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互联网 > 亏损成瘾 美团是不是“毒角兽”?

亏损成瘾 美团是不是“毒角兽”?

科技资讯  2018年6月26日 09:37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小米之后,美团成为年内即将登陆港交所的又一头“独角兽”。招股书披露,2017年美团点评经营收入达到339亿,经调整后利润净额亏损28亿元。最近三年,美团毛利率持续下滑,到2017年降至36%。

  小米之后,美团成为年内即将登陆港交所的又一头“独角兽”。招股书披露,2017年美团点评经营收入达到339亿,经调整后利润净额亏损28亿元。最近三年,美团毛利率持续下滑,到2017年降至36%。

  来源:市界

  作者丨甄祥晴 张洋

  编辑丨邢昀

  传言已久的美团上市终于靴子落地,6月25日美团点评招股书在港交所披露。美团点评即将打开资本市场新大门,一路反阿里、战携程、斗滴滴、收摩拜的美团创始人王兴也迎来属于自己的闪耀时刻。

  美团成立于2010年3月,最初只是一家团购网站,在“千团大战”中杀出一条血路。2014年涉足外卖,2015年与大众点评宣布合并,公司业务也逐步扩展到在线旅游、网约车、共享单车等本地生活服务相关领域。

  千团大战时,王兴将美团的战略总结为“T型战略”,即团购业务是平台的横线,猫眼电影、酒店、外卖等则是一条条深入垂直领域的竖线。

  如今T型战略逐渐淡出舞台。王兴在2017年表示,现在的美团是一家使命驱动的企业,而美团的使命就是“帮大家吃得更好,生活更好”。

  外卖业务占比达62%

  “吃得更好”显然指目前营收在美团占比最高的外卖业务。

  2017年美团点评收入达到339亿元,同比增长161%。招股书披露,美团收入主要来源于三大业务:餐饮外卖;到店、酒店及旅游;新业务与其他。其中,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收入呈现逐年下降趋势;新业务仍在起步阶段,近三年收入贡献均较小。

  而餐饮外卖收入占比逐年增高,成为目前收入的主要来源。2015、2016、2017年餐饮外卖收入分别为1.74亿元、53亿元、210.32亿元,占总收入的比重从2015年的4.3%,上升至2017年的62%。

  外卖领域已经业绩领先,但美团并不满足于让用户“吃得更好”,而是向着“生活更好”这一领域进军。

  2017年2月,美团点评在南京上线打车业务、4月上线民宿业务,7月投资并开出线下实体店“掌鱼生鲜”,分别对标滴滴、途家、盒马生鲜等公司。

  美团这种不设边界、四处树敌的做法备受质疑。对此,王兴2017年6月接受《财经》采访时曾表示,“美团点评不是一个竞争驱动的公司,”“我们偏向于足球式竞争,目的是把球踢进对方的门框里,并不是为了把对方铲倒。但是,为了把球踢进去得分,过程中需要过人、铲球甚至假动作,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

  把球踢进对方门框也并不容易,尤其当竞争对手是同样不缺钱、不缺资源的阿里、携程、滴滴等公司。来自这些公司的强烈反击,意味着美团要投入更多的资源。

  美团显然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它在招股书中称,“新服务品类,可能需要增加销售及营销费用,包括向消费者提供大量激励或折扣。”

  扩张为先,亏损成瘾

  “我们自成立起就产生亏损,未来我们可能会继续产生较大亏损。”招股书中,美团讲起自己的亏损十分直白。

  美团点评2015年、2016年及2017年,分别录得亏损105亿元、58亿元及190亿元。若排除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经调整后亏损额分别缩小至59亿元、53.5亿元及28.5亿元。

  为何亏损?美团在招股书中称,服务产品组合影响经营业绩,尤其是毛利率。虽然美团最成熟的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2017年的毛利率为88.3%,但作为收入贡献最大的业务——餐饮外卖2017年毛利率仅为8.1%。2017年,公司整体毛利率一路下滑至36%。

毛利率低的另一面是成本太高。毛利率低的另一面是成本太高。

  美团目前依然是一家销售驱动的公司。截至今年4月30日,美团在全国共有4.67万全职雇员,其中销售、营销及业务发展人员有2.85万名,占比为61%,这也侧面解释了为何美团营销成本高居不下。2015年、2016年、2017年美团产生的销售及营销费用分别为71亿元、83亿元及109亿元,该费用占同期总收入的177.7%、64.2%及32.2%。

  同时,美团在研发上正在加大投入。研发开支由2015年的12亿元,增长至2017年的36亿元。

  过往美团外卖业务的发展依赖骑手这类廉价劳动力,而上市前夕多地爆出美团骑手罢工的消息,原因均是配送费用过低。随着廉价劳动力红利渐渐吃紧,美团也被戴上一个“紧箍”,不得不另寻他法。

  2017年10月上市前最后一轮融资中,美团表示40亿美元的融资额中有很大一部分会投入到人工智能和无人配送上,将积极组建相应的原创性技术人才团队。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王慧文曾公开表示,外卖是人工智能非常大的应用场景。

  美团似乎不在意亏损,甚至不惧继续亏损。

  2018年3月27日,王兴在饭否中比较美团与滴滴:“滴滴好像一贯喜欢这种‘以资本为中心’的玩法。美团还是要继续坚持‘以客户为中心’。”

  “以客户为中心”就意味着,美团将继续投入大量资金、资源来满足商家与消费者的需求。对此,王慧文曾解释说,“很多时候,亏损业务不一定是因为竞争而亏损,而是因为业务增速太快,决定了需要投入更多的资源。”

