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互联网 > 对于迪士尼和康卡斯特来说 Hulu可能更加关键

对于迪士尼和康卡斯特来说 Hulu可能更加关键

科技资讯  2018年9月29日 14:11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在上线之初,Hulu的创立者就对它的未来怀有不一样的期待。2008年,为迎合互联网时代,电视行业多家媒体公司联合推出Hulu,提供在线流媒体服务,但它显然站在了当时如日中天的传统付费电视内容分发商的对立面。

  来源:界面 作者:Dawn C. Chmielewski & Dade Hayes  

  在上线之初,Hulu的创立者就对它的未来怀有不一样的期待。2008年,为迎合互联网时代,电视行业多家媒体公司联合推出Hulu,提供在线流媒体服务,但它显然站在了当时如日中天的传统付费电视内容分发商的对立面。

  五年后,Hulu的创始CEO杰森·基拉尔(Jason Kilar)宣布离开。在任期间,他颠覆了传统电视行业,留下的是怒目圆睁的从业者。这十年,Hulu站稳了脚跟,吸引了2000万人订阅,同时还成为了首家拿下艾美奖剧情类最佳剧集的流媒体平台——反乌托邦剧集《使女的故事》备受赞誉。

  如今,Hulu正处于两家股东角力的中心,华特迪士尼公司和NBC环球母公司康卡斯特。从竞购21世纪福斯的核心影视资产,到争夺英国卫星电视服务商天空公司的股份,这两家巨头在今年早已是媒体头条的常客。最终,迪士尼笑纳福斯资产,康卡斯特也击败默多克家族如愿购得天空股份。

  Hulu的命运悬而未决。迪士尼完成对福斯的收购之后,将以60%的股份成为Hulu的控股股东,而康卡斯特和AT&T旗下华纳媒体将分别持有30%和10%的股份。

  有人推测,或许会出现媒体版图交换的情况。福斯以出售39%的天空股份,换取康卡斯特持有的Hulu股份,但这种交换策略没法过英国法律那一关。现在,福斯已经完成了前半部分,预计交易价值可达150亿美元,但康卡斯特至今半句未提它对Hulu股份的打算。

  谈判桌上没人出声,也不作评论,毕竟天空股份的交易刚刚谈妥,季度财报也将陆续出炉。但行业里很热闹,业内人士议论纷纷,都说迪士尼会买断康卡斯特的Hulu股份,实现“OTT三杀”:内容广度媲美有线电视的订阅服务Hulu,主打家庭娱乐的迪士尼流媒体平台,深耕体育板块的ESPN+。有些人推测康卡斯特会欣然应允,Hulu目前仍在亏损,出售股份自然可以减少康卡斯特的损失,但是,双方同时签有输送协议,康卡斯特可以获得内容版权费用和可观比例的广告收入。

  有数字媒体高管这样评价:“它从拖累变成了聚宝盆。”

  其他行业观察人士则有不一样的观点,认为康卡斯特出售Hulu股份将会是一次战略失误。BTIG媒体分析师Richard Greenfield在采访中表示,“这只会让迪士尼捡了便宜,加速推进直接面向消费者的服务,对康卡斯特旗下的有线频道和天空公司来说都没有好处。” Greenfield认为Hulu会给康卡斯特带来不错的营收,输送NBC节目的收入全归康卡斯特所有,而亏损只需要承担三分之一。

  康卡斯特或许要好好考虑一下。但是在麦格理集团分析师Amy Yong看来,“Hulu现在身处无人区。”康卡斯特旗下只有Hulu与OTT相关(康卡斯特曾推出过同类服务SeeSo,但不到两年就已关闭,而其他类似的想法也没有落地),如果从头开始,未免太晚了些。

  今年,康卡斯特为收购NBC环球签订的反垄断协议已经到期,在这之后,康卡斯特很快就任命了两位Hulu新董事。等到迪士尼接手之后,由于康卡斯特并非控股股东,Hulu逾十亿美元的年亏损将会首先给迪士尼带来冲击,康卡斯特受到的影响反而较小,这也是值得保留股份的另一个原因。此外,和Netflix的纯亏损不同,有时候亏损可能来源于与同集团其他公司合作产生的内容成本,例如购买福斯的节目。

  那迪士尼呢?董事长罗伯特·艾格一直面临着华尔街的压力,要进军数字领域,减少对传统内容分发的依赖。在4月提交的文件中,迪士尼给Hulu的估值是87亿美元,虽然远远不及Netflix,但也不低。在8月举行的第三季度财报会议上,艾格谈到了未来直接面向消费者的三大服务,其中就包括Hulu。

  “不是一个那么简单,是一个巨大的集合,”艾格说。“我们将给市场带去我们已经带给市场的服务:体育,迪士尼家庭娱乐,当然还有Hulu。三者都拥有自己的定位,将吸引不同的观众群体。”

  迪士尼的收益会来自何处?艾格表示,是三者的打包搭配。

  “如果消费者三个都想看,那我们就可以打包出售。如果消费者只想看体育节目,只想看家庭娱乐,或是只想看Hulu上的内容,我们也会灵活满足消费者的需求。”

  但不是所有人都相信迪士尼可以实现这样的蓝图,因为它首先要阐明Hulu的品牌宗旨,与迪士尼现有的服务相契合。

  Cowen & Co.分析师Doug Creutz则在分析提要中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媒体公司会愿意向竞争对手的流媒体服务出售内容呢?

  Creutz写道,“假设康卡斯特和AT&T出售了Hulu的股份,我们认为他们也会收回自己的内容,因为没有必要也没有资金上的理由需要将自己的内容授权给一家竞争对手(他们本身就拥有内容和分发业务)。在我们看来,要谈Hulu未来的发展,就得先考虑这个最基本的问题。”

  Hulu的直播电视服务在其他流媒体平台上并不多见,也让CBS等其他非股东公司可以与之签订内容合作协议,正如过去与传统付费电视分发商的合作。订阅了Hulu with Live TV服务的观众可以观看四大公共台和有线电视频道如FX和HGTV的直播节目,也可以点播自己想看的内容。就在上周,Hulu with Live TV的订阅量已经突破百万。

  “Hulu的定位很独特,和Netflix还有YouTube TV、Sling相比都有很大不同,” Parks Associates分析师Hunter Sappington在采访中说道,“购买直播服务,又能观看点播内容,这种增值服务让人眼前一亮。”

  Parks Associates对OTT市场的调查发现,美国消费者现在可以接触到的服务多达230种。而Hulu可以突破重围,意味着它不会停留在此。

  “OTT服务推出后首先要吸引足够数量的用户,”Parks Associates另一位分析师Brett Sappington说,“只有这样,才有机会继续发展。产品的辨识度会是一大助力。Hulu已经取得了长足的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