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互联网 > 日本富豪前泽友作:和艺术家一起去月球

日本富豪前泽友作:和艺术家一起去月球

科技资讯  2018年9月25日 09:49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在中国的中秋佳节到来的前一周,世界上诞生了第一个私人太空登月旅客,他就是日本亿万富豪前泽友作(YusakuMaezawa)。

  作者:钱童心  

  在中国的中秋佳节到来的前一周,世界上诞生了第一个私人太空登月旅客,他就是日本亿万富豪前泽友作(YusakuMaezawa)。

  前泽友作将于2023年由SpaceX的“大猎鹰”火箭(BFR,Big Falcon Rocket)运往月球,并成为半个世纪之后首位登月的太空旅客。“大猎鹰”火箭的最终目标是将人类送往火星,并将于明年起进行测试。

  和艺术家一起去月球  

  这位43岁的“日版贝佐斯”创立了电商Zozotown和Start Today,目前个人净资产约30亿美元,去年在日本富豪榜排名第14位。

  SpaceX于当地时间上周一晚宣布了登月计划的首位乘客——日本创业者、亿万富翁前泽友作(Yusaku Maezawa)。发布会上,马斯克大赞前泽友作:“在日本零售业失落的10年里,他的电商帝国保持了连续10年的增长。”

  前泽友作不是个低调的企业家,他早就按捺不住获得登月资格的兴奋。在SpaceX官方消息宣布前,前泽友作曾两次通过Twitter做出暗示。9月14日,他曾发送一条推特称:“There are no limits”(没有限制)。

  在消息公布后,他更是第一时间发出推特:“我要去月球了,和艺术家们一起。”登月一直是前泽友作的一个心愿,他表示,“我梦想与艺术家一同登上月球,到2023年,我希望邀请全球的6至8位艺术家,一起参与登月计划。”据了解,这些艺术家可能包括村上隆和草间弥生。

  马斯克没有透露登月旅费的具体金额,仅表示:“我想他会为此支付一大笔费用。”据悉,前泽友作可能为此支付超过2.5亿美元的巨资。

  但对于“有钱任性”的友作来说,最不是问题的就是钱,只要能买到自己喜欢的,钱对他而言就是个数字。他的人生信条就是:“你应该买你喜欢的东西。”

  他还是个特别“文艺”的商人。他在为SpaceX宣传时写道:“如果毕加索能近距离观察月亮,他会创作怎样的杰作?如果约翰列侬曾亲见过地球轮廓,他会谱写出怎样的歌曲?如果他们都曾有机会游历太空,我们今日的世界又会是怎样一番景象?”

  早在SpaceX首次发射猎鹰重型火箭时,前泽友作就在位于佛罗里达州NASA的肯尼迪航天中心与一群人一起观看。看完整个发射过程后,他热血沸腾,发送推特视频恭喜马斯克完成了“历史性的一刻”。

  2017年,在纽约苏富比当代艺术拍卖中,前泽友作以1.1亿美元的价格拍得让-米歇尔-巴斯奎特(Jean- Michel Basquiat)的《无题》画作,此画也成为巴斯奎特截至目前拍出的最贵作品。

  2016年11月,他还在佳士得拍卖行以接近2300万美元的价格拍得了毕加索于1938年创作的油画《女性的胸(朵拉的肖像)》。他在微博中表示:“这幅画中画的是毕加索的情人朵拉马尔,与毕加索著名油画《哭泣的女人》画的是同一个人。”

  作为日本有名的收藏家,前泽友作从来不为在艺术品上掷以重金心疼,他还收藏了很多现当代艺术装置,例如一个丑小鸭形状的不锈钢雕塑就花了他一千多万美元,另一幅印刷着9个英文字母的白底黑字作品也价值百万美元。

  在他的心里,艺术品是无价的。他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在日本,很多人对艺术的理解和西方国家相比还相差甚远,因此他把普及艺术当做自己很重要的工作之一来完成。

  白手起家的亿万富豪

  前泽友作并不是什么富二代,他所有的钱都是靠自己挣来的。小时候,他曾梦想成为一名摇滚乐手,虽然后来成为了商人,但正是音乐帮助了他发家致富。高中时,前泽友作就和朋友一起组办了乐队,他担任鼓手。高中毕业前他就辍学,拿着自己打工的积蓄,跟着当时的女友跑到大洋彼岸的美国游学。

