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互联网 > 手游“大逃杀”:日均过审26款 高成本换来低存活

手游“大逃杀”:日均过审26款 高成本换来低存活

科技资讯  2018年10月23日 09:53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氪金”、“非酋”和“鬼区”不但令玩家头疼,其实游戏公司也面临同样的问题:烧钱,成本动辄3000万起步;低概率,S级产品(游戏排行评级中较高的等级)成功概率只有1%左右;短生命,玩家从安装到卸载一款游戏不足60天。随着玩家数量进入瓶颈、产业增速放缓、游戏题材类型单一和监管趋严,2018年手游行业正上演一嘲绝地求...

  来源:界面 作者:李胤烽 何苗HM 陈臣

  “氪金”、“非酋”和“鬼区”不但令玩家头疼,其实游戏公司也面临同样的问题:烧钱,成本动辄3000万起步;低概率,S级产品(游戏排行评级中较高的等级)成功概率只有1%左右;短生命,玩家从安装到卸载一款游戏不足60天。随着玩家数量进入瓶颈、产业增速放缓、游戏题材类型单一和监管趋严,2018年手游行业正上演一场“绝地求生”。

  手游撑起大半个游戏行业 但也快撑不住了

  在网游版号发行暂停、游戏总量进行调控前,手游的日子其实过得还不错。据界面数据(公众号 ID: tuli_shuju)整理,2017年过审网游数量达到10164款,移动游戏(下文简称“手游”)平均每天过审26.5款。手游已占据中国游戏市场的主要地位,2018年前三月过审网游中手游数量占比已达96.62%,五年前这一比例仅为6.72%。

  从收入上来看,手游收入占比从2012年开始迅速攀升,2017年手游收入占整个游戏市场的57%。

  根据伽马数据,2017年手游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到1161.2亿元,同比增长41.7%。虽然手游收入仍然保持着超300亿的增长,但增速已连续四年下滑。

  玩家规模接近“天花板” 增速近十年最低

  整体收入下降的一个主要原因是玩家规模进入瓶颈期,2017年用户规模达5.54亿人,4.9%的增速创近十年新低。

  近七成新游“傍”IP “三国”题材受欢迎

  移动游戏竞争激烈,游戏质量也层次不齐。伽马数据显示,手游整体质量下滑,2018年进入iOS日畅销榜top200的游戏数量同比明显下降。

  IP产品依然是游戏公司的首选,近七成新产品都拥有IP。

  类型单一,角色扮演类型游戏(全称:Role-Playing Game,简称:RPG)占比超一半。根据伽马数据公布的《2018年7月移动游戏市场简报(内参版)》,截至2018年7月31日,近半数预上线游戏产品类型为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全称:Massively multiplayer online role-playing games,简称:MMORPG)和动作角色扮演游戏(全称:action role-playing game,简称:ARPG)。

  题材单一,三国是厂家最爱炒的“冷饭”。界面数据(公众号 ID: tuli_shuju)整理近五年过审网游名称后发现,国产网游名称中出现频率最高的元素分别是麻将、地主和三国,而进口网游中的前三热词分别是世界、英雄和三国。

  头部企业挤压市场 腾讯网易占六成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7年排名前五的移动游戏上市企业拥有超过2/3的市场份额,腾讯游戏和网易游戏占比超过六成。其中,腾讯(00700.HK)的市场份额从37.8%上升至43.65%,涨幅最大。

  3000万成本都活不到60天

  在头部企业的挤压下,中小游戏公司愈加无法承担游戏研发之重,首当其冲的就是高成本。根据天神互动CEO石波涛接受“游戏葡萄”采访时透露,要做出一款及格的S级游戏至少需要3000万的研发成本。同时,游族CPO张雷表示,S级产品的概率只有1%左右。

  其次,玩家从安装到卸载一款游戏的时间很短。根据极光大数据《2017年手机游戏市场研究报告》,所有手游中只有欢乐斗地主、开心消消乐和王者荣耀的生命周期在50天以上。

  不但游戏的生命周期短,玩家时间也越来越碎片化。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7年12月移动游戏的单次使用时长仅为12分钟,较1月份的16分钟有明显下滑。同时,每月人均使用次数从年初的46次上升至67次。

  “小学生”成手游主力 游戏政策监管趋严

  学生已成为手游主力。游戏时间充裕、游戏理解能力强、适应游戏操作,加上社交带来的影响,24岁以下的手游用户大幅增加,超越25-30岁人群,成为占比最多的用户群体。

  随着学生玩家的激增,青少年沉迷网络这一现象也引起了舆论广泛关注。从2016年开始,已有多部门出台手游行业相关政策。

  行业层面,手游行业已经从每天过审20余款游戏进入冰封,上千款游戏正排队等号;头部公司挤压下,中小型游戏公司的竞争将更加激烈。产品层面,“高成本、低几率、短生命周期”的情况下,“傍”IP、“炒冷饭”等行为已无法满足用户挑剔的口味。当用户规模达到“天花板”,游戏监管日趋收紧,谁能在这场游戏行业的“大逃杀”中活下去?