点,只打了一半。

  主持人(田溯宁):未来金沙江怎么看下一个独角兽在哪个领域?

  朱啸虎:中国的消费互联网每个点都不一样,明年肯定会有新的热点,具体预测是十分难的,最多比这个行业一两个月看,大趋势人工智能肯定是大趋势,中国互联网过去20年基本上两个大趋势,一个是PC互联网10年,一个是智能手机10年。我觉得未来这些以人工智能芯片赋能的智能终端肯定会带来很多很多改变,例如说很大的改变就是现在都可以实时的做同声传译,这个行业都可以没有被干掉了,以后像编辑、记者可能都可以去掉了,现在机器都可以自动写了。所以未来很多很多应用,但是可能需要点时间,我们看到像iPhone第一代出来以后,首款全球的手机游戏是“愤怒的小鸟”,2019年可能会出来人工智能为基础的消费应用,现在可能看不出来。

  朱啸虎:我们做过分析,中国的互联网公司依附于巨头的比例远远高于美国,像美国的互联网公司里面Google和亚马逊他们占美国互联网公司市值不超过70%,中国的BAT公司超过中国所有的互联网公司超过90%以上,都是站队的,没有站队独立成长的可能性很小。中国互联网的速度十分重要,一个创业企业如果没有发展速度,独立下去的可能性几乎很小,如果发展速度不够快,后面巨头像腾讯、阿里,他们自己可以超过你,像直播为什么自己能活下来,因为去年腾讯内部做10款直播产品,没有一款能起来的,必须你自己发展速度足够快,才不怕巨头在后面追你。

  主持人(田溯宁):所以你的观点是不容易是吧,因为有巨头的影响?

  朱啸虎:对,必须发展速度足够快,必须有传播效应、病毒效应,才能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