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互联网 > DCM林欣禾:发现边缘的价值 抓住创业的天时地利人和

DCM林欣禾:发现边缘的价值 抓住创业的天时地利人和

科技资讯  2018年2月27日 01:27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似乎很多华裔都有过身份上的困惑,他们在美国被认为是非主流种族,在中国被认为是黄皮白心的ABC。DCM中国联合创始人、董事合伙人林欣禾也曾有过这样的迷茫,他出生于中国台湾,生长在美国,在大陆工作,多个不同身份让他感觉自己比较边缘化,他也曾为此纠结苦恼。
DCM中国联合创始人、董事合伙人林欣禾DCM中国联合创始人、董事合伙人林欣禾

  新浪科技

  采写|王上 芦美凝

  编辑|周峰

  “我一直觉得我是一个比较边缘化的人,以前很难受,就想尽办法‘化妆’,努力把自己打进主流。”

  似乎很多华裔都有过身份上的困惑,他们在美国被认为是非主流种族,在中国被认为是黄皮白心的ABC。DCM中国联合创始人、董事合伙人林欣禾也曾有过这样的迷茫,他出生于中国台湾,生长在美国,在大陆工作,多个不同身份让他感觉自己比较边缘化,他也曾为此纠结苦恼。

  “但到后来,我发现边缘化其实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样才能走出不一样的道路,才会不跟风,才会去找到更新的项目。”从新浪到DCM中国,林欣禾渐渐地直面自己的身份,并且把边缘化变成了优势。

  虽然保持边缘化,但是,DCM却选择了最为主流的三个区域去发展业务。林欣禾向新浪科技解释道,“Golden Triangle(金三角)”策略让DCM有了更多相互学习的机会, “金三角”是“美国、中国、日本”这三个点,也正好是全球最为重要的三个IT行业市场。林欣禾认为“金三角”让DCM成员能加强彼此之间的学习和借鉴, 而且“在不了解的情况下,会提出一些‘笨问题’,而这些看似很笨的问题,到最后能找出不一样的答案。”

  而今,DCM中国进入国内资本市场11年来,已经投出了11家上市公司,包括58同城、唯品会、途牛、51Talk等。 2012年,唯品会流血上市,股价低迷一年后又飙涨,甚至在2015年最高时市值接近180亿美元;2013年,58同城的上市让DCM中国获得超过12倍账面回报……无论辉煌与落寞,一旦认定了,DCM中国就一直陪伴左右。

  在新浪科技独家对话林欣禾的过程中,“以创业者的方式做投资”、“创造价值”、“制造价值”等类似字眼被林欣禾反复提及。

  在谈及投资中如何规避风险,林欣禾坦言 “All in ,(DCM)没有风险规避”。“All in就是双刃剑,英文叫‘live by your sword, die by your sword’,你要活要赢就靠这把剑,你要死也是死在这把剑上,这就叫以创业者的方式来做投资。” 在DCM的投资理念里,以创业者的方式来做投资就意味着跟创业者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在战略、融资、找人上一起合作,跟创业者一样All in。“因为创业者没有选择,他既然选择这个赛道选择了这个东西,他就把自己的命给定在那上面了。”

  对于近两年热闹的资本环境而言,DCM中国确实是一个异数。在其他投资机构持续加码人力的情况下,DCM中国一直保持着不超过10个人的小团队作战风格。在林欣禾看来,这也是DCM创造价值理念的体现,跟大多数投资机构的寻找价值不同,DCM致力于和创业者一起创造价值,也正是如此,林欣禾对于创业者比较“挑剔”,非常看重创业者的为人和个性。

  以下为对话的精彩实录(经过新浪科技整理编辑):

  All in,以创业者的方式来做投资

  “DCM是 Value Creation ,是创造价值,不是寻找价值,寻找价值的投资方式跟创造价值投资方式,出发点是完全不一样。”

  “DCM没有分散风险,All in,以创业者的方式来做投资。

  新浪科技:最近在忙什么?

