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互联网 > 马化腾的棋

马化腾的棋

科技资讯  2018年9月30日 15:11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很多人说我们只有ToC的基因,没有ToB的基因,我是不相信这个说法的,你看进化中的成功物种,不是一开始就有那种基因,都是演化出来的。”腾讯2017年度员工大会上,刘炽平如此道。

  来源:投资界

  “很多人说我们只有To C的基因,没有To B的基因,我是不相信这个说法的,你看进化中的成功物种,不是一开始就有那种基因,都是演化出来的。”腾讯2017年度员工大会上,刘炽平如此道。

  今年11月,腾讯即将迎来20周年生日,先到来的是大规模内部构架调整。

  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9月30日消息,今天,腾讯官方宣布,将进行成立以来的第三次大规模组织架构调整,七大事业群进行重组整合变为六大事业群。

  马化腾表示:“此次主动革新是腾讯迈向下一个20年的新起点。互联网的下半场属于产业互联网,上半场腾讯通过连接为用户提供优质的服务,下半场我们将在此基础上,助力产业与消费者形成更具开放性的新型连接生态。作为一家以互联网为基础的科技和文化公司,技术是腾讯公司最坚实的底层基础设施,面向AI以及即将到来的5G时代,腾讯将以技术为驱动引擎,探索社交和内容融合的下一代形态。”

  时隔6年首第三次大规模调整

  事实上,本次腾讯组织架构调整酝酿已久。

  早在腾讯2017年度员工大会上,马化腾就表示:“现在的腾讯需要更多2B的能力,要在组织架构上进行从内到外系统性的梳理。”

  此次调整,原有七大事业群将重组为既深耕垂直领域又聚焦融合效应的六大事业群,保留原有的技术工程事业群(TEG)、微信事业群(WXG)、互动娱乐事业群(IEG)、企业发展事业群(CDG);又突出聚焦融合效应,新成立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即Platform and Content Group)、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即Cloud and Smart Industries Group)。具体来说此次调整有以下几点:

  1、撤销3大事业群:移动互联网事业群、社交网络事业群、网络媒体事业群,业务将分拆进现有的6大业务群组内;

  2、成立2大事业群: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

  3、将成立腾讯技术委员会,并升级整合新的广告营销服务线;

  4、将持续投资于未来前沿基础科学,继续加大对AI实验室、机器人实验室和量子实验室的投入。

  其中,新成立的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将整合腾讯云、互联网+、智慧零售、教育、医疗、安全和LBS等行业解决方案,推动产业的数字化升级。

  腾讯总裁刘炽平表示,产业互联网是互联网下半场的关键词,通过数字技术为产业升级,把消费者和产业对接起来将创造巨大的社会和产业价值。

  新成立的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将对原社交网络事业群、原移动互联网事业群、原网络媒体事业群中,与社交平台、流量平台、数字内容、核心技术等高度关联且具有高融合性的板块,进行有机地拆分和重组。

  从1998年成立至今,腾讯此前经历了2次重大的组织架构调整:2005年升级为BU事业部制,讯由一家初创公司转向规模化的生态协同,单一的社交产品变成为一站式生活平台;2012年升级为BG事业群制,从PC互联网向移动互联网升级,“连接一切”的同时建立起了开放生态。

  此为第三次战略升级,由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升级。马化腾表示,我们不只是要专注眼前的业务,更要立足于长远发展。战略升级的同时,腾讯将继续加强前沿科技的研发。

  危机之下,腾讯2B

  可以看到此前腾讯进行过的两次大规模架构调整,都处于腾讯“危机前夕”——IPO上市和3Q大战。当然,两次都顺利过关。

  然而这次,2018年腾讯所遭遇的困境,可能是有史以来最严峻的一次。

  从2018年1月至今,9个月的时间里,腾讯的股价已经从最高点的每股476.6港元一路下滑到如今的323.2港元,跌幅高达32%;今年1月,腾讯市值曾经一度超过了4.5万亿港元,而如今市值3.08万亿港元,缩水了近1.5万亿港元。

  游戏是腾讯重要的主营业务,却在这几年来发展频频受阻。王者荣耀进入下行期,“吃鸡”游戏版号限制,导致腾讯净利增长放缓,游戏收入首次下滑。据腾讯今年8月披露的第二季度财报显示,网络游戏方面,腾讯手游收入同比增长19%、环比下降19%至176亿元;端游收入同比下降5%、环比下降8%至129亿元。

  此外,大股东减持、云业务市场落后、社交产品受威胁等等问题也一个个凸显。

  刘炽平表示:“我们需要时刻保持清醒,充满危机意识和前瞻性,才能引领腾讯进入下一个时代。”

