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互联网 > 孙宏斌:我不是堂吉诃德 应该对失败更加宽容

孙宏斌:我不是堂吉诃德 应该对失败更加宽容

科技资讯  2018年3月6日 02:43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我开车很慢,也不允许司机开快车,高速公路上也不能超过一百码,过马路一定等人行绿灯。之所以被认为激进,是因为我没想好的事情坚决不干,但想好了的事,坚决果断地去干。人有不知死和不怕死之分,我应该是不怕死的]
孙宏斌孙宏斌

  钱童心

  [我开车很慢,也不允许司机开快车,高速公路上也不能超过一百码,过马路一定等人行绿灯。之所以被认为激进,是因为我没想好的事情坚决不干,但想好了的事,坚决果断地去干。人有不知死和不怕死之分,我应该是不怕死的]

  元夕前的亚布力室外寒风刺骨,天空飘着鹅毛大雪,屋子里热气腾腾。孙宏斌在这里召集了三十多位年轻的创业者,在论坛结束前请他们吃了顿饭,听他们一一介绍了自己的学习和创业背景。在这些年轻人中间,也有孙宏斌的大儿子孙喆一。孙喆一2011年从美国留学回国,2014年加入融创,目前担任执行董事,负责融创上海区业务。

  过去一年,关于融创的新闻太多,这也让第一次来到亚布力的孙宏斌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孙宏斌回避了关于乐视的一切问题,只谈房地产主业。即便如此,他只要一开口,就能吸引全场人的注意力。

  例如当英雄互娱的应书岭和第四范式的戴文渊谈完电竞和人工智能的技术发展后,孙宏斌就自嘲听不懂。他说:“我能听懂的就是电脑可以帮人配对找对象,这是挺好的,找对象可以算作是人生的最大乐趣之一了。”

  “别看他时常木讷寡言,说话吞吞吐吐,但关键时候他可能说了。他是个特别有想法的人,而且具有极强的营销能力。”一位和孙宏斌合作多年的房地产行业人士在论坛结束后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乐视的上半场

  长期以来,孙宏斌在外界眼里就是一个堂吉诃德式的人物,怀揣理想,又狂妄自负,有称王的霸气。这让他在从业初期就如日中天,却也让他在离成功仅一步之遥时,栽了跟头。

  对于失败,孙宏斌是有经验的,也是有深刻感悟的。他曾在微博中写道:“你的每一次成功,都会让你更加自信,慢慢地你会变得自负、自大、目空一切。当你经历困难挫折失败的时候,你会知道其实成功和失败仅一步之遥,你会客观地看自己,你开始尊重常识,你做事会有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心态,你会说人话。”

  回顾自己30年的创业经历,孙宏斌总结了新时代的企业家精神。他认为:敢于冒险;能够宽容对待失败;树立价值观是最重要的三点。

  孙宏斌表示,价值观能够决定企业走多远。他表示自己的价值观是“厚道”。他多次骄傲地说:“我的公司很多人都是大学一毕业就在我这里干,融创才15年,但是很多人跟了我20年,很多员工别人涨十倍工资都挖不走,就是因为我厚道。”

  而在业界看来,孙宏斌确实也是一个“厚道”之人,不然他不会在乐视最危难的关头,充当“白衣骑士”。2017年年初,融创斥资150亿元投资乐视网、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企图帮助贾跃亭挽回残局。其中也包括对乐视控股持有的重庆乐世界以及上海隆视广场的50%股权及债券的购买。

  从和贾跃亭的第一次见面到签协议,只有短短的36天。对于山西老乡的慷慨解囊,贾跃亭当时说了三点:“第一,孙总是非常真性情的。第二,也是非常仗义的。第三,是非常前瞻和非常战略性的。”

  对于这样一次可谓“率性”的相助,孙宏斌却并非一时冲动,这与他长期的价值观有关。早在2012年,孙宏斌就曾表示:“合作有时很不对等。这时强势一方应该合理,例如投资方相对急需资金的创业者;白衣骑士相对命悬一线的被拯救者。当然弱势一方要有契约精神。”