  林欣禾:还是投资,我一直在看项目。现在投资的公司也很多,得跟他们在战略上想想未来怎么发展,特别是大一点的公司,例如唯品会、58集团、快手。有些竞争比较激烈,所以要好好想一想。

  新浪科技:很少有这么深度参与被投项目的投资人。

  林欣禾:我们DCM是用创业的方式去做投资。我们投了公司以后,会参与公司的战略,主要是战略、融资、找人,在这上面跟他们一起去合作,把公司价值制造出来。

  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我是一个创业者。我还是比较喜欢创业。那如果以创业为主去想投资的话,你真正聚焦的不是在找更多的项目,而是怎样把你项目的价值给建立起来。

  我一直讲,该别人赚得钱不要去考虑,该你自己赚得钱好好去挣,这也是我们DCM的理念。我们投资你(创业者),其实是建立合作伙伴关系,那我们就会参与公司的战略,在战略、融资、找人上和你一起合作,跟你一样All in。因为创业者没有选择,他既然选择这个赛道选择了这个东西,他就把自己的命给定在那上面了。

  新浪科技:所以选择创业者就跟找合作伙伴一样?

  林欣禾:我觉得跟我们一起合作的同事们也是喜欢我们这种文化才加入的。如果他想做房地产,那就不要来DCM,如果他想要做消费品,那就不要来DCM,如果想要做生产业,那也不要来DCM。

  回头来说,我们是创造价值,不是寻找价值。这两种投资方式的出发点是完全不一样的。找价值的投资方式是你要看很多项目,在比较后,才会找到一个更好或最好的项目来投。但如果你是以创业者的出发点去想,那投的时候价值在哪里你其实摸不清楚。就像当初我们做新浪、做微博的时候,以后会变成什么样,谁也摸不清楚。

  新浪科技:寻找“合作伙伴”的时候,有什么看人的标准?

  林欣禾:创业者的创业经验不一定那么重要,但是创业者的为人和个性非常重要。一个好的创业者,应该具备四个特点:

  第一,愿意干活,懒惰就不要创业,这是最基本的;

  第二,胆子要够大,胆子不大就不应该创业;

  第三,要有包容心,就是他愿意接受不同的人加入团队,然后有不同的意见来跟他PK;

  第四,他要知道看大方向,不是要一直去做细微的工作,因为团队需要他的领导。做事情你应该去找团队的人来做,创始人最重要的一点是公司的灵魂,主要应该做方向。

  另外,创业者本身有没有那种柔性,有没有办法随机应变是很重要的。

  新浪科技:为什么经验不那么重要?

  林欣禾:我觉得基本上一半一半。为什么呢,多次创业的有两种人:一种是虽然多次创业,但没有一次成功;另外一种是成功了,又出来创业。一个人多次创业,但是没有成功过,可能是这个人本身不行,还可能是个性的原因,没有办法(把)团队做大,或者是说他看到错误的时候,没办法及时改;另外一个就是已经成功过(的)人再出来创业,这些人有一个问题就是(相信)失败为成功之母。

  我发明过一句话,叫“成功是你未来的包袱”。越成功的人下一次越容易失败,因为他有面子问题,脸拉不下来。记者对他有期望,周边人对他有期望,员工对他也有期望,那这也就成了包袱。

  所以要找到那种以前成功过,但又不会把成功看得过重的多次创业者。但要找到这样的人,不容易。

  所以呢,一半就是要找那些年纪轻的,没有创过业的人,因为他没有包袱,但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他没有经验;然后另一半要找有经验的,但是他可能有包袱。所以还是一半一半。

  新浪科技:所以你们对创业者挺挑的。

  林欣禾:对。因为我也讲过,就说其实你(投资人)跟创业者在一起等于结婚了。如果说你看这个人看不顺眼,跟这个人没办法相处的话,那怎么样创造价值?因为我们的投资理念是创造价值,而不是说去寻找价值。

