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互联网 > 阿里:遭遇大规模谣言抹黑 多位专家称如属实应予严惩

阿里:遭遇大规模谣言抹黑 多位专家称如属实应予严惩

科技资讯  2017年12月1日 16:15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最近几天,阿里法律顾问惠翔律师在微博披露,最近阿里遭遇近万篇网络黑文攻击。此后,媒体连续爆出这些抹黑阿里文章背后存在有组织有计划的团伙操纵。北京沃来公司的控制人从上游某大型电商公司接受指令后,通过其控制的多家公司,自建写手队伍、购买外部大V、在各网络平台注册上千新媒体账号并组织数万水军账号,以制造并扩散...

  最近几天,阿里法律顾问惠翔律师在微博披露,最近阿里遭遇近万篇网络黑文攻击。此后,媒体连续爆出这些抹黑阿里文章背后存在有组织有计划的团伙操纵。北京沃来公司的控制人从上游某大型电商公司接受指令后,通过其控制的多家公司,自建写手队伍、购买外部大V、在各网络平台注册上千新媒体账号并组织数万水军账号,以制造并扩散相关内容。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院长、中国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卢建平表示,目前,针对阿里巴巴的网络围攻以及针对阿里巴巴高管的人身攻击、人格侮辱诽谤,明显带有组织化操控、规模化操作特征,涉嫌不正当竞争甚至诋毁损害企业商誉,轻则构成民事侵权、行政违法,重则构成刑事犯罪。

  攻击阿里带有组织化操控特征

  中国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院长、中国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卢建平表示,阿里巴巴最近遭遇近500个自媒体账号在“双11”前后发出相关网帖9700余篇。上述账号发布内容、风格一致,能在短期内左右媒体舆论导向,误导公众。数百个自媒体账号持续、密集地发布针对某一家企业的负面信息,同样内容的网帖被不同账号在多个平台反复传播,或以不同标题在同一个平台多次发布,明显失实的网帖在极短期内实现全网扩散……这些特征存在组织化操控、规模化操作的痕迹。

  卢建平教授认为,公众依法享有言论自由,监督阿里巴巴或马云当然也是言论自由。但是,舆论监督与批评必须基于客观事实,否则就是诬告和诽谤,可能突破法律边界和公序良俗的底线。

  在卢建平教授看来,网络空间虽是虚拟空间,却非法外之地。今年6月1日起生效的《网络安全法》明确指出,任何个人和组织使用网络应当遵守宪法法律,遵守公共秩序,尊重社会公德,不得危害网络安全,不得利用网络从事“编造、传播虚假信息扰乱经济秩序和社会秩序以及侵害他人名誉、隐私、知识产权和其他合法权益等”违法犯罪活动。

  11月4日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定,经营者不得编造、传播虚假信息或者误导性信息,损害竞争对手的商业信誉、商品声誉。这些法律都在提醒网民,网上“乱语”将担责。

  “目前,针对阿里巴巴的网络围攻以及针对阿里巴巴高管的人身攻击、人格侮辱诽谤,超出正常的舆论批评监督的范畴,也突破了同业正当合法竞争的框架,涉嫌不正当竞争甚至诋毁损害企业商誉,轻则构成民事侵权、行政违法,重则构成刑事犯罪。”卢建平教授表示。

  谈法律责任

  造谣抹黑,贩卖公民信息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博士:涉嫌多项犯罪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从事《治安管理处罚法》教学的曾文远博士表示,首先,针对阿里巴巴平台的攻击诋毁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21条规定,捏造并散布虚假事实,损害他人的商业信誉、商品声誉,涉嫌构成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其次,针对阿里巴巴创始人网络攻击,有些纯属捏造事实的,构成《治安管理处罚法》诽谤他人的违法行为。

  浙江大学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李世阳副主任表示,最近出现的持续发出造谣诽谤阿里巴巴商业信誉以及对阿里巴巴创始人侮辱性言论的9700多篇网帖,仅看标题就有不少明显带有侮辱诽谤或者损害商誉的内容,诸如“马云已定格为中国最大经济汉奸”、“ 阿里巴巴平台企业漏税或达6762亿元人民币”、“网友笑谈1%正品率”等等不一而足。

  李世阳表示,商业竞争如果组织大量人员或者操纵大量账号进行集中化、诽谤式的攻击就超出了合理合法之限度,将涉及刑法责任问题。

  浙江海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沈永强律师表示,最高人民法院早在2013年就制定实施了《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对于利用信息网络捏造事实诽谤他人、在网络方面散布虚假信息扰乱社会公共秩序、通过信息网络有偿发布虚假信息扰乱市场秩序等各类违法犯罪行为,分别以诽谤罪、寻衅滋事罪、非法经营罪等追究刑事责任,同时该类行为还可能构成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

