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互联网 > 知识经济的罗振宇样本:一场跨年演讲解决一年的焦虑

知识经济的罗振宇样本:一场跨年演讲解决一年的焦虑

科技资讯  2018年1月2日 23:03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2017年罗振宇的“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是从一个问题开始的,“对你来说,2017年哪一天你认为很重要?”他得到了很多答案。

  来源:寻找中国创客

  记者:曹忆蕾

  2017年罗振宇的“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是从一个问题开始的,“对你来说,2017 年哪一天你认为很重要?”他得到了很多答案。

  而对他自己来说,就是这一天,2017年12月31日。

  这已经是“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第三场。为了这一天,罗振宇瘦了8公斤,穿上了西装。倒计时第28小时,稿子仍在改动,已经是第7稿,他有点疲惫。

  倒计时1小时,上海梅赛德斯中心门口聚集起前来与罗振宇跨年的人群。黄牛走上通向中心的马路,敲开一扇扇汽车窗户,脑袋探进摇下的车窗,“要票么?演讲的。”一张内场价值3580元的票,叫价1500元收购。

  黄牛摇摇头,“行情不好”。他不知道的是,现场一万人正等待着罗振宇的亮相,开始他倒数第18场的“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而类似的“知识跨年”,已逐渐在质疑声中成为潮流。

  “知识跨年”,收视奇迹不再

  一年前,罗振宇带着“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首次登上深圳卫视,被同步直播,创造了跨年经济学上的一个收视奇迹,也开创了演讲跨年的先河。

  一年后,也就是2017年的年末,演讲跨年已不再是罗振宇的专利。

  同一时间段,由喜马拉雅FM主办的“思想跨年”在浙江卫视直播,马东、高晓松、张召忠、吴晓波等人围绕着经济、科技、思想、文化、创新展开分享式论坛。

  在广东卫视,一档广东卫视与《财经郎眼》共同打造的年度盛典也在播放,郎咸平、王福重、叶檀、胡润、李大霄、黄生、闫肖锋和琢磨先生等人作为演讲嘉宾,发表演讲。

  而在前一天(30日),财经作家吴晓波在无锡灵山梵宫发表跨年演讲,以写作者以及和中国一起成长的亲历者身份,深入解读改革开放史(1978-2018),回溯让中国发生巨变的激荡四十年。

  三场知识演讲跨年,而一年前的收视奇迹不再。

  从收视率来看,知识演讲跨年的成绩并不乐观。根据索福瑞53城市收视数据显示,在2017年12月31日19:30-24:00自办节目排名中,浙江卫视的“思想2018跨年”排名第16,深圳卫视的“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排名第27,广东卫视的“更好的明年2018广东卫视跨年演讲”排名第30。

  纵然知识演讲跨年已经重写了跨年经济学,但是在跨年的舞台上,吴亦凡、赵丽颖、华晨宇等娱乐明星仍然是难以撼动的主角。

  一年之末,是要一场娱乐派对狂欢,还是一场严肃论题的演讲?显然罗振宇们并不占上风。

  4小时,一个人的脱口秀  

  场外,上海烟雨飘飘。场内,上万人的场地近乎座无虚席,有人拖儿带女,有人携着年过半百的母亲入场。内场观众挤在前后半臂的椅子上不敢动弹。甚至,有小朋友掏出小本做笔记。

  开场前,一位年轻姑娘作为幸运观众被抽中,颤抖着声音,感谢“得到”,在她初入社会懵懂之时,帮助她搭建起一个认识世界的价值观框架。

  为了这场要持续4小时的演讲,几个月内,罗振宇拜访了投资界、企业界的牛人、高人,来为跨年演讲做准备。他从拜访所得中总结出六个问题:

  第一,我们不是强者,还能不能登上舞台?

  第二,我们刚刚进场,怎么找到新玩法?

  第三,跟不上变化,会不会被淘汰?

  第四,中国经济增长会不会遇到天花板?