  腾讯一直以C端业务见长,这次调整思路变了,是以To C业务为重心的同时兼顾大举进军To B业务的转折点,也是进一步的战略深化。

  腾讯提及的互联网下半场,是产业互联网。而这背后,AI、大数据、云是关键词。

  人工智能方面,虽然腾讯持续在语音AI、视觉AI投入,但相比之下未有标杆性产品出现。值得关注的是,本次架构调整中,原隶属于社交网络事业群SNG的腾讯优图实验室、隶属于技术工程事业群TEG里的腾讯AI Lab和隶属于微信事业群WXG内部的微信人工智能团队,均未进行调整与合并。

  作为腾讯To B业务的重要出口,腾讯云业务于2013年从汤道生当年负责的SNG事业群里孵化而成,此次结构调整也传出汤道生将出任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总裁。

  目前公有云市场,相比阿里,腾讯仍然处于弱势地位。据IDC报告显示,2017年,阿里占45.5%的市场份额份额,腾讯10.3%,中国电信7.6%,金山云6.5%。

  根据公开数据资料显示,阿里及阿里系2017年共投资了20家2B公司,其中包括商汤科技、旷视科技、七牛云等。最近,阿里又在大张旗鼓地兴办达摩院,做AI芯片。

  相比之下,2017年,腾讯投资事件超120起,其中共投资了14家企业级服务领域初创企业。去年业绩发布会上,腾讯表示,2018年将采取更进取的投资策略,以增强在网络视频、支付服务、云服务及人工智能技术与智慧零售等领域的长期竞争优势。

  借助投资与合作迅速扩大版图,腾讯云已经有2000多个合作伙伴,行业解决方案超过六十种。投资界也从多位接近腾讯云的人士中了解到,2018年以来,腾讯不计成本大力推广腾讯云,尤其在企业端,企图抢占阿里云市场。

  和3Q大战不同,腾讯这次更多的是自我搏斗。

  “很多人说我们只有To C的基因,没有To B的基因,我是不相信这个说法的,你看进化中的成功物种,不是一开始就有那种基因,都是演化出来的。”腾讯2017年度员工大会上,刘炽平如此道。

  大拐点:互联网第四次浪潮?

  不到一个月,马云宣布明年退休、雷军宣布完成亲手操刀的组织架构大调整,如今腾讯也宣布战略调整。而此前,今年7月,华为成立总干部部,与人力资源部权责分离。大公司们调整的背后,折射出的是互联格局的变革。

  中国互联网发生过三次浪潮:第一次是在1999年前后,新浪、网易、搜狐三大门户先后登陆纳斯达克,互联网企业海外上市热潮骤然涌起;第二次是2001年至2009年,2009年,以移动互联网的兴起为主要标志,BAT分别从搜索、电商和即时通信三个方向快速崛起;第三次从2011年至今,2011年互联网平台全面开放,2012年,移动互联网用户首次超过PC用户。移动互联异军突起,用户从PC段从电脑端快速平移。

  中国互联网公司正在所未有的快速成长,阿里员工接近9万,京东逼近11万,腾讯和百度员工均已突破4万,今天头条、美团点评、滴滴等也在急速扩张。

  体量如此之大的明星公司,发展承压力可想而知。

  马云在“退休”公开信中表示:“谁都不可能陪伴公司102年,公司持久发展靠的是治理制度、文化体系和源源不断的人才梯队。近年来,我们不断研究和完善我们的制度和人才文化体系,单纯靠人或制度都不能解决问题,只有制度和人、文化完美结合在一起,才能让公司健康持久发展。”

  雷军也在内部邮件中解释为何做出小米成立以来最大的组织架构变革:“经过8年奋斗,小米已经成为了营收过千亿,员工近两万人的公众公司。为保障公司可持续的发展,我们必须把组织管理、战略规划放到头等位置,建立更具前瞻的战略领航与更坚实有力的组织保障能力。”

  2017年4月,华兴资本包凡对话张一鸣、王兴。当被问及TMD为何能走出BAT阴影时,王兴引用了麦克阿瑟将军在西点军校的告别演讲:“只有死去的人才能看到战争的终结,中国互联网也是的。”张一鸣则表示:“这是由于当初各个公司都在围绕一些旧战场或过渡站场在竞争,还是太迷恋旧的战场或者旧的事物,没有往前看。”

  移动互联网格局已定型,是进?是退?巨头每一次战略的调整、组织结构的改革都是破局“自救”必经之路。互联网江湖又掀起阵阵涟漪,或许新一轮大战已在酝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