  美国的这段经历,令前泽友作的思想更加开放,使得他与传统路线成就的日本商人非常不同,他的大胆创新以及标新立异是亚洲文化中所不多见的。他也从马斯克这样的美国商人身上学到了很多。

  前泽友作最初的生意可以说是从“代购”做起的。凭借他早期收集的CD唱片,在90年代末回到日本后,他开始通过邮件销售进口专辑和CD,这让他赚到了第一桶金。

  2001年,或许是感觉到互联网浪潮将至,前泽友作决定终止乐队活动并投身互联网。他没有上过大学,但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他去秋叶原购买了网站搭建的书籍,通过自学编写了一个EC网站,这就是如今天本最大在线潮流购物网站Zozotown的原型。

  日本是一个电商超级发达的国家,是多重流行文化的发源地,尤其拥有广受年轻人追捧的潮流文化。这样的土壤滋生了Zozotown的成功。即便在今日,Zozotown在日本也是同类时尚电商平台中数一数二的,目前拥有340万订户、旗下拥有1500多个品牌。

  Zozotown的商业模式除了进行一些潮流品牌的发布、售卖和海外采买,还会全权代理一些时尚品牌的网络销售渠道,也会拿到不少潮牌的首发权或独家代理权。

  今日看来,这样的模式并非十分独特,但是魔鬼藏在细节里,也正是一些细节保持其销售额在日本的增长。例如,一般来讲,不同的品牌往往都有不同的尺码标准,这也成为了许多平台的痛点。而在Zozotown,进驻的商品必须按照平台的标准进行重新测量,也就是说,在Zozotown上购买潮牌的用户,不需要自己去衡量不同品牌的尺寸,Zozotown以此培养起来的用户习惯,也自然转化为了一种用户黏性。

  一位熟悉日本电商、在日本生活了十几年的知名中国互联网企业创业者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曾在几年前夏威夷的一次私人聚会上和前泽友作一起打过高尔夫球。他对前泽友作的印象是:前卫,特立独行。“他一点都不像日本人,很多日本商人都很低调,像他这样喜欢出风头的还真的找不出第二个了。”这位互联网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他还指出,规模较小但极为新潮的品牌是Zozotown的制胜法宝。“Zozotown以精品店的模式横空出世,通过价格定位的优势,并且把尺寸做到极致来吸引年轻人群。”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Zozotown在日本创业板上市以来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前泽友作曾经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总结过自己做Zozotown成功的最重要的两个原因:“虚拟店长”和“自建供应链”。“虚拟店长”拥有绝对的商品采购权,他们售卖的品牌,都是网站员工自己喜欢的牌子,而员工们的平均年龄都在27至29岁,与网站用户的年纪相当,在前泽友作看来,这样可以很快感应到市场需求;而凭借自建的“供应链”系统,Zozotown能够掌控货源,再由配送人员做到两三天内交付商品到用户端。在前泽友作看来,这些条件缺一不可。他认为电商要成功,就必须保持相互平衡且独立运作的模式。

  在日本过去“失落的十年”中,经济面临严重的衰退,很多企业和公司一度出现严重的人手不足问题,日本的一些快递公司,如Yamato都开始推动运费的上涨。

  去年10月,Zozotown却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将网站的限额包邮变成了让顾客自行决定商品运费。这个极具风险的,明显可能会增加网站运营成本的举动,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收获,在服务推出的第一周,仅有38%的顾客选择免运费。

  Zozotown另一个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它不接受退货,这在网络零售商中极为罕见,它的底气就在于,创始人前泽友作相信该网站能为购物者提供许多工具,帮助他们找出最适合自己的服饰。

  爱电视爱跨界的营销高手

  德银证券分析师风早隆宏曾表示:“Zozotown内部对时尚的把握还能带来另一个优势:该公司可以为供货商预测哪种风格可能流行,让双方都能在市场上领先一步。这能够令Zozotown应对来自时尚巨头企业的竞争,因为多变的顾客随时可能开始追捧新流行。”