  第五,中国经济增长有没有可持续性?

  第六,中国能否赢得良性的全球发展环境?

  不难看出,这是一场关于中国趋势和机遇的判断。罗振宇总结出一些只有在中国才会发生的机会,称之为“中国式机会”。

  在开场,罗振宇讲述了一个时代巨变与焦虑充斥的2017年。

  我们这家小小的创业公司能不能长大?社会阶层是不是真的像有的人说的已经固化?我的孩子们渐渐长大了,该让他们去哪种学校?罗振宇的焦虑,也是职场精英、创业者和传统企业家们的焦虑。人们共享着焦虑,也在这个夜晚,等待着罗振宇能为时代焦虑开出药方。

  而在同一时间段,由喜马拉雅FM主办的“思想跨年”在浙江卫视直播,财经作家吴晓波也聊到了“焦虑”,他所给出的解药是:与焦虑做朋友。这和“时间的朋友”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最后,罗振宇提出了一个概念“人生算法”。“人生算法就是你面对世界不断重复的最基本的套路,找到它,重复它,强化它。你抓住中国式机会,就是更大概率的事件。”

  四个小时结束后,有人重燃了信心,认为“何以解忧,唯有行动”,要像罗振宇一样,每天坚持60秒语音,最终成为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有人不以为意,觉得今晚浓缩的四小时是“得到”这一年反复提及的内容,观点、内容并不新鲜。

“中国式焦虑”成就“中国式知识经济”

  “中国式焦虑”成就“中国式知识经济”

  从中年危机到佛系90后,扫荡2017年的这场中国式焦虑成了知识经济的富矿。

  过去一年,“得到”用户突破1300万,共有近200位得到老师开课。根据官方数据显示,用户总学习时长超2亿小时,如果按照一所综合大学一年课程总时长为100万小时计算,在“得到”相当于上了20所大学。

  天猫打造了双十一购物狂欢节,在虚拟知识经济的战场,喜马拉雅FM发起了123知识狂欢节上。2017年当天,平台上付费产品成交额达到1.98亿,其平台上的知识网红超过3000名。除握紧吴晓波、郭德纲、马东、蔡康永等头部创作者,喜马拉雅FM还推动16个细分领域的布局。

  除了得到、喜马拉雅两大巨头,各专业领域的玩家涌入知识经济市场。

  情感教主咪蒙售出十多万份的99元付费课程,所要解决的是职场小白的职场焦虑,帮助他们升职加薪。同样是付费内容产品,新世相推出了付费平台“新世相读书”。上线一个小时卖出4000多份,销售额达到157万元。

  人们坚信着为自己投资的力量。罗振宇曾接受寻找中国创客采访时,提及过中国民族性的内在提升力,“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上上下下都有强烈的学好、上进的意识。”

  罗振宇说,流量思维已经过时,今日所要抓住的是超级用户。在这场跨年演讲上,“得到”也展示了品牌影响力,当晚罗振宇发布了积家与“时间的朋友”联名推出限量款手表,18块手表在半小时内售罄。

  距离与机会

  从中国的巨变到中国的机会,这场4个小时的一个人的脱口秀,完成了从焦虑到信心的扭转。走出中心,一个小时后,仍有散场的观众拿着手机,“滴滴”不停地叫车,并且信号不佳。

  而就在两小时前,罗振宇说滴滴在上海升级了一种技术,将每个区域划分成六边形,以此计算人流量,提高叫车率。

  这是技术与现实的距离。就像他人的知识、观点,不管是碎片化还是系统化,与自我的所得也有距离。这或许也是人们今日仍在质疑知识经济的地方。

  从2016年知识经济的元年,到2017年市场玩家涌现;从一年前罗振宇所开知识跨年的先河,到今日成为一种舞台上的潮流。罗振宇与他的“得到”正在验证,今日虚拟知识产品在中国所拥有的市场与机会,这也将成为知识经济的中国式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