  所以我经常说,我们是合作伙伴,我不是你最好的朋友,你不要把我当成我是你的best friend,我不是。我是跟你一起合作,咱们是合伙,咱们得一起把价值给创造出来。你不要想说我不会讲你坏话,我会很直接,我觉得应该这么做,你可以采取不接受,这是你的权利。

  我们不是为了讨好你,也不是为了要说你不好,而是讲你应该做的事情。这样以后,他碰到困难的时候也是来找我,因为他知道我是那个伙伴,伙伴就是有困难的事互相帮忙。

  DCM在他们做得很好的时候,也不会讲他们多好,也不会说好听的话。我会跟他们说,你再好的时候也要想着坏,你再坏的时候也不要气馁,还有更好的未来。所以,这就是我们DCM的核心理念。

  新浪科技:你一直在说创造价值。

  林欣禾:对,找项目不是最重要的,找到适合你的项目才是。把公司价值给创造出来比较重要,我们也比较喜欢这样的态度。

  新浪科技:这中间的风险怎么规避?

  林欣禾:没有(规避风险),all in,All in 是双刃剑,英文叫“live by your sword,die by your sword”。就是你选择剑,你要活要赢就靠这把剑,你要死也是死在这把剑上,这就是以创业者的方式来做投资。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你决定all in,那你就要承担。你全面失败的概率可能会很高。但人生也就这么短,你得决定你要什么样的人生。

  新浪科技:这是不是也能解释DCM大多在一个赛道里只投一个项目?

  林欣禾:对,我们要一起创造价值,我们就是合伙人。在这个赛道里投竞争对手,怎么能说得过去?

  我们唯一会发生的是我投进去之后,CEO改变主意了,本来不做这个,后来跑来做了。但我们前面已经投过类似的,没办法就只能让他们两个PK。这个是我投后发生的事情。

  但我投前,我说咱们是合伙人,我们一旦决定合作了,咱们一起把竞争对手给杀死,你的成功就是我成功,就这样,没有其他。

  这就又回到和发现价值不一样上了。发现价值的话,这个领域很热,就全都投。那这种方式其实国内做得很多,我不是说不对,但不适合我。我的长板是创业,我就往这边走。比我聪明的人太多了,所以我想不要去跟那些人PK,因为一PK我就输,所以我要去干一些他们觉得很笨的事情,那我就有机会。

  不过我们不运营公司,我们只有七个人,不可能去把CEO给换掉。我想换也没有用,因为我不可能。所以你放心,而且我不同意投竞争对手,就是说咱们就一起把竞争对手给杀掉。

  新浪科技:这和DCM中国和全球的团队成员都这么少有没有关系?

  林欣禾:把人数控制得少,我们才能明白,不是所有的项目都适合DCM去做,但适合DCM去做的我们就要很用心的去做。

  新浪科技:会给适合的项目定一个标准吗?

  林欣禾:这个很简单,我创立过新浪,所以基本上和新浪有关系的都是适合我们做的,比方说电商、媒体、社交。我们现在可能也做一些小的——B2B,我觉得这就够了。

  创业与投资需要考虑天使地利人和

  “就是在三年前四年前的时候,宿华讲‘内容制造者最重要’,那一刹那我说不确定快手有多大的机会,也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但我觉得与众不同的点就是在这,所以我们就投了。”

  “全世界最重要的发明都是一些最笨的问题又重新被问一次,每一代都在问同样的问题。所以同样的问题,十年以后再问一次,其实只要你用心去想,答案会是不一样的。”

  新浪科技:社交里面DCM投过blued淡蓝网,这家可能对于中国是敏感话题,但现在越来越多年轻人是比较接受这样的文化,DCM怎么抓住这些年轻人,如何保持非常敏锐的嗅觉?

