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互联网 > 库客音乐新三板摘牌后赴港上市,余氏兄弟身价将暴增

库客音乐新三板摘牌后赴港上市,余氏兄弟身价将暴增

科技资讯  2018年6月13日 16:50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提起库客音乐,对某些市场人士而言,可能以为是苹果公司(AAPL)首席执行官库克(TimCook)创立的在线音乐企业,很多此类互联网企业,都是“理工男”作为创始人。

  原标题:IPO观察 | 库客音乐新三板摘牌后赴港上市,音乐世家余氏兄弟身价将暴增

  作者:李隽

  提起库客音乐,对某些市场人士而言,可能以为是苹果公司(AAPL)首席执行官库克(Tim Cook)创立的在线音乐企业,很多此类互联网企业,都是“理工男”作为创始人。

  然而实际上,库客音乐(Kuke Music Holding Limited)是一个由音乐世家余赫、余隆两兄弟创立的在线音乐企业,也开始发展智能乐器产业,跟苹果没有任何关系。库客音乐在2017年实现3500万元上下的净利润,上市后余氏兄弟身家可能超过三亿。曾经在新三板挂牌的库客音乐,摘牌后继续引入新的投资者,不到半年就全面启动港股IPO进程。

  6月12日,库客音乐在港交所网站披露了招股书,在海通国际的保荐“护航”下,正式开始其海外IPO之旅。查阅超过400页招股书之后,第一财经记者发现,库客音乐在行业竞争对手披露方面,完全是模糊化的方式,竞争对手名称全部被隐藏;另外,库客音乐进军智能乐器也让人对其前景有所期待,但是增加了不少不确定因素。

  竞争对手信息披露模糊化

  尽管港股在IPO方面作出了重大改革,但是拟上市企业信息披露,缺乏严谨全面的问题,却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这也造成了港股上市公司这几年来因为财务问题暴跌,或者是长期停牌的现象频频发生,新股质量堪忧。

  “我们从来不会买港股的IPO”,深圳某知名基金经理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位排名靠前的基金经理曾经“自掏腰包”上百万元,认购自己公司的新发沪、深港基金产品。他认为香港IPO公司良莠不齐,信息披露远远没有A股那么清晰透明,是投资者应该回避的理由。

  招股书显示,库客音乐是一家非流行音乐版权运营商和版权分销平台,以互联网数字音乐图书馆为服务平台,从事面向大学、图书馆、商业客户、移动互联网等领域的非流行音乐版权运营和分销业务。

  库客音乐在2015年、2016年和2017年的收益(营业收入)分别为4480万元、7360万元与1.25亿元。净利润方面,库客音乐在2015年、2016年与2017年分别赚取1400万元、1900万元与3570万元。公司拥有人应占净利润为3432.1万元。

  在库客音乐披露的招股书当中,对行业竞争对手的模糊化处理,也让外界对这家公司信息披露产生一定的疑虑。“我们委托独立市场研究顾问弗若斯特沙利文,对中国数字非流行音乐版权市场及智能钢琴市场进行分析及编制报告”,“该报告由我们以58万元的费用委托编制,并在取得弗若斯特沙利文的同意下披露”。

  在“2017年中国付费订阅互联网非流行音乐服务市场排名”中,具有66.8%市场份额的“公司A”,2017年收益(营业收入)为1.4亿元,而库客音乐市场占有率14.1%,收入为2950万元排名第二,但是第三到第五名都没有披露。有业内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第一名公司A很可能是腾讯QQ音乐。

  所谓“非流行音乐”,库客音乐定义为:“非流行音乐指世界各地知名音乐家创作的具有影响力的音乐作品典范。通常,非流行音乐被认为是对文化或历史的诠释,亦是对音乐家对社会及自然的见解的反映,主要包括五大音乐子范畴,即经典音乐、爵士乐、交响乐、民族音乐及轻音乐。”

  而在“2017年中国数字非流行音乐版权市场的排名”当中,库客音乐收入为3490万元,市场份额达到30.7%,但是行业第二名到第五名的名称,同样被库客音乐作出了模糊化处理。

  某香港投行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没有披露竞争对手的情况来看,可能是本来客观公正的行业咨询机构就比较缺乏,对于咨询机构弗若斯特沙利文编制的报告,如果把竞争对手的名称全面披露,可能会引发库客音乐竞争对手反击,而模糊化处理在香港现行上市规则下是被允许的。

  深圳某保荐人认为,A股上市肯定不允许对竞争对手的模糊化处理,就算是A股公司里面没有同行业企业,也要披露海外上市的同行业企业,并且争取引用更客观的第三方行业数据。

  最近几天知名餐饮企业海底捞赴港上市披露的招股书,也对竞争对手的详细信息作出了模糊化处理,同样没有披露竞争对手名称,尽管披露了相应市场份额。

  音乐世家创业,余氏兄弟身家或达3亿

  不同于一般的互联网企业,都是“理工男”出身创办的企业,库客音乐是由音乐世家余赫、余隆兄弟创立,这次一旦在香港上市成功,余氏兄弟身家可能立即突破三亿大关。

  “余赫先生为本公司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兼总裁。主要负责制定公司及业务策略,并监督本公司整体业务运营、管理及发展。”招股书称,余赫出生于知名音乐世家,其祖父丁善德被视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作曲家之一,其兄弟余隆为世界知名指挥家。余赫幼年时代受到家庭的经典音乐熏陶外,余赫自20世纪90年代起与世界知名的德国杜伊斯堡音乐学院接受专业音乐教育及培训。2002年创立了库客音乐。

  2016年,库客音乐曾在新三板挂牌上市,并在一年后的2017年11月终止挂牌。

  截至2018年4月30日,428所大学及学院以及295个公共图书馆已订阅库客音乐的网站及移动应有程序。截至2018年4月30日止的四个月,库客音乐亦已就销售35个智能音乐设备、6套智能教学系统及662台Kukey智能钢琴订立协议。

  库客音乐在招股书中表示,公司机构订阅用户的订阅价为每个同时在线用户每年2000元(音频曲目),每个同时在线用户每年1000元(有声读物),每个同时在线用户每年3000元(数字戏剧表演),每个同时在线用户每年3500元(长视频)。个人订阅用户的订阅价为每月30元(倘按季度、半年或年订阅,则提供折扣)。

  截至2015年、2016年与2017年12月31日止年度,库客音乐来自前五大客户的收益(营业收入)合共分别占库客音乐同期总收益的约46.7%、37.9%及35.5%,其中,库客音乐最大客户的收益分别占其同期总收益的约17.2%、18.6%及11.8%。库客音乐表示,公司以往业绩记录期间的前五大客户均为独立第三方,主要是各大高校、学院、图书馆等。

  股权方面,截至最后实际可行日期,库客音乐创始人、董事会主席余赫持有库客音乐已发行股本总额的约35.42%,并有权行使其附带的投票权,为库客音乐的控股股东。Huaqiang Capital、余隆、CCEF Fund、LEE Chun Wai Peter与Co-HighInvestment,分别约持有库客音乐已发行股本总额的12.53%、2.74%、2.47%、1.00%及0.27%。

  由此可见,余氏兄弟合共持股库客音乐近四成,如果按照2017年实现近3500万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超过20倍市盈率作为发行价格的话,余氏兄弟身家很可能超过三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