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互联网 > 对话愉悦资本刘二海:创业维艰 如何愉悦相伴?

对话愉悦资本刘二海:创业维艰 如何愉悦相伴?

科技资讯  2018年4月4日 18:20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编者按:2017年,由新浪科技和新浪财经主办的《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评选活动,受到业界广泛好评。2018年,该项评选活动将在创新中延展。最近几天,《福布斯》杂志公布2018年“全球最佳创投人”榜单(TheMidasList),其中,有17名中国国籍的和华裔荣登该榜单,而该榜单中有5名投资人跟新浪《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top50重合...
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

  编者按:2017年,由新浪科技和新浪财经主办的《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评选活动,受到业界广泛好评。2018年,该项评选活动将在创新中延展。最近几天,《福布斯》杂志公布2018年“全球最佳创投人”榜单(The Midas List),其中,有17名中国国籍的和华裔荣登该榜单,而该榜单中有5名投资人跟新浪《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top50重合。其中,包含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新浪科技第一时间采访到刘二海,他分享了愉悦资本的经验以及对行业的看法。

  新浪科技 王上

  今日,美团收购摩拜单车案例刷屏。此外,投资圈的另一件大事是,《福布斯》杂志公布2018年“全球最佳创投人”榜单(The Midas List)。而跟这两件事情同时能产生联系的投资人,就包含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

  刘二海2003年进入投资行业,有15年的从业经历,可谓是创投圈的老兵。

  刘二海执掌的愉悦资本,不到三年的时间,管理资本规模包含12亿美元和30亿人民币。投资领域包括:互联网、移动互联网、 本地生活、 教育、 金融 、文化娱乐 、硬件企业服务 、电子商务 、汽车交通。

  特别是在汽车/出行,房产服务领域,刘二海提出的“面向根据地”的投资策略得到了实践验证。他投出的摩拜单车、蔚来汽车、神州优车、途虎养车、小猪短租、WISH等创业都成为了行业新星。

  自2006年投资易车开始,刘二海在神州租车、优信、神州优车、蔚来汽车、途虎养车、摩拜单车的一系列投资,构建了愉悦资本在汽车/出行根据地的壁垒,而汽车/出行数万亿的市场规模、超长的价值链、以及新技术带来的包括新能源汽车在内的投资机会使得这个领域展现了前所未有的创新图景。

  在房产服务投资根据地,从短租的小猪到长租的蛋壳公寓,从商办领域的好租到共享办公的梦想加,以及从渠道和产品两个方向重构家装的好好住,这些优秀创业项目盘活了大量存量资产,提高了资产使用效率,推动了房屋回归其居住本质。

  此次,刘二海向新浪科技剖析了“面向根据地”的投资策略:

  第一,大领域(赛道宽);第二,在这个领域有数一数二;第三,有人脉(像滚雪球一样)。

  在此基础上,刘二海还解释了愉悦资本的看项目的心得,取决于“一横一竖”,以及Drive Value 模型。

  在刘二海看来,“有成绩,建立互信关系,建立合作关系”是获得LP支持的三大要素。

  谈及摩拜,刘二海指出,“过去都是copy to China,现在是copy from China,确实我觉得摩拜这个项目还是让我感觉到中国的创业和创新的也达到了一个高度,也有机会在个别项目上实施突破,另外,摩拜最初国外就没有这种模式,所以这个特别值得我们骄傲。”

  但毋庸置疑的趋势是,BATJ,包括TMD,在中国的创业环境中的扮演了挺重要的角色,他们既有流量又有资本。

  对于创业者,刘二海认为,创业者最重要的点是想独立的可能性。你的机会来了,但最重要的是你机会具有不具有独立性,或者说独立生存的可能性,如果你有,当然应该是积极发展。

  如果遇到大公司,刘二海认为有几种情况公司可能也会独立发展:第一,就是这件事情本来离大公司比较远;第二,你自己这个事业虽然离大公司近,但也不惧别人。“如果说你在别人的雷达幕上很容易进入别人的视线,你就可能要想到或者你需要在认识到一些变化。”刘二海总结到。

  以下为新浪科技与刘二海对话实录:

愉悦资本重仓出行和房产服务愉悦资本重仓出行和房产服务

  详解“面向根据地”投资策略

  新浪科技:福布斯显示,荣登该榜主要因为您投资了摩拜和蔚来汽车,您一直对出行行业情有独钟,最初投资这个行业是您个人的情怀还是看到了出行的大趋势?