  美团在招股书中也称,将计划在可预见的未来大力投资扩大消费者及商家基础,以及技术创新及研发能力以支持扩张。

  那么,何时能实现盈利?美团在招股书中称,盈利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增加交易用户的数目以及参与度、增加活跃商家的数目及加强变现、管理不同服务产品组合毛利以及经营杠杆节约成本的能力。

  过去三年,美团的用户与商家数获得了快速增长。招股书数据显示,自2015年至2016 年,美团平台交易用户人均每年交易笔数从10.4笔提升至12.9笔,2017年进一步提升至18.8笔;在线商家数量从2015年的约300万增长至2017年的约550万,同期活跃商家占在线商家比例亦由2015年的66%增至2017年的80%。

  但是,随着一二三线城市红利消失,向更低线城镇扩张的美团还将面临更多未知的挑战。

  无法保证摩拜盈利

  此次招股书中披露,美团以27亿美元的价格,将摩拜单车收入囊中,然而这只是烧钱的开始。

  招股书数据显示,美团的流动资产净额, 从2017年12月31日的339亿元减少至2018年4月30日的198亿元,减少金额达141亿元。流动资产净额急剧减少的原因,是向摩拜股东支付现金以及业务运营投入。

  根据摩拜股东会通过的美团收购方案,美团以27亿美元作价收购摩拜,包括65%现金和35%美团股票,此外美团承担摩拜债务(5亿-10亿美元之间),管理团队留任。其中,现金支付部分,约为114亿元人民币,对照上述资产净额减少,可以得出在收购摩拜之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美团又大手笔投入支撑摩拜运营,继续烧钱之路。

  股权支付部分,美团按面值每股0.00001美元发行1.68亿股A-12系列优先股,由43家股东分享。腾讯在这笔交易中获得美团6594.77万股的股权,是摩拜股东中获得最多股份的投资者。

  投入运营资金外,美团还调高了支付腾讯有关云服务及技术服务的费用预算。招股书显示,美团在 2017年已付╱应付腾讯有关云服务及技术服务的费用总额达人民币0.18亿元,而2018年的年度上限预期为2亿元,主要因为是美团收购了摩拜,而腾讯提供的服务是摩拜核心业务运营的一部分。

  美团亦对收购摩拜所产生的风险毫不避讳,招股书中称:“摩拜单车自成立以来已产生亏损,我们无法保证摩拜或我们的整体业务在未来能获得盈利。”

  摩拜的具体财务信息,还没有并入美团本次公开的财务报表。招股书中表示,鉴于摩拜乃于 2018年4月收购,将需要更多时间编制综合基础的财务数据。

  不过,美团在招股书中透露,截至 2018年4月30日,摩拜在全球200个城市拥有超过2.32亿注册用户和620万辆单车。摩拜子公司遍及新加坡、荷兰、日本、法国、德国、西班牙、澳大利亚、韩国、智利、马来西亚、美国、墨西哥、以色列、意大利、英国、泰国等国。

  对于美团收购摩拜的原因,美团曾在内部信中称,美团和摩拜签署全资收购协议具有战略意义。“作为创新的绿色出行解决方案,摩拜将是我们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摩拜单车是城市三公里出行最便捷的工具,将成为美团到店、到家、旅行场景的最佳连接,既为用户提供更加完整的闭环消费体验,也极大地丰富了用户的消费场景。”

  估值故事不好讲

  美团点评未在招股书中透露募集资金、发行量及发行价等信息,但据此前彭博社报道,美团上市目标是以约600亿美元的估值募集60亿美元资金。

  招股书披露,王兴持股11.4386%,美团联合创始人穆荣均、王慧文分别持股2.5141%、0.7264%。若以600亿美元估值计算,王兴个人身价将高达68.6亿美元,近446亿元人民币。

  美团最近一次融资是在2017年10月,估值300亿美元。这意味着不到一年时间,美团估值实现了翻番。不少疑问接连而来。处在亏损中,并可能持续亏损的美团,如何赢得资本市场的信赖?在当前投资者悲观情绪严重的情况下,没有人再愿意为高估值买单,美团如何在资本市场讲好自己的故事?

  此前,顶着独角兽光环上市的工业富联A股上市仅收获三个涨停,便迅速转头向下,5天市值蒸发了近1500亿;小米创始人雷军高调呼喊小米的估值是腾讯乘以苹果,但如今传出估值仅为539亿美元至690亿美元,与此前700亿至1000亿美元的市场预期相比缩水不少。

  而在最初对标对象Groupon市值连续缩水时,王兴也开始不断强调美团的对标对象是亚马逊。今年3月接受硅谷科技新闻媒体The Information采访时,王兴曾表示,亚马逊和淘宝都是实物电商平台,而美团是购买服务的电商平台,“哪种电商平台能够拥有上百万甚至数十亿的交易呢?”

  但仅仅是与京东相比,美团目前的数据也相差甚远。2017 年,美团平台上交易用户数3.1亿人,完成的交易笔数超过58 亿,GMV(交易金额)约3570 亿元。而京东在2017年的GMV近1.3万亿元,营业收入为3623亿元。

  截至6月22日收盘,京东总市值为582亿美元。数据差距如此之大,美团如何撑起近于京东的600亿美元估值?

  长期关注美团点评的亿欧创始人黄渊普6月22日评价道,“综合起来看,美团点评说的是一个生活服务领域的阿里的故事。就看你相不相信美团点评有机会成为下一个阿里?如果相信,美团点评有机会成为一家几千亿美元的公司;退一步,你相不相信美团点评可以超过京东?如果相信,美团点评就能成为一家大几百亿美元的公司。”

  那么,投资者们是否相信美团将成为生活服务领域里的又一个阿里,美团要怎么去讲这个故事?这将成为美团在资本市场中最大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