  孙宏斌也仿佛在贾跃亭身上看到了自己10年前的影子。他说道:“我和老贾,第一次用的词就是‘契合’,有共同的价值观,觉得特别亲、特别近。10年以后,这个公司肯定挺好的。经过短暂的时间,有像兄弟一样的感情,也是一种化学反应。”

  但是,孙宏斌最终依然难以改变结局。他投给贾跃亭的150亿“三下两下就没了”。据贾跃亭去年11月份透露的,这些钱全部拿去还了银行的贷款。孙宏斌终于意识到,乐视就是一个无底洞,现实远比梦想残酷。

  去年7月4日,乐视网宣布大股东贾跃亭持有的5.19亿股股份被冻结,紧接着7月6日,贾跃亭辞任乐视网董事长。7月16日,孙宏斌还是公开支持贾跃亭。他说道:“老贾手上还是有好牌,他还年轻,我们应该有宽容失败的环境和氛围,应该支持老贾这种义无反顾的企业家精神。不盖棺不定论。”

  7月21日,孙宏斌当选乐视网董事长。

  不管贾跃亭的董事长辞得是有多么的心不甘,也不管孙宏斌的董事长当得是有多么的不情愿,后来的事情,都让“厚道”的孙宏斌有些力不从心。“老贾连一片羽毛都不肯放弃。”去年9月,融创召开中期业绩发布会,孙宏斌当众洒泪。

  按照孙宏斌的想法,乐视网和乐视非上市公司应该切割。但“快刀也斩不断乱麻”,由于乐视体系的复杂性,导致非上市公司所欠的乐视网的应收账款迟迟还不上。关联交易应收账款成了“死结”,时间拖得越长,资产残值越低,越不够填坑。

  在这种情况下,孙宏斌建议将非上市公司体系的业务全部处理掉,用于还款。去年5月,在融创中国业绩发布会上,孙宏斌曾公开表示:“乐视体系未来就是上市公司和汽车两部分,非上市公司该卖的卖掉,该合作的合作,汽车部分贾跃亭该怎么弄怎么弄。”

  但自负的贾跃亭从来不会听从旁人的意见。有人开价数亿元收购乐视商城,他说不;有人开价50亿元收购乐视金融,他说不;有人开价100亿元收购易道,他还是说不。

  一位贾跃亭公司前管理团队的高层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孙宏斌在公司治理方面很有经验,他向贾跃亭提出了一系列的建议,无奈贾跃亭谁的话都听不进去,他极度自负,只相信自己的判断。所以不管是谁入驻乐视,都会跟他起冲突。”

  去年9月26日,乐视网更名为“新乐视”,目的是让上市公司体系和乐视控股的非上市体系更彻底地完成切割。但这一过程并不顺利,11月21日,乐视网宣布向融创申请借款5亿元和12.9亿元;今年1月19日,乐视影业装入乐视网的计划宣告失败。

  今年1月24日,停牌近一年的乐视网复牌,前后录得14个跌停,截至春节休市前股价从15.33元跌至4.42元,市值跌去四分之三。就在乐视网复牌的前一天,孙宏斌在线上投资者说明会上无不感慨地说道:“人有时候要敢教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

  2月27日,正在参加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开幕式的孙宏斌心事重重,一直在手机上处理业务。当晚乐视发布2017年业绩快报,显示2017年亏损116亿元。就在同一天,西部证券一纸公告又曝光贾跃亭股票爆仓。

  孙宏斌是否会再次接盘成为舆论猜测的焦点。在乐视2月23日的股东大会上,乐视网总经理刘淑青表示:“老孙对乐视还是非常支持的,个人精力投入还是非常大的。”不过,在贾跃亭传出爆仓消息后,乐视网表示目前暂无接盘计划。

  尽管投资乐视在外界看来似乎是孙宏斌不小心把自己套进去的局,但孙宏斌已经能够坦然面对。他认为,应该对失败更加宽容。

  在亚布力论坛上,他公开表示:“失败是很正常的事情,中国的文化不一样,美国文化喜欢当英雄,中国文化喜欢看别人当英雄,如果别人失败了,看热闹也很开心。但我就觉得我们应该去帮助那些失败的企业家,我现在去帮助一些企业,即使他们做不成,我赔了钱,但心里还是开心的。”

