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互联网 > 这些奇奇怪怪的网红展览正在激活购物中心

这些奇奇怪怪的网红展览正在激活购物中心

科技资讯  2018年9月21日 14:41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减压展跟那种网红展是不一样的。”这是夜管家的创始人李文龙反复强调的一句话。此时,距离他主办的减压展开幕已经有两个多月了。
题图来源:sohu题图来源:sohu

  来源:界面 作者:李子慧  

  “减压展跟那种网红展是不一样的。”这是夜管家的创始人李文龙反复强调的一句话。此时,距离他主办的减压展开幕已经有两个多月了。

  那是一个看起来很“解气”的展览:推开大门,首先看到的是一个挤满了惨叫鸡和小黄鸭的隔间,铺在该隔间地面上的则是常常出现在各大综艺节目中的“伤人”利器,例如指压板。

  而据工作人员介绍,这是希望为观众营造一个可以通过尖叫来释放压力的空间。尽管9月的上海仍在飘雨,减压站里面还是依稀可以看到三两成群前来参观的游客。人们可以在名为摔碗屋的隔间中,通过购买各种摔碗套餐在屋子里任意发泄。

减压展 拍摄:李子慧减压展 拍摄:李子慧

  由于位置并不算太显眼,其实你可能很难在上海淮海中路的某个地下麦当劳的旁边,发现还有这么一个“奇怪”的展览。但受益于大众点评、美团以及社交媒体的发展,这样精巧的展览正变得越来越多。而它们的主题也千奇百怪,例如说在北京上海等城市都曾出现过的以灯光为主的北欧星空馆、上海兴业太古汇的沉浸式游戏艺术展、青岛的一念辰星 梦游人主题沉浸展以及武汉的未来游乐园等等。

  并且,这些展览都有着几个共同的特征——展出时间较短、选址于购物中心、采用大量适合拍照的艺术装置、并给予观众以的感官互动体验。这让人们在某个休闲的周末终于又找到了一些新去处。

  快闪展的春天

  实际上,快闪式展览是近几年才集中爆发的,它的出现与购物中心的运营思路调整有很大的关系。据睿意德商业地产在2014年给出的数据,以上海的100家大中型购物中心为例,从它们的年营业额、客流、租金、财务回报等指标来看,优质项目仅有30%,而经营状况一般的占总数的40%,客流量稀缺的项目占30%。由于品牌的大同小异,这些势头尚且出众的购物中心在彼此的互相竞争中,因品牌同质化较高等问题很难做到一家独大。

  所以,为了在数字化时代下吸引更多的人流量,购物中心便开始规划商铺以外的空间。

  在最初,这些空间也仅仅被用于开设品牌专属的快闪店,但由于受制于品牌,这些快闪式店铺大多以为品牌做推广为主,吸引到的客群也只是部分忠于该品牌的消费者。

购物中心的快闪展览购物中心的快闪展览

  考虑到这一点,购物中心才慢慢开始与策展公司合作推出受众范围更广的快闪式展览。

  这种趋势从去年就已经初有显露。据李文龙介绍,如今的减压展已经是升级后的2.0版本,首届减压展是在去年6月,在上海大丸百货购物中心里举办,之后又去往更多的城市。

  “减压展是比较接地气的,除了上海,我们还把它引进到了内蒙古、银川,西安三个城市,而相对于其他展览来说,减压展也格外受高中生的欢迎。”

  据李文龙介绍,这种快闪式展览也分为两种,一种是通过直接落成线下展览来使这种IP作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项目,而另一种则是先设计出IP概念,待其成熟后再推广线下展览,相较之下,后者的运营逻辑更通顺,如今出现在各大购物中心的网红娃娃机Molly和各大动漫IP展就都是后者。

MollyMolly
“孤独的泡面”展览“孤独的泡面”展览

  但眼下,前者类型的快闪展览也正在形成较为成熟的产业。其实,李文龙创立的是一个名为“夜管家”的策展公司。近几年上海先后兴起的“孤独的泡面”、“喵星人侵占地球——名猫展”、“冰淇淋博物馆”,以及即将举办的“梦境展”等展览都是由该公司策划并举办。至今,夜管家成立已经有10年了,最初它的主营业务是举办各种如情人节、儿童节等主题演出及演唱会,希望能以主题活动的形式来管理城市人无聊的夜生活。而举办快闪式展览,则是从2016年开始的。

