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互联网 > 孙正义“愿景式”投资:天使还是魔鬼?

孙正义“愿景式”投资:天使还是魔鬼?

科技资讯  2018年10月19日 01:26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摘要:孙正义和他的愿景基金正试图用巨额投资推迟初创公司IPO的节奏。有硅谷投资者开始戏称“软银是新型IPO”。这种投资方式正变得越来越普遍,也正在深刻改变创投行业的规则和格局。对于创业者来说,这可能是一种幸运,但也可能是灾难。

  摘要:孙正义和他的愿景基金正试图用巨额投资推迟初创公司IPO的节奏。有硅谷投资者开始戏称“软银是新型IPO”。这种投资方式正变得越来越普遍,也正在深刻改变创投行业的规则和格局。对于创业者来说,这可能是一种幸运,但也可能是灾难。

  作者:张少华

  全球资本市场低迷,软银孙正义可能正一个人偷着乐——他投资的Uber日前传出爆炸性好消息。

  10月16日,《华尔街日报》报道称,Uber最近收到摩根士丹利和高盛给出的IPO提案书,两大投行对Uber的估值高达1200亿美元,这一估值比通用汽车、福特、克莱斯勒以及菲亚特汽车市值的总和还要多。

  提案书还指出,Uber正在加速IPO,时间点可能就在明年初,这将是华尔街和硅谷最受瞩目的IPO之一。但是,Uber IPO最终能获得怎样的估值仍存在变数。

  Uber是孙正义近年在互联网领域投资的一个代表作。自投资阿里巴巴获得超过2000倍的回报后,他几乎将全部精力聚焦于投资初创科技企业。2016年10月,孙正义牵头创建了在全球投资界“骇人听闻”的千亿美元基金巨擘——“软银愿景基金”(Vision Fund)。基于对科技的崇拜与亢奋,年过六旬的孙正义在这两年投资了一个又一个科技初创企业。

  在孙正义和他的愿景基金频频重金出手的同时,全球创投领域的玩法和格局也正被深刻改变。

  最近几天,《华尔街日报》的报道称,孙正义和他的基金正试图用巨额投资推迟初创公司IPO的节奏。知情人士上周向该媒体透露,软银正就出资150亿至200亿美元收购WeWork多数股权进行谈判,投资资金很可能来自软银愿景基金。若交易能够完成,将成为过去十年初创热潮中规模最大、最重要的一次交易,几乎肯定会让已成立8年的WeWork在未来若干年里继续保持非上市公司性质。

  这篇报道还指出,这几年来,孙正义常常鼓励初创公司“要有更大的雄心抱负”,接受高于最初要求数亿美元的资金来推动公司增长。

  以孙正义投资的出行版图为例,其中的Uber 、滴滴、Grab无一不进行了数轮非常大型的私募融资,额度远超过去很多公司的IPO融资额。

  甚至有硅谷投资者开始戏称“软银是新型IPO”,有人按照孙正义(Masayoshi Son)的名字将软银的投资称为“Masa-PO”。

  争议“Masa-PO”

  今年1月,彭博曾在一篇报道中援引知情人士称,在一笔又一笔交易中,孙正义要求与创业者面对面交流,鼓励他们接受远超实际需要的资金。当然,大手笔投资意味着孙正义要获得对企业足够的掌控权,包括扩张速度、IPO节奏、甚至兼并收购等关键环节上,他都要足够的话语权。

  愿景基金将这种投资策略称为“制造王者”,但从被投企业或者同行来看,这堪称“强权投资”。

  据彭博的一篇报道,去年11月,孙正义公开警告Uber:如果无法达成他想要的交易,就会转而支持其竞争对手Lyft,最终Uber宣布接受了软银投资的90亿美元。

  接受愿景递过来的大额支票,不需要将IPO当成一项紧急任务,转而聚焦业务发展,这可能给公司带来更大的成长空间。

  今年二月,WeWork总裁兼首席财务官阿蒂-明森(Artie Minson)就公开表示,“我们经营着一家上市公司可能会经营的所有业务,但是目前公司尚未上市的计划。”

  也有投资界同行赞同孙正义和愿景基金的做法。Canvas Ventures的合伙人Paul Hsiao就对《华尔街日报》称,孙正义目光很长远,他不考虑退出,所以这的确是一家控股公司的经营之道。

  然而,也有获得软银投资的公司的高管称,孙正义通常会敦促其投资的公司在营销和销售方面投入大笔资金,以抢占市场份额。虽然估值飞速上涨,但这也意味着初创公司要承受巨额亏损,而一旦资金链断裂,公司将很快面临倒闭、创始人深陷巨额债务的窘境。

