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互联网 > 小伙陷网贷款自杀身亡 亲友仍不断接到讨债电话

小伙陷网贷款自杀身亡 亲友仍不断接到讨债电话

科技资讯  2018年8月13日 13:55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一个刚刚参加工作的25岁男青年,正值青春年华,却选择了自杀。他生前,家人们为其向诸多网贷平台还款18万余元;他逝后,家人们打开他的手机却发现,他仍然被网贷恶意缠身。

  原标题:自杀的“石头”

  来源:常德晚报

  一个刚刚参加工作的25岁男青年,正值青春年华,却选择了自杀。他生前,家人们为其向诸多网贷平台还款18万余元;他逝后,家人们打开他的手机却发现,他仍然被网贷恶意缠身。

  很多人认为,他没有网贷的理由,但他却在网贷里越陷越深。他的家人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尽可能地去发现,期望能从中找到答案。以此,争取避免下一个悲剧。

  “姐姐,天太热了,我想去水里凉快……”这是石头(化名)写给堂姐的一封电邮,发送时间是8月2日16时40分。

  这或许是他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封信,之后再也没有人能联系上他。直到第二天,他的遗体在沅江城区段的南岸被发现。

  他,25岁,走了!警方的结论是:自杀,溺亡。

  1 寡言少语,但不失热情

  这是一个让熟悉石头的人,难以接受的事实。

  在家人、朋友、同事的眼里,石头内敛、不多言。“挺安静的一个小伙子。”这是与他有过接触的同事说的。他是市城区某街道司法所的内勤。“劳务派遣的,做事很认真。”所长L说。

  石头母亲的朋友A回忆,在出事前的半个月,自己还见过石头。“当时我从外地回来,遇上的士拼车,刚上去,就听到他说‘阿姨,我认识你’。”A告诉记者,她见石头并不多,但每次都能给她一种很积极的感觉,“听他妈妈讲,他偶尔会写点东西。我还将他介绍给我的弟弟。”

  A的弟弟是一位比较有名的网络作家,石头母亲曾经托A介绍过,但是石头似乎没有联系他,“听他妈妈讲,石头似乎有点不好意思。”这次见面是A最后一次见到石头,临下车时,石头还主动为她付了车费。

  2 疑卷入网络借贷风波,生前家人代还十八万余元

  石头走得很突然,没有任何征兆。

  “除了给堂姐留了一封电邮,没有留下任何东西。”石头的姑姑告诉记者,这封电邮很短,只有几行字。其中,有一个微信账号和密码,“他给姐姐留言说,这个东西很重要,但没有说具体怎么重要。”

  8月3日,石头的遗体被发现。正当家人悲痛欲绝时,他的母亲、姑姑、生前的挚友相继接到了不少模莫名其妙的电话。

  “你认不认识石头?”“你能联系到他吗?”“他欠我们的钱逾期了。”“他死了?不可能”……这种电话是“狂轰滥炸式”的,一个接一个,常德的、外地的,有男声也有女声……

  此刻,大家才想到,石头的死可能与一个网络热词有关——“网贷”。“我们想不出其他的理由。”石头的姑姑说,石头生前曾卷入网络借贷,被逼无奈后向家人求援。在今年5月到7月间,家里曾替他还款18万余元。

  “最后一笔4万块钱,是我给他的。”石头的父亲一年多前,因病去世。很多事情,石头除了找母亲,就是找姑姑。姑姑至今记得很清楚,这天是7月24日。

  家人还没来得及弄清楚石头借钱的原因,他就突然走了。

  3 人去事未了,“呼死你”呼死亲友手机

  此事似乎并没有结束。从8月3日起,每天不间断的“讨债”电话,让石头的亲友不得安宁。

  “我连续接了好几个这样的电话。”8月9日上午,正在外地休假的L在电话里表达了自己的委屈,“我跟他们说,人都已经走了,你们到底想干什么?他们竟然充耳不闻。”

  事实上,在记者采访的时候,也同样见证了这一切。在场的5个人,有石头的姑姑、朋友、同学,先后接到过6个这样的催款电话。有个平台甚至在同一时段先后打给了其中3个人。

  记者尝试着在手机中添加这几个平台的App。当进入安装程序时,系统提示是否可以访问通讯录、短信等。石头手机中的几条短信也证实了这一点,“你如再不还钱,我们就将逐一拨打你的通讯录里的号码。”

  由此可见,对于一个“网贷”借款者来说,是没有隐私可言的。然而,催款电话只是开始,所有之前接到催款电话的人,手机立马被“呼死你”的恶意软件直接“呼死”。“满屏都是电话,一直不断,直到你的手机死机为止。而且,时段是相对固定的,上午、下午、晚上,一个时段一次。”石头的姑姑说。

  对于这些讨债人来说,似乎没人在意石头已经过世。记者至今还记得一个打给他姑姑的电话。当姑姑告知对方其已经过世后,对方很平淡地说,“把死亡证明拍给我,我好销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