  “大概在4、5年前,上海举办了一个失恋展,展出了很多与分手相关的物品和故事,受到了很大的欢迎,而从国外来看,快闪式展览近两年发展的也非常快,我们看到了这个契机,觉得跟我们过去所做的东西非常吻合,所以也开始举办一些快闪式展览。”李文龙对界面记者回忆道。

  在大多数人眼里,提到展览必定首先想到的是美术馆、博物馆中展出的,精美但曲高和寡的艺术品。然而就中国的文化消费者来说,很少有人会在看到一幅画的同时想去更加深入的了解它背后的历史,相对应的,如果不了解背后的文化层面,也就无法获得观展的乐趣。

  在这个时候,快闪式展览的兴起恰好就以非常简单的形式帮助更多的人创造了一个接触初级艺术文化的机会。同样发现了这个市场风口的,还有位于北京的原创IP团队正经做梦。

正经饺子馆正经饺子馆
正经饺子馆正经饺子馆

  在今年7月,正经做梦在北京三里屯的通盈中心举办了名为“正经饺子馆”的沉浸式艺术体验展。该展览以饺子为主题,设置了由勺子艺术装置组成的小屋勺子雨、钻石饺子屋、饺子的平行世界等空间,并在展览的最后为观众提供了饺子馅味冰淇凌的体验活动。

  与减压展的玩乐性质不同,正经做梦希望将自己的展览做得更有系统性。。

  “我们想做的是孵化场景化的IP,除了饺子馆之外,我们还有正经实验室、正经垃圾场,正经动物园等项目,我们希望能在生活中汲取已经存在很久但非常有文化意义的元素,并把它发展成一个文化IP。”正经做梦的CEO Tim向界面记者介绍道。

  他还表示,除了展览之外,这个原创IP在未来也会衍生出一整套的周边产品,并有望覆盖主题酒店、教育,餐饮等其他文化产业。

  这些近几年迅速蹿红的快闪式展览因而快速打破了传统展览仅局限于美术馆和高端艺术的界限,融入了普通人的生活,也迎合着当下的“网红”经济。

正经饺子馆正经饺子馆

  为拍照而生?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看好这样的快闪式展览。

  在这些反对的声音中,快闪式展览还有着一个颇受争议的名字——网红展。

  尽管很难追溯这个名称的由来,但据通说称,在2016年,美国策展人Maryellis Bunn和Manish Vora在纽约开设的一个拥有6 间主题房间的“冰淇淋博物馆”就是网红展最成功的案例之一。他们在每一个主题房间中都设计了各种各样的冰淇淋装置,并采用大面积的高饱和度色调,使整个空间看上去就像是电影《查理和巧克力工厂》中的场景。凭借前来参观的观众们拍摄的富有创意的照片,该展览成功的成为了当年社交媒体Ins最火的网红展之一,并在2017年于洛杉矶再次成功举办。

纽约冰淇淋博物馆纽约冰淇淋博物馆

  不过作为中国快闪式展览的策展人,李文龙和Tim却都对“网红拍照展”的称号避之不及。

  “我很反对把我们标杆为网红展,我们也绝对不是为了让观众拍照而办展的,”Tim解释道,“不可否认,拍照已经成为了快闪式展览的一个必然的属性,是不可避免的,但单纯的拍照展肯定是没什么意义的。在正经饺子馆中,我们的工作人员会根据展览设计一些专门的线路,为顾客进行人工的导览和梳理。对于观众来说,我们的工作人员也是展览的一部分,在这个展览中,观众接触到的所有的内容都可以帮助他们更深度地了解这个展览。”

