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互联网 > 电子商务立法应重新考虑的三个关键问题

电子商务立法应重新考虑的三个关键问题

科技资讯  2018年7月13日 16:57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6月29日,电子商务法草案三审稿向社会公众征求意见。总的来说,三审稿对一审、二审以来的一些现实性意见进行了回应,但总体而言仍有诸多问题,特别是在一些关键问题上存在争议。

  作者:数字经济研究院副院长 储殷

  6月29日,电子商务法草案三审稿向社会公众征求意见。总的来说,三审稿对一审、二审以来的一些现实性意见进行了回应,但总体而言仍有诸多问题,特别是在一些关键问题上存在争议。

  这几年来我国电子商务领域高速发展,如今正经历着新一轮迭代,“互联网+”大潮推动电子商务全面迈向数字经济时代。如何立一部跟得上时代的电子商务法,是我们当下面临的挑战。为此,必须重新考虑电子商务立法的三个关键问题。

  第一, 电子商务立法在立法视野上要更侧重前瞻性。

  需要注意到的是,电子商务本身的业态在时时刻刻发生着剧烈的变化,要厘清如今的“电子商务”到底是什么。

  1999年,中国进入电子商务元年。20年的时间里,电子商务从典型的单纯线上的交易形式,越来越的延展到了线下的实体经营方式。所谓的实体经济和电子商务,在今日已经成为交织在一起的一种新的经济形式。也许今日我们最典型意义的电子商务还是网上买东西,但在未来,人们购物模式的改变,乃至生活模式的概念,都不可避免的使得电子商务的内涵不断丰富,外延不断拓展。

  传统的B2B、B2C、已经在过去20年拓展出了C2B、C2C,线上与线下也已经出现了O2O模式的连接。如果我们对于电子商务的立法思维,还停留在“典型的”线上产品交易的格式上的话,那么势必造成电子商务立法与电子商务现有模式的脱节,也就产生了“电商法一出台就已过时”的担忧。

  电子商务法要成为数字经济的“龙头法”,既然是基础性法律,就要具备更加基础性的立法思路,在立法理念和立法技术上,以前瞻性的思维,用数字经济的高度理解和定义“电子商务”。这恰恰是为了给与电子商务行业发展以足够的空间,以充分发挥出行业的创新能力,最终推动行业发展。

  第二, 电子商务立法要平衡“促进”与“监管”。

  在过去的20年过程中,在电子商务立法长期缺位的状态下,电子商务市场的自我调节作用在市场的蓬勃发展中构筑了多样的市场规范,在过程中当然也出现了一系列的问题。但不可否认的是,中国电子商务本身是在一个相对宽松的法律规制下蓬勃发展起来的,而发展中行业自发的一些自我规制的机制也在客观上发挥作用,部分做法也写进了电子商务法草案里。

  我们注意到,电子商务立法的目的是“国家鼓励发展电子商务新业态,创新商业模式,促进电子商务技术研发和推广应用,推进电子商务诚信体系建设,营造有利于电子商务创新发展的市场环境,充分发挥电子商务在推动高质量发展、构建开放型经济方面的重要作用。”

  比较可惜的是,电子商务立法还没有摆脱过去专门立法规范缺位下的“监管”思维,将电子商务类推于传统商业模式来进行管理的思维范式依旧存在,没有充分提现对于行业发展的促进性。平台的法律责任上并未在现有的合同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反不正当竞争法、侵权责任法等法律框架下实现突破与扩展,也未体现出专门主管机关在相关问题上除了监管责任之外的责任。

  如果不能在目前电子商务所凸显出来的问题链条上构建科学合理的责任体系,让供应链、政府共同参与进电子商务的责任框架内,以分担现有电子商务平台的审核、监管、服务义务的话,将很可能造成电子商务平台承担过重的法律责任不堪重负,反而形成对于行业发展的制约因素。

  如果“监管”与“促进”在法律中失衡,电子商务法“鼓励发展电子商务”的立法目的也就无从实现。

  第三, 要在全球竞争的背景下评估电子商务法的立法效果。

  这几年来电子商务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亮点,中国则引领全球电商发展的潮流。电子商务不但成为供给侧改革的新动力,更带来了4000多万的就业机会。

  在互联网领域,美国和欧盟已经建立起一系列的法律体系,但立法效果迥异。美国靠立法释放了企业的创新活力,亚马逊、Google等美国企业迎来了高速发展机会,在全球范围迅速扩张,并持续保持创新能力;欧盟通过立法为互联网发展带上“手铐”,因此欧盟到现在也没产生有影响力的互联网公司,互联网服务基本被美国公司垄断。

  中国的互联网产业具有“后发优势”。所以,在针对电子商务和数字经济领域立法时,应当充分借鉴国际经验,将中国的电子商务法打造成一部促进数字经济发展,助力消费升级,有利于本国产业壮大,具有广泛国际影响力的法律。

  2016年中国制定网络安全法时,各类国际商会积极深度意见反馈,代表本国优势产业或公司争取利益。但今天制定电商法,各国却翘首以观,这个态度本身就值得玩味。我们的立法者要警惕为了立法而立法,束缚了自身手脚,反而丧失了中国电子商务产业在过去宽松政策环境下所孕育出来的前沿优势。

  大约20年前,中国举办了一场72小时网络生存试验,人类的生活在网络面前只是一座不安的孤岛,在困顿与饥饿面前终于敲开了电子商务的大门。而20年后的今年,我们已经可以用一台智能手机与生活的方方面面万物互联,打开消费的窗口比过去打开裤兜里的钱包更便捷,数字经济已经像空气一样无处不在。希望电子商务法能够切实助推中国电子商务发展,让更多普通人享受到数字经济带来红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