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互联网 > 拼多多赴美IPO:上海为什么需要“拼”

拼多多赴美IPO:上海为什么需要“拼”

科技资讯  2018年7月8日 07:12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据易观数据,2018年1月,电商App活跃度前五名之中,只有居于第三位的拼多多录得13.85%的增长,其他传统巨头仅有4%-8%负增长。拼多多的表现,让其所在的上海,再一次卷入互联网话题的场域。

  宋金波/文

  2018年6月30日,拼多多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招股说明书。

  据易观数据,2018年1月,电商App活跃度前五名之中,只有居于第三位的拼多多录得13.85%的增长,其他传统巨头仅有4%-8%负增长。拼多多的表现,让其所在的上海,再一次卷入互联网话题的场域。

  在这之前,谈及互联网经济,上海是有些尴尬的。“上海为什么没有阿里巴巴?”问题提出许久,显然不是一个那么容易回答的问题,甚至根本就不是为了获得某个答案。被反复提及,只是表明一种情绪,一块中国超大城市的心病。

  2017年9月,宣称要做102年公司的阿里巴巴迎来了自己的18岁成年礼。这个话题,毫无意外再次被翻出来。

  何止是没有阿里巴巴。上海也没有腾讯,没有百度。中国超级发达、经济体量超大的城市,于是被鉴定为错过了第一次互联网的发展良机。议论虽然众说纷纭,最终更多引向了某种批评与自我批评。

  也有为上海辩护的。不能说全无道理,例如说上海是运营型城市,而深圳、广州则是产品导向性城市。另外一个被常拿出来说的事实是,即便没有腾讯、阿里巴巴或者百度这些大公司,上海的经济总量乃至增长质量在全国大城市中,依然名列前茅。但是,即便有一定说服力,这些辩护对城市情绪的安抚能力却很小。

  像上海这样的城市,除非出现决策失误或者不可抗的打断,不可能一直处于这样一种被动、追赶的状态。上海一直是领全国风气之先的。中国超大的经济都市,缺少有分量的互联网公司,无论从现实,还是从情感上,都是说不过去的。

  这种局面在2018年有了改变。其中具有标志性的变化,当属拼多多的迅速发展。

  在拼多多之前,上海并不是完全没有有知名度的互联网公司,例如饿了么。但是,从商业模式而言,饿了么的运营模式与第一代互联网企业的相似度更高。相比之下,拼多多的商业模式颠覆性更强,更具侵略性——也更有可以想象的未来空间。

  拼多多的用户使用场景绝大部分都不是搜索,而是下拉式、滑屏。单个的商品把大量的人连接在一起,更容易实现反向定制,推动供应链端的改革。

  作为“新电商”,拼多多的“野心”不止是“分一杯羹”。拼多多试图实现的,使电商购物从特殊形态走向随时随地、无边界的零售,从纯物质消费走向消费和娱乐的结合,以及对社交场景的高度渗透,都是“从0到1”的。

  不是说好的互联网公司一定都在上海,但上海不会完全缺位,这是必然。包括盒马鲜生,也在上海投入重兵。互联网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必然迭代,对上海这样曾经处于某种“错过”状态的城市,就是机会。

  大部分人不曾设想今天头条会有这么强的后势,更很少有人会想到抖音会陡然间形成席卷。互联网时代,在第一代或者至多1.5代企业,创新就会停止,市场就会被被垄断,这种观念是可笑的——或者是可怕的。电商模式或社交产品,最终一定会有新的创新品,形成新的“巨人”,甚至后浪推前浪,趋势无可避免。对上海这样资源密集的一线城市,机会永远在。

  拼多多的成功得益于上海,上海也需要拼多多。拼多多对上海的价值,不但仅是让上海摘去那顶“上海与互联网公司无缘”的帽子。它的价值,也是互联网最基本的价值所在:连结。

  与任何一家电商企业一样,拼多多当然可以连接消费与生产。这一点非常重要。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3-2016年,我国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分别是47%、48.8%、59.7%、64.6%,逐年递升,靠投资带动增长的时代已经远去。

  据2017各头部城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统计结果显示,上海以最多的人口、最高的GDP以及社会消费零售总额,领先于国内其他城市。上海是中国消费无可争议的“头雁”。通过拼多多,上海在引领消费的能力上,可以得到更大提升。

  但不止于此。

  上海的未来,会有哪些正确的路径,必然众说纷纭。但是,上海必须要回避哪些错误的路径,容易取得共识。简而言之,上海的未来,第一,不能与其他区域脱离,成为孤芳自赏的城市;第二,不能与平民与草根脱离,成为高高在上无根基的城市,第三,不能与年轻世代脱离,成为老气横秋的城市。

  像拼多多这样的互联网公司,可以帮助上海远离这些误区。

  拼多多可以连接现代的上海与广大的内地,都市化的区域与更现实的中国。它也可以连接精英的上海与大众的上海。

  它还可以连接“老上海”与“新上海”或“年轻上海”,连接过去与未来。拼多多的员工都极为年轻,这是一个原因,另外,拼多多面对的消费人群,它所提倡的消费理念,包括它的运营模式,都是年轻而现代的。

  上海已经是中国老龄化先到来的城市,未来,还老龄化还将带来更大挑战。要避免老龄化带来的弊端,上海必须保持新锐的思想、青春的空气持续注入。以拼多多为代表的最新一代互联网公司,对上海来说,是长久的管道。

  作为一个创新和快速发展的“新电商”平台,按GMV及总订单量来计,拼多多已跻身中国最领先的电商队列。而与此同时,统计数据表明,全国大概有50%的居民月均可支配收入只有500-1800元之间。

  在今日的中国,理应有一个共识,即任何一个城市,无论如何发达、如何现代,都不可能自外于广大的内地区域,自行发展。在上海的拼多多,它的连接价值,不但于市场经营有益,也在更高的维度上,呼应了上海需要成为一个具高度包容性国际都市的顶层预期。这是拼多多的业务模式决定的,也是拼多多正在对外界表述的企业价值观必然遵循的逻辑。互联网技术和创新,新的互联网企业,不是造成垄断、隔膜与分化,而应该是支持包容、沟通与生活质量的普遍提升。

  转型路径既定的上海需要更新的互联网企业,这不但是经济发展应有之意,也能以此融冶中国超大都市的新城市气质。上海不但可以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中国城市而自豪,更可以为自身对其他地区、其他人群,能创造独一无二的价值而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