  对于快闪式展览来说,限制观众拍照可能会使展览想表达的概念很难打入到观众的内心深处,但策展人们想做的远不止是让参观者拍照这么简单,因为这容易让一切流于表面。Tim相信,任何一个IP的创造都其实要依赖于更丰富的精神内核,比如正经饺子馆其实是想把在中国有着1800多年历史的饺子作为一种文化符号打入到如今的年轻人的概念中。以往的饺子大多用于节日气氛的烘托,千百年里一直都是一个一成不变的形式,他希望的是即使是来拍照的观众,在以后也会对饺子这个文化元素生出不一样的想法和态度。

  而在李文龙看来,和观众有很强的互动性将成为新式展览区别于网红拍照展览很重要的一点,快闪式展览一旦缺乏这种互动性,很可能就会变成一个现代的共享摄影棚。

减压展 摔碗屋 拍摄:李子慧减压展 摔碗屋 拍摄:李子慧

  “对我个人来讲,我比较提倡在展览中融入更加实际的体验活动。像现在各种沉浸式体验展也非常多,但有很多都是用技术手段营造一种非常虚幻的东西,事实上我们如今的生活中这种虚幻的东西已经够多的了。”李文龙说道。对他来说,单纯的拍照展和过度科技化的沉浸式体验展都不如普通的互动来的实在。

  漫漫“打假”路

  而事实上,网红展览之所以被污名化,是因为它太容易和抄袭挂钩。这是原创IP在成长道路中容易遇到的最大阻碍。

  “这个行业中其实有很多展览都是从国外抄袭回来的,严格的来说这样的并不能算是策展,我们每一个艺术装置都是有自己的原创设计稿的。”Tim说道。专业策展公司对人员的配置要求很高,需要有平面以及建筑设计师等多元化的专业人士,才可以以原创的形式把想展示的东西表现出来,

  可以说,在展览领域,原创性一直是维系其发展的第一生产力。然而如今快闪式展览中的艺术装置,其复制和模仿难度都比较低,一个新的展览创意在诞生后往往会被多家策展公司“共享”。

  而这种“共享”往往很难被法律和行业定义。例如在美国的“冰淇淋博物馆”火了以后,夜管家也办了一场名为“冰淇淋博物馆”的展览。据李文龙介绍,他们确实在冰淇淋展上受到了美国冰淇淋博物馆的启发,但冰淇淋展并不能算是美国的独创展览,在韩国、日本也都有过以冰淇淋为主题的展览。在他看来,冰淇淋以及减压都是一个通用名词,是没办法专门注册的,只要在展览的内容上有所区别,就没有什么问题。

纽约冰淇淋博物馆纽约冰淇淋博物馆

  “我们最近几年也自主开发了很多原创IP的展览,并且注册了自己的知识产权。这些展览都是由我们的团队在近百个主题中挑选出来的,由我们自己设计概念以及展览的整个内容,”李文龙说,“但是拿减压展为例,北京和成都近两年都出现了跟我们内容基本一模一样的减压展,这就属于严重的侵权行为,我们也在走法律程序。”

  对他来说,快闪式展览的质感传递很重要,但当所有人一哄而上地去抢同一个“蛋糕”,如果观众不小心看了一两个质量不是很好的展览,很有可能就会降低对整个行业的认知。

  何况随着如今的快闪式展览越来越多,失去原创性的模仿只会使展览内容参差不齐、大同小异,最后造成观众的审美疲劳。

  以夜管家曾经创办的“孤独的泡面展”为例,据李文龙介绍,该展览从策划到正式举办共用了约5年的时间,它包含了策展团队自身关于泡面的记忆,也从世界各地搜集来了各种各样的奇葩泡面,这些都是很难被轻易复制的。

孤独的泡面展孤独的泡面展

  从文化产业的角度来说,快闪式展览作为文化升级的必然产物,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它一方面经历了从美术馆到购物中心的场地上的转变,另外也将曲高和寡的艺术文化变得更加的大众化、娱乐化。

  如果要想让这种较为简单的艺术形式能够获得更长久的生命,不断注入原创的新鲜血液是必须的。

  “在文化产业上,只有原创才能让你走得更远,”Tim说道,“我们下一步还将办一个动物园展,它会更多地反映当今社会对动物的剥削。而在年底,他还将在美国举办一个跟中国文化相关的快闪式展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