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互联网 > 比特币一周近乎“腰斩”:究竟谁来监管加密货币?

比特币一周近乎“腰斩”:究竟谁来监管加密货币?

科技资讯  2017年12月26日 03:45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谁来监管加密货币?这个问题在全球回荡,但至今没有清晰的答案。随着加密货币的总市值扩容,外加比特币期货的推出,更多金融机构和个人投资者参与其中,监管的问题可能很快就会重要到令人无法回避。

  谁来监管加密货币?这个问题在全球回荡,但至今没有清晰的答案。随着加密货币的总市值扩容,外加比特币期货的推出,更多金融机构和个人投资者参与其中,监管的问题可能很快就会重要到令人无法回避。

  上周,比特币又上演了“过山车”,币价从12月16日近20000美元的最高点跌至12月22日的13000美元上下,一周时间近乎“腰斩”。截至北京时间12月25日17:00,一枚比特币的价格为13846美元。

  第一财经记者采访多位区块链企业人士以及加密货币交易所人士,他们普遍表示,“如今铺天盖地的企业都跑去小国家发行ICO(首次代币发行),多数是爆炒后的套现,交易平台出海也司空见惯,并不受监管;比特币波动巨大,庄家可能到处都是,那么谁来保护投资者? 比如Bitmex甚至允许百倍杠杆;比特币频繁失窃,而由于比加密货币的匿名性,这要如何追查?”

  尽管中国已经禁止了ICO和比特币交易,韩国最近则对加密货币交易推出管制措施,美国SEC也在强化ICO监管,然而各国对加密货币的界定和看法各不相同,对具有匿名性、跨越国界的加密货币和ICO而言,各界人士认为全球监管协调将成大势所趋。

加密货币市值暴涨引监管担忧加密货币市值暴涨引监管担忧

  今年以来,比特币的涨幅高达14倍,此前最高时更达到了20倍。而以太坊的一年涨幅高达90倍,莱特币则为60倍。当前,比特币的市值接近2400亿美元,接连超过奈飞、大摩、高盛、迪士尼、通用电气等知名上市公司的市值。

  “比特币实在太高了,感觉上车越来越难,所以现在就先买一点以太坊、莱特币、瑞波币等等便宜一点的币种,或者炒作一波ICO的代币。”一入行不久的加密货币投资人对记者表示。

  就连专业的交易所也按耐不住加密货币的吸引力。CBOE(芝加哥期权交易所)和CME(芝加哥商业交易所)你追我赶地推出了比特币期货,彭博终端等其他知名资讯平台都单独列出了“加密货币”和比特币期货这两项。“毕竟对交易所来说,期货能赚的利润更多。”国内一大型比特币交易所负责人告诉记者。

  然而,暴涨暴跌、庄家遍地、黑客攻击等事件频繁发生,相比于传统证券交易,针对加密货币的投资者保护仍处于监管真空状态。

  段和段律师事务所北京办公室合伙人丁杰对记者表示,在美国,对比特币平台的监管非常严格,且必须根据各个州的不同法律分别申请牌照后,才能在相关州展开业务,非一次性申请就能解决。但他也提及,对于频繁的失窃、暴涨暴跌、杠杆乱象等问题,监管无从入手,而且众多东南亚国家的加密货币监管仍处于完全真空的状态。

  最近,美国相关方面在探讨的问题在于,随着传统投资者越来越多地介入比特币交易,监管者会面临更大的监管压力,一旦泡沫破裂,这是否可能诱发系统性金融风险?同时,全球央行的担忧更多在于,货币政策的有效性可能会受到影响,而反洗钱也受到压力。

SEC加强ICO监管SEC加强ICO监管

  面对这一局面,最近SEC主席Jay Clayton也发表了声明,剑指加密货币和ICO。

  他表示,全球社交媒体和金融市场都对加密货币和ICO议论纷纷,市场充斥了造富神话,这一市场迅速扩张,超越了国界,更涵盖了越来越多的产品线和参与者。

  对此,他提出了四方面值得深思问题——1。 这类产品合理吗?是否受到监管?是否保护投资者?产品是否满足这些法规?2。 ICO是否合法?ICO项目是否有相关牌照?3。交易市场是否公平?市场价格是否能被操控?是否能在想要卖的时候就卖出? 4。 是否存在大量失窃风险,包括黑客攻击?

  在Jay Clayton看来,上述问题牵涉到两类投资者,一是大众投资者,二则是市场专业人士,包括经纪商、投资顾问、交易所、律师、财务等。

  “他们的行为都会影响到一般投资者,”他称,“关于加密货币和ICO市场已经出现了很多担忧,相比传统证券市场,这一市场缺乏投资者保护,更容易受到造假和操纵的影响。投资者需要注意的是,ICO并没有在SEC登记注册,SEC至今也没有批准任何加密货币的ETF产品上市或交易。”

  他更提醒市场专业人士,“一定要仔细阅读我们此前公布的调查报告和后续的执行。”

  Jay Clayton所说的就是SEC在今年7月出台的相关监管细则报告,报告剑指证券属性的ICO。世泽律师事务所合作人孙铭此前对记者表示,SEC当时公布的报告主题是针对The DAO项目而作出的调查,该项目构成了证券发行,相关代币属于证券。此外,某些区块链项目纯粹为了圈钱目的,SEC此后可能会采取更多行动。

  Jay Clayton称,“任何涉及了证券发行的行为都必须要进行信息披露,以及其他投资者保护流程,这是美国证券法所必须的。”

  亟待全球监管协同

  最大的担忧实则在于,虚拟货币交易匿名,监管者难以收集统计数据监控其运行;对于跨境虚拟货币交易,各国也缺乏有效手段监管;去中心化的加密货币还与现行中心化的监管框架存在冲突,谁来监管也是个问题。

  如今,面对各国不同程度的监管,加密货币交易平台也如同“打地鼠游戏”,此处受限后,便去别处监管套利。记者也了解到,在ICO和比特币交易受限后,不少国内交易平台纷纷出海,部分平台对于杠杆交易的容忍度甚高,ICO代币的炒作疯狂依旧。

  “各国央行为什么在监管上,实际上是有点犹豫呢?既怕因为自己的监管导致整个区块链技术的滑坡,甚至扼杀这个环境,同时又担心出现金融风险。所以大家都是在比较审慎的去做这个事情。” 民生金融智库首席经济学家管清友此前表示。

  所以,他也提及,“在比特币监管方面,需要一个全球的沟通协调,未必说现在所谓合法化的国家,就一定正确,未必说一定禁止的,就一定错误。”

  一方面,此前,第一财经发表的文章也有提及,由于虚拟货币已经跨越国界,为了避免监管套利,G20和国际标准制定者(IMF、BIS、FSB)应加快制定原则指引或者最佳实践。

  也有相关方面建议,对于虚拟货币交易所,G20应鼓励各国建立统一的许可证制度,并在监管方面实现全球协同,在特别情形下可以禁止交易或关闭交易所。

  另外,由于洗钱和恐怖主义基于虚拟货币而导致的巨大风险,反洗钱(AML)和反恐融资(CFT)应成为各国虚拟货币监管的“标配”。同时,推出明确的税收制度,也是避免监管套利的必要一环,同样应成为各国“标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