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互联网 > 迅雷区块链中途调整:售让部分业务

迅雷区块链中途调整:售让部分业务

科技资讯  2018年9月22日 06:16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根据本次合作协议,新大陆集团将成立北京链享云科技有限公司,迅雷集团向链享云售让部分区块链业务,包括链克、链克商城和链克口袋,同时迅雷仍保留迅雷链、迅雷链开放平台、迅雷链文件系统(TCFS)等底层技术业务,以及玩客云和基于玩客云网络的共享计算业务。

  迅雷区块链中途调整:售让部分业务

  最近几天,迅雷集团(NASDAQ:XNET)宣布与新大陆科技集团达成战略合作。

  根据本次合作协议,新大陆集团将成立北京链享云科技有限公司,迅雷集团向链享云售让部分区块链业务,包括链克、链克商城和链克口袋,同时迅雷仍保留迅雷链、迅雷链开放平台、迅雷链文件系统(TCFS)等底层技术业务,以及玩客云和基于玩客云网络的共享计算业务。

  这几年来,迅雷在转型区块链方面大力推进,积极布局区块链生态。虚拟数字资产链克(原名“玩客币”)在上线一年不到的时间里,先后经历改名、被互金协会点名“变相ICO”、被迅雷主动停止转账功能、用于开发者扶持计划、永久冻结,直到现在从迅雷集团中剥离。

  对于迅雷将链克等业务受让是否处于合规压力等问题,截至发稿时,迅雷方面还没有对《中国经营报》记者给予回复。

  去“币”留“链”

  在迅雷CEO陈磊公开表示全面布局区块链、迅雷集团将其应用至云计算领域后,迅雷曾饱受市场争议认为其是蹭区块链概念热度。

  自上市以来,迅雷进行了多次转型,但是资本市场的反应和财报成绩均不理想。财报数据显示,2015财年至2017财年,迅雷持续经营业务净亏损分别为1316万美元、2411万美元和3780万美元。

  2017年10月,迅雷率先推出“挖矿”玩客币吸引众人目光。然而,在业内人士看来,玩客币与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有很多相似的特征。首先,都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原生数字资产;此外,玩客币与比特币同样需要挖矿,而挖矿的收益都是越来越少;另外也有钱包、钱包地址、私钥等设定。

  “从消费者角度来看,虽然是根据算法产生代币激励,但这种分配是不透明的,且链克高度中心化。链克币可以直接兑换服务,从支付功能角度与比特币并没有本质区别。”有律师向记者指出。

  自去年10月玩客币上线之后,迅雷股价在两个月时间内从5美元上升至峰值25美元。从财报来看,在迅雷2015财年至2017财年连续亏损的情况下,转型区块链也起到了扭亏的作用。其2017财年Q4的净利润为414万美元,2018财年Q1的净利润达到了803万美元。

  今年以来,迅雷在短短几个月时间里动作频频,迅速布局迅雷链的开发者生态。先是发布了实现百万TPS性能的主链——迅雷链,随后举办全球区块链应用开发大赛,其海量共享计算参与者成为迅雷链生态的用户基础,此外还发布共享计算产品星域云和迅雷链开放平台与“为区块链而生”的迅雷链文件系统TCFS(Thunder Chain File System)。

  然而,正当在外界认为迅雷将在区块链方面大展拳脚之时,迅雷却突然宣布售让部分区块链业务,其中包括链克、链克商城和链克口袋,只保留迅雷链、迅雷链开放平台、迅雷链文件系统(TCFS)等底层技术业务,以及玩客云和基于玩客云网络的共享计算业务。

  知名财经评论员肖磊对记者表示,“迅雷这次战略合作,更多的是业务的推广和重新调整,并不是完全的一次跟区块链的割舍,其实从这次合作本身来看,相当于把币的业务做了出售,把链的部分做了保留,就是出售了应用,保留了操作系统。”

  合规压力还是盈利下降?

  对于此次迅雷出售上层应用中的激励工具——链克,有人猜测是因为合规性压力。

  据悉,迅雷区块链业务规模逐渐扩大的同时,关于链克合规性的争议从未消失。

  由于链克与数字货币十分相似,其英文名为LinkToken,Token在区块链行业内,对应的中文翻译就是代币。今年1月,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刊文称,以发行迅雷“链克”(原名“玩客币”)为代表,一种名为“以矿机为核心发行虚拟数字资产”(IMO)的模式值得警惕,存在风险隐患。迅雷“链克”发行企业实际上是用“链克”代替了对参与者所贡献服务的法币付款义务,本质上是一种融资行为,是变相ICO(区块链项目首次发行代币募集资金的行为)。

  上述律师告诉记者,用户可以通过链克来支付相关迅雷服务费用,而要得到链克,因为其不开源的特征,导致使用别的设备获取不了链克,想要得到迅雷发放的链克奖励必须需要购买玩客云设备获得,本质上就是用钱购买币,而链克本身对于迅雷而言没有成本。总的来说,迅雷有变相通过销售玩客云设备发币募资的嫌疑。

  迅雷也一直在对争议颇深的链克业务作出相应整改。

  继宣布停止停止链克口袋转账服务,禁止迅雷及迅雷合作伙伴开发的应用场景之外的用户转账功能后,今年6月,深圳市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发公告称将永久冻结官方用于市场运营支出的全部预留链克。对于这批链克,迅雷方面曾经承诺将全部用于投入迅雷链开放平台开发者扶持计划。

  但有分析人士指出,迅雷此次售让链克与政策面也许有一定关系,但是争议由来已久,之前并未售让是因为链克业务利润颇高,现在转让的主要原因可能是利润大不如前。“迅雷实际上已经通过此前出售玩客云等智能硬件赚了利润又推升了股价,就目前看整体二级市场不景气,大家对产品本身的预期降低。”肖磊说。

  记者发现此前从0.1元暴涨90倍的链克已经从9元跌至目前的1.4元上下,此前淘宝上被爆炒至2000元~3000元玩客云设备也回落到了389元。

  “当时链克价格高涨的时候正值ICO火热、虚拟货币牛市,迅雷另辟蹊径通过收集带宽资源分发链克来开拓业务,极大降低了网络成本,同时攫取了大量的硬件利润,如今链克被明令禁止上虚拟币交易所,脱离交易所只能进行内部流转化,流通性下降导致链克价格下跌严重,玩客云作为‘挖币’的‘矿机’价格也受影响。另外,玩客云硬件价格下跌还与迅雷区块链落地应用场景较少有关,迄今为止它只推出过一些兑换业务例如兑换迅雷会员、爱奇艺和优酷会员,或者用链克打赏迅雷直播主播等等不够吸引人,链克持有者对生态信心不高。”刘叶(化名)是迅雷玩客云的用户,他还告诉记者他曾以1800元的价格买了21台玩客云分享带宽等闲置资源来“挖取”链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