  林欣禾:先说我自己的背景吧,我在中国台湾出生,然后在美国纽约长大。我觉得自己是比较边缘化的人,在美国的时候不在主流社会,到了大陆以后,又是一个美籍的台胞,也是比较边缘化。

  其实很多人觉得被边缘化的时候会很难受,想尽办法要打进主流社会。我也经过一段这样的过程。后来我发现,做投资的时候边缘化其实是一个好事。你越不跟主流混在一起,越叛逆,越要走跟别人不一样的路,才不会去跟风。

  回到本源,就是说我是个边缘化的少数人,以这种思考方式去考虑投资,自然而然就会让你找到一些更新的,大家不鼓励不相信的东西。

  我觉得全世界最最重要的发明都是一些最笨的问题又重新被问一次,每一代都在问同样的问题。每一代人的价值观不一样,每一代的技术不一样,每一代的社会情况、架构不一样,所以同样的问题,十年以后再问一次,其实只要你用心去想,答案会是不一样的。

  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想办法让我们更年轻的同事来直接做项目,就是因为他们会去问一些我20年前同样问过的问题,但他们问的方式不一样,而且找到的答案也会不一样。美国人问同样的问题方式也不一样。

  这就又让我改变了思考这个问题的角度。本来大家都往这个方向看,但我走到那边去看一下,那个时候你才会发现一些与众不同的观点。

  新浪科技: DCM投资的职场类应用,像脉脉,我的打工网似乎也是这样。

  林欣禾:我的感觉这两个公司都有同样一个点,就是说没有人注意。

  中国的00后孩子们是不想去工厂的,所以呢,工厂在中国招人非常痛苦,愿意付高价。以前70年代80年代的人,贴一个广告说招人,很多人就排队来干活。今日贴同样的一个东西没人上门,就造成了它需要有猎头去招蓝领,这个是我的打工网的做法。

  脉脉也都是同样的方式,有一阵子职场应用很热,很多人都在投。但现在,除了智联招聘、前程无忧这种,到好像没什么了,所以好像大家就觉得这东西变冷门了,没有机会。而我觉得机会都是在一个大家觉得绝望的时候出来。

  公司招职业白领,这个需求也很痛,只要你解决,那就有机会。那我们判断这个团队是适合在这个领域里头做最好的,那一旦判断他们是,那我们就投了。

  新浪科技:可互联网教育好像不是这样,DCM投资过的51talks是这个领域当中第一个上市的,但是去年这个领域特别火,还是有竞争的。

  林欣禾:这和创业一样,没有什么,只能咬着牙一起过下去了。就像你选老公一样,老公失业了,那你得咬着牙一起。或者是说,忽然间有很多竞争对手冒出来,那就OK,找出竞争对手的强点在哪里,哪个点容易忽略,哪个点是不是我们还可以去弥补。不行的话,就赶快跑。我就跟我的创业者说,人家拔枪速度比你快,你还想要去跟人家打的话,那你肯定是死路一条。

  所以,后来的竞争对手有一个好处,他已经看到了前面犯的错误,或者他看到前面忽略掉的一些目标客户群,他们才杀出来。如果说他没有看到,他是杀不出来的,如果他没有,那他就会自然死亡。

  所以你做到一半忽然之间有人出来比你强,那就说明一件事,那个人抓到了你当初忽略的点。

  没有人是神仙,你创业的时候或许那个点还不是很明显,不是很明朗,或许那个客户群的潜在购买意识并不存在,所以你就以这个开始。

  刚开始也讲过,就是创业每一年都得重新考虑。你的目标客户群是变的,你的技术是变的,大家使用行为是变的。

  我觉得一个公司好坏不是绝对的,因为不是永远的。他肯定有的时候会好,因为他抓到一个点别人还没看到。但是他也不要太高兴,为什么?他一旦做好以后,很多人就会去跟风,去抄。有些公司就没有那么快,或者确实你在在这个点的时候,别人发现另外一个点,你连想都没想,那个时候那个点比这个点更重要。天时地利,这叫地利,天时就是时间,地利就是你站的位置,人和是你的团队强不强。