  刘二海:因为我有好几个项目,福布斯组委会跟我的沟通的时候提了另外一个项目,后来我还是希望把摩拜放到这个most notable(最为显著的)地位上面,这是我坚持的结果。

  为什么是这样的?我觉得不从赚钱的角度来讲,最重要的还是摩拜是中国创新的代表,这在世界上也是首创,它是把移动互联网IoT和出行结合起来,创造了一种新形式,我觉得这对整个中国创业,对中国的创新都是非常好的一个激励。中国自己是最先做的,而后是美国也有人做,学习咱们的。

  过去都是copy to China,现在是copy from China,确实我觉得摩拜这个项目还是让我感觉到中国的创业和创新的也达到了一个高度,也有机会在个别项目上实施突破,所以这是我跟福布斯组委会协商放上去的特别重要的原因。

  另外,我确实也想让一些更有中国特色的中国元素出现在这个榜单上,摩拜最初国外就没有这种模式,所以这个特别值得我们骄傲。

  新浪科技:出行和房产服务是愉悦资本投资的非常重要的两个领域,投这两个行业是怎么样的投资逻辑呢?

  刘二海:关于出行,愉悦资本有一个说法是“面向根据地”的投资。

  另外根据投资里头什么是根据地?有三个条件:

  第一,本身这个领域是非常之大,可以做很多项目的投资;

  第二,在这个领域有数一数二的;

  第三,有人脉也就像滚雪球一样。

  我们找到一块湿的领域,也就是比较好的项目,和一个长长的上坡,像这个领域非常之广阔,我们就在这里不断的把它归档。

  那么出行以及还有房产服务是我们特别重要的两个领域,另外加一个技术限制我们的智能互联网。

  在汽车领域,从早年我们做了易车网的投资,直到我现在还是易车的独立董事,这是我做最长时间董事的单位了。后来又投了神州租车神州专车,以及后来的途虎养车,途虎养车前一段已完成了十几亿人民币的融资,还有优信,都发展的还不错。

  愉悦资本已经投资了摩拜单车、蔚来汽车、途虎养车,那么沿着这个脉络,就像我刚才讲的,像滚雪球一样,在这个领域把它滚大。

  其实在房产服务领域我们也是一样的。在这个领域,愉悦资本投资了小猪短租,也是中国最好的短租项目,像Airbnb一样,去年也融资了超过一亿美金;还有长租的蛋壳公寓,发展速度也非常快,去年也是融资了超过一亿美金;还有我们做共享办公的梦想加;做写字楼招租的好租网;还有做社区的好好住。这些其实都是在房产服务相关领域,其实我们一直也在深耕,想在这里面找出更多的东西。

  新浪科技:这个投资逻辑是怎么发现的?

  刘二海:这个事早期肯定是无意识的,后期慢慢总结出来,面向根据地投资这样的方法论,逐渐又把汽车领域扩到房产服务相关领域,进行投资。在这里头有个特别重要的一条,也就是一条线还是智能互联网。

  我们所做的事情实际上是年轻人创业家们,他们带着带着新思想,利用新技术新模式,我们提供给他资本,那么他们找到了合适的入口,往往是大的行业,例如说房产和汽车,他们在这个领域里面进行创新,所以我们很多做的是技术和行业相结合这个领域我们做的比较透。基本上是这样一个网络。

  出行领域新变量

  新浪科技:出行领域其实还挺热闹的,例如打车这一块,美团携程也都进入了,你觉得今年会有什么新的变量?

