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互联网 > 氪空间刘成城:年底将两倍Wework中国

氪空间刘成城:年底将两倍Wework中国

科技资讯  2018年5月9日 16:30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不像个别同行追求各种加盟换股的不产生收入的面积规模,氪空间的社区和工位都是自营的,以自营的面积和收入情况看,我们毫无疑问是国内联合办公领域的第一名,未来3个月,还将进一步拉大和第二名的差距。”氪空间董事长刘成城表示。

  “不像个别同行追求各种加盟换股的不产生收入的面积规模,氪空间的社区和工位都是自营的,以自营的面积和收入情况看,我们毫无疑问是国内联合办公领域的第一名,未来3个月,还将进一步拉大和第二名的差距。”氪空间董事长刘成城表示。

  “2016年中开出来第一个社区,到2017年年中,我们的商业模式和能给客户提供的服务基本成型,从这时候起,氪空间开始规模放量,并且在去年底正式进入大规模的扩张阶段,今年Q1新签就超过15万平,按照这个速度,我们到年底将是Wework中国新公司的两倍规模。”

  联合办公在中国诞生在2014、2015年,刘成城认为,因为团队小型化和组织分布化,出现了很多小微企业和碎片化的组织,大企业的业务也因为互联网加速了全国化。而且社会也需要一种新办公的形式,需要考虑到灵活性、便利性、面积效率、性价比等,还需要满足新一代从业者对轻松自由的办公环境、氛围的需求。  

  在刘成城看来,联合办公是整个共享经济里的一个全新产品类,就如同旅游领域的airbnb,出行领域的uber、滴滴一样。“氪空间诞生的初心是解决小微团队办公难的问题。中国的房地产行业一直以为以住宅为主,随着经济的发展,办公在人们生活中的重要性越来越高。过去十几年本来为中小企业设计的商住类物业增长非常少,而新设企业的数量却增加了很多很多倍,企业办公的基础设施其实都不是很完善。氪空间的诞生让小企业小团队可以快速、方便、性价比更高的获取优质的办公体验。”

  但他也强调,氪空间和个别国内同行不同,“某些同行把孵化器和联合办公混为一谈,但是联合办公的实际客户和孵化器的目标人群不大一样。从很早开始,氪空间坚定走的就是联合办公模式。”

  刘成城认为,联合办公不仅能给入驻用户提供一个活跃自由的物理环境,更给客户提供了“共享”的互联网办公环境、线上线下社群和基于此的联合服务。“在当下,联合办公被需要的原因是因为在同等品质情况下,联合办公降低了企业的办公综合成本”。

  沙利文的一份报告显示,如果从5年摊销来计算办公的综合成本的话,联合办公其实要比自己租办公楼节省28%,而氪空间也做过一个调研,以其在国贸海航大厦的建国门社区为例,其实要比在附近的商住两用公寓办公节省15%。这还仅仅是从成本角度考虑,还没算联合办公从其他方面给企业带去的增值。

  谈及行业竞争,刘成城认为,氪空间目前的综合优势最强,资金最多,扩张速度最快,团队也最强。“去年我们已开业10万多平米,2万个工位,到2018年底将再开业30万平米;经过好几年的打磨,我们已经打造出优质客户体验的空间产品和服务,成熟空间入住率95%,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同时通过整个市场中独有的智能化系统高效管理社区,进一步降低了运营成本和建立了成本优势。”

  被问及为什么不和某些同行一样并购一些小的空间,刘成城坦言也考虑过甚至尽调过一些同行,“如果我一味要规模的话,我会考虑收,因为看起来一下子加了4万方。但对现在我们这样高速成长的企业来讲,这就没有意义了,因为我们现在的速度一个月可以开几万方,是国内同行两三家的总和。而且即便收购了,也很难统一管理,因为大家的产品、服务标准、管理方法都不一样。”

  刘成城认为,伴随着最近几个月行业发生了一些玩家的并购和整合,以及包括氪空间在内企业发生了一些大的融资,从2018年开始,中国的联合办公行业才算是真正进入了发展阶段。

  “说到战略方面,我们现在最关注的还是规模,因为给一万人提供服务和给一百万人提供服务,这是完全不一样的概念。氪空间目前是按城市商圈写字楼来做选址的,首先希望北京、上海这些一线城市的核心区域全覆盖。”

  刘成城透露,去年以来新开的门店,经过三个月的爬坡期后,进入成熟期就都实现了盈利。“目前阶段还更多是在物理空间上规模化生长的时候,但是在今日工作成为人们生活最主要构成部分的这一时代,氪空间未来将基于中小企业和办公人群,基于线上线下的社区,推出多种空间产品以及更多围绕工作办公的互联网和增值服务。”

  “我们整个2015年都在研究WeWork,2016年开始组建团队,我们目前希望在今年底前规模赶上Wework全球去年规模的一半,到2020年底我们希望能够服务50万家公司(团队),完全追上他。虽然我们起步比他晚,但是我们速度比他快。”

  刘成城透露,其实WeWork中国早在年初时,在和裸心社谈之前和氪空间讨论过类似Uber中国滴滴那样的合并,但是因为氪空间更希望双方合作经营国内市场,所以谈了4、5次后不了了之。

  刘成城认为全球化是未来的一个挑战,而氪空间在香港、新加坡的社区目前正在建设中,但他认为,在亚洲区域,因为语言和文化的问题,氪空间相比WeWork会有一定优势,而WeWork很强的美国市场、加拿大市场,氪空间会择机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