  所以又回到一个非常笨的问题,还是围绕一个基本面问题,你想做什么?你想做什么就会决定你要站在哪个位置,就会决定你要找什么样的人。那你想做什么,你要考虑到切入点的时间段,对不对?这讲都是纸上谈兵,都是要真的要碰到的时候,你去应用,去考虑的时候才会跳出来。

  新浪科技:有没有天时地利人和三方面都不错的?

  林欣禾:快手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

  四年前的时候大家已经不再注意优酷这种东西,优酷是在PC上面看电影的,对不对? 那时有个很快的转变:智能手机开始变得大众化。智能手机开始大众化以后,你发现很多人买手机不是为了打电话。你拿手机什么?一、拍照;二、看东西,就这两个事情。

  2013年的时候这点已经很明显,但整个资本市场还没转变过来。2012年到2013年,优酷、爱奇艺、搜狐视频,还有腾讯视频都还正红火。优酷2011年上市,后来被阿里巴巴投资,那个时候媒体报的也都是这个。但大众在变,在地铁上你就可以看得到变化,所以这个就是天时。

  媒体当时关注的是腾讯视频、优酷和爱奇艺PK,但媒体永远在想一个过去的事情,而我们创业者跟投资者在想未来的事情。所以,在有项目进来的时候,我就会去考虑这个机会现在是不是时间点,时间点太早了你投进去,那你就得等,搞不好那时间点永远不会来,公司就倒了,因为钱烧光了;搞不好那时间点会来的比你想象还快,会有爆炸性的。这些你都不知道,但是时间点确实要考虑。

  地利是什么?八秒钟,别人都在做那种的,一分钟两分钟每个人都在抓眼球,快手抓什么,它抓制作者越多越好,越简单越好。因为用户不用想太多,随便任何人都可以把视频传上去。他做一个视频后就帮你拉新,你抓住了这种八秒钟视频的制作者,也抓住了另外一个把你拉新的一个用户。所以那个就是站对了位置。

  人和,就是团队,宿华确实很强,没话说,能力特别强。

  所以这个就是天时地利人和。

  新浪科技:当初你们是怎么找到他们的?

  林欣禾:我们所有的项目都是比较年轻的同事去找的。看到这个项目的是另外一位已经离开DCM的一个同事胡博予,他认识宿华,然后他就把宿华带到DCM了,我们一起讨论一起聊了聊。

  重要的是当初做短视频的非常多,我也去过其他的公司。坦白说,快手也不是第一个出来的,那个时候也不是说一定是最好的,因为还没看得出来。所以其实是看了几个公司以后,就变成判断,我觉得判断比多看还要重要。

  做判断,大家都说眼球很重要,实际上不重要。什么重要?内容制作者重要。而这短视频上面宿华说服了我,他把视频做成很短,只有八秒,只能八秒钟。其他的视频也是短视频,但是他们有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甚至有五分钟。

  八秒钟的视频,你不需要脚本,不需要剧本。八秒钟,就是一个人拿着个手机,然后笑一笑,随便讲几句话就八秒钟,所以很多人都可以做内容。我问宿华,你为什么一定要限制八秒?他说,八秒就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变成内容制作者。

  今日快手的广告词也就是,记录自己记录世界。我就觉得眼球的点是跑来跑去,就是哪里有内容他就跑到那里去,所以眼球是不忠心的。但是,内容制作者的粘性是很高的。因为他把内容放到这个平台,为了这个平台做内容,然后这个内容收到很多666,双击666,然后他就会很喜欢,会对这个平台产生一种感情,而且越做越多。

  也就是在三年前四年前的时候,宿华跟我讲,“内容制造者最重要”,就那一刹那我就醒悟了。我说不确定快手有多大的机会,也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但我觉得与众不同的点就是在这,所以我们就投了。

  渠道下沉腾讯有天然优势,但马云永远不会认输

  “渠道下沉是一个很聪明的方式,要变成一个全面性的体验,只有眼睛是不够的。”

  “腾讯做线下更有优势,阿里感到威胁了,但马云永远不认输,很多好戏在后头。”

  新浪科技:现在阿里和腾讯都在做的渠道下沉是不是一种天时?