  刘二海:为什么大家要进入这个领域,我觉得:

  第一个显然觉得这个领域是巨大无比的。这个领域是个巨大的,且跟人们生活非常相关的,所以这是我想的一个重要的要素。

  第二,就是说明有的地方看起来行业壁垒不高。

  实际上社会基础结构发生变化之后,整体的公司做什么不做什么,其实还是很有讲究的,在这样一个情况下,打车的市场也在发生深刻的变化,例如说原来创业公司之间的竞争,还是说比拼流量,而今日的竞争都是巨头的,其实大家都有流量。这时候都有流量的基础上变成“供给”这个词,而司机端又是有限的人物,不是无限的。所以在这个情况下,其他人包括巨头就很容易能够切进来。

  所以,一方面是讲这个行业市场巨大,另外壁垒说明不足够高。所以,大家也都杀进来,在这个领域来竞争。我相信,在这个领域还会有更新的模式。

  新浪科技:您觉得大家都进来,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刘二海:我觉得从对消费者来讲肯定是好事。对现在的玩家既得利益者肯定不是好事。

  新浪科技:电动车领域也蛮有意思,蔚来汽车、小鹏汽车等新车,还有老牌的汽车厂家,您认为今年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刘二海:电动车很多新的车企是一个发展方向,也会有一批电动车公司脱颖而出。但是,显然电动车不可能容纳得下这么多家新兴的公司,我估计新兴的公司里面肯定不会存活这么多家,但是一定有公司跑出来。

  未来的格局,一定有一批新兴的电动车兴起,原来不是做车的,但是杀进来像蔚来汽车这样,可能有几家。

  但是,也不要忘了,老牌的汽车公司也再次发力,奔驰、宝马这些公司都在此发力,未来一定还会形成老的势力也做了电动车,新的势力中的一小批公司成为顶级的汽车制造公司,形成一个混合型的格局。大致是这样。

  “一横一竖”以及Drive Value 模型

Drive 模型Drive 模型
Value 模型Value 模型

  新浪科技:出行和房产都是非常重的资产,愉悦资本是不是不差钱?

  刘二海:房产服务不是重资产,我们都是投的“房产服务”,所以,这里头其实是可以解决杠杆问题的,所以很容易去解决这个事。

  那么像有的领域,例如说像蔚来汽车,当然造车不是轻模式。现在这个年代,轻和重是应该考虑的要素,但是,轻和重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另外一个维度。愉悦资本讲的叫一横一竖。“一横”讲的是产业链,“一竖”讲的是竞争。

  一横,是在价值链中创造价值,价值链中就是你能组成价值链,既有效果又有效率。

  一竖,讲得是竞争,在竞争中创造价值,两个地方都能创造价值,然后你就有机会。

  例如说你的模式非常轻,但竞争可能很激烈,这就导致你的资本效率可能也很低。但是,你偏重了一点的,你可能竞争可能弱了一些的,或者是偏重了一点,你通过杠杆的方式做了撬动之后,你又变得比较轻一点,所以,我想轻重是可以转化的。

  但是反过来作为投资人,更考虑到的是价值创造的两个维度,一事价值链,另一个是竞争。

  新浪科技:愉悦资本是如何获得LP支持的?

  刘二海:获得LP的支持,我简单地说几个要素:

  第一,汇报(成绩);得有portfolio(投资项目),你没有业绩不行。

  第二,建立互信关系;首先需要尊重LP,因为我们也有很多国外的LP,国内LP。怎么能够跟他们建立一个很好的信任关系,是从尊重开始,建立信任关系。

  第三,建立合作关系; LP也有不少需求的时候,例如,国外的LP,他希望了解中国的情况;如果国内的LP,例如说他可能想做共同投资。我们做了早期,他希望在后期做共同投资,这对我们也没什么不好。那么后期的项目,我们的公司也需要钱,他也愿意投资,我觉得也没什么不好。所以,我们也介绍了我们的LP投到我们一些项目,所以要跟LP处好关系。

  新浪科技:您在这些投资过程当中,有没有一个投资的准则,或者说原则?