  中国创投圈正在被重塑

  软银愿景基金在中国的直接投资,已公开的案例包括滴滴、平安好医生、平安医保科技等。除了愿景基金,越来越多的VC机构和创业公司都在接受这种激进的投融资风格,这对中国的创投领域带来了深刻影响。

  滴滴出行是接受软银投资最多的中国公司,和许多“软银系”公司一样,滴滴接受80亿美元的巨额投资却并非自愿。今年1月,彭博援引消息人士称,滴滴接受孙正义投资“情非得已”。2017年早些时候,滴滴出行创始人程维曾试图拒绝孙正义的投资,他对孙正义表示,自己不需要现金,因为滴滴已经融到了100亿美元。但孙正义马上指出,如果这样,可能会直接投资滴滴的一家竞争对手。此言一出,程维的态度软化,最终接受了软银的投资。

  在软银为首的投资方重金加持下,滴滴成了被资本托起的“巨型婴儿”。企查查信息显示,滴滴成立至今的6年时间里,共计完成了多达17次融资,累计融资金额超过200亿美元,有人戏称,如果滴滴接下来融到Z轮,标注融资轮次的字母就不够用了。

  实际上,私募融资凶猛如滴滴的中国科技公司还有多家,包括美团、小米、拼多多、今天头条、蔚来汽车、商汤科技……过去几年中,这些公司不但融资轮次越来越多,融资金额也越来越大。除了融资能力强大,这些公司还有另一个共同点——持续巨额亏损,盈利遥遥无期。

  这对于创业公司是幸运,也可能是灾难。

  中国共享单车公司ofo一度也被资本架上了迅速扩张的战车,但资金链危机也让它今日的日子异常难熬。Ofo何以至此?一位离职高管表示,他们在复盘时,一致认为其中一个原因是ofo的管理难度前所未有——它明明还是一个婴儿,身形却巨大无比。而这背后,少不了资本的责任,“如果没有这么多钱,也许是好事”,他说。

  同时,这种投资趋势下,小型基金越来越难满足科技公司的融资需求,大牌的投资机构也不得不用新的策略对抗孙正义。

  红杉资本今年1月开始筹划募集一支80亿美元的巨额基金,这是红杉自1972年创办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募资。今年6月,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红杉资本已经完成了第一轮60亿美元的募资。

  黄浦江资本创始人陈凛表示,这个时代高科技公司估值几百亿美金的现象会越来越普遍,融资额也会越来越高,投资机构的基金规模将成为一种竞争优势。

  除了红杉,高瓴资本也选择募集更大规模的基金与软银抗衡。今年9月,路透社消息称,高瓴资本最新成立的私募股权基金“高瓴基金四期”(Hillhouse Fund IV, L.P。)已筹集106亿美元的资金,这一规模超过了此前KKR创下的93亿美元的纪录。

  二级市场并不买账

  那些多年保持私有化状态,并通过多轮巨额融资维系发展的公司最终还是会走向二级市场。

  今年以来,小米、美团两家中国的科技巨头先后赴港、美股市上市,总体来看,他们的招股和上市后的表现并不理想。被投资人寄予厚望的小米、美团上市时估值纷纷低于市场预期,小米最后一轮私募股权投资者甚至还遭遇了小幅亏损。上市至今,这两家明星企业股票表现弱势,目前股价均已经历过破发。

  截至10月17日收盘,小米市值已在400亿美金以下持续多日,较上市时约500亿美元的估值大幅缩水;而美团点评股价最近几天也持续下跌,10月15日,其市值一度跌破3000亿港元,下探至2580亿港元,而IPO时,美团点评估值约4000亿港元。

  原鼎晖创投基金创始人王功权今年6月曾表示,“小米和美团IPO三个月内的股价走向,将深刻影响中国创投行业的投资价值取向,(如果表现)好,则大家继续做爆炸成长梦想;不好,则风险投资的一个泡沫时代结束。”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王功权担心的“泡沫时代结束”可能性似乎更大。

  曾经,VC是科技界的天使,他们的出现,使得创业者梦想的实现成为可能。但如今,以孙正义为代表的投资人,不断践行激进的投资风格,让创投行业的游戏规则和格局都正在被重塑。

  但这种趋势似乎尚未停下来的迹象。“感觉睡觉都在浪费时间”的孙正义,计划每两到三年就募集成立一只1000亿美元规模的新基金,并把一半的资金投向初创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