  林欣禾:我觉得这是一个很聪明的方式。就是说你全部靠网上是不实际的。网上你可以做什么?就是视频啊,照片啊。对不对?线下有什么,你可以摸一摸,你可以闻一闻,还有这种感觉,这种体验是全面性的提高。

  坦白说任何以内容为主的交易都有一定的天花板。所以我觉得阿里跟腾讯下沉渠道,或者说走线下是对的。你要变成一个全面性的体验,人不是只有眼睛而已,但是电商逼着你只用你的眼睛去做判断,这种感觉是不足够的。

  新浪科技:那唯品会也会这样吗?

  林欣禾:自从腾讯投资以后,唯品会的想法也在转变。当初唯品会起来的时候,也是一个冷门,就是做尾货,做过期的货品。很多人说这个生意很低级,都是大家去捡便宜的那种,所以就没人注意他。

  那我们DCM投了A轮进去,因为没人管他,没人理他,结果就变成奇葩。三年四年五年,一直到大家注意他的时候,他已经变成这类型里全世界最大的电商。

  但是阿里也不笨,京东也不笨,大概2016年就开始做同一块,而且供应链也不笨。唯品会的空间就因为这个受到了挤压,唯品会股价上去的很快,但掉下来也很快。也就是说他的天时过去了。

  所以,我们在董事会里头就有一年在讨论应该怎么做。最后才决定跟腾讯合作,因为在做下沉的时候,腾讯微信的使用场景更适合。腾讯对普通人来讲,他使用时间远超过淘宝。所以在这样情况之下,腾讯更容易跟线下一些场景一起去配合。

  现在阿里巴巴确实感到了威胁。以前阿里说我是电商老大,根本不考虑腾讯。现在都往线下走,腾讯确实有天然的优势。但是不代表说马云就会就说“我输了”,马云永远不会认输,所以他会想出来新的点,所以我觉得有很多好戏在后头,大家可以看。

  热点领域快问快答——

  新浪科技:人工智能你们怎么看?

  林欣禾:我们认为数据是新的价值,怎么样来处理这个数据很重要。其实DCM在人工智能上面花了很多时间,但是我们不投人工智能这个概念,我们认为数据最重要,所以我们会投资数据公司,而不是AI公司。

  新浪科技:2018年Fintech领域将会怎样发展?

  林欣禾:我觉得还会有一两个再上市,但是这个概念可能慢慢没有天时了。所以我要跟我们投的公司谈,是继续同样的东西,还是得考虑新的方法。

  新浪科技:你们没有投共享单车,为什么?

  林欣禾:我对这东西没有那么确信。共享单车我们双方互不认可,这不是该我赚的钱,所以我不说它不好,我也不会讲它好,但这个领域应该会有一两家走出来。

  新浪科技:一两家,是ofo和摩拜?不是两家合并?

  林欣禾:58跟赶集不就合并了?

  新浪科技:你怎么看待被投公司合并?

  林欣禾:从投资者的角度来讲,合并全是好事,但对消费者来讲不一定是好事,因为免费午餐就很快就没了。但消费者也不会那么笨,因为免费午餐不可能永远有的,所以我觉得这个OK的。

  我们这个科技行业好玩的地方就是,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合并了以后,大家就算松一口气,然后这个东西不变以后就老化了,然后又会有新的东西出来,长江后浪推前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