  针对媒体连日曝光的有组织抹黑团伙大批购买公民身份信息,上述相关专家表示,据最高法、最高检最新司法解释,贩卖公民个人信息50条以上或者违法所得5000元以上,即构成刑事犯罪。犯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上述最新司法解释于2017年6月1日起施行。该司法解释第七条还明确规定了:单位犯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规定之罪的,依照本解释规定的相应自然人犯罪的定罪量刑标准,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定罪处罚,并对单位判处罚金。

  “网上的有组织的抹黑行为相当于现实社会中的有组织暴力,不同于普通网民偶尔转发谣言,前者危害性更大,法律应该加大惩戒力度。”相关专家表示。

  谈事件危害

  操纵舆论就是给真相掺三聚氰胺

  南京审计大学法学院教授何邦武认为,从阿里巴巴法律顾问公布的证据看,一些人和机构怀揣各种复杂动机,利用网络传媒操纵舆论,推动网络暴力,已成为社会毒瘤。

  律师、知名商业分析师赵继成表示,阿里巴巴遭遇的有组织抹黑事件,背后操纵舆论的组织能力令人震惊。“操纵舆论犹如在真相的牛奶中注入三聚氰胺,败坏了真相,污名化对手,搅乱社会秩序,误导公众的判断,结果常常是破坏性的。”赵继成认为,操纵舆论,污名化对手,轻则损害企业信誉,要承担民法上的侵权责任,严重者触及刑法,将受到刑法严惩。

  广东金融学院法学所所长姚志伟教授认为,利用社交媒体发帖抹黑对手已经成为一种常见的不正当竞争方式,尤其在互联网行业更是如此;此次如此大规模的集中发帖殊属少见,对电商经营秩序造成较大冲击,应予严惩。

  北京外国语大学法学院创新与竞争法律研究中心姚琦主任认为,当前,由于互联网环境下活动、行为本身的变动性、信息与资讯流传的迅速性等特征,利用互联网手段开展商业诋毁、虚假宣传、违法广告软文等规模化违法现象愈演愈烈,很大程度上就是某些商家的市场策略,却属于非正当竞争手段。

  从我国立法和行政监管的价值取向看,维护市场竞争秩序的方向,就是发挥市场机制的基础作用,让有自主创新能力、依法公平竞争的好企业能有更多的创造社会财富的机会,也让习惯于混淆视听或是采取其他非正常手段进行不正当竞争的企业显出原型。

  谈“有组织抹黑”治理

  企业要敢于维权,法律加大惩治力度

  专家认为,假如11月29日阿里遭遇有组织抹黑事件被爆出的相关企业高管直接下达指令给有组织抹黑团伙,进行公民身份信息购买,有组织造谣等行为真实存在,该企业高管和外围有组织抹黑团伙的行为,存在共同故意和共同的客观行为,相关证据如果被证实,则涉嫌共同犯罪。

  北京市金台律师事务所王仁红律师认为,一些企业的行为已经不顾法律的边界,采取恶意诋毁等不正当竞争手段,这些行为已经明显属违法,更可能涉嫌犯罪。市场经济呼唤法治,立法、执法、司法部门必须共同努力,严厉打击上述不正当竞争违法行为,创造公平竞争的法治环境,保障互联网行业的持续健康发展。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曾文远博士表示,在互联网时代,网络空间治理成为国家治理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阿里巴巴平台及其创始人遭受的密集的公开网络舆论攻击,正是网络空间治理过程中需要重点解决的问题类型。

  北京外国语大学法学院创新与竞争法律研究中心姚琦主任认为,对网络生态中日渐上升的恶意竞争心态、频发的不公平竞争手段,互联网产业、广告经营、媒体宣传等相关行业的主管机构应加大监管力度,甚至聘请专业第三方主体参与执法的技术支持。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院长、中国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卢建平教授表示,积极利用、科学发展、依法管理、确保安全,是我国网络空间治理的基本方针。以前,很多企业遭遇网络不实言论攻击之后都选择了“忍气吞声”,此次涉事企业选择通过法律途径捍卫合法权利,是企业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解决问题的理性选择。我们乐见有更多企业能善用法律,强“怼”那些不负责言论的制造者和传播者,让网络言论的边界更清晰,也让商业竞争的生态更健康、更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