  房地产的下半场

  最近半年,孙宏斌很少在公众场合表达思想。他的最后一条更新微博批评了彭博社的“标题党”,暗指彭博去年报道的华融暂缓与融创签约的消息不实,断章取义;还指责瑞信对融创的分析报告“荒唐无脑”,称“为投资中国的境外投资者感到担忧和悲哀”。

  根据瑞信去年6月公布的报告,该行认为,应该把融创作为A股来对待,称其未来甚至有融资可能性,增加负面因素,维持“跑输大市”评级,目标定价3.4港元。

  去年9月1日,瑞信将融创目标价由3.4港元大幅提升至10港元;去年11月29日,瑞信更是一反常态,发布研究报告将融创目标价大幅提升近300%至37.9港元。

  瑞信立场大转变的根本原因是去年7月19日,融创以438.44亿元收购13个万达城91%的权益的“世纪并购案”。瑞信认为,融创向万达收购文旅项目可有助提升其价值,同时提升土地储备。

  孙宏斌解释了收购背后的逻辑——投资“美好生活”。他认为,房地产的下半场就是投资“美好生活”,“现在提倡消费升级,文化、旅游、娱乐、养老、休闲、教育,这些是下一步我们要投的。”

  孙宏斌透露,完成了万达商业的收购后,融创手上有超过2000亿的文化旅游物业。“我们随便一个项目都是一两百亿,这说明文旅资产的投资门槛很高;但另外,这个行业的投资回报率又很低,可能只有1%,基本不赚钱。”孙宏斌说道。

  价格高昂回报率又低,为什么还是要投?对此,孙宏斌给出了答案:“因为高端旅游文化的供给量非常少,是稀缺的东西,而且投资门槛又高,所以能投的人就很少。但是文化又是个长期增值的东西,未来会越来越好。”

  他介绍道,融创去年销售额3600亿,2016年销售额1500亿,2015年销售额800亿。“今年收入多少,大家算一下就知道了。”孙宏斌说道。如果按照2015年~2017年每年实现翻番的销量来计算,那么今年的销售额应该达到7000亿左右。

  孙宏斌强调,房地产是一个15万亿的行业,因此要坚守房地产主业。“中国房地产行业过去两年表现非常强劲,市场规模做到了13万亿~14万亿人民币,超过汽车行业2万亿美元的销售额。”他表示,“市场在快速整合,我们在一个好的行业里。即便2016年和2017年国家的调控非常严,但房地产销售仍然很好。”

  这也是为什么融创现在要开始投资“美好生活”的原因。孙宏斌认为,房地产市场有三大特点:首先,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是一个谁都不能放的市场。“如果一家公司光投高科技,公司做不大,金融不给房地产钱,也做不大。所以一定要配置房地产的资金。”孙宏斌说道。

  他表示,房地产的第二个特点就是行业在快速整合。孙宏斌是个非常相信判断和决策的人。他说:“房地产的护城河非常深。行业分成两块,一块是投资,另一块是盖房子,投错了地,盖什么房子都亏钱。”

  他认为,房地产的第三个特点是政策特别多。做企业要看宏观也要看微观。“很多时候大家看到的是介于宏观和微观之间,但是要知道,这个行业是周期性行业,政策每年都在变,但是其实前几名的公司每年都是大幅增长,所以重要的是对这个行业未来的判断,你要把政策的变化变成自己的优势。”

  孙宏斌认为,房地产未来5年不会大幅上涨,也不会大幅下跌,而是会在波动中上涨。在被问到为什么要投资乐视、与万达合作时,孙宏斌表示:“我们坚信房地产业会稳定健康发展,消费升级的助理产业是大文化、大旅游、大娱乐,会爆发式增长。”

  他同时表示,未来的最大风险是“安全问题”。“现在的不安全因素会来自四面八方,以前没钱不安全,现在有钱会更加不安全。”孙宏斌说,“我们想要企业跑得长久一点,这是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