  刘二海:其实没有一个那么固化的模式,但是我们过去提过两个模型,一个叫Drive(驱动因素),一个叫Value(核心价值)。

  我简单介绍下,Drive指的是做行业的一些分析,分析价值链条上跟商业模式相关的这些东西。

  Value是分析项目本身。Value第一条实际上就抠这个公司到底有什么,到底核心是什么。

  例如, Value有两条,A是Alternative(其它选择),指的是说机会成本,我做可以,可以不做。我可以投资任何行当,但是,我肯定找机会成本最大的。

  还有一条是Leverage(自身价值),L的意思就是说为什么我投这个项目适合的?是我理解的深?是我我发现的早?是我有资源支持他,还是我比较傻?凭什么我就投这个项目?

  这里面你可以看到投资人要发现价值。看看这里是不是价值最高的,然后自己有什么价值在里面帮别人。

  Drive里面其实最核心的是有几条,最后一个是E,就是Environment(环境分析),在环境中发现动力。第一个字母D就是去发现动力。

  最主要的就是R,Recognize(辨认机会),这是个什么样的机会?咱们刚才讲的一横一竖,这是个到底什么样的机会?例如说,摩拜到底是什么样的机会?小猪短租是个什么样的机会?要把这个机会自己要发掘清楚。

  当然,在Value里面,还包括Executive(团队分析),团队当然无疑是最重要的。

  所以,我想作为一个投资人,应该说是,一横,价值链中创造价值。你有独特的技术还是有新模式,还是说你构建了独特的价值链?你凭什么?

  一竖,咱们团队是不是真的有竞争力? 所以大致是这么一个分析。

  新基金崛起

《福布斯》杂志公布2018年“全球最佳创投人”榜单(The Midas List),刘二海位于第61位。《福布斯》杂志公布2018年“全球最佳创投人”榜单(The Midas List),刘二海位于第61位。

  新浪科技:您荣登福布斯“全球最佳创投人”榜单,您得知后有什么反应?

  刘二海:首先作为一个创投资人,愉悦资本创立三年左右的时间得到外界的一个认可,我们肯定是感觉到挺高兴。愉悦资本创立时间在里面还不是特别长的情况下,得到外界的认可,我觉得对我们是一个非常大的鼓励,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做更多好的项目,做出更多的成绩。我想这可能是我们第一个想到的。

  新浪科技:愉悦资本特别年轻,还不到三年,取得了如此丰硕的成绩,怎么做到的?

  刘二海:实际上是这样,愉悦资本时间虽然短,但是,我们团队,也就是说从事这个行当,其实我们是老兵。

  我是2003年就开始加入到VC行业了,可能VC行业更多的人是在2005年2006年的时候成立了一个新基金。所以,我本人其实已经有15年的投资经历了,绝对是老同志了。

  所以基金虽短,但是人(团队)这可能是一个挺重要的原因。就是说我们基金名字都是新的,但是团队可不是第一次,我们做了很多年了。那么,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我想可能是愉悦资本发展比较快的一个重要的原因。

  另外一个,当然是广结善缘了,我跟天使投资人跟FA以及跟PE们甚至是一些策略投资人,都有很好的一些合作,大家建立了很好的一个生态,所以我想愉悦资本还是要不断的进步,我们还是比较年轻的机构,还有挺多路要走的。

  新浪科技:其实2015和2016年,我们中国诞生了特别多VC/PE机构,您觉得今年会有一个什么样的变化?

  刘二海:我觉得永远会不断的出现新的VC/PE机构,那么14、15、16年出现了挺多机构,我想现在这个行当大都基本上有一些认识。那么有几家公司在这个行当里面,大家认为是基本走出来了。

  新浪科技:那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机会?