  在招聘员工时,前泽友作往往凭直觉行事。他的300多个员工多数都是因为富有活力和激情,或者打扮及态度非常新潮而被录用。他们告诉前泽友作像他们这样的年轻人在何种场合会穿什么衣服,例如在原宿的表参道流行的是浮华风,这样Zozotown的买家就能挑到合适的时装。

  此外,这些员工还能兼职当模特做广告,例如顶着最新潮的发型:刺猬式、斑马式或者混合式,拍一组慵懒风的时尚大片。该公司的办公楼设计新奇,陈列着科特柯本(Kurt Cobain)和电台司令乐队的汤姆约克(Thom Yorke)等摇滚明星的巨幅艺术肖像。前泽友作提倡“亲如一家”的企业文化,有时甚至会带员工一起去K歌。

  前泽友作还是一位跨界营销高手,热衷于艺术和科技的他不断地推动Zozotown的跨界合作,不遗余力地造势以博得关注。去年12月,他与奥克兰科技公司StretchSense跨界合作,设计了一款名为Zozosuit的新型身体测量设备,内置150个获得专利的传感器。消费者只需要穿上内置传感器的连体衣,连接的传感器就能捕捉到穿着者身上1.5万个尺寸数据。这些测量结果会通过蓝牙发送到App上,并自动上传到服务器中。最后,Zozotown平台利用这些信息为每位消费者定制最合身的服装。目前,已有超55万名顾客安装了这款App。

  前泽友作还善于激发电视观众的购物欲,并在当时日本电商轻视电视广告的背景下,突破电商巨头乐天的围追堵截,独辟蹊径。

  中日双语海外置业信息服务平台“神居秒算”创始人CEO、日本电商龙头乐天集团前执行官兼首席科学家何书勉博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2010年以前,乐天非常抵制做电视广告,他们认为互联网是先进的,电视是落后的,但是Zozotown很早开始就在日本全国性电视台晚间黄金时段中花高价做广告,一些电商圈的人觉得他们是乱花钱,认为这种营销方式是性价比最糟糕的。但事实上这种策略是非常成功的,唤醒了喜欢电视观众的网上购物欲。后来乐天也开始打电视广告了。”

  前泽友作不但爱在电视上做广告,而且还爱在电视上抛头露面。他甚至在今年接受杂志采访时结识了日本女艺人刚力彩芽,并公开表示两人正在“认真交往”。

  日本是全球潮流品牌的发源地之一,而在全球范围内,越来越多的电商正在加入这一队列。例如英国奢侈品电商平台Farfetch前不久向纽交所递交IPO招股说明书,预计IPO后估值将达50亿美元。截至去年12月31日,Farfetch活跃用户达到93.58万人,同比增长43.6%。

  Farfetch还以科技公司自居。公司在申请文件中写道:“我们的核心是一家科技公司,有目的性地创造了一个奢侈品电商的平台。我们的平台由三个要素组成,应用、服务和数据。”如果一家企业被市场以科技公司而不是零售商的估值去衡量,溢价会更高。

  美股上市企业中,奢侈品电商Yoox Net-A-Porter也拥有相似的商业模式,都瞄准时尚品牌的小众市场,与亚马逊这样的大众化电商平台形成差异化竞争;而且与传统的零售商不同,这些小规模的电商往往不拥有库存,而是作为品牌导流的入口。

  尽管Zozotown看似并不为多数中国消费者所知,但对于喜欢日本潮牌的青年消费者来说并不陌生,Zozotown也一度进军中国。早在2011年10月底,Zozotown就进驻天猫,打算分得中国服饰电商市场的一杯羹。但是,在经营了短短一年零三个月之后, 2013年1月31日,Zozotown在中国彻底关店。看来无论是亚马逊还是日本电商巨头,在中国这个非常独特又巨大的市场上都免不了“水土不服”。

  年轻人正成为奢侈品消费的主力军。天猫线上的奢侈品频道 Luxury Pavilion已经宣布未来三年将搭建奢侈品牌与90后、00后新世代消费者的沟通桥梁,服务1亿新中产阶层。

  但通过这次SpaceX的全球发布,Zozotown可能重新赢回中国青年消费者的喜爱。在日本生活多年,目前在上海进行互联网电商创业的90后时尚潮男小赵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Zozotown是我们的榜样,但很可惜日系互联网公司在中国都不太成功,所以我们想自己通过创业试一下,希望能复制它在日本的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