  深知现金流重要性的孙宏斌称,会重视现金流,把公司安全放在首位。去年7月,他就表示:“10月份以后我们不在公开市场买地,等待并购机会,例如放弃绿城、佳兆业、雨润。”融创中国在2017年仅与乐视网和万达两家公司的交易额就高达588亿元。

  他还称,融创将停缓发展,加速去(房地产)化,降低负债率,确保健康安全。“我们坚信,企业层面的去库存去杠杆和金融业的稳定发展,会让经济实现理性繁荣。”

  我不是堂吉诃德

  一位投资者见完孙宏斌,对第一财经记者透露,他感受到的是冰冷的理性,和媒体报道的完全不一样。

  对此,孙宏斌也说,自己从来就不是一个激进的人。“江湖上都说我激进,媒体说我也总会加上狂人、疯子等定语,其实我不疯也不狂,我只是一个经历多一些的普通的男人,感性幽默重情义。”这是孙宏斌对自己的评价。

  早年还在顺驰的时候,孙宏斌就立下了“理性思考,激情行动”的目标。他表示,自己骨子里是一个偏理性的人,厌恶风险。“我开车很慢,也不允许司机开快车,高速公路上也不能超过100码,过马路一定等人行绿灯。”孙宏斌说道,“之所以被认为激进,是因为我没想好的事情坚决不干,但想好了的事,坚决果断地去干。人有不知死和不怕死之分,我应该是不怕死的。”

  他承认,世界确实需要疯狂性格的人,做人也需要某些疯狂的时刻。“要不然这世界会多么平淡无趣?疯狂就是不惜命的激情,不惜代价的投入,不顾一切的坚持。趁年轻做点疯狂的事情吧!”

  孙宏斌总是喜欢自嘲。例如他自称,对钱没有太多概念,不太会算账,不懂新技术,唯一使用的高科技产品就是手机上发个微信。在投资乐视遭遇失败之后,他又自嘲道:“我一定要把乐视做成一个好公司,正好现在也不让买地了。”

  因为他总能恰如其分地自嘲,朋友们都很喜欢孙宏斌。大家不好意思问的,不好意思说的,他总是主动说出来,不隐讳自己的糗事。例如,他当众分享自己在海南住酒店还顺走了酒店的拖鞋,博大家一笑。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不管你是什么人,永远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

  孙宏斌重视企业的价值观。他说道:“我现在越来越体会到价值观的重要性。为什么我们在并购市场那么受欢迎,别人抢着要和你并购,就是因为你厚道,心怀善意,不想着害人。”

  对于心怀善意,孙宏斌有一段自己的解读:“心怀善意就是即使你有优势也要公平合理;心怀善意就是要站在对方的角度理解对方;心怀善意就是不要怀疑他人的动机,不要阴谋论;心怀善意就是要多看别人的优点;心怀善意就是要宽容他人的错误和失败;心怀善意就是常怀感恩之心。”

  如果说年轻时的孙宏斌觉得自己聪明、努力,希望抓住一切机会,做事激进坚决、争强好胜,喜欢说死也要轰轰烈烈;那么现在的孙宏斌,更加成熟和稳重,更突出的特点是“知进退”。他知道自己首先不能掉进坑里,得先活着,再去抓住属于自己的机会,看不明白的机会就坚决放弃,让自己和企业都活得从容。

  孙宏斌现在喜欢一个人看书,思考,跑步,甚或发呆。在美国,他最喜欢去的地方是Barnes&Noble书店,可以一个人待上好几天;他也曾几次绕着自己最喜欢的城市,杭州的西湖时跑时走地兜上一圈。年轻时人总想把心中的寂寞和空虚用日程塞得满满的,但时间让他慢慢地学会了享受独处。享受独处让生活变得悠然,享受独处也让心静谧和愉悦。

  亚布力论坛结束的前一天晚上,天空飘起大雪,气温降到了接近零下20摄氏度。会场门口,所有人都把外套裹得严严实实地在等车。人群中,一回头,第一财经记者便发现了站在身后的孙宏斌。他身上只穿一件轻薄的灰色连帽棉衣,拉链还是开着的。他微笑着对记者说:“不冷。”

  那一刻,孙宏斌的笑是从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