  刘二海:我觉得这几家(走出来的投资机构)都有几个新的特点:

  第一个新的特点,其实这些从业人员在过去的机构中都是有经验的,他不是说根本没做过投资才开始做,他就是有经验的。

  第二个,基本上这些机构都采取了比较好的基本形式,内部激励也做得非常好。

  第三个,这些机构都还是充满着活力,都是积极奋斗的这么一个劲头,冲劲还是比较足的。

  最后,再加上中国创业的移动互联网,智能互联网技术的路线,以及中国本身经济的活力,所以有这么一个大环境,有这样的一个新体制。所以这些公司也就快速的发展起来,我想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背景。未来VC的生意本来不是个规模化的事情,他实际上还是一个更加专业化的路线。我相信未来PC也更加专业化。VC本身专业是做得非常多,在VC这里头投资主题上有可能分出很多专业的机构来,在某个领域扎得更深,所以我想这是关于VC兴起的很重要的原因。

  VC之所以能兴起没有投资人的支持是不可能的,没有LP的支持不可能。他们为什么要支持这些机构一个特别大的原因也是由于看到了活力。谈到了新的机会,像我们为什么支持一些新创业的人,也是看到了机会。

  创业者最重要是想独立的可能性

  新浪科技:从创业者这块来看,今年创业氛围和创业群体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刘二海:我觉得创业里头挺重要的一个要素,现在毋庸置疑的,BATJ,包括TMD,在中国的创业环境中的扮演了挺重要的角色,他们既有流量又有资本。

  新浪科技:在这样一个情况下,投资过程中有没有考虑这些大公司的影响?

  刘二海:当然肯定会考虑。一方面,如果有的领域我们当然要跟这些机构做合作;还有另一个思路,你尽量离他远一点。他的力量也达不到,那这个事情可能也比较好玩。

  新浪科技:会不会考虑某个创业项目被某个大公司收购,这样容易退出?

  刘二海:这方面的因素也是有的,但是不能把这件事情看成完全正面的事情。这是一个正面的因素,但是不是完全正面的事情。因为毕竟这样的产业资本加上公司能力,其实对投资机构会产生很多影响。那么对于创业公司也肯定会产生影响,他来了那价格要杀你,他不是单纯的投资机构,他还有他自己的策略价值,还有一旦成了他的策略价值,你的经济价值可能也未必完全能实现。所以这里是一个复杂的因素。不能说好,也不能说坏,好多因素在一起。

  新浪科技:这一点是不是中国是比较特殊?

  刘二海:中国我认为是比较特殊。在美国的谷歌,Facebook也做投资,但没有(中国大公司)这么猛。

  新浪科技:在这种创业环境下,您对创业者有什么建议?

  刘二海:创业者可能一个最重要的点是想独立的可能性。你的机会来了,但最重要的是你机会具有不具有独立性,或者说独立生存的可能性,如果你有,你当然应该是积极发展。但这里有几个要素,第一,就是这件事情本来离大公司比较远;第二,你自己这个事业虽然离大公司近,但也不惧别人,那么,你独立发展的可能性就比较大。

  如果说你在别人的雷达幕上很容易进入别人的视线,你就可能要想到或者你需要认识到一些变化。

  新浪科技:这好像有点难。

  刘二海:创业本来就是非常难的事情,这真的是实际情况。

  新浪科技:区块链现在特别火,愉悦资本有没有接触区块链项目?

  刘二海:区块链项目,我们有一家做项目的,是给别人做建筑的,给别人做区块链的建设这么一个技术公司,我们有投资。一个技术出现了之后,总是有很多人追逐。在这里头有肯定有可能有机会出来,但是也有一大批肯定会死掉。其实这也是偏技术类创业投资公司的一个最重要的特点。

  新浪科技:有人说,区块链技术会把传统VC革命掉,您觉得呢?

  刘二海:我觉得没那么严重,未必是革掉VC的命,但是他可能创造出很多新的东西。区块链技术分布式的特性可以遇到很多场合,但是,也确实不能说一个技术出现所有的其他东西都没有了。这在过去,互联网出现也一样的,也不是说其他计算相关的技术都没有了。

  (实习生李安琪对本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